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殿兴:汉字拼音化:必要、途径和释疑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70 次 更新时间:2020-01-05 20:21:56

进入专题: 汉字拼音化  

陈殿兴 (进入专栏)  

  

  

   鲁迅先生从小读私塾,留日时还师从章太炎先生学习“小学”(古汉语文字学)。他写的小说、散文、杂文堪称万世楷模,古诗古文的写作水平也令人敬佩,对中国古籍的研究也多所建树,书法艺术也颇为人们称道。可以说他一生都在跟汉字打交道,对汉字深有研究,而且对汉字的运用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境地。可是他却说“受汉字苦痛很深”,极力主张汉字拼音化。

  

   1934年8月,他在《汉字和拉丁化》一文中写道:“不错,汉字是古代传下来的宝贝,但我们的祖先,比汉字还要古,所以我们更是古代传下来的宝贝。为汉字而牺牲我们,还是为我们而牺牲汉字呢?这是只要还没有丧心病狂的人,都能够马上回答的。”

  

   同年12月,他在《关于新文字》一文中进而表示:“方块字真是愚民政策的利器……汉字也是中国劳苦大众身上的一个结核,病菌都潜伏在里面,倘不首先除去它,结果只有自己死。”

  

   他临逝世前(1936年10月)在《病中答救亡情报访员》中更坚决地说:“汉字不灭,中国必亡。因为汉字的艰深,使全中国大多数的人民,永远和前进的文化隔离,中国的人民,决不会聪明起来,理解自身所遭受的压榨,理解整个民族的危机。我是自身受汉字苦痛很深的一个人,因此我坚决主张以新文字来替代这种障碍大众进步的汉字。”

  

   主张废除汉字、实行拼音化的,鲁迅并不是第一个人,也不是最后一个人。

  

   卢憨章于1892年就出版了中国第一种拼音字方案和第一本拼音字著作《一目了然初阶》〔中国切音新字厦腔〕,并指出了汉字 拼音化的好处:“窃谓国之富强,基于格致;格致之兴,基于男妇老幼皆好学识理;其所以能好学识理者,基于切音为字;则字母与切法习完,凡字无师能自读;基于字话一律,则读于口随即达于心;又基于字画简易,则易于习认,亦即易于捉笔。省费十余载之光阴,将此光阴专攻于算学、格致、化学、以及种种之实学,何患国不富强也哉!(卢戆章:《一目了然初阶·自序》)。王照、劳乃宣等人也相继提出自己的汉字拼音化方案。据统计,从1900年至1911年,已知的切音字方案有二十个(见《清末文字改革:民族主义与文化运动》http://www.dic123.com/A/9/9E/9EE_14602.html)。从五四以后,关注汉字改革的人士越来越多,到了1930年代,瞿秋白、吴玉章、林伯渠等革命先驱不仅提出方案,而且在苏联远东地区加以推行。1940年代初在解放区也推行过,据说效果很好。汉字改革已形成了波涛汹涌的潮流。 连毛泽东在1951年都说过:“文字必须改革,要走世界文字共同的拼音方向。”  1980年代学术界讨论还很热烈,可是1990年代以后,伴随着尊孔读经等复古主张的抬头,歌颂汉字的声浪则一浪高过一浪。赞同拼音化的声音沉寂下去了,主张汉字拼音化的人士遭到贬斥,甚至连五四新文化运动都因此受到株连,遭到否定。因此,有必要把文字改革的旧话再提一提。

  

  

   鲁迅先生说:“比较,是最好的事情。当没有知道拼音字之前,就不会想到象形字的难”。(鲁迅:《且介亭杂文·关于新文字》)。

  

   先驱们正是因为通过跟拼音文字的比较看出了汉字的繁难而不遗余力地主张废除汉字实行拼音文字的。

  

   通过跟拼音文字比较,我们可看到汉字:

  

   难读:汉字有一种形声字,由表音的偏旁表示读音,所以认字读半边音,是比较普遍的现象, 民间就有秀才读半边字的说法。但是表音的偏旁所表示的音并不可靠,如用“去”字作表音偏旁的字“怯”“却”“劫”“祛”却各有不同的读音。如以“詹”字作表音偏旁的“澹”“赡”“瞻”“檐”也有不同的读音。再如以“曷”字为表音偏旁的“喝”“渴”“揭”“遏”也有不同的读音。类似的情况可以举出很多。一字多音也是常见的现象,许多字在不同搭配里读不同的音,如:面子,养;中,本;(姓),素,刀,(树名);位,梁山查,首(古代礼节);问,屈聱牙;待解决,来问讯。斗, 谀;夫;维;密,鲁;战,道;蟆,蜊;肢窝,板;记,奇;电视剧《甄嬛傳》,据说几亿人都把其中的“嬛”读成huan,其实正确的读音应该是xuan(http://media.sohu.com/20121228/n361869852.shtml)。

