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永谋:技术的进化与人的退化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646 次 更新时间:2023-06-25 10:45

进入专题: 人的退化  

刘永谋 (进入专栏)  

 

当我们讨论AI将铸成“无用之人”时,实际在讨论人的退化问题。在反人类中心主义视角下,生物只有演化,而没有进化或退化。显然,生物的进化或退化,是结构-功能主义上的,即按照多数人的理解,进化意味着适应性的功能增强和效率增加。

细究之,功能与效率是含混的人类主义观点。相比于克罗马农人出现之初,今日之智人适应性增加了吗?与可以脱水的水熊虫相比,与在地球上生存了数十亿年的病毒相比,赤裸的人类显然适应性要差很多。全球核大战之后,人类很容易被彻底灭绝,而蟑螂、老鼠肯定不会,细菌、阿米巴虫就更不会了。

然而,人类创造了技术物,在技术物辅助之下,技术-人的适应性急速增加。更为关键的是:技术-人不仅是适应,而将之转变为创造,即在严酷的自然中创造宜居的场所。也就是说,作为功能的人,进化的点在于智能爆发之后从生物适应性转向技术适应性。

因此,强调人的意识-认识,与强调人的创造-技术,是同一件事情的两面。强调这一点,是要指出将科学与技术对立起来,在21世纪已经完全没有意义,因为已经不再有不创世的纯粹真理活动。很多人没有意识到,真理和自由都可能是某种演化中阶段性的东西:

也许,自由仅仅在一个真实的、但却非常短暂的阶段里存在过,在这个阶段的前后则是两个无限漫长的休眠期。如果是这样的话,人的实存就在一周比以往更为池底的意义上是注定要消亡和终结的。自由仅仅是一种过渡,即在一个短暂的时期中意识到超越者是人的真正的实存,但在技术机器的发展中又趋于完结。技术的机器只有通过自由的完结才能发展。

今人所理解的真理与自由,并没有很长历史,至多可以追溯到文艺复兴。而且,四五百年间人的真理与自由,东说西说至今仍然不明所以。创制人之真理与自由的人,高喊着人当为世间标杆,当为宇宙立法。可是,智人对此从来就没有过足够的信心,自后现代主义思潮之后信心更是丧失殆尽。

毕竟,它们都是一种信仰。如果大家不相信,它们就不存在。而如果大家坚信它们,人又被局限于结构-功能之中:更复杂的人体,更亢进的精神,更强大的技术。

现象学运动反对此种日渐清晰的人类命运,无法接受人的机器化问题——我将之视为技术时代最大的威胁:

我们仅仅在形式的意义上,和在短暂的片刻之间,有可能去预想一个全无信仰的世界,一个人们已被贬低到机器水平并已丧失他们的自我与上帝的世界,一个人的高贵将要消散乃至彻底被毁的世界。正如设想人必定灭亡、必定成为某种以前他似乎从未如此的东西这一点上与人的深不可测的内在尊严相牴牾的一样,人也不可能在较长的时间内接受这样的信念,即认为自己的自由、自己的信仰、自己的个体自我将不复存在,以及认为自己将降格为技术机器中单纯的齿轮。人超出他在这样的视野中所能想象的范围。

我清楚仍旧站在人族繁衍而非某种宇宙世界在思考问题。对于我而言,跨过人的阶段没有什么思考价值。人之不在,还需要什么思想?因此,我始终会坚持技术控制的选择论,一种复杂的技术工具论主张。也就是说,我反对人的机器化,仍然是人类中心主义的。在此种立场上,机器的人化或超级AI问题,就没有那么重要。

真正的分裂不在此处,而在于技术-人的身体中。按照一些人的说法,技术-人发明技术之后,人就停止进化,转向了作为人的器官的技术进化。真实的情况是:技术进化伴随着人的退化,不仅是肉体的退化,也可以看到精神的退化。在我看来,无法接受此在在世的阶段性,与无法面对强大的技术力量坚信技术控制论,都属于精神的退化。回顾数万年的现代智人演化史,顽强的生命冲动是我们繁荣的生物学-文化学基础,看起来今天明显在减弱。

人类要不要繁衍下去吗?在疲于内卷而躺平不婚不育不爱的年轻人看来,居然成为一个疑问。当然种族延续重任不能还原为个体责任,不能将人类繁衍作为某种道德责任,但是此种风尚难道不是某种精神退化的兆头?在苍茫宇宙中,人类必定是阶段性的演化物,但这不是因此站在上帝视角看问题的借口。硅基生命如果真的到来,智人不能放弃控制新科技的奋斗,否则就不再是智人。

这并不是说“无用之人”真的就是人的退化,因为无用讲的是作为功能的人之无用。如果“无用之人”的威胁,让我们退缩、泄气和无所作为,那才是真正的退化。在我看来,它是一个警醒,提醒我们的人族信心在消失,我们的肉体和精神在萎缩,我们不能把所有的赌注押在机器之上:

对于“什么即将发生”的问题,不可能给出明确的或令人信服的回答。人,活着的人,将通过他自己的存在,将在他自己的活动过程中,回答这一问题。对于未来的预见(指正在形成中的“能动的预见”、将成为未来的决定因素之一的预见)只能有一个目标,即,使人类意识到自身。

我们可以生活在AI辅助生活的社会,但可能灭绝在机器人劳动社会中。在未来五百年中,人类应该树立宏大的理想,比如将人类文明散布宇宙,否则可能在双重退化中自我毁灭。当然,更有可能的是,在未来一百年中,超级AI还没有到来,我们已经在气候变化和核大战中跌下了文明的危崖。

进入 刘永谋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人的退化  

本文责编:Super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科学 > 科学评论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143969.html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