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洋:用新视角探寻文明兴衰的决定因素和东西方文明的大分流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01 次 更新时间:2020-08-23 18:52:45

进入专题: 西方将主宰多久  

姚洋 (进入专栏)  

   题记:自2020年7月18日起,总裁读书会与北大国发院EMBA中心联合邀请北大国发院院长姚洋教授从政治经济学的角度,连续解读《政治秩序的起源》(弗朗西斯•福山着)、《中国历代政治得失》(钱穆着)和《西方将主宰多久?》(伊恩•莫里斯着)三本名著。第三期活动邀请到北京大学中文系韩毓海教授与姚洋教授对话。本文根据姚洋教授的主题演讲整理。

  

   在这个专题直播课系列中,我解读的第一本书是福山的《政治秩序的起源》,讲政治秩序形成过程的跨国比较;第二本书讲钱穆先生的《中国历代政治得失》,把镜头拉回中国,看中国古代政治制度的演进;今天是第三本伊恩·莫里斯的《西方将主宰多久》,这本书是对人类文明发展历程的东西方比较。我们前两本重点讲制度,这本书就要讲制度的功用。对于中国为什么在近几百年间落后于西方,东西方的几次大分流等等问题,伊恩·莫里斯都在书中给出了比较系统的解释。

  

   伊恩·莫里斯及其《西方将主宰多久》

   《西方将主宰多久》这本书的作者伊恩·莫里斯是英国籍历史和考古学家,长期在美国斯坦福大学古典学系担任教授,研究古希腊古罗马的考古。西方很多优秀学者在自己专业领域有建树之余,还愿意向外拓展一些,写一些科普性书籍,告诉非专业的读者这个世界上在发生着什么。

   莫里斯的著作就是从考古学和历史学出发,去讲述宏大的故事。2010年的《西方将主宰多久》解释了过去一万多年间欧亚大陆文明的交替和分流。2013年的《文明的度量》详细讲解如何度量文明进步的程度。2014年的《战争》探讨了为什么战争有时候也能推动社会进步。他最新的书《人类的演变》研究从采集农业到工业文明,不同的社会形态应该配备什么样的价值体系。可以看出他的思考是慢慢深入下去的。

   《西方将主宰多久》这本书回答了以下几个问题:

   第一,过去三百年里,为什么是西方领先东方?西方现在主宰世界,但还要主宰多久?这就回答了由李约瑟之谜产生的东西方大分流问题,我将在后文详述。

   第二,如何度量文明的成就?莫里斯创造了“社会发展指数”以度量不同文明在过去一万年间的进步程度。这是一个浩大的工程,肯定存在很多模糊性,但是他能做到这一步已经很不简单。

   第三,什么因素主宰着文明的长期进步或者衰落?莫里斯的解释是内因和外因的共同作用,内因是他自己所定义的“莫里斯定理”,外因是自然因素。

   第四,自然因素对文明的塑造起到了什么作用?这是莫里斯在本书中特别关注的。要研究一万年间欧亚大陆上文明的分演,他要找的是能够影响长期发展的基本因素,所以他找到了地理和气候这两个自然因素。地理决定了是西欧而不是中国首先发现了新大陆,这可以解释东西方大分流的问题。气候变化决定了北半球各文明的兴衰,这一点我认为非常重要,而且非常新颖。

  

   决定长期增长的因素

   什么因素决定着经济的长期增长,历年来有很多不同的研究,我介绍几种主要观点,再讲讲莫里斯的与众不同之处。

   第一种观点,经济长期增长由地理环境决定。有一种观点叫地理环境决定论,曾一度受到批判,但实际上地理环境是非常重要的。美国演化生物学家戴尔蒙德1997年的《枪炮、细菌和钢铁:人类社会的命运》是这种观点的代表作,影响很大。但是这本书只讲到为什么农耕文明发源于欧亚大陆,未再深入。还有其他人包括莫里斯把地理环境作为文明的重要因素之一,并非决定性。

