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庆中:论二十世纪中国的易学研究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66 次 更新时间:2021-09-10 15:04:50

进入专题: 易学  

杨庆中  

  

   自汉代尊《周易》为经书后,中国历代经学家都十分重视对它的研究。进入本世纪以来,随着社会政体的递嬗,政治经济结构的变革,以及人们思想观念的变化,不少人开始用新的方法,从新的角度研究《周易》。这种研究,既有对已往研究的继承,又有对已往研究的批判,还有在批判继承基础上的综合创新。这构成了中国本世纪易学研究的基本发展线索。但由于近百年来中国社会的变化十分剧烈,使易学的发展表现出复杂性特征,也为我们今天总结这一段学术思想史增加了难度。为了坚持易学史研究中的严格的历史性,本文拟将本世纪中国易学的发展以一九四九年为限,分为两大阶段。四九年以前为第一大阶段,四九年以后为第二大阶段。在第二大阶段中,又分为大陆和台湾两个部分。兹分别论述如下:                

   一

   一九一二年的辛亥革命,推翻了腐朽的清王朝,为中国漫长的封建社会划上了句号。但封建时代的学术思想及传承这种学术思想的方法及手段──经学,却没有因此而马上退出历史舞台。直到伟大的“五四”新文化运动,一些接受了新思想的学者,特别是历史研究领域中的古史辨派的学者,以史学的观点重新看待六经,才真正动摇了传统经学的根基,使《诗》《书》《礼》《易》等等所谓的经典,从传统的经学壁垒中解放出来而面貌一新。因此,这一时期的《易》学研究,呈现出一种新旧并存、新旧对垒、除旧布新的复杂局面。为了研究的方便,我们根据研究者对《周易》的认识,以及其研究《周易》的方法,把这一时期的易学研究大体分为经学派、古史辨派、唯物史观派和新探索派。

   (一)经学派易学研究

   所谓经学派,是指把《周易》视为经书、并用传统的经学方法对其进行研究的一部分人。这部分人成分比较复杂,既有逊清遗老,又有辛亥斗士;且有的宗汉易,有的治宋易,有的汉宋兼治,但方法都是传统经学式的。

   有清一朝,自顾炎武等人打出“理学即经学”的旗号,开复兴古文经学之风,经惠栋、戴震、王念孙、王引之、俞越,至章太炎,一脉相承,被梁启超称作清代学术的“正统派”。章太炎好费氏易,民国二十年间,“章氏国学讲习会”相继印行了一批有关费氏易的著作,如王树楠的《费氏古易订文》、马其昶的《重定周易费氏学》等,这些著作多撰自清末,有的光绪年间便有刻本,可以看作是“正统派”易学在本世纪初的余绪。但由于这一派人物恪守家法,偏重文字训诂,所以易学方面的创获并不算大,对民国时期的易学研究也没有产生多大的影响。不过,作为“正统派”的殿军,章太炎的易学研究虽然在其整个经学研究中不占重要地位,但由于其“于易每发一义,几乎皆有创见”,所以又多少透露出了一些新面貌。如他以佛教唯识学解易和以《序卦传》演社会进化史等,均可谓于传统易学有所发明。

   这一时期,经学派中影响较大的易学家当推杭辛斋、尚秉和等人。

   杭辛斋早年肄业于同文馆,通晓当时的自然科学。著有《杭氏易学七种》。其易说兼容汉宋,附会新知。于易象、易数、易理均有发明。如他对观象之方法的研究,对奇数始于一、偶数始于四、阳顺阴逆、数之体用的研究,都有独到之处。另外他还以《周易》附会近代自然科学,演宇宙进化、民主共和。虽不免博杂不纯之讥,却能启发后人。本世纪发达起来的“科学易”实滥觞于杭氏。尚秉和中年治易,著述颇丰,计有《焦氏易林注》、《焦氏易诂》、《周易尚氏学》等著作十余种。尚氏认为,西汉以后的人诂易,所说多误,原因有二:一是易理失传;一是象学失传。他由《焦氏易林》入手,“发现了久已失传而与《周易》有关的内外卦象、互象、对象、反正象、半象、大象等凡百二十余象的应用规律”,并将其与《周易》、《左传》、《国语》、《逸周书·时训》等互相参证,以求恢复西汉以前的《易》说。他又受其师吴汝伦“凡阳之行,遇阴则通,遇阳则阻”思想的影响,把同性相敌,异性相通视为“全易之精髓”。总起来说,他主易象而反对东汉以后的卦变、爻变及爻辰之说;主易理而反对王弼以至宋儒的所谓义理之学。颇有清代“正统派”之风,但他对宋易中的图书之学又很认可,故较“正统派”的视野为宽。如果与杭辛斋相比,尚氏则严谨有余而气势不足。

