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勇:北宋太原慕容氏家族发展考论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77 次 更新时间:2020-11-24 08:16:58

进入专题: 重文轻武   慕容延钊   慕容彦逢   社会流动  

姜勇  

   摘    要:

   太原慕容氏是一个较为典型的家族,其在北宋的发展脉络,呈现出一个由武转文的过程。从因武兴到以文显,家族的转化幅度看似剧烈,但过程却十分自然,慕容家族的发展轨迹正是北宋政治与社会变迁的一个微观反映。不过,文治导向确为慕容氏的重振提供了可能的途径,家族的衰落却未见“轻武”的影响。文武之间的职业色彩,在慕容氏家族延嗣的过程中,并非首要考虑的因素,家族的重新振兴才是其后世子孙关注的首要问题。

   关键词:重文轻武; 慕容延钊; 慕容彦逢; 社会流动;

  

   宋代的“重文轻武”现象,亦有学者演为“崇文抑武”之说1,或被认定为是宋代的基本国策,或被描述为赵宋王朝的潜规则。2宋人苏辙亦曾提出:“今天下有大弊二:以天下之治安,而薄天下之武臣;以天下之冗官,而废天下之武举。”进而导致“今之武臣,其子孙之家,往往转而从进士矣。”3认为,朝廷对武臣的轻视使得将门子弟的发展出现了转向。不少学者也引以为“重文轻武”或“崇文抑武”一说的注脚。4

   武臣子孙转换门庭,并非宋朝所独有,学界曾多有讨论,笔者也曾对文武家族的转化问题做过初步的探讨。5但文武的转向,是否必然就是宋代“重文轻武”抑或“崇文抑武”的结果?转化的过程中是否存在着社会流动的问题?6转化之后,家族内部又是否会受到这一政策的影响,从而产生学者所关注的文与武的对立呢?7这些问题,似应借助家族个案研究进行深入探讨。本文拟通过对北宋太原慕容氏这一典型的由武转文家族发展历程的考证梳理以及对家族成员的角色分析,试图从家族与社会互动的视角,对这些问题进行探讨。一、家族世系及成员蒋瑎在慕容彦逢墓志铭中曾追述慕容氏家族的起源:“其先曹魏时建国,为率义王。历晋、隋、唐,世有显人。”8 但从莫护跋拜王至于五代,慕容氏的世代显人多已于史无征,家谱世系也难以考实,其家族发展相对清晰的记载集中于北宋时期。

   慕容氏早期有三位成员在《宋史》中有传,分别为延钊、德丰和德琛。后世成员的记载多集中于墓志等金石材料,伯才和彦逢的墓志铭,记载较为详实,另有四位女性成员,韩国公赵从霭夫人、蒋季平之妻、朱正纯之配及赵望之夫人的墓志中,亦有关于家族的相关记载,这些墓志多幸存于《永乐大典》残本之中。彦逢著有《摛文堂集》三十卷,亦保留了一些家族资料。这些文献资料中所反映的只是零星的片段,并非家族的全貌,但时段上,自五代宋初至于两宋之际,大致可以描绘出慕容氏在整个北宋王朝的发展脉络。

   五代以来慕容氏见诸史籍的最早成员为慕容章,曾任襄州马步军都校、领开州刺史9,生有三子,长为延钊,次为延忠,三子名延卿。

   慕容延钊“少以勇干闻”③9,是家族兴起的重要人物。后汉时,他便在郭威帐下效命,周世宗临终前,命为殿前副都点检。入宋后,升任殿前都点检。平定李筠叛乱之后,延钊一度被解除军职,徙为山南东道节度使。但乾德元年(963年)春,延钊作为名位已高的宿将,虽然被病,却仍被“诏令肩舆即戎事”,收取荆湘之地。当年去世,获赠中书令,追封河南郡王。慕容章次子延忠,乾德二年随李继勋攻辽州,官至磁州刺史。三子延卿,官至虎捷军都指挥使。10二人之履历、成就均远不如其兄延钊显赫。

   慕容氏第三代主要有以下几人:延钊四子:德业、德丰、德均、德正;延忠二子:长子德俨,另一子为彦逢的祖父;延卿一子,名德琛。其中知名者仅德丰与德琛二人,传记均附于延钊之后。

   德丰最为延钊喜爱,八岁便荫补为山南东道衙内指挥使。开宝年间曾随太祖征太原,后参加平南唐的战争。太宗朝,镇边九年。真宗咸平年间,辽朝南侵,德丰因缮兵固守,饷馈不绝得到褒奖。⑤10履历显示,德丰仍旧继续着戎马生涯。德琛,初以延钊荫补供奉官。曾参与平定李顺之乱,先后在龙山、开州等战中立功。咸平二年(999年),于荆湖北路击退蛮人入寇。天禧年间,改右监门卫大将军。11德业,官至卫州刺史。德均,官至尚食副使。⑦9德正,太子率府率。12德俨,东头供奉官。13彦逢祖父姓名无考,右卫将军,家于滏阳,随子官宜兴,并卒葬于此,后世遂为宜兴人。⑩8

