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啸虎:坚持去延安——《父亲的青年时代》第十二章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245 次 更新时间:2020-08-30 16:40:10

进入专题: 父亲   延安  

史啸虎 (进入专栏)  

坚持去延安


《父亲的青年时代》 第十二章


前注:那次与杨学诚和钱瑛谈话的结果,父亲表面上如愿以偿。按说这应该是一个皆大欢喜的事儿,但结局却并非那么美好。父亲终被同意去延安学习,其个人多年的愿望终于得以实现,确实很好,但是他到了西安才发现,自己的中共党组织关系并没有转去,而是丢失了。


史啸虎

  

   由于中日双方精心组织且规模空前的武汉会战成功阻滞了日寇速战速决占领中国的侵略计划,从1938年10月武汉陷落到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中国战场进入了战略相持阶段。国民政府大体上保持住了西南、西北等大后方省区以及东南部分地区,牵制了日军进攻,客观上促进了国共两党敌后根据地的扩展。

  

   在武汉会战刚开始之际,1938年9月底至11月底,中共在延安召开了为时长达近2个月的扩大的六届六中全会,全会通过了《中共扩大的六中全会政治决议案》,会议再次强调中国共产党必须独立自主地领导人民进行抗日战争,大会尤其批判了“一切经过统一战线”、“一切服从统一战线”的右倾投降主义主张,强调正确的统战方针应该是既统一又独立。抗战时期党以主要力量在敌后开展独立自主的游击战争,建设抗日民主根据地。

  

   1939年1月21日至30日,国民党在重庆召开了五届五中全会,会议的中心议题是“如何整顿党务”。在谈及要继续抗战到底之同时,开始对两个月前结束的中共六届六中全会强调在敌后开展独立自主游击战争并建立抗日民主根据地的政策产生了极大的戒心,并在那年6月确定了“溶共、防共、限共、反共”的方针,还设立了专门的“防共委员会”。

  

   国共两党的这两次会议标志着历经一年半多的国共合作蜜月期也就要过去了。这时,沈鸿烈的山东省政府在山东普遍为日军占领情况下与八路军山东纵队就“统一划分防线”、“统一指挥”等政策产生了矛盾,甚至发生了流血冲突。与中共合作很好并首创鄂豫边区抗日联合政府的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桂系李宗仁在国民政府内部显然遭受到了很大压力,也不得不开始中止与中共的合作。

  

   1939年3月下旬或3月底吧,也就是钱瑛到大洪山后不久,抗战初期国共合作的典范、第五战区在鄂豫边区的抗日联合政府——抗敌工作委员会突然间被撤销了,其所属政治指导部也随之被解散了。父亲一直在忙乎的《大洪报》的编印和发行工作也就戛然而止了。从全国各地汇聚到抗敌工作委员会所在地大洪山长岗店这里从事抗日工作的人们刚熟悉起来也要分开各奔东西了。

  

   除非参加党内会议,父亲一般都是待在大洪山南岳庙里办报,组稿、编辑、刻写和油印的,消息一直很闭塞。抗敌工作委员会和政治指导部的被撤销以及所有工作人员的去向等重大问题,父亲也是在中共党内的支部会议上才知道的。但自己会被分配到哪里去呢?父亲不清楚。因手头编辑和印刷报纸事务紧张而繁忙,也无暇他顾,父亲便没有及时主动去找相关领导谈这个问题。

  

   这时,作为他直接领导的陶铸先生,因中共湖北省委早已撤销而又成为新成立的中共鄂中区军事书记,主要去忙于那个军政训练班,而不大管《大洪报》的事务了。再加上《大洪报》一开始因由陶铸先生直接负责而相对独立于政治指导部宣传科,父亲的工作此时似乎更有点几不管的味道了。但父亲并不着急,仍在不急不慢地着手《大洪报》最后一期的组稿和编辑出版工作。

  

   说实话,父亲不着急也有他的道理。几年前,还在组建汉口读书会时,父亲就曾试图系统性地阅读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但始终感到自己的理论学识不够。他心中一直有个强烈的继续学习的愿望始终没有放弃,而这个愿望还曾经得到过何伟的首肯,即上延安去学习。延安也是他参加抗日和共产革命以来一直心向往之的一个地方。

  

   他知道在延安有一个马列学院,也知道有一个中央党校,他想到延安去就是为了在那儿更好地系统学习马克思主义理论。一年多前父亲曾先后推荐去自己的两个弟弟——胞弟史金龙(在延安时改名力群)和堂弟史金堂(去延安时改名史敬棠)去了延安。前者读的抗大,后者读的马列学院。(详见本书稿第六章《四叔力群与堂叔史敬棠》)

  

   前文说过,父亲原来所在的政治指导部宣传科的苏苇女士是从延安被派到武汉搞学运的。父亲得知她曾在延安读过中共中央党校,对此曾羡慕不已。苏苇也知道父亲想去延安学习的心愿并几次推荐父亲先去中央党校学习。

  

   不仅如此,自从父亲离开武汉到鸡公山起,就曾多次正式或非正式地向他的老朋友、支部书记黄心学表达过自己要到延安去学习的愿望,并告诉后者说,他与何伟分手到鸡公山来之前,何伟也曾同意和支持他去延安的,只是要他今后有机会再去。对父亲的这一愿望,作为老朋友的黄心学也是很清楚的。但事情总是和人的愿望相悖的。这也叫事与愿违。

  

   据父亲在文革期间所写的一份审查交代材料中写到,1939年春的一天(可能是3月底),黄心学来到南岳庙《大洪报》社找正在埋头编辑印发可能是最后一期《大洪报》的父亲谈事。

