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殿兴:评钱钟书著《围城》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689 次 更新时间:2020-09-05 19:02:18

进入专题: 《围城》  

陈殿兴 (进入专栏)  


评钱钟书著《围城》

                                                                                                                   

陈殿兴


   钱钟书先生的这本小说是我二十多年前在沈阳辽大附近一家小书店买的。

   这本书大家都说好;钱先生是著名的学贯中西的学者;书后的附录说他的夫人杨绛是他这本书的第一读者,杨绛又是我敬仰的一位翻译家,她写的《洗澡》《干校六记》也蜚声文坛;人民文学出版社又是全国最权威的文学出版社:因此,我便毫不犹豫地买了一本,想好好欣赏一下。回家读了几页便放下了,因为书里错别字太多——我多年养成的职业习惯:不能容忍错别字。我怀疑买了本盗版书。这一放便是二十多年。最近因为腰疼,不能干什么,只能躺在沙发上休养。无聊之余,便从书架上抽出来这本《围城》,想看个究竟,结果除了错别字还发现了别的一些问题,彻底改变了我对这本小说的最初看法。我原来怀疑买的是一本盗版书,经过多方查证不是,因此就决定写这篇书评。

  

一、文字错讹特多

  

   钱先生在本书《重印前记》里说“初版时的校读很草率,留下不少字句和标点的脱误”;1981年,他说“本书第二次印刷,我又改了几个错字”;1982年,他说“我乘第三次印刷,修订了一些文字。有两处多年蒙混过去的讹误,是本书的德译者莫妮克博士发觉的”,他还说“为了塞尔王-许来伯的法语译本,我去年在原书里又校正了几处错漏,也修改了几处词句。”从钱先生的这些话里我们可以看出:钱先生一直不断地在改正错漏和讹误,而错漏和讹误却屡次校改都有所发现。这说明了钱先生每次校读都不十分认真,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校读很草率”。人民文学出版社1995年出的这个版本仍然有很多错漏和讹误,下面举几个例子。

   1.母亲在他身上牵了一条皮带,他跑不上三四步就给拉回来。(人民文学出版社1995年版《围城》第3页,以下只注页码)

   “牵”,《现代汉语词典》的解释:拉着使行走或移动。这里应该“拴”。

   2.吾不惜重资,命汝千里负芨。(第7页)

   “芨”应该是“笈”。

   3.方鸿渐到了欧洲,既不钞敦煌卷子,又不妨《永乐大典》。(第9页)

   “妨”应该是“访”。

   4.克莱登法商专门学样函授部。(第10页)

   “样”,应该是“校”。

   5.方鸿渐心中电光瞥过似的,忽然照彻,可是射眼得不敢逼视,周身的血都升上脸来。(第16页)。

   “瞥”,《现代汉语词典》解释是“很快地看一下”。电光有眼吗?说是拟人化吧,后面跟的谓语“照彻”和“射”又不是拟人。根据谓语来看,这里的“瞥”应该是“闪”。“射眼得”应该是“射得眼”。

   6.明天早晨方鸿渐起来,太阳满窗,表上九点多了。(第16页)

   “明天”,在现代汉语里指的是以“今天”为基准,天再次亮起来的一天,后面跟的动词应该是未来时,因为是以今天为基准说的。《围城》里所有的“明天”后面讲的全是过去的事情,动词用的全是过去时。这里的“明天”应该是“第二天”。

   7. 又佩服,又瞧不起,无法表示这种复杂的情绪,便“啐”的一声向痤盂里射出一口浓浓的唾沫。(第24页)

   “痤”应该是“痰”。

   8.那寡妇向李梅亭眼珠一溜,嘴一扯道:“奈先生真是好人!”那女人叫坐在她左边的二十多岁的男人道:“阿福,让这位先生坐。”这男人油头滑面,像浸油的批把核。(第176页)

   这句话里有三个错误。一个是“扯”。《现代汉语词典》的解释:“扯”是“拉”的意思,那寡妇不可能说话时用手拉嘴,这里大概是“咧”——咧嘴。另一个错误是“奈”,“奈先生”看上下文,指的是李梅亭。不知为什么那寡妇管他叫奈先生?“奈”也许是“倷”之误——“倷”是方言里的第二人称代词,即“你”(《现代汉语词典》)。这样就讲得通:你先生真是好人。还有一个错误:“批把”应该是木字旁的“枇杷”。

   9. 大家看了奇怪,李梅亭尤其义愤填胸,背后咕了好一阵。(同上)

   “咕”,《现代汉语词典》的解释是“形容母鸡、斑鸠等的叫声。这里大概应是“咕哝”。

   10. 阿福不顾坟起的脸。(第178页)

   “坟”,《现代汉语词典》的解释是坟墓,是名词,不能当动词用。

   11. 那寡妇远远地望着孙小姐,使她想起牛或马的蹬眼向人请求,因为眼睛就是不会说话的动物的舌头。(同上)

   “蹬”应该是“瞪”。

   12. 吹来灯再睡。(第180页)

   “来”应该是“了”。

   13. 现在把李梅亭熟了给你吃,你也不会嫌了罢。(第183页)

