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啸虎:《父亲的青年时代》第三章——组建读书会与救国会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017 次 更新时间:2020-06-27 16:11:53

进入专题: 救国会   读书会  

史啸虎 (进入专栏)  


  

《父亲的青年时代》第三章

组建读书会和救国会

史啸虎

  

   前注:1933年春,父亲重返武汉后仍然保持与何伟等老朋友的密切联系,经常聚会谈论各自的读书心得。后在此基础上他们几位老朋友又先后组建了在武汉共产主义运动史上颇有奠基地位的汉口读书会和武汉各界救国会。此文较为详尽地介绍了这段历史。

  

   1933年4月,父亲重返阔别近半年的武汉。

  

   这一次,父亲是带着妻子孙岫云和出生不久的大女儿(即我的大姐)一起去武汉的。而在与祖父和祖母告别离开泰州后,一直到20世纪80年代末去世,父亲再也没有回过老家,当然也没有再见过他的父母。这是父亲的终生遗憾。

  

   1938年年初祖父去世时,因父亲正作为发行人与胡绳(主编)在汉口(后转移至宜昌)创办中共的一个公开出版发行的刊物——《救中国》周刊,根本离不开,也就未能回泰州给祖父送终。甚至直到50年后去世,不知为何,父亲也从未回老家给其父母以及祖父母扫墓。不过,20世纪50年代后由于历史变迁,沧海桑田,父亲就是想回去扫墓可能也办不到了。

  

   史家老五房的祖坟墓地——我的曾祖父母葬在那里,位于泰州都天庙西北不远处,但因20世纪50年代初一次修整河道、建造船闸的工程而早被毁弃了(当时五叔在海安工作,姑妈出嫁,泰州老家无人,祖坟被毁后,环境也变化了,也不知遗址何在了)。

  

   据五叔说,我的祖父母(即他和我父亲的父母),因都死于抗日战争年代,后都被暂时安葬在泰州城西北的楼家庄。当时他想在以后适当时候,如战事平息时,再将祖父母骨殖迁至位于都天庙的史家老五房祖坟墓地。可是,20世纪50年代后期发展人民公社时,当地又大搞深耕平坟,五叔闻讯后赶到时,坟茔刚刚被平。五叔急忙将已经散失的祖父母部分骨殖收集后用蒲席包好就地深埋,未留标志物,后来也就找不到了。

  

   父母坟冢所在地也叫桑梓之地。《诗·小雅·小牟》曰:“淮桑与梓,必恭敬止。靡瞻匪父 , 靡依匪母。”古人看到父母种下的桑梓树,尚且必须恭恭敬敬立在树前。天下还有谁对自己的父母不充满尊敬并深深依恋?然而,父母的坟墓都没有踪迹了,那还是值得回去的家乡吗?父亲到老都没有返回过家乡,当然有多重原因,但不能说与史家祖坟的消失无关。

  

   作为儿子,我写到这里时,真的体会到了父亲始终没有返回家乡却一直深埋心中的那种不与外人道的遗憾或感伤。从1933年春再次离开泰州到武汉谋生并就此参加抗日和共产革命一直到1989年春去世,其间足有56年,父亲始终没有回过家乡,遑论给其父母送终和祭扫坟墓了。这是父亲埋藏心中一辈子的一个痛处。

  

   父亲在武汉余香山先生处仍然是当会计,先是在天福纸庄,第二年因余先生麾下另一爿天泰纸庄业务扩大搞印务,又被调至天泰纸庄(经查相关史料,该纸庄位于当年汉口特三区老大智门保华街101号)。第三年,即1935年,基督徒余先生开始在汉口组建大智门公益会,联络地方士绅,捐款捐物做慈善,业务繁多,便又将父亲抽调至公益会做秘书兼会计,对父亲很是信任和倚重。

  

   父亲此时的工资也涨到了30多元。后来,因父亲又兼做纸庄的账目,薪水也相应增加了一些。具体是多少父亲没说过,但从后来父亲所拥有的积蓄看,估计那时月入50元以上都是有可能的。虽说那时他和孙岫云已有了一个女儿(大姐),生活负担重了,还要补贴泰州家里,但省吃俭用些,这收入还是足够的。

  

   在此期间,父亲与何伟、黄心学、成庆生以及蓝乃真这几位好朋友依然保持密切联系。父亲第二次去武汉是在汉口,而何伟他们读书的地方——华中大学却仍然在武昌。最初几个月,何伟他们还在读书,而父亲则忙于熟悉纸庄财务,平时与同在汉口的蓝乃真联系比较多。但是每到周末,父亲还是常乘坐轮渡过江去位于武昌的华中大学找仍在那里读书的何伟他们几个老朋友聚会交谈。当然,何伟他们也常过江来汉口看望父亲。

  

   上世纪二十年代末之武汉华中大学,内设文学科、理学科、神学科、国学科、医学科,为武汉地区最早的综合性大学,现为华中师范大学。此图取自网络。

  

   随着年龄增长和世界观的逐步形成,他们五人中有些人的理想与志向都开始明朗化了,区别也越来越明显了。比如,蓝乃真主要在汉口慈幼院从事教书和基督教布道工作,而成庆生出身于一个基督教世家,每天祈祷和宣讲基督教义也在情理之中,毕业后因其工作地点还留在武昌,与父亲等人的往来也相对少了不少。何伟和黄心学则由于越来越多地接触到马克思主义理论学说,思想也越来越趋于左倾。