   民国年间的黄元炳、沈瓞民,也是用经学的方法治易而建树颇丰的学者。黄元炳治易,兼采汉宋,专攻象数。自谓“余玩易垂四十年,凡关于易象易数者,皆能约略解之”其所著《易学探源》,包括《易学入门》、《河图象说》、《周易经传解》、《卦气集解》等,其中的《河图象说》专门研究宋儒之象数,《卦气集解》专门研究汉儒之象数。他去汉、宋门户之见,冶象数理于一炉,自谓“拨云雾而见青天”。被沈瓞民誉为“集卦气之大成”。沈瓞民著《周易孟氏学》、《周易孟氏学补遗》、《孟氏易传授考》、《汉魏费氏易考》、《周易马氏传辑证》,“言必有宗,理无旁举”。沈氏又著有《先后天释疑》、《九宫撰略》、《卦变释例》等,专谈象数。六十年代,沈氏还曾撰文参与易学讨论,可谓一生致力于易学的研究。

   除此之外,他如陈启彤、张其淦、李郁、徐昂、胡朴安等也分别用经学的方法在自己的易学研究中提出了颇为新颖的见解。

   (二)古史辨派的易学研究

   “五四”新文化运动,使西方的新思想、新观念纷纷传入中国,不少先进的中国知识分子因此而开始从新的角度,用新的方法重新审视中国传统文化。古史辨运动就是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的。它主要活跃在本世纪二、三十年代的历史学领域,影响却超出了历史学本身。其在易学研究方面的代表人物有钱玄同、余永梁、顾颉刚、李镜池等。

   古史辨派的核心理念是“疑古”。而这种“疑古”精神的获得,却是受了清末经今文家的影响。古史辨派研究《周易》的目的是要“打破汉人的经说”,“破坏其伏羲神农的神圣的地位而建设其卜筮的地位”,“辩明《易十翼》的不合于《易》上下经”。因此,他们的易学研究主要集中在对《周易》经、传的成书年代及作者的考证方面。顾颉刚的主要易学研究成果是两篇重要的论文:《周易卦爻辞中的故事》和《论〈易系辞传〉中观象制器的故事》,他从爬梳《周易》卦爻辞中包含的古代故事入手,考证了卦爻辞的著作年代和作者,指出卦爻辞的“著作时代当在西周的初叶,著作人无考,当出于那时掌卜筮的官”;又从分析《系辞》中所谓古圣人“观象制器”的传说入手,考证了《易传》的作者和著作年代,并进而分析了《易经》与《易传》的关系,指出二者是“时代意识不同,古史观念不同的两部书”,应该分开讨论。同时他还讨论了与此有关的中国上古史上的一些问题。

   李镜池是古史辨派中唯一一位一生致力于《周易》研究的学者,与顾氏以《周易》试验其“层累的造成说”不同,他更侧重于《周易》本身的具体问题的研究。如殷商卜辞与《易经》筮辞的比较、《周易》筮辞的编纂、《周易》筮辞的分类、卦名、《易传》各篇的著作年代、思想等。

   古史辨派的易学研究,打破了传统经学的种种樊篱,使传统的经学研究一变而为史学的研究。受其影响,连后来被称为现代新儒家的冯友兰、钱穆也纷纷撰文,剥夺传统经学赋予孔子的《易传》著作权。这些观点虽不免“疑古过勇”之嫌,却开拓了易学研究的新领域,对本世纪的中国学术界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三)唯物史观派的易学研究

   唯物史观派也是“五四”新文化运动以后产生的一种新学派,他的理论基础是马克思主义的唯物史观。与古史辨派仅仅把经书还原为古史资料不同,唯物史观派则注重于揭示史料背后所隐藏着的当时社会的政治经济结构,以及史料本身所包含着的哲学思想。可以说,唯物史观派的易学研究,是使传统的经学研究一变而为文化的和哲学的研究。郭沫若是这一方面的著名代表。