  

   因此,自认为认得的字,常常读错,不认得的字不查字典就不会读。被誉为最后一个儒家的梁漱溟先生就说过:“‘四书五经’的书里面有些个生字我现在还不会认。”(梁漱溟:《梁漱溟晚年口述·我不是一个学者(2)》)

  

   难写:且不说笔画多的字,即使笔画简单的字,一般人也不容易写对,如:已,己,巳;戍,戎,戌;圮,圯;拨,拔;仑,仓;圮,圯。:中国作协主席铁凝给《美文》杂志题辞时将“茂”字的下部分写成“戍”,被《百度百科》视为“经典名家案例”(见http://baike.baidu.com/view/420398.htm)。 更有甚者,人教版七年级上册语文教材把沐浴印成沭浴,把“劝慰”印成“权威”,把“嘉,好、美”印成“佳,好、美”(见http://cul.sohu.com/20131203/n391165762.shtml)。

  

   难用:汉字虽有许多字已结合成词,但大多数情况下,还要靠使用者用单个字自行组词。组词常常出问题。因此,鲁迅告诫写作者“不生造除自己之外,谁也不懂的形容词之类。”(鲁迅:《二心集·答北斗杂志社问》)要想组词不出问题,必须对每个字有深刻正确的理解,了解它的读音、含义和用法,否则就会出现用字不当的问题。至于因为字形相似(如把“如火如”写成“如火如”)、字义相似(把“好高远”写成“好高远”、字音相似(如把“启”写成“启”)而误用的现象更是司空见惯。而发音相同、含义近似的字尤其容易出错,如“作”和“做”的区别就很令人伤脑筋:“作文”用“作”,“做文章”则用“做”。纠正错别字的专著层出不穷,错别字的出现也有增无减,连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的作品也未能“免俗”(见拙著《珍惜诺奖荣誉》)。

  

   难查:汉字的用法、读音和书写基本上是没有规律可循的,要想不出错,必须时时查字典或词典。可是查字(词)典也很难。首先要确定这个字是属于哪个部首的,有很多字的部首是很难确定的,因此许多辞书都辟有“难检字笔画索引”一栏。

  

   以上这些难处,保卫汉字的各位学者并没有提出任何解决办法。而在拼音文字里是没有这种难处的,也只有实行拼音化才能解决这些难题。

  

  

   汉字难认、难写、难记、难用,难查,对中国各方面发展是有阻碍作用的。

  

   汉字首先影响教育质量的提高。当别的国家的孩子们集中精力学习现代生活需要的各种知识和技能的时候,中国的孩子却不得不拿出很多精力来学习汉字乃至研读古文。别的国家的孩子两三岁就可以读的儿童读物,译成中文,中国孩子四五年级未必能读——因为认不了那么多汉字。汉字阻碍了教育质量的提高,这是由历史一再证明了的。但是现在有些人却在千方百计地论证汉字的优越性,最有代表性的大概是中国科学院院士杨叔子先生的论断,他说:“科学研究表明,这种文字及以其构成的语言,既能开拓人的左半脑,又能开拓人的右半脑,启迪右脑的原创性功能。”(见杨叔子《国魂凝处是诗魂》)。中国用了几千年汉字,以前还用毛笔写字,按照这种观点来看,中国人的头脑应该最聪明才对,可是美国的超级学者(SuperScholar)网站盘点现今世界上最聪明的10个人,却没有一个是中国人,的确其中有一个华人,但那是澳大利亚籍华裔(http://news.xinhuanet.com/overseas/2012-11/25/c_123998357_6.htm。)而且按照杨先生的论断,中国的教育事业应该发达才对,但事实也恰恰相反。诺贝尔科学奖这么多年评出了那么多得奖科学家,没有一个是中国培养出来的。23位两弹一星功勋奖章获得者中只有3人没有在外国学习过。

  

   汉字从而也妨碍了科技事业的发展。近代科学没有一门是中国发明的。现在中国最先进的科技,如火箭,导弹,卫星,应该说都是在“迎头赶上”,并非创新。中国现在花高薪聘请旅居国外的高精尖科技人才回国——中国的科技事业是靠国外培养的人才支撑的。当然,中国科技事业落后,有好多原因,但是汉字应该是原因之一。就拿化学研究来说吧,请看看鲁迅的说法:

  

“古时候,咱们学化学,在书上很看见许多‘金’旁和非‘金’旁的古怪字,据说是原质名目,偏旁是表明‘金属’或‘非金属’的,那一边大概是译音。但是,鏭,鎴,锡,错,矽,连化学先生也讲得很费力,总须附加道:‘这回是熟悉的悉。这回是休息的息了。这回是常见的锡。’而学生们为要记得符号,仍须另外记住腊丁字。现在渐渐译起有机化学来,(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陈殿兴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汉字拼音化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语言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9714.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