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澎:新冠疫情对日本社会的影响——兼谈“后新冠”时代日本社会的走向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46 次 更新时间:2020-10-27 01:03:24

进入专题: 新冠疫情   日本社会  

胡澎  

   摘要:新冠肺炎疫情对世界构成二战结束以来的最大挑战,其影响已远远超过疫情本身。自2020年2月新冠肺炎疫情在日本蔓延以来,给日本的经济、社会带来诸多影响。疫情催生出新的工作方式;凸显教育领域信息通讯技术滞后;疫情对低收入群体冲击较大;两性关系再遇挑战;人际交往“无缘化”程度加深。新冠肺炎疫情像一面放大镜,将日本潜在的社会问题一一凸显出来,同时,疫情又像一个加速器,加快了日本社会变迁的步伐。“后新冠”时代的日本社会似乎已很难回到从前,那么,日本社会又将何去何从?

  

   关键词:新冠肺炎疫情; 日本社会; 教育差距; “后新冠”时代; 新工作方式

  

   作者简介: 胡澎(1966—)女,北京人,历史学博士,研究员,博士生导师,主要从事日本社会研究。

   文章来源:日本问题研究2020年第4期

  

   2020年初暴发的新冠肺炎疫情将世界多国席卷进来,其传播速度之快、感染面之广、感染人数和死亡人数之多,被认为是1918年西班牙大流感之后世界范围最严重的疫情,堪称冷战结束以来最严重的全球公共卫生突发事件。疫情对人类健康、经济增长、社会发展、国家安全和国际关系等产生了深刻影响。这一重大疫情不仅考验着一个国家和社会的治理能力,也带来诸多亟待解决的社会问题。透过疫情,我们可以深入观察国家、社会、家庭、个人之间的关系,探究灾难对人类社会、人类生活方式、人际关系的影响,思考科学技术给人类生活方式带来的变化,反思如何吸取此次疫情的经验教训、迈向新的文明社会。

  

   此次世界范围的疫情同样也重创日本。截至2020年7月22日,日本已累计确诊25736人,累计死亡988人。进入令和时代的日本没能迎来一个“气淑风和”的新开端,反倒被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搞得十分狼狈。随着疫情的蔓延,日本不得不按下了经济和社会生活的暂停键,将防控疫情作为首选。就连日本民众翘首以盼的2020年东京奥运会也被迫延期。疫情对日本人的心态打击也较大,本来已深陷泡沫经济崩溃后经济的长期不振以及日益严峻的少子老龄化社会,2011年东日本大地震以及核泄漏造成的巨大损失又让日本社会元气大伤,今年又遭此番疫情袭击,令不少日本人心灰意冷,有人将此次的新冠冲击与“昭和恐慌”相提并论,也有人认为其严峻程度比二战后两次石油危机和2008年金融危机更大。截至目前,日本的新冠肺炎疫情仍未落下帷幕,疫情究竟给日本社会带来了什么影响?是一个值得密切观察并深入思考的问题。

   一、新冠疫情在日本的蔓延及对策

   随着新冠肺炎疫情的蔓延,日本政府出台了一系列抗疫举措。2020年1月30日,内阁决定成立“新冠肺炎感染症对策本部”,2月17日,宫内厅发表了中止23日在皇居举办令和新天皇生日庆祝活动;25日,“新冠肺炎感染症对策本部”召开会议并出台《新冠肺炎对策基本方针》。27日,政府宣布自3月2日开始全日本的中小学校、特别支援学校暂时停课。3月28日,《新冠肺炎感染症对策基本处理方针》1公布,希望民众减少出行,避免去密闭空间、人员密集地、近距离密切接触的“三密场所”。4月7日,安倍晋三首相在新冠肺炎感染症对策本部会议上宣布东京都、神奈川县、千叶县、埼玉县、大阪府、兵库县、福岛县进入“紧急事态”,宣言自4月8日起生效,5月6日结束。4月16日,“紧急事态宣言”扩大到全日本。根据相关法律,宣布国家进入紧急事态需满足以下两个条件:一是有可能对国民生命、健康造成显著损害;二是疫情在全国蔓延,给民众生活和经济带来重大影响或有此种可能性。“紧急事态宣言”发布后,涉及的都道府县知事可根据当地疫情形势,采取以下措施:避免不必要非紧急的外出;停止或限制学校、保育院、幼儿园、老人院、电影院等设施的使用,停止体育比赛、文艺演出和大型集会;为建立临时医疗设施强制征用房屋、土地等。