  

   谈什么事呢?父亲在那份材料上写道,黄心学“说中共特委要我到应城县的国民党县政府担任秘书,县长也是共产党员。”父亲说,“我当时表示不愿意到应城去,要求上延安学习,进中央党校或抗大都可以。”(引号中内容均摘自父亲所写材料。从最后那句“都可以”话的画外音可见那时父亲在究竟是上延安马列学院还是中央党校问题上似乎退而求其次了。)

  

   黄心学还告诉父亲,他和潘琪、苏苇、冯珍和小唐等准备组织成立一个工作宣传队到桂军某部队去工作。他和潘琪分任正副队长。而李相符先生则准备经四川重庆去延安(但根据历史资料,李相符先生在到重庆后,因长期的艰苦工作而积劳成疾,只好留在四川就医,延安并未成行)。

  

   由于听说自己可能不能如愿到延安去学习,而且还要与老朋友黄心学以及其他已经熟悉起来的同仁们分手,独自去一个自己没有任何思想准备的地方了,父亲当时的心情肯定很糟糕。所以在听黄心学介绍情况时,父亲可能问都没问,而且也一直不知道应城县的那个“也是共产党员”的县长是谁?甚至直到后来文革期间写那份受审查的交代材料时父亲可能还不知道是谁,只知道那个人“也是共产党员”。

  

   为了解开心中的谜团,我曾专门查阅了相关资料并在网上进行检索,觉得黄心学当时对父亲所说的这位应城县的“也是共产党员”的县长应该就是孙耀华先生。

  

   孙耀华先生和父亲同庚,都是1909年生人,但比父亲享寿多了4年,1993年去世。1938年底,孙耀华先生经李范一推荐并由国民政府随县第三区行政督察专员石毓灵任命为应城县县长兼应城抗日游击队司令(当时政治指导部还推荐了几位县长人选拟分任鄂西北几个县的县长,如派往应山县任县长的政治指导部民运科长雍文涛等,可是除了孙耀华先生外均未得到抗敌工作委员会主任石毓灵的批准,也都未能成行)。

  

   那时的孙耀华先生并非共产党员,其虽于1924年加入过中共,但1927年脱党,后来到中共建政也一直没有入党(据资料记载,孙先生1951年加入民建,1961年加入农工民主党,是第三至五届全国政协委员)。不过,孙先生当年表面上是国民政府县长,实则是白皮红心,可能表态过其愿意接受中共鄂中特委领导,所以,从这个意义上黄心学说他“也是共产党员”县长,倒也成立。

  

   孙耀华先生曾为抗日和共产革命做出过很多工作。父亲当年一心只想去延安而未能与孙先生合作,虽说不上是一种遗憾,但两人终究缘铿一面。

  

   那天听了黄心学说的去向,父亲心里虽然很不情愿,却也不知何故,没有立刻就去找他的上司钱瑛和杨学诚谈自己的想法,而是依旧委托黄心学去反映自己的想法。也许父亲那天忙于《大洪报》收尾工作是真的忙得脱不开身吧?

  

   黄心学(在大洪山时叫黄海滨)时任政治指导部组织科长,又是父亲的老朋友,由其代表中共鄂中区委组织部来找父亲谈他去向问题倒也合情理。作为老朋友,黄心学想必也帮了忙,因为他非常清楚父亲一直想去延安学习的心思以及何伟给父亲的承诺。于是,回去后黄心学便再次将父亲的意见反映上去了,估计也做了工作。但不知何故,黄的工作似乎没起到什么作用。

  

   过了两天,黄心学又第二次来找父亲谈话,却抱歉地对父亲说:我做了工作,可是“没有谈好。你自己找小杨去。”(引号中的话,是父亲材料中写的黄心学当时说的话——作者注)听了这话,父亲可能此时才知道事情并非自己原来想象的那么简单,于是就很快抽了个时间去找杨学诚了。

  

   其实,这时杨学诚已不再任中共鄂豫边区党委代理书记,而改任鄂豫边区抗敌委员会撤销后新成立的中共鄂中区委委员组织部长了。而他所代理的鄂中区党委书记一职已由才去没多久的钱瑛女士担任了。这是一个很大的变化,但我感觉,那时在大洪山南岳庙里埋头办报的父亲对此是不是很清楚都很难说。因为在父亲写的所有的交代材料里还一直认为杨学诚当时仍然是中共鄂中区委代理书记。这从下面父亲的亲笔交代材料上所写的头衔可见一斑。

  

   由于这次见面谈话的过程和结果对父亲而言兹事体大,以至于直接影响了父亲今后很多年的政治生涯,为此,这里将全文引用他在文革正酣的1967年12月23日所写的一份供审查用的材料中的原话。具体如下:

  

“我就到特委找到特委书记杨学诚(这里说杨学诚是特委书记,这可能是父亲记忆误差,也可能是笔误,但这也表明那段时间父亲因为埋头办报,确实孤陋寡闻,并不知道杨学诚已不再是中共鄂豫边区代理书记了。经查,钱瑛1939年3月到大洪山后任新成立的中共鄂中区委书记,而杨学诚那时卸任原中共鄂豫边区委员会代理书记改任新成立的鄂中区委组织部长已至少有十来天了——作者注),看到钱瑛也在那里。我说了上延安的要求。杨学诚开始还不同意。我还是坚持要去。后来钱瑛和杨学诚商量了一下,钱瑛写了一个条子,(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史啸虎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父亲   延安  

本文责编:sunxuqi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往事追忆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2681.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39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