   到了第四代,可考者仅有如下几人:惟素,德丰子,曾于天圣元年(1023年)以内殿承制、閤门祗侯身份副王臻出使契丹。14惟绪,德俨子,东头供奉官,累赠左骁卫将军。13理,延忠孙,彦逢父,官宜兴,赠少师。15另外,德正有一女,出嫁宗室赵从蔼。

   第五代发生了较大的变化,延忠一支的后代已经普遍转为文官,代表人物为伯才和彦逢。伯才,惟绪子,中皇祐五年(1053年)进士,“凡用年劳,转朝奉、朝散、朝请郎三官。”13致仕后隐居于河清县。子彙,女四人。孙男五人:长曰嗣祖、次嗣弼、次嗣功,皆业进士。彦逢,理之子,元祐三年(1088年)进士,复中绍圣三年(1096年)宏词科。预编《哲宗皇帝御集》,官至刑部尚书,“五司文衡,一时俊杰多出其门”。受知于徽宗,列侍从达十五年,“一时典册,多出其手”16,其孙纶将之整理为《摛文堂集》三十卷。政和七年(1117年)卒。彦逢不仅在文学上造诣出众,仕宦经历也算比较显赫,这对家族的发展至关重要。

   彦逢诸位兄弟基本都担任文职官员。二子邦佐和邦用,也分别为承议郎、行太府寺丞和承事郎。孙男九人:纲,承事郎;绍、綯,均为通仕郎;纶、约、绘、綖、绛、纯,皆将仕郎。二、家族发展与北宋政治社会变迁从家族世系可以看出,慕容氏始自五代慕容章,入宋后有慕容延钊、延忠和延卿三支。延钊和延卿及其子嗣武功较显,后世子孙的事迹却很少见诸史籍。延忠一支则是前几代相对寂寞无闻,后世有子孙以文登科,门风始振。总体上看来,慕容氏经历了一个从因武兴向以文显的转化过程。

   延钊一支,至其子德丰,亦是以武功世其家,通过战场上的拼杀,最终官至团练使。再下一代由于史料的关系,我们不能从整体上准确把握其总体发展方向,但从惟素的閤门祗侯这一职任,德正之女蕴慈与赵德昭之孙从蔼以及惟素孙女与府州折氏的婚姻17来看,延钊这一支的后嗣应是保持了以武承续其家的传统。

   而延忠这一支变化较大,延忠三子当中,德俨生活在河南府,彦逢祖父(右卫将军)先居家磁州之滏阳,后随子迁居常州之宜兴,慕容瓘曾娶蒋之奇侄女,亦有可能迁居宜兴。德俨之子惟绪的身份仍为武官,但其子伯才却以文登科,后世子孙也均举进士。彦逢祖父事迹无考,父理仅有为官宜兴的记载,并不清楚是文官还是武臣。但慕容理诸子均以文进,彦逢最为知名,其子孙也均在文官系统发展,并延嗣至南宋时期。

   可见,慕容氏在北宋的发展呈现出一种多面向的分蘖,延钊一支始终坚持在武职系统发展的策略,而延忠一支则出现向文人世家转化的趋势。

   慕容氏的发展脉络,是五代北宋政治与社会变迁在微观层面的反映。五代是武人跋扈的时期,“今世天子,兵强马壮者为之尔”,不少“少读书有大志”之士亦不再孜孜事笔砚,投身军旅成为当时的社会风气。慕容章开始军旅生涯,是形势使然,也为慕容氏在军事方面的发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延钊由五代入宋,封王建节,光大门庭。通过两代人的努力便已发展为一个比较显赫的将门。