   2020年5月4日,新冠肺炎感染症专家会议提倡的“新生活方式”2得到广泛宣传,绝大部分民众在日常生活中都能自觉遵守。之后,日本多地多日没有出现新感染者,疫情趋于好转。5月14日,日本政府宣布将全国47个都道府县中的39个解除了“紧急事态宣言”。5月21日,又解除了大阪、京都和兵库县的“紧急事态宣言”,这就意味着自5月25日全日本范围的“紧急事态宣言”正式宣告解除。然而,解除宣言之后,每天新增感染人数又开始缓慢上升,特别是7月份感染人数上升较快,呈现疫情第二波反弹的态势。出于疫情对经济社会影响的考量,日本政府并未再次公布“紧急事态宣言”,而是采取以下措施:以“新生活方式”为前提逐步放宽民众出行、设施使用等限制,分阶段引导社会经济生活重回正常轨道;另一方面,对新感染的患者积极治疗并适当扩大核酸检测规模。

   疫情出现后,日本政府并未采取“封城”措施对城市或地区进行强制封锁,也没有开展大规模核酸检测。即便是宣布进入紧急状态之后,也未对国民的行为进行强有力的干涉,居民外出、上班并未受限制,超市、银行、医院等基本生活设施也正常运营。社会保持了相对的稳定、有序。在国际社会中,日本疫情的感染和死亡人数均处于较低水准。那么,日本在疫情防控上主要有哪些特点呢?

   首先,日本有着较为完备的医疗体制以及覆盖全体国民的国民健康保险。面对突如其来的公共卫生危机,能合理冷静应对。重症患者能得到及时治疗,轻症患者在家或指定机构隔离养病,即便是低收入群体也能得到较好的治疗,民众不会因疫情蔓延而产生极端恐慌心理。其次,日本作为一个地震、台风、海啸等自然灾害频发的国家,人们从小就接受防范灾害的演练以及防灾抗灾的知识,具有强烈的危机意识,面对重大疫情表现得较为理性。第三,日本的公共场所环境清洁、卫生,公共卫生水平较高。疫情发生后,日本媒体不遗余力宣传如何对办公室、家庭、餐厅、地铁等公共空间进行消毒、通风,个人如何在日常生活中防范新冠肺炎,企业、店铺等如何减少人员聚集,做好消毒工作。这些对于阻止病毒的传播起到了较好的作用。第四,日本抗击疫情主要靠的是国民的自律自觉、对规则的遵守以及集团的觉悟。“紧急事态宣言”之后,政府要求民众自我约束,防范和避开“三密场所”。虽非强制,但国民有义务协助政府落实。日本民众听从政府号召,自愿佩戴口罩,自觉减少出行,减少聚会聚餐,错峰出行,不少店铺自行关门谢客。这些均显示出日本国民隐忍、克制以及对于权力和命令的高度服从的特性,同时也与日本的中产阶层占绝大多数有关,中产阶层具有一定的现代科学文化知识,具有较高的文化素养、公民意识以及基本伦理道德。特别是大多数人具有文明健康的生活态度和较高的自我防范疾病的意识,养成了勤洗手、重消毒、感冒自觉戴口罩、不给别人添麻烦等日常生活习惯。对自己负责,也对他人负责。

   客观而言,日本在应对疫情上也有诸多值得改进的地方。如:医疗机构核酸检测能力不足;初期政府更多考虑外交和经济上的影响,导致对策相对滞后;信息、通信技术的开发和应用有待进一步加强。另外,日本过分注重个人隐私保护,在锁定密切接触者以及疑似新冠肺炎患者行动轨迹和信息公开等方面有待改进。

   二、 新冠肺炎疫情对日本社会的主要影响

   危机到来的时候,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对日本经济、社会乃至个人的影响是空前的,特别是容易形成“三密场所”的餐厅、旅馆、咖啡馆、居酒屋等纷纷停业、歇业,对劳动力市场造成较大冲击。居家办公、在线学习改变了日本人传统的学习方式、生活方式、工作方式以及人际交流模式。疫情让日本既存的社会问题更加凸显,社会矛盾也有一定程度的激化。

