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修泽:“纸糊的桂冠要粉碎”

——夏骏访谈常修泽(之五)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0361 次 更新时间:2024-02-17 08:50

进入专题: 中国经济  

常修泽 (进入专栏)  

 

夏骏:经济成就已经成为最核心的内容,不管你说的如何如何,如果群众感到压力越来越大,肯定无法长久支撑。所以,经济发展目标的承诺,是最需要负责任的承诺,因为切身的感受在每一个国民每天的日子里。

常修泽:中央已经明确提出:到2035年我们的发展目标是“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迈上新的大台阶”——量化的指标——“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注意,是中等发达国家的水平,那么中等发达国家是多少呢?

我做过初步研究,形成了一个比较形象的“四层楼分析”看法,我把2035年那个目标定为4楼,我们要上到高的台阶,是人均GDP(不是居民的人均可支配收入)这个指标。

按照国际上的研究,“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标准是多少?3至4万美元,平均3.5万美元,这个量化的3.5万美元,就是中央所定的2035的这个目标。这是四楼。

三楼是“门槛”,即进入发达国家的门槛:人均2万美元左右。

二楼:叫做“高收入国家”,它与发达国家多少有点差异。指的是什么呢?大家知道,经济学有一个很有名的词,叫做“跨过中等收入陷阱”。我们从这个“中等收入陷阱”跨过去之后到对岸的那个门槛是多少?世界银行2021年的数据,标准是1.2695万美元,这是2021年的标准(见常修泽:《中国经济三型趋势论》,《上海大学学报》2022年第5期),但是,请注意:高收入国家门槛的标准是逐年提高的。2022年的最新标准是1.32万美元。那么中国现在是多少呢?

现在我们是在一楼。前年全国人均GDP按2022年平均汇率折算,是1.25万美元(若按现汇率是1.195万美元左右),这就是我们现在面临的情况:第一,没有“跨过中等收入陷阱”,即没有迈进“高收入国家”的门槛;第二,更没有迈入“发达国家”的门槛;第三,至于距离2035年要到“中等发达国家的水平”3.5万美元,更差得很远。

夏骏:我们现在是1.2万美元左右,而2035年达到3.5万美元,意味着10年左右要翻两番,增长两倍,听起来“压力山大”。

常修泽:对此,这几年国内的学术界、决策界有争论,国内有的智库发布报告说,“中国已经全面超过了美国”云云,说全面超过美国意味着已经进入“发达国家”的行列,在社会上产生了很大影响。

2023年3月份,美国国会以425票对0票,通过了“中国不是发展中国家,而是高收入国家,甚至直接是发达国家”的议案,给我们造成很大的被动。

邓小平有一句名言:“不要吹,越发展越要谦虚。”他明确嘱咐我们:“过头的话不要讲,过头的事不要做。”但是,这几年有人刻意渲染我们的国力,把自己打扮成一个所谓“发达国家”,甚至说“全面超过美国”。这次,美国通过法案,不再承认中国是发展中国家。这一来,发展中国家所享受的各种待遇不复存在,而发达国家应尽的责任我们要承担,给我们国家带来很大的尴尬、被动和伤害。

夏骏:这似乎应了一句俗话“吹牛也要上税”。在工业文明基础上的全球化时代,形成了许多游戏规则,这些规则涉及到各种利益与义务,你吹牛,提供了一些不切实际的数据,在人家看来,你既然已经宣布了这些数据,就要依此进入对应的游戏规则,承担对应的义务。

常修泽:大家知道,最近金砖国家在南非开会,这是发展中国家的重要聚会,共同讨论“世界问题”。如果中国不是发展中国家而是一个发达国家的话,何来资格参加“发展中国家”大会?何来资格成为发展中国家的骨干力量?这就从根上宣布你没有资格。这是一个重大的战略问题。

可惜,有些人在这个认知上有问题。鲁迅先生当年说过:“纸糊的桂冠”要不得,他用的是“纸糊的桂冠”一词,很深刻。我们要冷静,我这里提出一个问题:“中国人均GDP距离中央定的目标还差多远?”

我们现在的人均GDP才1.25万美元(用现在汇率计算还不到1.2万美元),这个水平,距离高收入国家门槛1.32万美元,距离发达国家门槛2万美元,还差得比较远。至于离中央提出的2035年达到“发达国家中等水平”3.5万美元的目标,就差得更远。因此我们要谦虚谨慎,继续艰苦奋斗才行!

夏骏:看来,既然我们在与世界交流中发展起来了,中国的现代化也必然是与世界携手共进的现代化,不可能是闭关锁国、自娱自乐的现代化。那就必须认真研究那些已经现代化的经济体在成长发展过程中形成的游戏规则,言行举止,认真谨慎,否则因为片刻虚荣支付血汗的代价,恐怕不是智者的选择。

一个幅员广阔、人口众多的国家的经济发展,是一个勤勉认真、艰苦朴实的马拉松历程,在言行举止上,甚至应该是一个如履薄冰、如临深渊的谨言慎行的历程,因为国家付不起代价,那些靠每天的劳作挣取老少饭菜和当月按揭的数亿人民,也承受不起失业、降薪等各种代价。

 

常修泽,经济学家,莫干山研究院学术委员会联席主任,博士生导师。历任南开大学经济研究所副所长,国家发改委经济研究所常务副所长。著作有《人本体制论》《广义产权论》《包容性改革论》《人本型结构论》等。

夏骏,纪录片导演、制片人,《河殇》《长江》《汉江》《秦淮河》《蜀道》《川魂》《颜子》《张謇》《读书的力量》等多部大型纪录片总编导,历任中华遗产杂志社主编、中央电视台新闻调查制片人。

进入 常修泽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中国经济  

本文责编:Super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时评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149105.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isixiang.com)。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