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新忠:医圣的层累造成 (1065—1949年)

——“仲景”与现代中医知识建构系列研究之一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61 次 更新时间:2020-04-11 21:16:15

进入专题: 关键词:医圣   张仲景   层累现象   中医知识   文化建构  

余新忠  

   摘    要:

   本文从知识建构史的角度出发, 考察了张仲景自宋以来不断被尊崇和圣化的历程。该运动主要包括三个方面内容:医圣名号的加封与逐渐固化、生平事迹的不断追加丰满和形象的日渐光辉、祠祭的出现和不断更新, 并大体上可分为三个时期:12-13世纪初步兴起、15世纪中期到18世纪中期的进一步发展到医界独尊地位的确立、1930年的重新确认。仲景作为一个历史人物和“符号”, 其医圣的名号和内涵是随着历史的发展而层累地造成的。与今日张仲景作为一个超越行业、超越地域的名人不同, 历史上仲景的崇高和卓越的形象仍是非常具有行业性和地域性, 仲景的尊崇和圣化运动, 也可以说基本上都是由医界人士推动的。

   关键词:医圣; 张仲景; 层累现象; 中医知识; 文化建构;

  

  

   一、引言

   在当今中国, 张仲景可谓是家喻户晓的人物, 在一般人的心目中, 他是医圣, 一位古代的伟大医生。稍有知识的人, 还会知道他是《伤寒杂病论》的作者, 在中国医学史上具有崇高地位。最近编纂的有关张仲景医学书籍对其有这样的描绘:

   “医圣”者, 医中之尧舜也, 惟仲景先师能荣膺此誉。先师自幼心地善良, 思维敏捷, 胸怀扶危救厄、济世活人之志, 鄙视企踵权豪、贪图名利之流。他潜心医学, “勤求古训, 博采众方”, 缜谛覃思, 刻意研精, 二部千古不朽的医学巨典《伤寒杂病论》揽四代之精华, 集前人之大成。仲景一生淡泊名利, 医德高尚, 医术精湛, 深受广大民群众之爱戴。自晋以来, 运用其方者不计其数, 研究其法者中外皆是, 注释其书者已逾千家。其光辉学说, 虽历经千载, 仍似苍松翠柏, 根深叶茂;恰如明珠在椟, 华光犹灿。①

   而通行的比较全面的简介则言:

   张仲景, 东汉末年著名医学家, 被称为医圣。相传曾举孝廉, 做过长沙太守, 所以有张长沙之称。张仲景广泛收集医方, 写出了传世巨著《伤寒杂病论》。它确立的辨证论治原则, 是中医临床的基本原则, 是中医的灵魂所在。在方剂学方面, 《伤寒杂病论》也做出了巨大贡献, 创造了很多剂型, 记载了大量有效的方剂。其所确立的六经辨证的治疗原则, 受到历代医学家的推崇。这是中国第一部从理论到实践、确立辨证论治法则的医学专著, 是中国医学史上影响最大的著作之一, 是后学者研习中医必备的经典著作, 广泛受到医学生和临床大夫的重视。②

   对于这样一些描绘和介绍, 大概很少会有人提出异议, 特别是关于其医圣的称号, 似乎已是人所共知, 举世公认。正是因为他的崇高伟大, 历代对张仲景及其伤寒论的讨论不绝于书, 特别是宋代以来, 更是日渐尊崇, 成为医界乃至社会关注的焦点之一。至今, 有关张仲景的研究成果, 谓之汗牛充栋, 则绝无夸张。③

   不过就近代以来的相关研究而言, 颇为有趣的是, 几乎所有的探究都是医学界 (主要是中医学界) 的研究者所做, 历史学者极少涉足。现有的研究基本都集中在张仲景生平事迹的考证和研究、《伤寒杂病论》的版本文献学研究、《伤寒杂病论》的理法方药研究, 以及仲景学说的临床应用和实验研究等四个方面。①其中后两部分属于纯医学 (理论和临床) 的研究, 与本文的主题较少关联, 暂不在笔者关注之列。就前两部分特别是第一部分的相关研究来说, 它们虽然对张仲景的生平事迹多有考证论辩, 但或许是出于行业认同和尊崇伟人的心理, 对历史上种种有利于凸显张仲景形象的记载往往采取“宁信其有、不信其无”的态度, 依然会采用宋代以来逐渐形成的有关张仲景的记载来向社会展现张仲景的形象。②而尚未见有研究将历史上对张仲景及其伤寒论的论述视为一个知识建构的过程, 从知识生产史角度来认识和思考相关问题。

