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修泽:东北开放新前沿“再探讨”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055 次 更新时间:2020-01-15 00:50:32

进入专题: 东北振兴   东北开放  

常修泽 (进入专栏)  

   编者按:为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在深入推进东北振兴座谈会上的重要讲话精神,贯彻落实中央财经委员会第五次会议上提出的关于“东北地区要打造对外开放新前沿”的新要求,在国家发改委和振兴司的指导和支持下,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辽宁省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东北大学、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中国东北振兴研究院于12月16日在东北大学共同举办“打造对外开放新前沿—东北振兴新篇章”的主题论坛。 国家发改委等相关部委部分前领导、国家级智库的专家学者,部分高校和科研机构的学者等出席会议并围绕论坛主题及议题进行了深入研讨与交流,贡献了不少真知灼见。现将与会专家学者发言的主要观点整理如下,以供参考。

  

   为什么说“再探讨”呢?因为在2015年第一届“东北振兴论坛”上,我曾提出“从开放看东北、东北是前沿”的观点,这是2015年拙作《“再振兴”东北战略思路探讨》论文中的观点。在2018年第四届“东北振兴论坛”上,再提出“中国向北开放战略,东北将成前沿”。2019年8月26日中央财经委第五次会议对东北提出“打造对外开放新前沿”,关键词是“新”,需要进一步探讨三个问题:“为什么”、“新在哪”、“怎么办”,九个字。

  

   一、东北地区作为中国对外开放的新前沿:“为什么”

   第一层,先从东北亚大格局看。

   刚才讲了五大问题,其中瞄准了“东北亚一体化”这个大格局,这是我们的大背景。

   第一看点,朝鲜。去年,我在这里曾经分析过朝鲜半岛的局势,今天就不展开了。但是这里面有一个变数,昨天我从深圳飞沈阳的飞机上,看到新华社《参考消息》第一条是“中美贸易谈判协议”这个事,“让世界松口气”;但是旁边还有一条“不松口气”的,就是朝鲜宣布再次进行重大的军事试验,这是军方宣布的,是新动向。

   看来,有一些变数。研究东北亚,特别是朝鲜半岛“无核化”这个问题,我们还是特别关注美朝韩动向。10多天后,朝鲜劳动党七届五中全会开会,它是否“放弃与美国摇摇欲坠的外交谈判”,并重启重大武器试验?其中央全会的走向会不会对朝鲜半岛的局势产生影响?这个值得我们大家进一步观察思考,我个人认为“朝鲜必须要改革,不改革没有出路”。从“大趋势”来说,朝鲜半岛缓和的趋势不可抗拒。

   第二看点,俄罗斯。刚才谈了俄罗斯的情况,特别是对外贸易下行压力比较大。我曾到俄罗斯东部地区考察过:论资源格局,俄罗斯的远东地区(含西伯利亚)资源占全俄的80%,论经济格局,俄罗斯的欧洲国土部分占全俄的80%。资源格局和经济格局两个错差很大的。

   现在,一个西部的圣彼得堡论坛,一个是远东的海参崴这个论坛,这两个论坛并立。很难作出俄罗斯整个战略中心东移的结论,可能是像国徽一样“双头鹰”战略,我的报告里面提的是“东西并起”。

   第三看点,中日韩合作。总的看,中日韩关系出现和缓趋势。日本对华关系在作调整。近来中日韩“三国”已经确定合作的方针,就推进RCE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和中日韩自由贸易协定互动良好,前景比较乐观。

   总之,从东北亚大格局分析,有喜有忧,但是总的看,喜大于忧,特别是中日韩经济合作,看好。

   第二层,从中国大布局看

   主要是空间治理。中国内部的空间治理结构如何完善?包括从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一直到东北和海南等,要关注中央讲的“推动形成优势互补、高质量发展的区域经济布局”。短板在哪里,短板在东北。从此角度看,打造新前沿,是国家大布局的一个“棋子”。

   第三层,从东北大角色看

   中央给东北“五个安全”角色(国防、粮食、生态、能源、产业)的战略任务。从这个大角色来看,必须把东北作为整个中国对外开放的一个新前沿。

  

   二、对外开放新前沿“新“在哪里:“新“在地域领域和倒逼

  

      我觉得“新前沿”核心是“新”,字我个人前几年探讨没有用“新”字。这里“再探讨”,重点探讨新在哪里?

   第一,新在“地域”

   开放前沿问题是从1978年底改革开放开始的。第一个开放前沿,是以深圳为代表的经济特区(后来扩展到珠三角前沿)。2019年8月18号中共中央作出决定,建设深圳先行示范区,我昨天从深圳飞到沈阳,在深圳待了四天,深圳市委下了文件落实中央这个决策,搞了一个127条的行动方案,就是打造一个21世纪的先行示范区,这个文件大家有时间可以看一看。珠三角再加上香港、澳门,即粤港澳大湾区,应该说是中国第一个开放前沿。第二个开放前沿是上海,以90年代浦东开发为标志。最近,国家发布长三角发展规划,成为新的看点。第三个开放前沿:天津滨海新区开发开放上升为国家战略,后来中央提出京津冀协同发展,成为新的开放前沿。放眼中国960万平方公里的大布局来考虑,我提两个“性”:一是时间上的继起性:80年代珠三角、90年代长三角、00年代京津冀,10年代末提东北。实际上一个十年、一个十年的,时间上有继起性。二是空间上的并存性,我们今天来研究东北的新前沿,绝不能排斥以前提的那三个“老前沿”,这个“新”是针对着“老”而谈的,“新老并举”,时间上继起、空间上并存。