   第二种观点是思维方式决定长期增长,这是李约瑟的观点。他以前是生化学家,二战时来到中国,在重庆的英国大使馆工作,由此对中国的科学技术产生了兴趣。回到英国之后他就转行研究中国古代科学技术史,写出了七卷本的《中国科学技术史》,对中国和世界的科学技术研究做出了巨大贡献。他在第一卷里提出一个问题:中国古代特别是宋代的技术已经达到很高的高度,但为什么后来的中国没有产生科学?这个问题后来引申成“大分流”问题:为什么工业革命没有发生在中国,而是发生在西欧特别是英国?李约瑟给出的解释是,中国人善于实践,不善于理论分析,所以中国没有产生科学。

   我认为他说的有一定道理,但其实工业革命不是依赖科学而产生的,科学和工业相结合直到19世纪后半叶麦克斯韦发现电磁学才开始。一般认为工业革命始于1750年,那时并没有科学的指导,绝大多数发明创造都是摸索出来的,有些发明创造者自己也不清楚背后的科学原因。举例来讲,过去航海的水手常会得败血病,但大家找不出原因。苏格兰一名医生通过对照组实验发现吃橘子的水手不会得败血病。他提出来这样一个想法,但他根本不明白原因,我们现在知道是维生素的作用,但当时无人知道。所以说,没有科学也可以产生技术的进步,李约瑟的这个解释至少是不完整的。

   第三种观点是制度决定论,这是当前最有影响力的一派。德隆·阿西莫格鲁和詹姆斯·罗宾逊合着的《国家为什么会失败》这本书影响非常大,他们有获诺贝尔奖的可能。这本书把制度因素所起的作用提到一个很高的水平上,但我觉得这有很大的误导。制度当然起作用,但在时间的历史长河里,比如一千年甚至一万年,制度的作用就有待商榷,这个制度到底是内生的还是外生的?制度之下是不是还有其他解释因素?古人认为地球能浮在空中是因为下面有很多只龟在支撑,也许制度只不过是其中一只龟,还有很多其他的龟。

   莫里斯不同,他所做的是努力去寻找最底层的那几只龟,也就是内因,称为莫里斯定理——人类社会的变化来自于懒惰、贪婪和避险的人们对舒适、利润和安全的追求。人类都是懒惰的,不想吃苦,想要追求舒适,这就迫使人去发明创造。比如人类发明了轮子,推着有轮子的车就比较省力,后来为了舒适又发明了自行车、汽车、飞机等等。人类作为动物的一部分,也非常贪婪。在古代,人们要去抢占周边的环境和资源。进入文明社会,人们给贪婪找了一个文明的说法——追逐利润。如果说人类的进步是靠追逐利润推动的话,那么贪婪就是最下面的那只龟。人都有避险的本能,为了追求安全,就建设了城堡,发展出军队。哥伦布为什么发现了美洲,实际上他是为了安全,想要绕开有危险的穆斯林国家,才决定走海路。所以上述因素源于我们人类发自内心的动物属性,属于内因。除了动物属性,还有外在因素起作用,包括地理环境和气候变化,我将在后面着重讲。

  

   东西方文明及其三次大分流

   通常认为东西方文明的大分流只有一次,但莫里斯提出了新的看法,认为东西方文明已经有三次大分流。所谓文明,指的是从定居的农耕文明开始,在那之前的冰期、旧石器时代和新石器时代都不能称之为文明,一万年前有了农耕,才开始有了文明。

   如何定义东方和西方?东方明确指以中国中原地区为核心的东亚地区。西方的定义比较大,从中东到英国都算西方。这样定义从文明的演进来看是有道理的,符合西方文明从核心地带向边缘地带传播的规律。