   一九二八年,郭沫若在《东方杂志》发表《周易的时代背景与精神生产》一文。企图要打开《周易》这座神秘的殿堂,看见那“泰古时代的木乃伊的尸骸”。该文分上下两篇,上篇讨论《周易时代的社会生活》,郭氏认为,《周易》卦爻辞“除强半是极抽象、极简单的观念文字之外,大抵是一些现实社会的生活……如果把这些表示现实社会生活的文句分门别类地划分出它们的主从来,我们可以得到当时的一个社会生活的状况和一切精神生产的模型”。因此,他利用卦爻辞中的材料分析了《周易》时代的“生活的基础”、“社会的结构”、“精神的生产”;下篇讨论《易传中辩证的观念之展开》,作者结合《周易》经传,论述了《周易》“辩证的宇宙观”、“辩证观的转化”、“折衷主义的伦理”、“《大学》《中庸》与《易传》的参证”等问题。这些问题多为以前的学者所不曾涉及,郭沫若的工作是具有开拓性的,所以影响很大,引起了众多学者对这些问题的探讨。如王伯平的《易经时代中国社会的结构——郭沫若周易的时代背景与精神生产批判》,李星可的《周易的时代背景与精神生产——评郭沫若所论并抒己见》等,都从不同的角度对郭文进行了讨论。一九三五年,郭沫若又撰《周易之制作时代》,考证《周易》经传的制作时代、作者等问题。观点与前者有所变化,也引起了不少争议。郭氏的解释是:“《周易》所用的资料有的虽远在殷商的时代,而整个的思想过程是战国年间的产物”,前一篇“思想分析上无甚错误,只是时代的看法须改正”。

   郭沫若和顾颉刚都不是易学研究的专家,但他们的易学研究成果却都具有开拓性和划时代的作用,无论是对于本世纪的学术发展史,还是对于本世纪的思想发展史都很有影响。

   (四)新探索派的易学研究

   传统经学派的易学研究模式已被打碎,而古史辨派又“只有破坏,没有建设”,唯物史观派的郭沫若也在开了风气之后便把兴趣转移到了其它方面,因而如何建立易学研究的新体系,便成为一个突出的问题。三、四十年代,一批易学研究的专家,开始从不同的侧面探索易学研究的新途径。他们既认同于古史辨派对传统经学的批判,又不完全否定传统经学派诂经的方法,同时又不同程度地接受了唯物史观派把思想学术问题与社会时代背景联系起来进行考察的作法。可以说,他们的探索是一种有批判有继承,在批判继承基础上的综合创新。

   新探索派中又可分为“考注派”和“会通派”:

   1、考注派

   这一派的代表人物有于省吾、闻一多、高亨等人。以高亨为例,他于四十年代著《周易古经通说》、《周易古经今注》两书,前者通论《周易》的作者、成书、卦名、筮辞、筮法等,后者用传统的注经之法对《周易》的卦爻辞章解句释。他用文字训诂的方法注释卦爻辞,可以说与传统的经学家的研究方法是有相通之处的;他否定“人更三圣,事历三古”的传统易说,否定传统所谓的卦爻辞与卦爻画之间存在的必然联系,并离《易传》而释《易经》,可以说又是与古史辨派的观点相一致。时人评价说:“高君此书专究研爻辞,不问十翼,更不问由汉至清的各家易解。大体说来,这本书创见很多,在经学方法上说,也是一个创例”。

   2、会通派

   此派又可一分为二:一是义理的会通,一是象数的会通。义理的会通,其代表人物有苏渊雷、金景芳、熊十力等。他们的特点是一方面继承传统易学中的义理之学,一方面又融合西方的哲学思想。如苏渊雷著《易学会通》,自谓:“义求贯通,不囿畛域;意在博约,何滞古今?”此书除概论易学外,又融合西方哲学,创天人演化论等等新说。如金景芳著《易通》,除探讨易学中的基本问题之外,还欲打通《周易》与老子的关系,《周易》与唯物辩证法的关系。等等。

象数的会通,其代表人物有沈仲涛、薛学潜、丁超五等。他们的特点是一方面继承传统《易》学中的象数之学,一方面又用现代的自然科学成果解释或比附易学中的象数之学。如薛学潜的《易与物质波量子力学》一书中,既有“易方阵之解析”,又有“河图之统计力学”,还有“易方阵引出向量理论方程式”,(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易学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中国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8486.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