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可君:点赞时代:病毒全球化时代的“千手观音”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06 次 更新时间:2020-05-11 11:00:49

进入专题: 新冠肺炎   人性   千手观音  

夏可君 (进入专栏)  

  

点赞时代:病毒全球化时代的“千手观音”

  

   知道为什么千手观音法力失效了吗?

   因为上面挂满了中国人自己生产的赝品!

——无头公案

  

  

   数字化技术的广泛运用导致了所谓“数码人”的出现,也让我们进入了“点赞时代”。无数动指却无手之人,导致了手的极端萎缩,也进一步导致了极度无知贫困的指头人。

   面对如此贫乏的全球化,哲学家们陷入了矛盾的态度:

   一方面,技术复制主宰了一切,在网络大数据时代,已经没有什么秘密可言,不过是现代人性之平庸的世界化,数字敞视监狱化的精神政治学,不过是透明社会的贫困化,但没有了秘密才是最大的秘密——到底还有什么秘密剩余下来了呢?

   但另一方面,即便是虚无主义的激进革命姿态,如今也丧失了低级与高级、消极与积极的区分,虚无主义艺术也丧失了前卫与庸俗、智慧与点子之间的差异,虚无的平庸化让激情不再可能,满世界只有无聊的赝品在繁殖。

   因此,没有或此或彼的选择方案,历史所走向的终结状态,似乎永无尽头,此恶的无限性,让哲学家与平常人都陷入了极度的疲惫或倦怠状态。

   哪怕是一次全球化的灾难,比如“新冠病毒”导致的世界停顿,也没有什么教训可言?思想的生命树已经不再结出自己的果子?因为人类的贪婪对于自然生态的破坏,因为技术“集置”(Ge-stell)导致的生命不安息,需要我们在点赞时代再次召唤“千手观音”(这是另一种的聚集生命救治的力量)?

  

   对于后现代虚拟技术世界的观照,我一直认为,单靠后现代哲学家们的洞察力与愤世姿态已经不再可能,无论他是鲍德里亚还是韩炳哲,他们都太后现代、太后现代了!或者说太当代了。

   我们必须把时间往回拉,这不是复古,而是借助于一种距离,借助于古老智慧的超然,比如佛教对于这个梦幻泡影世界的观照,尤其是那最为形象的“千手观音”来观照一下我们这个所谓的指头化的“点赞时代”。

   千手观音——点赞时代:也许由此我们可以获得某种启示:不是妄想摆脱这个越来越数字化的手指时代,不是要砍掉我们的手指,而是小小地改变一下我们观看的目光或者思想的方式而已。

   犹太教喀巴拉神秘主义也说,弥赛亚救赎了的世界与这个世界仅仅只有一点点(just a little)的差异。

   对于千手观音的救赎而言,就是手指的轻轻一松而已,不再占有那些不必要之物,而是让自己手头首先空掉!让手指变得无用。

  

   尤其是到了2020年,当人类第一次进入到整个地球都必须面对一种疾病传染的时代,一个病毒世界化的时代,人类第一次进入一个新的纪元,所谓的“新冠元年”:进入了一个病毒化的环球时代,一个被病毒所渗透的全球化新时代,当然,悖论的是,它也标记着现代性所渴望的全球化之终结。

   面对此疫情的全球化,我们所有人的生命都被临时性地“倒悬”在了这颗病毒的树冠上了,面对此世界的新纪元,古代的智慧可以借给我们什么样的手段?

   让我们“借一借”那千手观音的手吧,那可是一千只手的啊!

   面对病毒的全球化,我们需要再造“千手观音”?

   只是观世音菩萨上所挂之物,不再是各种救赎的法器,而是我们这个世界工厂所生产的无数废品与赝品了!

  

  

   这是我们这个时代的吊诡之处:它既是一个网络数字大数据或“千眼通天”的时代,又还是一个“千手观音”或“千手观世”的新时代,一切只是在翻手之间。

   观世音——把那个因为避讳皇帝而删掉了的“世”字恢复起来,同时又泛化菩萨的普遍性力量,不再是某个神秘的救世主,而是我们所有人,在这个网络虚拟时代,好像我们都已经有了千双手与千只眼——我们可以同时打开与观看到无数个不同空间的场景。只要我们动动手指,只是我们不知道,或者只是我们在每天庸常地使用着,却并没有从中获得智慧的观看。

   观世音菩萨,在全球化的后现代景观中,不就是大数据的化身?就是无数监控摄像头的合集?但又哪里有着法身呢?要么只是“化身”(因为技术进步激发了无数实际的个体化欲望诉求而已,哪里还有释迦摩尼佛式的灵根种子?);要么只是“报身”(只是加强了无数贪癫痴等欲望的无意义消耗而已,哪里还有修行者的功能转依?),如果“众生轮回生死的二十五种界”都已经在网络数字时代彻底显露出来了,但哪里是“法身”——一个摆脱此恢恢法网可以走出幻象的真切生命形态呢?

