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鹏程:红楼大梦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943 次 更新时间:2020-02-02 18:27:53

进入专题: 红楼梦  

龚鹏程 (进入专栏)  

  

   《红楼梦》说女娲炼石补天时剩下了一颗石头,拜托茫茫大士、渺渺真人携下尘寰。

   这是它整本书的叙述框架。所有的故事,都发生在这个框架中。因此,这本书跟佛教道教的关系,并不是枝节、片段、缀合的。

   何况,此书既名《红楼梦》,又名《情僧录》。出家的和尚贾宝玉,又被赐道号为「文妙真人」。则这部小说与佛教道教的关系甚是明白。

   但,凡是简易明白之事,稍一推勘,总会发现它似乎又并不那么明白。

   一、毁僧谤道的小说?

   书中叙述佛教道教之人物与事迹,大体均无崇仰敬爱之意。

   第二回〈冷子兴演说荣国府〉,介绍贾家的祖宗八代,就批评贾家历来的道教信仰。说宁国公故世后,贾代化袭官,长子早夭,次子贾敬,「如今一味好道,只爱烧丹炼汞,余者一概不在心上」、「一心想做神仙,……不肯回原籍来,只在城中城外和道士们胡羼」。这样的叙述口气,显然对烧丹之事甚不以为然。

   第十三回,秦可卿卒,「那贾敬闻得长媳妇死了,因自己早晚就要飞升,如何又肯回家染了红尘」,故亦置若罔闻。可是,不旋踵,他自己倒是因炼丹而先死了。

   六三回〈寿怡红群芳开夜宴,死金丹独艳理亲丧〉记尤氏等人去城外玄真观验尸,大家「素知贾敬导气之术总属虚证,更至参礼斗、守庚申、服灵砂、妄作虚为,过于劳神费力,反因此伤了性命。如今虽死,肚中坚硬似铁,面皮嘴唇烧灼得紫绛皱裂」。知他乃吞金服砂,烧胀而死;同时也非常清楚他是虚作妄为而死的。可见平时大家只是不理他,由他去瞎胡闹而已。

   另外,第八十回写〈王道士胡诌妬妇方〉、廿五回写〈魇魔法姐弟逢五鬼,红楼梦通灵遇双真〉等等,则是对法术的批评。

   青山山农《红楼梦广义》又说妙玉:「外似孤高,内实尘俗。花下听琴,反失来路。情魔一起,而蒲团之趺坐,尽弃前功。内贼炽,斯外贼乘之耳」。可见亦非真能令人敬爱者。其余如水月庵的姑子智通、地藏庵的姑子圆心、馒头庵的尼姑静虚,就更不用说了。

   一一七回又记邢大舅子在贾家喝酒与贾蔷等人说笑,讲了一个玄帝庙老是被盗,仿土地庙建了一堵墙以防贼,不料仍被盗,原来砌的乃是「假墙」的故事。酒话闲耍,竟开起玄武大帝的玩笑来。

   凡此等等,均可证作者对佛道教并无特别崇信敬畏之处。宝玉对僧道尤无崇仰敬重之心理。三十六回记宝玉在梦中骂:「和尚道士的话如何信得?什么金玉姻缘?我偏说木石情缘」。又,第十九回袭人劝宝玉:「再不可毁僧谤道、调脂弄粉」,即足以证宝玉平日正是毁僧谤道的。

   一次,宝玉这下走出闲逛,却恰巧撞见了书僮茗烟按住了一个女孩儿正在苟合。那女孩竟然名叫「卍儿」。卍是佛教的代表符号,意为吉祥万德所集。佛陀造相,多在胸前着一卍字。这个女孩在书中并无其它作用,只在此惊鸿一现,显见作者刻意以圣德为名之女,行苟且淫乱之事,藉此揶揄反讽之。

   由这些事例来看,我们还能说《红楼梦》是亲近佛道的小说吗?

   二、受佛道点化的小说?

