刘永谋:怀疑出哲学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1 次 更新时间:2021-10-31 07:52:04

进入专题: 笛卡儿  

刘永谋 (进入专栏)  

   注:此文出自【刘永谋编著:《世界上最精彩的哲学故事》,黑龙江科技出版社,2007年版,《最受读者欢迎的哲学故事》,光明日报出版社,2012版】。

  

   人们常常用“抽象”、“高深”甚至“玄虚”、“神秘” 来形容哲学。其实这是一种误解。哲学上有一句话:熟知非真知。哲学们不过是在人人都司空见惯、习以为常的地方,去发现问题,反思问题。比如说,人们常说狼很凶残,因为狼吃羊,而哲学家就会想到:人也吃羊,为什么不说人很凶残呢?于是,哲学家就会发现判断凶残的标准在人和羊身上不一致,人是以自己为中心来理解世界的。总之,哲学智慧是每个健全的普通人都具有的能力,哲学问题不过都是与每个人都有关的问题,哲学是人人都可以从事的事业。

  

   但是,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成为哲学家,因为从平常处发现问题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这需要万分敏锐的心灵和穷根究底的怀疑精神——这正是哲学精神的精髓之一。笛卡儿的名言“我思故我在”今天几乎无人不知,甚至被改成“我运动,故我在”、“我酷,故我在”之类的广告语,这句名言就是哲学怀疑精神最好的体现。

  

   1596年,笛卡儿生于法国西北部,父亲是法官,母亲是生他之后不仅便离开了人世。少年时,笛卡儿被送到拉弗来公学接受传统教育,但他对数学和自然科学产生了兴趣,因此后来转入普瓦捷大小额学习法学和医学。

  

   1618年,笛卡儿参加了荷兰的雇佣军,随军倒过德国许多地方,在作文职工作之余从事学术研究。1622年,笛卡儿离开军队,在欧洲各国四处游历,研究“世界这本大书”,结识了许多著名的学者。

  

   1628年,笛卡儿定居当时先进的资本主义国家和欧洲文化中心荷兰,读过了相对宁静的20年时光。在荷兰,笛卡儿几乎闭门谢客,专心研究。虽然笛卡儿几乎没有正式出版任何思想,但笛卡儿的思想仍然受到攻击,被指责为无神论者,“亵渎神明”。最终,笛卡儿在荷兰也呆不下去了。

  

   1649年,笛卡儿应瑞典女王克里斯蒂娜的邀请,赴斯德哥尔摩宫廷讲学。由于女王的要求,笛卡儿必须早上5点就去和她讨论哲学问题,这改变了笛卡儿以往从中午才开始工作的习惯。北欧的寒冷天气损害了哲学家的健康,笛卡儿感叹,瑞典是个“熊的国家,处于岩石和冰块之间”。1650年,笛卡儿还没有来得及离开瑞典就匆匆离世,终年54岁。

  

   “我思故我在”,是笛卡尔哲学的第一原理。在《第一哲学沉思录》中,笛卡儿声称要为人类知识找到最可靠的“阿基米德点”。阿基米德是古希腊数学家、科学家,他曾经说:“给我一个支点,我可以撬动地球”。所以,后世用“阿基米德点”来比喻某种核心的、坚实的基础。

  

   笛卡儿立下了目标之后,就开始寻找这个支点。笛卡儿的方法就是怀疑一切。什么才是可靠的、真实的?眼前的世界吗?不是,闭上眼睛,世界从眼前消失了。一棵树,我看到它的时候它是真实的,我走后它还是真实的吗?我们对事物的感觉难道不是某种幻觉?我是真实的吗?先看我的身体,身体是真实的吗?不知道,我做梦的时候身体在哪里?有精神病人认为自己是一条狗,或者自己没有手脚,这能说明他就是这样的吗?再看人的意识,我的思想是真实的吗?我怎么证明呢?上帝是绝对真实的吗?……就这样,一步一步地笛卡儿最终找到了他认为绝对可靠无误的“阿基米德点”,即“我思故我在”。

  

   笛卡儿说,我可以怀疑一切,但有一件事情却是无法怀疑的,那就是这样一个事实:我在怀疑。怀疑是一种思想活动,因此这个思想着、怀疑着的“我”是存在的。如果一个思想着的东西思想着,却否定他的存在,这显然是荒谬的。因此,我思想,故我存在。

  

   进一步地,笛卡儿认为,“我”不是物质性的东西,而是思想性的东西,即——

  

   我只是一个在思想的东西,也就是说,我只是一个心灵,一个理智或一个理性。

  

   我究竟是什么东西呢?一个会思想的东西。什么是一个在思想的东西?就是一个怀疑、理解、肯定、否定、愿意、不愿意、想象和感觉的东西。

  

   也就是说,“我”不是身心结合的有形体,而是能离开身体独立存在的精神实体。纵然身体不存在,心灵仍然是心灵。

  

   在“我思故我在”的第一原理基础之上,笛卡儿进而论证灵魂、上帝、认识、知识等诸多问题,从而建立了他整个哲学。笛卡儿的“我思故我在”是典型的唯心主义命题,受到了后来许多哲学家的批判。但是,“我思故我在”敢于怀疑一切,把握了哲学的真谛。从“我思故我在”开始,笛卡儿哲学将哲学主要的注意力从“世界是什么”的问题转到“人是如何认识”的问题,开创了哲学的新时代,被公认为第一位现代哲学家。

   注:在笛卡尔的“我思故我在”处,禅宗没有停顿,而是从此出发,提起话头,大喝一声:参话头的是谁?如是时刻不失觉照,便成菩提。只是这一出发,不再是识,而是证,不是理性,而是功夫。

  

  

进入 刘永谋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笛卡儿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哲学总论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9343.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