   我们不进入佛教“三身”之说深奥的区分与转化的讨论,一旦佛教智慧实施“解神话”,古老深邃的智慧必然对现代性有根本的扭转,当然日本京都学派的禅宗式当代转化是一个范例,却还是缺乏丰富的维度,一旦我们解构经文中那些繁琐的象征与幻像描绘,我们可以获取其“舍利子”的光芒,此剩余的光芒就足以显示其智慧的精华。

   或者我们需要一个新的孙悟空?有通天之眼,识破那些妖魔鬼怪?我们这个数字点赞时代越来越接近佛教所指向的那个万劫不复的末法时代,很多的现象都与之对应:

   数字图像的复制多样性消费——如此多的图像只是梦幻泡影;网络的敞视监控或大数据——菩萨的通天眼;失重的快感瞬间享乐——欲念的虚无深渊与地狱化;手指人——无产阶级或者白痴化或现代性的虚无大众;与之对应的则是一千只手的不同姿态——每一个动作的智慧修炼的重要性;虚拟空间的同时性却消灭了叙事的情感时间——千手观音的多维性与救赎的及时性。

   也许我们还可以进行另一个有趣的类比:google的搜索引擎,似乎就是千手万手的同时性打开。

  

   但可笑的是,已经成为世界工厂的中国:即便有着千手观音,上面所挂之物全是是满世界的赝品与废品,即便佛有着万双手,也来不及使用那些救赎的法器了。

   由此,面对疫情的突然爆发,以及随后的全球化,我们的反应太慢,世界的反应太慢,千手观音与孙悟空有待于重新被发现。

  

   本次新冠病毒让我们看到了如此之多的救援之手的重要性。生命起源于其发誓与发愿的念力,所谓佛的无量化身乃是拯救多重显现的念愿。千手观音指向的是人间的“地狱道”,人间苦难之众多,因而需要众多的手与眼,看到与实施援助。

   千手观音其原初的故事是孩子们为了父亲的健康,奉献出自己的手臂与眼睛,反而生长出千手千眼。这暗示了孝道报恩逻辑与“舍-得”的礼物回报逻辑,越是舍去,越是得到。本次瘟疫导致很多人放弃了自己的生命,让更多人的余存下来。

   千手观音菩萨的千手指向遍护众生的急迫,救援之手如何伸出?本次瘟疫开始打破虚拟空间,必须进入现实的生死地带,但救援又有着致命的危险,由此驱邪与保护的“口罩”与“防护衣”就尤为重要。

   千眼则表示遍观世间的苦难与不幸,但那收集信息的大数据多少被利用来救治生命?追踪感染者的传播路径?大数据的监控如何转化为救赎信息,依然还是未来的关键。

   我们需要新的技术工具或灵媒之物,千手观音也是救赎的法器之大全,众多救援物的聚宝盆,所谓的青莲花、戟、日、宫殿、钩、宝印、天杖、宝铎、拂子、杨枝、箭等法器,实施息灾、增益、治病、调伏、施无畏等多种功能。我们也必须发明新的法器!以应对越来越因为生态破坏导致的全球化病变时代的来临。

   千手观音的各种手势或者姿态显示出的生命力姿态,所谓的甘露手、施无畏手、日精摩尼手、月精摩尼手,宝弓箭手等,如何转化为这个时代的救援之手,而不再仅仅是点赞之手?

   千手观音展开时的整体形状非常丰富,甚至美妙:有着火焰状,光轮状,皇冠状,扇贝状,光柱状,羽翅状,重要的是美妙无比的孔雀状。这些形态所激发的想象力,也打开了光散射状或光轮的生命能量,或者同时性的维度,多重维度的同时性。

  

   中国已故著名法籍当代艺术家黄永砯先生做过名为《千手观音》的系列作品,其中一件高达20米,他用杜尚挂衣架的现成品概念,做出相仿于千手观音的很多手臂,并且上面有着各种现代的现成品或者废物,似乎是贫穷艺术的汇集,好似现成品艺术的大杂烩,其形态有着树枝或者生命树的寓意,当然也是大千世界或巴别塔即将倒塌的讽喻。而且,这也是一件无用艺术的杰作,因为认认真真地做如此巨大之物,其实又空无所成,不过是即将倒塌的巴别塔,不过是废品与垃圾。

   我们还知道,中国有一个聋哑舞蹈团专门表演“千手观音”的动作变幻过程,让一群“无用”生命来表演出美轮美奂的神秘“艺术”,借助于震动与脖子后面的呼吸以及周围手语老师的引导,这些苦练出来的身姿所展现的千手幻象,尤其试图传达息灾、调伏、增益、敬爱、钩召法等佛印手语,确实让人叹为观止,但也暗示我们正常人的生命器官已经失去了活力,我们需要再度展示出新的生命姿态。

   千手观音,不过是疾病全球化时代的一次无用的召唤?

  

   世界的历史与历史的人性,再次来到了艰难抉择的三岔路口:

   或者,人性之千手再一次变得忙碌,在疫情之后,再次让千手观音重新被挂满新的赝品与新造的消耗品,再一次的“集置”(Ge-stell),生命树再一次被压垮,而这本来应该是让出,是要聚集那“让”(Ge-lassen)更为具有救治性之物得以保存之位置的。

   或者,我们的千只手都彻底空置起来,这是针对集置的另一种“集无”(Ge-nichtung),这似乎是一门古老的功课——变得无用,让双手闲置下来,学习无用的游戏与生命静息的艺术,不再忙乱与贪婪。也许杜尚的现成品可以启发一种无用闲置的艺术。

   或者,我们的千只手保持安静,不再忙碌,不再自我消耗,而是保持准备,保持在安静的待发状态,未来的智慧不再是已经拥有的智力,而是一种预觉危险的能力,一种预判灾难的能力,一种聚集内心最深安静的能力之培育,一种“聚-静”(Ge-stlle)的预感能力。

  

   彻底觉醒的人性,也可以聚集三重转折的力量,而导致一次彻底地转向:

   这就是重新聚集此三重的“集虚”力量:集让——集无——集静,才可能彻底转化与置换那个已经成为恐怖之物的集置体——人性本身的迷狂,人性在全球化的自我消耗中已经彻底迷失。

   如果本次病毒的全球化有着什么样的哲学教义,这就是以三重的“集虚”之力,置换那已经“集置化”的制度与人性。

  

进入 夏可君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新冠肺炎   人性   千手观音  

本文责编:sunxuqi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中国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1248.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