   然而,《红楼梦》固然「毁僧谤道」不遗余力。但僧道在书中却不乏扮演着神圣性的角色。最典型的,就是从大荒山无稽崖把石头携入红尘的那一僧一道。

   他们或扮演石头入世的导引者,或担任他的护佑者,或为石头悟道出世的点化者,或成了石头游历归真的接应者。地位至为重要。

   全书的宗旨,须由这类神圣性人物来点明;溷于尘俗的心灵,也要由他们来点化、启蒙。故一一七回宝玉二游太虚幻境醒来后,再见到这一僧一道的僧,见他满头癞疮,混身腌臢破烂,便忖思:「自古说真人不露相,露相不真人。也不可当面错过」。果然蒙他点悟了。

   这一僧一道,并不专只点化宝玉。所以他们之前就先度化了甄士隐。

   其后第七回说宝钗自幼有病,「后来还亏了个秃头和尚,专治无名病症」,制了一味冷香丸给她吃了才好。

   第十二回讲贾瑞想偷凤姐不成,反受了一番整治,染上重病老治不好。跛足道人来送了她一面「风月宝鉴」,嘱他只可照背面,以治邪思妄动之症。不料贾瑞不受教,偏要照正面,结果遗精虚脱而死。

   六十六回说湘莲梦见尤三姐,放声大哭,不觉自梦中哭醒,似梦非梦,睁眼看时,竟是一座破庙,旁边坐着一位跛道士在捕虱。道士度化了湘莲,湘莲拔剑削去头发随道士去了。

   可见此僧道对每一个人都具有普遍意义的护佑者、启蒙者之角色功能。

   书中最先被度的是甄士隐,最后在急流津觉迷渡得度的是贾雨村。甄士隐贾雨村在书中的作用。是另一个型态的一僧一道。

   《红楼梦》一书,起于<甄士隐梦幻识通灵,贾雨村风尘怀闺秀>,结于<甄士隐详说太虚情,贾雨村归结红楼梦>。甄贾二人在整个故事中,担任中介者或证明者的角色。甄者显真,贾者从俗,流转尘寰,绾合著许多与贾府的因缘。黛玉是他的学生,冷子兴演说荣国府时,宝玉的来历,也只有贾雨村晓得。可见贾雨村虽与俗浮沈,但做为中介者、证明者的角色,终是灵明不昧的。

   在这神圣界的一僧一道和尘俗界的一僧一道之上,还有个警幻仙子。

   茫茫大士渺渺真人是奉警幻仙之命,带石头下凡历劫的。宝玉第二次游太虚幻境时,见一群女子都变形为鬼怪来追扑他,是送玉来的和尚「奉元妃娘娘旨意,特来救你」,并告诉他:「世上的情缘,都是魔障」。等到宝玉出家后,一僧一道又返太虚幻境覆命,交割清楚,再把石头送还原处。警幻居整个神圣性人物之最高位,是无可置疑的。

   警幻,「美人之良质兮,冰清玉润」,彷彿是《庄子?逍遥游》所描述的藐姑射山之神人。其居地,名曰太虚幻境,则用道教义。可是太虚幻境,又名真如福地,这又合乎佛教义理了。因此我们可以说警幻是个兼摄佛道的人物,为整个事件的推动者、主导者,是她让石头下凡历劫,有此一番经历,故才衍出这么一部大书来的。

   警幻用以警示宝玉的是什么呢?

   三、人生无常的小说?

   入了太虚幻境,即见一宫门,横写「孽海情天」四字,对联曰:「厚地高天,堪叹古今情不尽。痴男怨女,可怜风月债难酬」。其内则有痴情、结怨、薄命、朝啼、暮哭、春感、秋悲诸司。明说了孽海情天中即会有这啼哭悲怨诸事。

   其后警幻请宝玉喝了「千红一窟」「万艳同杯」的茶。千红一哭、万艳同悲,则是讲好景不常、红楼幻梦。

   接着,又为宝玉演示了悲金悼玉的红楼梦十二曲。终身误、枉凝眉、恨无常、分骨肉、乐中悲、世难容、喜冤家、虚花悟、聪明累、晚韶华、好事终、飞鸟各投林。每一曲,都在说荣华不久,情爱只是水中月镜中花。

   这虚幻、无常,都是佛道的义理。因此小说藉警幻仙子和一僧一道来宣说这番道理。小说另一些地方,则用另一些方法来讲。

   例如第廿一回宝玉看《庄子?胠箧》「擢乱六律、铄绝竽笙,塞瞽旷之耳,而天下始人含其聪矣。灭文章、散五采,胶离朱之目,而天下人始含其明矣」诸语,颇有领悟,续了一段,说:「戕宝钗之之仙姿,灰黛玉之灵窍,丧灭情意,而闺阁之美恶始相类矣。……戕其仙姿,无恋爱之心矣。灰其灵窍,无才思之情矣。彼钗玉花麝者,皆张其罗而邃其穴,所以迷惑缠陷天下者也」。这一段话,便有绝情弃爱之意。