  

   何伟和黄心学从华中大学毕业后分别到位于汉口的两所教会女子中学教书,与同在汉口工作和生活的父亲也就走得更近了。这时,他们在思想上也都开始接受和信奉马克思主义了。但即便如此,出于友谊,基督徒蓝乃真和成庆生依然与何伟和父亲等人不时见面,互相交流各自的工作和读书心得。

  

   1934 年夏天,何伟他们三人从基督教华中大学毕业了。上帝保佑他们居然都留在了武汉。何伟和黄心学分别到汉口的两个女子中学任教。这两个女子中学,一个叫圣罗以女中,一个叫懿训女中,都是教会中学。前者与华中大学一样也是美国基督教圣公会于1909年创办的,20世纪50年代更名为武汉市第二十中学。而懿训女中现在则叫武汉市第二十一中学,当年就是传教士杨格非所在的基督教伦敦会创办的。而成庆生则被聘为华中大学中学部主任,也有说成担任了华中大学附中校长,留在了武昌。

  

   此时,都在汉口女子中学当老师的何伟与黄心学为省钱在汉口合租了一间宿舍,离父亲租用的住处不远。这样,工作和居住也都在汉口大智门附近的父亲与何伟及黄心学两人来往得更为密切了。成庆生则因在武昌华中大学中学部(也叫华中大学附中)当主任,工作生活都在武昌,只能周末或偶尔到汉口来聚会。

  

   这样,成庆生与父亲见面机会也少了许多。父亲的英语水平也就到此为止了。不过,上世纪八十年代我也曾听过父亲老年在家带孙女(我的女儿)玩时教孙女说过几句英语,都是些问好和简单问答之类的句子,发音和语气还算标准,有点儿伦敦音味道。看来,当年父亲向成庆生学英语还是很用功的。

  

   以前,父亲和黄心学、成庆生等在与何伟交往时,就听何伟说过他在汝南家乡就参加过革命并与中共有联系。当时,父亲他们都以为何伟是在说大话,也没怎么放在心上,后来才得知何伟说的那些都是实话。因为何伟(原名霍恒德)的二哥霍德轩早在20世纪20年代就是中共党员了。

  

   何伟口才很好,是一个天生的宣传家、教育家和活动家。毕业后当了圣罗以教会女子中学的教师,何伟就一边教课(教授课程除国文外,还有历史和地理),一边在业余时间与父亲及黄心学、成庆生等学习讨论各种马克思主义书籍和文章。授课时,他总将自己的一些学习心得和政治观点糅合到他的教学中去影响他的学生。黄心学似乎也是这么做的。

  

   当时,父亲和他们组织读书讨论的聚会多在周末,地点不定,有时在何伟和黄兴学的住处,有时就在父亲的住处,也有时在父亲工作的大智门公益会。何伟与黄心学有时也带几个他们的学生来参会。这些教会女中学生当年都只有十四五岁,都是些女孩子。如何伟的学生,父亲记得的就有范元甄(后来成为李锐先生的前妻;她与李锐最初相识可能就在这种读书讨论会上),而黄心学的学生则有梁立琳(1938年3月仅17-18岁即任中共武昌区委委员、宣传部部长)等。据说,在何伟与黄心学的影响下,汉口圣罗以女中和懿训女中这两个教会中学的女学生后来有很多人参加了共产革命。

  

   这种松散的朋友式的聚会讨论大约持续了一年多。后到1935年年底,汉口的生活书店开张了。这家书店是上海生活书店的分店,而上海生活书店则是由邹韬奋和胡愈之在《生活》周刊社基础上于3年前,即1932年创办的。汉口生活书店是上海总店所开的第一家分店,除了卖书还出版或代售一些杂志,如《世界知识》和《妇女生活》之类的月刊或半月刊等。这家书店位于汉口交通路上,与一爿文具店相连,面积不大,但其楼上是汉口交通旅馆。从上海生活书店调来的书店经理顾一凡就住在楼上。顾一凡思想也很进步(后来也加入了中共),他在书店楼上交通旅馆的房间便开始作为读书会成立后的一个重要活动地点。

  

上世纪三十年代的汉口交通路上的生活书店,网图。

  

   此时,因陆续参加这种读书讨论式聚会的人比较多了,父亲与何伟他们便将这种不定时的读书讨论式的聚会起了一个名称,叫作“读书会”。汉口读书会主要由何伟、黄心学和父亲等人为主组成。蓝乃真因汉口慈幼院事情太多,住得也较远,这时来得少了。成庆生则因工作生活都在武昌,离得也远,参加读书会的活动也不是很多。

  

   华中大学、武汉大学和中华大学的学生以及何伟和黄心学他们任教学校的那些女中学生则时有参加。李锐先生那时在武汉大学读书,叫李厚生,“一二・九”运动后也时常参加。我父亲也常介绍大智门公益会的年轻工友参加。这些工友中也有蓝志一布道的汉口慈幼院长大了的孤儿,他们后来也有人参加了抗日和共产革命。这样,参加读书会的人越来越多。

  

大约是1936年年底,在何伟在南京被捕之后,顾一凡在汉口也被逮捕并入狱,甚至还曾被有司控告与时任湖北省长的杨永泰被杀案有关。“七七事变”后国共开始合作抗战,因无任何犯罪证据,顾一凡才被释放了。其实在那之前,(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史啸虎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救国会   读书会  

本文责编:sunxuqi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往事追忆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1852.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