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庆:认知与把握中华民族共同体的内在有机性——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一个思考视角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84 次 更新时间:2020-12-09 09:11:50

进入专题: 中华民族共同体  

严庆  

   摘 要:研究中华民族共同体的包容力、凝聚力离不开对内在有机性的关注,在中华民族多元一体的格局中,内在有机性发挥着“凝”元“结”体的功能,并决定了中华民族共同体的构成特质。有机性是与机械性相对而言的,有机性影响着中华民族共同体的活性和韧性,有助于克服内部组成部分的差异性衍生的解构效应,能够不断优化共同体的内部结构,提升共同体在发展进程中的抗震性、抗阻性,从而保障共同体的内部聚合,最终促进共同体整体前行。中华民族共同体的内在有机性包括“横向”有机性和“纵向”有机性,横向内在有机性影响着共同体的内部组成部分之间的团结与融汇,纵向有机性则对共同体的延续、发展发挥作用。有机性的生成和历史进程有关,也和社会关系结构有关。马克思主义的社会有机体理论是我们理解和把握中华民族共同体内在有机性的理论支撑,有机共同体理论则有助于我们把握中华民族共同体内在有机性的区域差异。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以社会主义制度为保障,中华民族共同体的内在有机性不断增强。步入新时代,要从物态和心态两个维度不断增量中华民族共同体的内在有机性。内在有机性是中华民族共同体的筋脉与聚力之源,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是增强内在有机性的有效保障。

   关键词:中华民族;内在有机性;共同体;纽带

   作者简介:严庆(1970—),男,河北乐亭人,博士,中央民族大学中国民族理论与民族政策研究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研究方向为民族政治、民族理论与民族政策、民族教育。

   基金:教育部哲学社会科学研究重大课题攻关项目“健全民族团结进步教育常态化机制研究”(项目编号:18JZD054);中央民族大学2020年度教改项目“新时代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公共课路径研究”(项目编号:JG2003)的阶段性成果;

   中华民族作为一个命运共同体,拥有形成与发展的悠久历史,具有艰辛与荣光交叠的行进历程。在各民族努力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新时代,中华民族共同体无疑成为了最富感召力的概念。自2014年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在各民族中牢固树立国家意识、公民意识、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以来,“中华民族共同体”“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成为学术研究的热点,多学科、多维度的研究成果林林总总,纷繁呈现,推进了全社会更加广泛、全面、深刻地认知中华民族共同体。笔者认为,关注中华民族共同体“横向”和“纵向”的内在有机性有助于理解中华民族共同体的活性(有机互动、富有生命力)、韧性(顽强持久、富有建构力),而活性和韧性的增强又与中华民族共同体的包容力、凝聚力的增强同步并行。

  

   一、内在有机性是诸多研究中的一点或缺

  

   “中华民族大家庭”“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谁也离不开谁”这些话语的背后关联着共同体怎样的学理,需要深入解读、深刻阐释。遗憾的是,目前关于这方面的研究及其成果产出还是凤毛麟角。

   (一)目前关于中华民族共同体内在有机性的研究不足

   通过中国知网文献检索发现(相比于论著的出版,期刊论文的刊发周期短,因而可作为统计样本参考),“中华民族共同体”成为了2014年以来学术界高度关注的热词和议题。12014年以前的相关研究很少,只是在2011年“突然”出现了6篇文章,都和纪念辛亥革命90周年相关联,原因是当年《史学月刊》第4期集中刊发了6篇以“辛亥革命与中华民族共同体的演进”为主题的笔谈文章。

  

   图1 中国知网“中华民族共同体”研究文数量增长示意图

   学术史在一定程度上反映的是实践史,如果说在20世纪90年代“中华民族”作为社会科学中的一个概念和术语,长期未得到认真的研究和论证,致使人们对它的理解还有许多模糊之处[1]。或者说20世纪80年代初,国内学术界担心苏联当时流行的“新的历史性人们共同体”——苏联人民具有“加速民族同化”的嫌疑,那么经过中国学术界近年来的阐释与论证,中华民族共同体的意涵则更加清晰了。