   二十二回,为宝钗做生日,宝钗点了〈西游记〉,后来又点了一齣〈鲁智深醉闹五台山〉。这两齣有个共同点,即主角孙悟空鲁智深都是桀傲不驯、充满原始生命气力的,具有颠动礼教成规世界的性质。但后来曲终奏雅,终得歛才就范,成佛证道。这其实就是暗指宝玉。

   我们不要忘了,宝玉是石头所化,与孙悟空由石头里迸出来如出一辙。《红楼梦》甄贾两宝玉的写法,也类似《西游记》里的真假猴王。贾宝玉号称「混世魔王」,跟「齐天大圣」的名义也很相仿。因此,书中描写宝钗点这样的戏,殊非偶然。

   宝钗尤其看重〈鲁智深醉闹五台山〉中的〈寄生草〉一曲,特意介绍给宝玉听。曲曰:「漫搵英雄泪,相离处士家,谢慈悲,剃度在莲台下。没缘法,转眼分离乍。赤条条,来去无牵挂。那里讨烟蓑雨笠卷单行?一任俺芒鞋破鉢随缘化」。这一曲,则唤做〈听曲文宝玉悟禅机〉。曲中同样表达了离俗绝世,各种缘会皆当放下之感。\r

   这一回中还提到宝玉原拟调停黛玉与湘云,不料两边不讨好,故想起《庄子》书中两句话:「巧者劳而智者忧。无能者无所求,饱食而遨游,汎若不系之舟」「山木自寇,源泉自盗」。山木自寇,是说山木长得高大,正好引来别人砍伐,亦如巧者智其实反多烦恼。倒不如无知无能者还能适性逍遥。这也是「戕宝钗之仙姿,灰黛玉之灵窍,丧灭情意,而闺阁之美恶始相类矣」之意。

   这些地方,屡引《庄子》语。据一一八回说:「宝玉送了王夫人去后,正拿着〈秋水〉一篇在那里细玩。宝钗从里间走出,见他看得得意忘言」,可见《庄子》确是宝玉经常研读的书,以致宝钗担心:「他只顾把这些出世离群的话当作一件正经事,终久不妥」。

   除《庄子》外,这一回还说宝玉另有「几部向来最得意的」书,如《参同契》《元命苞》《五灯会元》之类。《参同契》是道教炼丹之书,《春秋元命苞》是讲谶纬,《五灯会元》则是禅家的语录。宝玉平日钻研这些书,无非也是想由其中探道本、离尘俗。

   不过,《红楼梦》并不是这些书的笺注,所以这本那本,原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个尘缘幻梦,不可执着的道理。

   所以宝玉说:「内典语中无佛性,金丹法外有仙舟」。道理不是由书本上语句中就求得来的。知了这个理,书和语句就不须执取。而且,这个道理,须由人亲行实证才能真正获得,光在书本子上求也求不到。

   四、以情悟道的小说?

   但情爱的世界太过迷人。贪历饮馔声色者,未必能即领悟它们均是幻境,溺情执爱,遂可能一往不返,不再能「返还本质」。二十五回描述宝玉被魇魔,指的就是:「那宝玉原是灵的,只因为声色货利所迷,故此不灵了」。所以要由那一僧一道再来辅导、协翊之。那和尚说:「粉渍脂痕污宝光,房栊日夜困鸳鸯。沈酣一梦终须醒,冤债偿清好散场」,宝玉才渐渐清明了。

   宝玉非寻常人,乃是有「性灵」的,为何竟也如此把持不住,险些被迷?一二0回贾雨村也有此疑,道:「那宝玉既有如此的来历,又何以情迷至此,复又豁悟如此,还要请教」,甄士隐解释说:「两番阅册,原始要终之道,历历生平,如何不悟?仙草归真,焉有『通灵』不复原之理呢?」又说:「贵族之女,俱从情天孽海而来,大凡古今女子,那淫字固不可犯,只这情字,也是沾染不得的……但凡思情缠绵,那结局就不可问了」。

   人为情所染,即入魔障。宝玉亦不例外。其得以不迷本性,恢复灵明,一仰外缘,即一僧一道之协助;但这只是暂时的辅翼,若真想豁悟归真,仍须自悟。

   自悟的条件亦有二,一是人若能早知道未来的结局,自然不会在现今做无谓的事。槐安国、黄梁梦,醒来时一切功名利禄之想,无不爽然若失,那是因为已然见着了未来终归是场空,所以现在就泠了心。甄士隐说宝玉两番阅册,已知平生,焉能不悟,指的就是这个道理。另一种人能自悟的条件,则是他本身就有灵性,所以「焉有通灵不复之理」。

石头历劫的故事,(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龚鹏程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红楼梦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中国古代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9977.html

7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