   西方文明的传播轨迹是从核心地带到边缘地带。西方率先定居的农耕文明发源于今天的伊拉克北部新月形台地上,即伊拉克和叙利亚交界之处。随后,农耕文明开始向两河流域传递,到达现在伊拉克的核心地带,在公元前4000年诞生了辉煌的文明,包括两次巴比伦文明和亚述文明,但后来由于草原民族的入侵,这两个文明先后衰落。西方文明的发展历程中多次受到草原民族入侵的影响,现在的印欧语系也基本是草原民族入侵的结果。莫里斯书中没有专门讲印度,因为他把印度纳入西方文明的范畴。两河文明衰落之后,接着依次成为文明中心的是埃及文明、希腊文明、罗马文明、中东文明,都经历了兴起、鼎盛、停滞、衰落的过程,最后到西欧文明。中东地区是人类文明最早的发源地,历时两三千年后衰落,但到伊斯兰文明兴起的时候,中东再次成为世界文明的中心。由于十字军东征发现了希腊文明,欧洲重新发现了自己文明的源头,产生了文艺复兴,最终工业文明在西欧特别是英国诞生。

   可以看出这样一个原理,核心地带的文明都是先在一个地方产生,发展到一定高度之后人就产生惰性,时机一到就被外族特别是野蛮民族所消灭。这时候边缘地带的人民就开始兴起,他们通常具备更强的进取心,不断流动转移,所以整个西方文明是流动的。

   东西方文明的大分流是怎么产生的?戴尔蒙德的地理环境决定论认为文明没有产生在美洲或非洲的原因和地理有关。美洲是南北走向的,在北美洲温带地区发明一种作物或驯化一种动物,很难在南美热带地区复制同样的做法,所以文明的传播比较慢。非洲能被种植的作物和能被驯化的动物种类都比较少,所以文明就不容易发生。

   东西方文明的第一次大分流是2万年前到公元5世纪,西方文明主宰世界。为什么定居文明发源于伊拉克新月形台地上?因为那里驯化了现在常见的几乎所有家禽家畜,种植出了绝大部分现在常见的主食作物。然后文明沿着纬度向东西两边传播,中国的小麦也是西边传来的。我个人有个未被证明的推论,为什么是秦朝统一了中国?原因之一也许是秦朝首先种植了小麦,使土地的人口承载能力大增。

   第二次大分流从公元5世纪到公元18世纪,东方文明成为世界文明的中心。中华文明也在这个时期走向顶峰,在北宋进入平台期并持续了一段时间。

   第三次大分流是从18世纪到现在,发源于西欧工业文明时代的西方文明占据了上风。

  

   测量文明的进步:社会发展指数

   莫里斯发明了社会发展指数以测量文明的进步。社会发展指数包含四个指标:

   第一是获取能量的能力,即每个人每天能够享有的能量多少。这里说的能量除了一个人每日摄入的食物能量之外,还包括用电、用水等行为消耗的能量。能量使用得越多,这个文明的文明程度就越高。

   第二个指标是社会组织能力,用最大城市的面积来衡量。一般来说每个朝代的都城都是最大的,用这个指标比较易于计算。

   第三是传递信息的效率,包括识字率和信息传递速率。古代靠人力跑步传递信息,后来有了马,中国很早就建立了驿站制度,就是用马来传递信息,再后来发明了电报,现在用互联网,所以信息传递速率越来越高。

   第四个指标是发动战争的能力,包括军事技术、军队数量等。一个国家如果没有发动战争的能力,是不可能抵御外敌入侵的。军事技术和军队数量与国家的经济发达程度高度相关。我想莫里斯用发动战争的能力作为指标之一,是因为它比较好度量。因为我们无法得知一万年前一国的人均GDP,但是可以从其发生的战争数量和规模上大体推断这个国家的能力。

   莫里斯以2000年为基准,分别找到四个指标的最高水平,设为250。比如,2000年最大的城市是东京,那么就用东京作为社会组织能力的最高分250分,然后四大指标简单加总得到最高水平1000分。度量历史上的文明就看其相当于2000年人类最高水平的比例,比如相当于2000年的5%,就用250乘以5%,得到那个时期的某一指标的水平,然后四个指标加总起来就得到社会发展指数。

莫里斯发现一个重要现象,在农耕文明时期,无论是东方还是西方,社会发展指数从未超过45分。罗马帝国是西方农耕文明的最高成就,公元五世纪在刚好达到45分的时候崩溃。北宋也在即将达到45分的时候崩溃。说明农耕文明的天花板是45分,(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姚洋 的专栏     进入专题: 西方将主宰多久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文化研究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2601.html

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