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永谋:掌权者与无权者的冲突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2193 次 更新时间:2023-06-11 00:35

进入专题: 后工业社会  

刘永谋 (进入专栏)  

 

1968年法国五月风暴运动,在之后30年理论家热衷又为之头疼的问题。如罗斯扎克质问的:中产阶级的孩子们,那些养尊处优的大学生为什么跳出来造反,更诡吊的是长期闹事的工人和工会为什么没有乘乱起事?就像BLM运动一样令人费解:为什么失业没有闹事,反倒死了个黑人发生全国骚乱?世界真的已经变了,但究竟变成啥样,各家解释不同。

实际上,对新世界的理论解释中最著名的后工业社会理论的提出有着抹不去的“1968背景”。造反的大学生们日后可能成为教授、专家、工程师、技术人员、科研工作者,在大众教育时代中,这些人越来越多,他们在新社会尤其是新社会冲突中扮演什么角色?他们日后会不会打翻旧世界?罗斯扎克认为是,他们会成长为反文化浸润中的“垮掉的一代”。丹尼尔.贝尔认为,他们将是新社会的领导阶级。

官方马克思主义者们对此的解释主要有几个要点:(1)学生造反、黑人造反背后仍然是经济问题,(2)革命领导阶级是工人,学生和黑人都不是,所以造反肯定搞不成,(3)造反运动只能达到改良而非革命的效果,不能推翻资本主义制度。换言之,大学生们什么都不是,希望还是在工人和工会。

图雷纳的《后工业社会》(1969)一书集中于讨论上述问题,提出他的后工业社会理论,属于典型的西方马克思主义理论,尤其受马克思主义阶级分析理论的影响至深。实际上,图雷纳曾是法国著名左派总理罗卡尔当政时的顾问,他的儿子则罗卡尔政府中任高官。

关于“后工业”一词的优先权,由于《后工业社会》比《后工业社会的来临》(1973),丹尼尔.贝尔在后者导论中用一个很长的注释对“后工业”的提出老师进行说明,意思是两点:(1)这个词最早可以追溯至1917年的某人某书,(2)不过作为工业社会之后新社会集中讨论的是他在1959年就开始的工作。贝尔在导论中提到了图雷纳,将之称为“一批欧洲新马克思主义主义理论家”中的一员,而且指出这些讨论与新工作阶级(new working class,或新工人阶级)理论讨论有关,非常冗长和乏味。我基本上同意贝尔的评论。

在图雷纳的理论中,后工业社会、程式社会(programmed society)和技术统治论社会三个词是等同的。他认为,新的后工业社会正在形成,与工业社会完全不同,而既有的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国家均属于工业体制国家。后工业社会可以被称为技术统治论社会,是因为新社会的统治权由技治主义者掌握。将之称为程式社会,是因为新社会的生产活动和经济组织呈现程序化的本质特点。

除此之外,图雷纳还认为,后工业社会是大众社会、流动社会,在其中成就等级(建制化认可的资质等级)比出身继承更重要的,继承是旧社会的阶级区分方式。老社会以积累资本为目标,而新社会是知识驱动的。新社会更多是由政治程序调节,而老社会基本由经济程序来控制。和贝尔不同,图雷纳对后工业社会总体是批判的,称之为问题社会(society in question),而他最关心的是新社会中的社会冲突和权力斗争。

图雷纳认为,后工业社会冲突的根源不再是剥削,而被异化取代。或者说,在后工业社会中,剥削并非一个合适的分析概念。后工业社会是全面异化的社会,主要用三种形式进行统治:(1)社会整合,(2)文化操纵,(3)政治进攻性(political aggressiveness),指的是政治主动侵入人们的社会生活中。“我们的社会是异化社会,不是因为它让人们不幸或因为它强加经常限制,而是因为它引诱、操纵和强加给(人们)盲从。”[3]新社会中更多的人参与政治,但实际上是依附性的参与,后工业社会则借助这种参与性政治来消除社会冲突。

后工业社会中的冲突中心不再是以前的劳资冲突,而是社会决策中心部分与参与边缘部分的冲突。图雷纳想说的是,冲突的焦点不再是物质利益,而是政治、社会和文化之权力的争夺,因为大家对后现代社会中的物质生活是满意的。于是,新冲突不再主要发生在公司中,大学则成为权力斗争的重要场所。

因此,新社会运动完全不再是遗忘的工人运动之延伸或发展。当然,图雷纳不否认工作阶级和工联主义仍然还在,不过不再是社会冲突的中心了。但他又说,学生造反运动还是要团结工人阶级才有效果。

谁是中心,谁是边缘?或者说,谁是掌权者,谁是无权者?图雷纳认为统治阶级是技治主义者和官僚,他们不再像旧社会统治者控制着私人投资利润,而是控制着集体(collective)投资利润。Collective在此语境下,指的主要是股份制公司与国有控制的兴起。必须注意,图雷纳的技治主义者不是指技术专家,而是指管理者,包括国家或大企业等各种组织的领导者。所以,图雷纳认定的新社会统治者基本等于我所称的管理者。而被统治者则是无权的工作阶级、被管理的人、雇员等等。图雷纳的划定类似中国语境的官民之分,亦类似吉拉斯所讲的苏联政治官僚。

那么,在新社会中,技术人员(technicist)和工程师这些人是统治者,还是被统治者?图雷纳认为,他们仍然被统治者,是新工作阶级,仍然是挣工资的雇员。但是,新工作阶级(技术人员、技术工人、底层科研劳动者等等)比无产阶级的状况要好一些,而在在新社会冲突是对抗技治主义者最重要的抵抗力量。总的来说,他们不属于独立阶级,图雷纳此结论符合正统马克思主义观念。

大学在后工业社会中是非常关键的场所,在中心-边缘权力结构中具有一定的独立性。后工业统治者是在大学中筛选的,因为图雷纳认为技治主义者是由知识和教育等级所决定的。同时,被统治者中的技术人员和工程师也是大学中培养的。教育尤其是大学教育在新社会的等级分化中至关重要,因而它是维护既定社会的保守力量。保守的大学教授统治着大学,大学生要反抗大学和教授,他们中有少数可能最终成为统治者,但绝大部分会成为未来的技术雇员。因此,大学就成为权力斗争的战场,大学生们反抗的是中心-边缘的技术统治论权力结构。

大家会如何看待图雷纳的作为未来工作阶级的大学生革命理论?不过有一点很明显:技术人员并没有成为发达西方社会中反抗力量的中坚。

进入 刘永谋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后工业社会  

本文责编:Super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哲学 > 科学哲学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143679.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isixiang.com)。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