   2015年9月习近平总书记在会见基层民族团结优秀代表时指出:“我国56个民族都是中华民族大家庭的平等一员,共同构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谁也离不开谁的中华民族命运共同体”[2]。命运,可以解释为一种生死攸关的选择。中华民族命运共同体是一个可以追溯过去、把握当下、选定未来的共同体;是各民族在历史长河中不分开、共命运、同风雨、共荣光的共同体;是有着家人般的亲情与温暖归属的共同体。

   “中华民族命运共同体”的论断引发了学术界的热烈响应,相关研究叠加跟进。例如,徐德莉指出,经济利益共同体是中华传统文化传承的物质载体、文化共同体是中华传统文化传承的精神磁场、政治共同体是中华传统文化传承的现实场域[3]。而孔亭、毛大龙认为,“中华民族共同体”概念到党的十八大之后方才逐渐成熟,是指中华各民族在历史演进中结成的相互依存、共担共享的有机统一体和亲缘体,命运共同体是中华民族共同体的本质属性[4]。此外,还有一些研究者从经济、文化、社会等角度解读中华民族共同体。

   从目前的研究来看,大多数文章聚焦于中华民族共同体属性的讨论,这有助于我们更为全面、系统地认知中华民族共同体及其特征,但关于中华民族共同体的结构讨论还不充分。作为一个命运共同体,中华民族不是一个简单的多民族拼盘,而是一个有机的多民族统一体。作为一个实体,中华民族共同体必然有其组成结构,而且这一结构处在动态演化中,动态演化体现了共同体的内在有机性。

   (二)如何认知中华民族共同体的内在有机性

   内在有机性是中华民族共同体的组成结构特性。2015年笔者尝试从格局的视角理解中华民族的内在有机性[5],认为中华民族的内在有机性是不同民族在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等方面交合、融汇的特性。作为共同体的一种特性,内在有机性来源于各民族之间长期的互动融汇,在群体感知上体现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在群体关系上体现为不同民族、不同区域、不同时代的“与共”与“协同”。

   内在有机性蕴含在共同体的有机成分和共性因子中。有机成分是渗透、流动、融通在共同体组成部分之间的政治、经济、文化、社会领域的内容,可以是物质形式的(生产工具、生活用具、行为方式、艺术建筑、服饰装扮等),也可以是主观形式的(态度、情感、认同、思想、意识、精神等),有机成分穿透族际边界,成为多民族共有、共生、共存、共长的融合动力。有机成分中具有共性因子,是不同民族之间的共同性因素,是多元能够缔结成一体的黏合剂,也是回答和阐释中华民族缘何能够一体的根本要素。

   在中华民族多元一体的格局中,内在有机性发挥着“凝”元“结”体的功能。在社会空间意义上,内在有机性把共同体的各个组成部分“焊”接为横向有机结构;在社会进程意义上,内在有机性把共同体的过去与未来“淬火”为纵向生长结构。有研究者把中华民族族体比喻成一棵大树,把中华大地比作这棵大树得以扎根生长的土地,把中华经济、中华政治、中华文化分别比作这个大树的根、茎、叶[6]。这样的比喻显然是为了凸显中华民族族体(共同体)的内在有机性。木芹则使用了人体的比喻:汉族与少数民族、内地与边疆是肌肤与腹肠、支(肢,原文为支)体与手足、唇与齿的关系,也就是说中华民族是一个有机的整体[7]。

  

   二、社会有机体、有机共同体理论视角中的中华民族共同体

  