   第二,“新”在“领域”

   今后开放的大头,归纳起来就是“五流一转变”。“五流”就是资金流、技术流、产品流、产业流、人员流五个流动。而且“五流” 每个“流”都要上新的台阶。

   更重要的是,我个人看法是从开放领域来说,下一步实际上这次中美贸易谈判也涉及到,下一步由这五个流的开放向规则等制度型开放。

   东北更多要研究的除了“五流”开放以外,就是“规则等制度型”开放。制度型怎么开放?实际上从这次中美贸易谈判可以看出,它涉及到知识产权保护制度、涉及到金融制度等。

   第二阶段的谈判将开始,我估计第二阶段可能将更多的涉及上面有关“制度型开放”这方面的内容。我认为,我们下一步东北开放要在这个点上,在新的领域上探讨一些新的内容(如国企补贴),有点新的追求。

   第三,新在“倒逼”

   4月22日中央政治局会议上讲,要“善用高水平开放倒逼深化改革”。前些年改革是一种“内生性的改革”,现在更多的应利用开放的外部力量倒逼深化改革。这个“倒逼”,涉及到我们下一步各方面的制度更加定型、更加成熟。

   我们探讨一个问题,邓小平当年讲,使我们中国的各项制度更加成熟、更加定型,他说的这各种制度的“各”,是什么意思?是“大各”,还是“小各”?“小各”就是经济体制改革方面的各项制度,“大各”就是经济政治社会文化生态等等各项制度,我不赞成理解成“小各”,我认为应该是“大各”。因为对中国下一步来讲,需要完善、需要定型、需要成熟的不仅仅是经济制度,而是一个全方位的制度。这一点提出来,和大家一起商量。这涉及下一步中国倒逼改革到底怎么改法?我们今天已经走到了十字路口,现在再不深化改革,很麻烦的。现在有人说已经“定型”了,为时尚早。绝不能用“完善”、“定型”论来妨碍人们解放思想。提出来和大家商量。

  

   三、东北打造对外开放新前沿怎么办:两方面举措

  

   怎么做?我按着两个大的方面来讲,一个从开放角度,一个从改革角度,从这两个大的方面来分析。

   开放上怎么做?怎么落地?采取哪些举措?我曾谈了六条具体意见,这里只点点题。

   其一,办好辽宁和黑龙江两个自贸试验区。对辽宁,我有一个建议,可以考虑新增丹东片区,可报国家商务部和发改委审议。

   其二,东北要打造九个沿边的开放口岸城市。辽宁,可瞄准丹东,吉林可瞄准珲春,黑龙江可瞄准绥芬河,内蒙古可瞄准满洲里。

   其三,“四纵四横”开放大通道。尤其是“东边道”。去年讲过。

   其四,打造一批对外开放新前沿的节点城市,尤其是沈、大、哈、长。

   其五,中外经济结构的对接。这里,现在有两个大的项目。一个,就是沈阳的华晨宝马三期项目,一个,盘锦的华锦阿美石油化工项目(中国与沙特阿拉伯合作的项目),以这两个项目为龙头,研究怎样对外搞好经贸合作对接。

   顺便说一下,沙特的阿美公司是沙特的国有企业。有人说,国有经济是社会主义经济的本质特征,不一定的,沙特就不是社会主义国家,我们的观念需要转变。

   其六,再就是开放的营商环境,世界银行说,中国现在已经由世界46位提到31位了,进步了15位。我们对此要冷静。因为他是以上海和北京两个城市作为数据样板,我建议中国营商环境的研究需要拓展,把东三省都要放进去,看看营商环境在世界多少位。

   至于我们内部改革,首先是“体制”,东北的短板在体制上,这几年我们一直在摸索,尤其是今天国资委来了好多朋友,我们要研究这个问题。国有资本“三做”与国有企业“三做”是两个有联系但不同的命题,然而,在今天东北三个省,这两个命题是混淆的,混乱的。国企“三做”提法十九大已经不再提了。有很多问题不在底下,不在东北的干部和民众。

   还有结构问题,例如国企补贴问题等。关键是人,特别是企业家,我在深圳重点了解华为和腾讯。我得到了三本任正非先生的《华为工作法》(内部谈话)三大本——任正非思想的完整呈现。我看了以后很震撼,得出四个字“基因变异”。深圳华为的基因已经不是那一套,它实际上是设在中国深圳的一个跨国企业,是以“人类共同的文明价值”为根基的企业,而这是我们东北企业家最缺乏的。没有这一条,我们的企业家很难成长,所以我希望大家看看华为的实践。

   (作者常修泽为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教授)

  

  

进入 常修泽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东北振兴   东北开放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宏观经济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9834.html

1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