   关于其“医圣”的称号, 虽然都了解这一称号是宋以后逐步追封的, 但也都是从作为一种历史的选择, 这一称号展现了张仲景的伟大和崇高的角度来加以思考的, 既甚少对这一称号的形成过程做历史性的梳理, ③更未见有研究去思索这一圣化的过程对中医学术演变产生了何种影响, 以及这一过程背后又展现了怎样的社会文化变迁脉络。

   由此可见, 虽然目前有关张仲景及其伤寒论的学术积累已经极其丰厚, 但由于受研究者学术背景和研究视角等限制, 有关探究的深度和广度似乎仍有不小的进展空间。通过对张仲景圣化过程的考察, 不仅有助于我们更全面地认识张仲景这一人物的基本状貌, 也可以让我们借机来观察和思考中国历史上知识生产和演变的历程和机制, 并进一步考察和探究有关医史的叙述对中医知识建构的影响与意义, 以及从中反映的社会文化变迁脉络。

  

   二、“医圣”名号的形成

  

   在中国历史上, 人物的圣化是一个比较常见的现象, 最为典型的就是随着儒学的日渐被尊崇, 孔子的不断被圣化。孔子的圣化始于汉代, 一直延续至明清, 国家对其的封典不断加码, 最后成为“大成至圣文宣先师”。④与“儒”不同, “医”在古代, 尤其是宋以前, 作为一种技术性的职业, 一直被视为“巫医乐师百工”之流。既不入流, 医者自然也就难以在由儒者主导的文本世界中被尊崇乃至圣化。不过宋以后, 由于国家一度对医学给予了较多的重视, 儒医阶层日渐兴起, 医者开始努力向儒靠拢, 展现自己亦医亦儒的身份性格, 并进而通过“良医良相”这样的说法, 来与儒相比附。⑤与此同时, 随着印刷术的发明和不断推广, 知识的传播越来越依赖文本, 中国医学的发展也日益进入一个文本化的世界, 以至于非学术性的医学传统渐趋成了后人忽视的对象。⑥医者日益依靠文本来获得和建构医学及其相关的知识和认知。这些使得宋以后, 医者有了较多的机会进入文本世界中, 成为文人关注、讨论以及用来比附儒者的对象。这样一来, 医者在文本世界中被推崇乃至圣化也就有了现实的条件和可能。

   实际上, 医界人物被尊崇和圣化, 也几乎都是宋以后之事。就张仲景而言, 在宋以前, 由于正史无传, 其少量事迹散见于部分医书中, 可谓少闻于世。而其著作《伤寒杂病论》虽为晋太医令王叔和编次, 但仍散乱零落, 只是作为当时众多方书的一种流传, 影响不广。①可见在宋之前, 张仲景少有声名, 根本不存在圣化的问题。现在有一种说法认为其“医圣”的称谓始于晋代, 那不过是出于尊崇心理的一种盲目信仰而已, 实不值一驳。②关于宋以后, 张仲景被日渐尊崇直至成为“医中之圣”的大体过程, 目前医史学界的一些研究已有论及, ③但这些研究, 或非专门探讨, 或为报端文章, 不仅论述较简, 而且更为重要的是, 都没有将相关的记载放在整体的历史语境中来加以考察, 从而不利于我们历史地来认识其被尊崇和圣化的过程。

   张仲景及其伤寒论的命运在宋代出现了关键性的转折。宋朝廷对医学相对重视, 对医书的整理刊刻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 并于仁宗嘉礻右二年 (1057 年) 成立了校正医书局, 校订刊印了大量医书。④治平二年 (1065 年) , 由孙奇、林亿等校订《伤寒论》刊刻出版。⑤该书的出版, 引起了当时学界的极大关注, 不仅伤寒学日渐兴起, ⑥张仲景也开始不断被尊崇。今人在论仲景被圣化时, 往往首先会提及宋许叔微之言:

   论伤寒而不读仲景书, 犹为儒不知本有孔子六经也。

   许叔微 (1080—1154 年) , 真州人, 曾任翰林集贤院学士, 著有《伤寒百证歌》《伤寒发微论》等著作, 是宋代著名的医学家。⑦这段话并不见于现今的许叔微的论著, 而是出于清初汪琥的《伤寒论辩证广注》:

   伤寒百证歌, 此亦许学士述。书凡五卷。自序云:论伤寒而不读仲景书, 犹为儒而不知有孔子六经也。于是取仲景方论, 编成歌诀一百证, 以便后学之记习。⑧

   该书的具体成书年代不详, 但基本可以判定在 12 世纪上半叶, 若这话真的为许叔微所言, 那么将仲景直接比附圣人孔子这一隐含圣化话语在1150年代之前就已出现。不过, 这一序言在现存最早的刊本元刻本中并不存在, 汪著成书于康熙十九年 (1680 年) , 似乎汪琥依据的是更早的宋刻本。然而据清代著名藏书家钱曾、黄丕烈和陆心源等人的说法, ⑨《伤寒百证歌》在清初就只见元刊本了。不知汪琥是从何处看到这则自序, 似仍还有一定疑问之处。不过南宋晚期的杨士瀛也有类似的比附, 他称:

   伤寒格法, 张长沙开其源, 朱奉议导其流, 前哲后贤, 发明秘妙, 吾儒之孔孟矣。⑩

   两者时间上虽然相隔了一个多世纪, 但从北宋后期就已出现以医来比附儒的情况看, 许叔微发出这样的议论也完全可能。随后成无己在成书于1156年的《伤寒明理论》中的说法则比较确定:

   惟张仲景方一部, 最为众方之祖。是以仲景本伊尹之法, 伊尹本神农之经, 医帙之中, 特为枢要, 参今法古, 不越毫末, 实乃大圣之所作也。輥輯訛

   他认为张仲景方乃大圣之所为, 意即张仲景是大圣。三十年后, 著名医学家刘完素在其名著《素问玄机原病式》的序言中直接称呼仲景为亚圣:

   夫三坟之书者, 大圣人之教也。法象天地, 理合自然, 本乎大道, 仲景者, 亚圣也。虽仲景之书, 未备圣人之教, 亦几于圣人, 文亦玄奥, 以致今之学者, 尚为难焉。輥輰訛

   虽然刘完素未敢直接将仲景之书与儒家圣人的经典相提并论, 但也已几于圣人, 故称其为亚圣。他的意思, 似乎还不是说他乃医中亚圣, 而是他特别推崇仲景之书, 乃医家经典, 医家虽无法与儒家至圣等量齐观, 但亦可权称为亚圣。这里显然也不无以医来比附儒的意味。

   由于刘完素在当时医界的重要影响, 其有关仲景亚圣的说法也得以流传。比如金元时期的王好古在成书于 1236 年的《阴证略例》中亦以亚圣名仲景:

   以此言之, 则仲景大经之言尽矣。但患世之医者不知耳!此亚圣言简而意有余也。①

   由此可见, 12 世纪乃是张仲景被圣化的开始阶段, 他的地位日隆, 显然缘于当时医学界对伤寒论的不断关注和推崇, 同时也跟儒医阶层的兴起及以医来比附儒的思潮密切相关。不过也应指出, 当时张仲景和伤寒论的地位虽然较宋之前有了很大提高, 并受到很多医家的尊崇, 但尚未定于一尊, 与明清以后医界王者地位仍有相当的距离。比如南宋初的窦材在《扁鹊心书》中, 不仅将其与王叔和、孙思邈、孙兆、初虞世和朱肱等人相提并论, 而且还批评他们:

   皆不师《内经》, 惟采本草诸书, 各以己见自成一家之技, 治小疾则可, 治大病不效矣。②

   也就是说, 这种尊崇和圣化很大程度上乃是那些内心认同和推崇伤寒学医者在以医来比附儒的过程中出现的。

   至此, 到 13 世纪前半期, 张仲景在医界的地位虽尚未定于一尊, 但在其众多推崇伤寒论的医家心目中, 已具有几近于圣人的地位, 也获得了“亚圣”的名号, 其在医界的圣化格局初步奠定。不过在此后的数百年中, 似乎少有人在名号上进一步尊崇他, 直到 16 世纪中期, 才兴起新一波的尊崇和圣化运动。

就目前掌握的资料来看, 这新一波的运动肇端于李濂的《医史》, 李濂 (1488—1566 年) , 字川父, 河南祥符 (今河南开封) 人。正德九年 (1514年) 进士, 官至山西佥事, 嘉靖五年 (1526 年) 罢归。(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关键词:医圣   张仲景   层累现象   中医知识   文化建构  

本文责编:heyuanb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古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0815.html
文章来源:历史教学(下半月刊) 2014年07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