   (一)疫情催生出新的工作方式

   当疫情出现并呈现蔓延趋势后,为了避免人们乘坐公共交通通勤相互感染,也为了应对孩子因停课在家需要成人照顾,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启了居家办公模式,通过视频会议等方式进行远程工作。一家株式会社的调查表明,7个都道府县宣布“紧急事态宣言”后的4月10~12日期间,正式员工居家办公率为27.9%;5月29日~6月2日实施的调查表明,“紧急事态宣言”结束后,全日本正式员工的居家工作平均实施率为25.7%,越是大公司,居家办公的实施率越高[1]。富士通公司、软银集团、NTT通讯集团和KDDI通讯公司等企业决定顺应时代潮流,缩减办公室面积,鼓励非生产一线员工居家工作。居家办公令东京都写字楼的空置率增高。

   信息技术提高了工作效率,把人们从长时间劳动中解放出来。疫情作为契机,让日本传统的工作方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日本人敬业、勤奋的工作态度为世界所公认。《劳动基准法》规定了每天8小时的工作时间,但实际上遵守的企业寥寥无几。超长时间工作让日本人生活质量大打折扣,甚至不乏“过劳死”现象的发生。劳动强度大、工作时间长的日本式劳动方式也一直为国际社会所诟病。为了改变日本以往的工作方式,2016年内阁官房下设“工作方式改革实现推进室”,启动了提倡提高工作效率、减少劳动时间的工作方式改革。2017年正式提出了“工作方式改革执行计划”3,2018年7月6日,公布了“工作方式改革一揽子法”(平成30年法律第71号)4。工作方式改革主要包括:纠正长时间劳动的弊端,贯彻同工同酬,扩大就业机会,挖掘潜在劳动力,提高工作效率,推广弹性工作方式等。

   疫情对日本的工作方式改革起到了一个客观促进的作用,同时,对企业的人员招聘方式也产生了影响。不少企业采取网上招聘的方式录取员工。有些餐饮等服务行业已内定了新员工,由于疫情不能上岗,就职企业将其推荐到一家职业中介机构,中介机构暂时推荐其去需要人手的IT企业、农业方面的用人单位工作一段时间,待疫情结束再返回内定企业上班。还有一些从事教育、培训等方面的自由职业者,面对疫情导致工作量的大幅减少,纷纷开展线上教学,尝试新的职业模式。可以预测,疫情下新的工作方式将对疫情后日本人的生活方式产生影响,年轻人的人生选择、生活方式将更加多元。

   (二)凸显教育领域信息、通信技术的滞后

   突如其来的疫情对日本的教学产生了较大影响。为阻止疫情扩散,3月2日开始,日本中小学校宣布临时停课,保育所、幼儿园纷纷休园,学习塾、补习班也相继停课。据厚生劳动省统计,截至4月16日,15个都道府县168所认可保育所放假,其中东京都内就有144所[2]。日本学校的毕业季和入学季选在樱花盛开的4月,由于疫情关系,大学、短期大学、高等专门学校不得不宣布中止毕业典礼和入学典礼,进入停课阶段,还有些大学对校园进行了封闭管理5。

   为保证教学进度,减轻停课造成的影响,文部科学省和日本各界大力宣传、积极推动线上教育,希望学生“停课不停学”,利用在线课堂、电子教材在家学习。不仅仅是中小学采用在线授课,各种学习塾、补习班也采用线上授课的方式。在线教育让日本的教育差距问题显现出来。

   教育差距与学生的家庭出身、家庭的经济条件、父母收入、父母学历、父母职业等有密切的关系。父母越是高学历、高收入,对子女成长越有利,子女大学毕业后从事正规雇佣的可能性就越高。另外,大城市教育资源相对集中,对子女教育有利,偏僻地区和经济条件不太好的家庭,其子女成功的概率就要小很多。客观而言,二战后的日本在教育的均等化上付出了极大努力,义务教育体制提供了标准化的教育机会和教育内容,相比其他资本主义国家,日本地区之间、学校之间的师资水平、教学设备、教育设施、教学内容的差距都较小。但东京一极化的发展和少子老龄化程度的加深对教育的均等化产生了一定的负面影响,大城市与偏远地区的教育差距呈现缓慢扩大的趋势。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新冠疫情   日本社会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3300.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