   《现代汉语词典》:“熟”是形容词,不能当及物动词跟“把”连用。这里大概是“煮熟”。

   14.柔喜“啊呀”一声,快起身躲。(第319页)

   喜应该是“嘉”。

   15.她仿佛跟鸿渐抢一条绳子,尽力各拉一头,绳子迸直欲断的时候,她就凑上几步,这绳子又松软下来。(第322页)

   迸应该是“绷”:“绷”是拉紧,“迸”是向外溅出。(《现代汉语词典》)

   16.鸿渐道:“柔嘉道你将来准像你姑母,也会养条狗。唉,像我这个倒霉人,倒应该养条狗。(第323页)

   这句话是鸿渐对柔嘉说的。柔嘉道是衍文(多出来的)。

   17.楣是结了婚的人。(第346页)

   “楣”前面漏了个“辛”。

   18. 怄气辞职只是辞的人亏吃。(第350页

   “亏吃”大概是“吃亏”。

   19. 鸿渐准备赶回家吃饭的,知道饭吃过了,失望中生出一种满意,仿佛这事为自己的怒气筑了牢固的基础,今天的吵架吵得响,沉着脸说:“我又没有亲戚家可以去吃饭,当然没有吃饭”。(第354页)

   “今天的吵架吵得响”,既不承前,也不启后,孤零零插在这里,隔断了前后两个短语的联系,显得多余。

   例1.2.3.4.5.6.7.取自书的前部,例8.9.10.11.12.13.取自书的中部,例14.15. 16.17.18.19.取自书的后部。这样取例的目的是为了做到比较全面,而且可以使读者看到错讹出现的频率——可以看出几页出现几个错漏或讹误。

   为什么会出现这么多错讹呢?这从本书在人民文学出版社重印的过程里可以略窥端倪。

   1979年,钱先生访美,看到夏志清在其英文著作《中国现代小说史》里的高度评价引来英德译本,而且读者很欢迎,受到鼓舞,回国以后便向人民文学出版社小说南组提出重印请求,人民文学出版社同意重印。因为自己手里没书,钱钟书写信托上海《文汇报》的老朋友梅朵找了一本1949年第三版的《围城》,在上面作了些很零碎的文字修改,然后交给人文社据此整理发排。随后,本书编辑江秉祥“将所有旧本的讹误、已改动的地方以及修改意见等一一列表,与已校对过的校样一起送给钱锺书审核。 ”(着重号是笔者加的)。钱先生每次都“很快改定后退还”。(朱明伟《80年代的钱钟书和《围城》重印》,载《博览群书》2016/10)显然,编辑是请钱先生自己改。因此可以断定,书里的错讹是钱先生的草率和编辑的迁就造成的。编辑迁就钱先生,还有一个例证,那就是钱锺书的“锺”,已简化成“钟”,但是钱先生要求保留这个“锺”字,结果编辑也同意了。( 《围城》畅销30年知识分子小说的典范,《新京报》2009/05/17)。

  

二、书名:文不切题

  

   书名“围城”二字来源于书中人物的下面一段对话:

   慎明道:“关于Bertie(罗素——笔者)结婚离婚的事,我也和他谈过。

   他引一句英国古话,说结婚仿佛金漆的鸟笼,笼子外面的鸟想住进去,笼内的鸟想飞出来;所以结而离,离而结,没有了局。”  

   苏小姐道:“法国也有这么一句话。不过,不说是鸟笼,说是被围困的城堡fortress eassiegee,城外的人想冲进去,城里的人想逃出来。鸿渐,是不是?” (第96页)

   书里人物结婚的很多,没有一个想离的,而且方鸿渐还劝禇慎明“别像罗素那样的三四次闹离婚”(同上页)。书里主要人物方鸿渐和孙柔嘉都想结婚,结婚以后直到最后分手五个钟头以前也还想合好。书的末尾说:“‘当、当、当、当、当、当’响了六下。六点钟是五个钟头以前,那时候鸿渐在回家的路上走,蓄心要待柔嘉好,劝他别再为昨天的事弄得夫妇不欢;那时候,柔嘉在家里等鸿渐回家来吃晚饭,希望他会跟姑母和好,到她厂里做事。”

   从书里看不出谁把婚姻看成围城,也没有谁想“冲出去”或“逃出来” ,更没有“结而离、离而结”的。

   那么为什么书名叫“围城”呢?

   只有作者知道。

   杨绛女士在电视连续剧《围城》片头写道:“《围城》的主要内涵是围在城里的人想逃出来,城外的人想冲进去。对婚姻也罢,职业也罢,人生的愿望大都如此。”她根据的大概是本书第五章中的一段话,因为书里只有两次提到“围城”,除了上文引录的那次,就是下边这次:

“你真爱到三闾大学去么?”鸿渐不由惊奇地问,“我佩服你的精神,我不如你。你对结婚和做事,一切比我有信念。我还记得那一次褚慎明还是苏小姐讲的什么 ‘围城’。我近来对人生万事,(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陈殿兴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围城》  

本文责编:sunxuqi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中国现当代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2759.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6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