   如果说,共同性是共同体的灵魂,那么有机性就是共同体的血脉,血脉通则肌体活。笔者权且将一般意义上的共同体的内在有机性厘定为,共同体的组成部分,尤其是具有共同因素的组成部分之间的联通性和融汇性是与机械组合、联合相对而言的。科林·贝尔(Colin Bell)和霍华德·纽拜(Howard Newby)在解析出超过90个共同体的定义之后,指出“它们之中的唯一共同要素就是人!”[8]可以说,各种各样的人们共同体的本质是人群,人群的社会性自含不同程度的群体有机性。

   (一)从马克思主义社会有机体理论看中华民族共同体的内在有机性

   马克思主义者高度关注社会的有机性,认为社会是存在内部联系且动态变化的有机体,并形成了社会有机体理论。在研判社会的有机性时,马克思指出:“社会不是坚实的结晶体,而是一个能够变化并且经常处于变化过程中的有机体”[9]。可见,马克思在建构社会有机体理论时,运用了辩证法的观点,指出有机体既是动态变化的,其构成部分又是相互联系、相互依存的。更为重要的是,马克思还通过揭示社会矛盾推动社会发展的规律,将社会的有机性赋予了发展的内涵。变化、联系、发展就是阐释社会有机性的关键词。列宁也强调,“社会是一个有机体”[10]。可见,注重社会的有机性,将社会视为活的有机体是对马克思主义方法论的正确开启模式。而人类的交往行动和交往关系网络是社会有机性形成的条件。

   社会是人们个体关系和群体关系的总和,各民族通过族际关系连缀、融汇成中华民族大社会。因而,从马克思主义的社会有机体理论视角来看,中华民族共同体作为社会共同体,必然具有内在有机性,中华民族共同体的有机性体现在横向内部关系结构的变化依存中,也体现在共同体发展的辩证否定进程中。中华民族的先民们在主权国家时代之前的“家天下”时代,通过互市、和亲、朝贡、驻防乃至战争等形式发生多种联系,积聚整个社会的有机性,而大一统的治理模式、依存互补的经济活动、兼容并蓄的文化融汇成为了有机性生成与增量的重要保障。步入现代国家时代后,以国民身份为基础,以国家疆域为空间,以国家能力(汲取能力、调控能力、强制能力)为保障,国土之上的整个社会(中华民族的社会维度)的有机性不断增强。

   从共同体优化、生长、发展的角度而言,从远古到现今,整体来看中华民族共同体的凝聚力不断增强。自公元前221年秦统一全国到公元1911年的2132年中,处于分裂状态的时间只有三国时期的45年(公元220-265年),东晋十六国时的103年(公元317-420年),南北朝时的169年(公元420-589年),五代十国时的53年(公元907-960年),南宋辽金时的152年(公元1127-1279年),总共479年,不足1/4的时间。由此可见,统一是主流,占据主导地位。两千多年的封建中国是一个既统一(主导)又分裂,统一中有分裂,分裂中有统一,二者不断互相交替发展的多民族国家。而统一和分裂绝不是简单、机械地相互交替,而是每次大分裂后的统一是前一次统一的前进,即更高水平上的统一[7]58。“更高水平”可以视之为共同体有机性增量、优化的状况与程度。

   (二)从有机共同体理论看中华民族共同体的内在有机性

   有机共同体理论可以从共同体的维度,为我们分析中华民族共同体的内在有机性提供借鉴。需要指出的是,有机共同体理论中指的共同体具有狭义性,指代的是小规模的、社群性的共同体。该理论侧重于描述人类原初的基于血缘、地缘、精神纽带的共同体及其扩展,而共同体“大”到全社会的程度,就成为了基于自由主义或契约精神的个体的联合体,亦即共同体“稀薄”为社会联合体。

18世纪晚期,在工业革命的影响下,同时伴随着现代化进程中浪漫主义和保守主义的兴起以及人类学、社会学的发轫,有机共同体(Organic Community)2理念诞生,(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中华民族共同体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社会学 > 民族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3837.html
文章来源:《中央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20年第5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