   勇干与军功之外,对时势的准确把控也是慕容家族迅速崛起的助力因素之一。陈桥兵变后,“率所部兵按治边境,以镇静闻”18,即为慕容延钊作出的正确判断。在事变前一日,他与韩令坤先行渡河,驻兵真定、成德。“初,延钊与太祖友善,显德末,太祖任殿前都点检,延钊为副,常兄事延钊。”④18韩令坤“与太祖同事周室,情好亲密”。19从他们与赵匡胤的私人关系来看,有学者提出这是预谋的精心布置,慕容延钊与韩令坤一起,控制了河北局势,为陈桥兵变的顺利发动,提供了切实的保障。20但从事变时的策略及事后的处理过程来看,赵匡胤对河北这两股势力即使有类似期望,却并未有十足的把握。举事前赵普曾说:“前军昨已过河,节度使各据方面,京城若乱,不惟外寇愈深,四方必转生变。”21可见,其对河北的兵马与四方节度使同样保持着戒备。宋太祖顺利即位后,延钊与韩令坤“两人皆听命”22,选择了识时务的路线,故史官将慕容延钊等五人均列为“起义将帅”。23延钊的归顺行为也使得与赵匡胤兄弟般的关系顺利延续,甚至一度升任殿前都点检这一武将的最高职位。随后的荆湖之役中,也体现了宋太祖对这位宿旧老将的倚重。故延钊卒后能封王建节,得到了与翊戴功臣同等的身后哀荣。延钊的个人成就,也成为慕容氏在北宋发展的一个起点。慕容氏世居河北,延钊“葬于洛,子孙遂多居河南”,洛阳亦成为了家族在北宋时期生息延嗣的主要区域。

   但是,慕容延钊并非宋太祖登基的核心功臣。荆湖之战中与监军李处耘的矛盾,亦显示出他与太祖近臣的关系并不是十分融洽。这对家族的延续也产生了相当大的影响,呈现的轨迹与翊戴功臣家族的世代簪缨又有所不同。

   延钊之后,慕容氏的第三代子孙均为武职。其中,官至遥郡刺史以上者有三人,《宋史》立传者有两人,可谓能世其家。但从德丰、德琛的经历来看,他们的升迁过程均与战场的立功有着直接的关联,即其家族的维系方式还是依靠军功。

   这种状况与延钊在入宋四年后便即去世应该有很大关系,其王爵似乎并未像其他翊戴功臣那样给家族提供更长久的助力。虽然在他卒后,宋廷录其子弟授官者四人,但德琛仅靠延钊荫补为供奉官,被延钊寄予“兴吾门者必此子”厚望的德丰,在延钊卒时虽已授如京使,体现了宋太祖对故人之子的体恤,但此后的升迁并不像此前迅速,基本上是依靠自己在战场的拼杀。

   宋初的战事仍旧频繁,战功依然可以作为有效的进身之阶。但宋太祖为国家长久之计,统治策略已经与五代的帝王迥异。鉴于平定后蜀之弊,“切勿暴掠生民,务广威信,使自归顺”24,成为此后宋太祖统一战争时的既定策略。让武将知为治之要,亦是宋太祖致力的目标。征南唐时,德丰为洞子都监,攻取城池之功,朝廷仅命为升州都监;而“市廛安静,泽国富饶,使者多裒聚金箔,德丰独以廉洁闻”,让他得到了“俄领蔚州刺史”的奖赏。25可见,对时局及政策的正确认识以及本身廉洁的作风,对德丰的仕途也有着明显的帮助。

   到了第四代,慕容氏子孙中见诸史籍的数人,事迹乏善可陈。除了慕容理仕途不详之外,其余子孙仍旧是以武职进取。家族成员的仕进之路似乎是通过荫补来延续,但官位已大不如前代。如惟绪与慕容理官位俱不显,更多的是要靠子孙的地位来获得赠官。

   就时代背景而言,惟素这一代主要生活的时段应是真仁之际。随着太宗守内虚外的战略调整以及真宗时澶渊之盟的签订,宋辽之间开启了百年的和平时期。这被宋人称为“天下久承平”的时代,武备不戒、人不习兵,故慕容氏的第四代子孙,普遍缺乏军功的记载。

   虽然与宗室有联姻,但德昭之孙与真仁时期皇室而言,已为疏属。军功既少,恩荫渐衰这一趋势对家族的影响亦未能借以改变,重振家声是第五代子孙面临的首要问题。“废天下之武举”,则又反映出此时武将之家上升渠道的进一步减少。“汝曹无父,不为儒学,何以光□□□。”26董之奇母胡氏教子之语,是为当时北宋社会的生动写照。失去了父祖的恩荫特权,进士科就成为家族重振的一条重要途径。

   基于中国历代人物传记资料库(CBDB)2019年5月发布的资料,我们统计了北宋4316位科举入仕者的籍贯分布。可知,北宋科举十分普及,但各地区发展情况并不均衡。洛阳与开封是北方两个中心。江南普遍较北方发达,太湖流域更为兴盛,为江南之人文渊薮。

文治的大环境,对宋代社会及其成员的熏陶不言而喻,而伯才与彦逢生活地区的文化环境,对他们职业生涯的选择亦有着重要影响。伯才所居之洛阳,“一时文士,游宴吟咏”,(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重文轻武   慕容延钊   慕容彦逢   社会流动  

本文责编:heyuanb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古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3632.html
文章来源:安徽史学. 2020年02期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