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勇鹏:统一性、联邦制与美国制度中的“封建性”因素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48 次 更新时间:2019-12-14 10:29:42

进入专题: 统一性   联邦制   美国制度   封建性  

范勇鹏  

   姜义华教授的新著《中华文明的经脉》对中华文明作了宏大而精微的梳理。该书对中华文明的思考触及当前诸多学术焦点,其中之一就是如何看待中国的统一传统。姜义华教授非常正确地指出:“自秦汉以来,政治大一统成为中华文明一个最显著的特征。……它绝非一个短暂的发展阶段,而是整个文明存在和发展的基本诉求和主要支柱。”(1) 然而,这一基本认识,在近二百年来却历经沉浮,至今也未能得到知识界和大众的普遍认可。“近百年来,人们在揭露和抨击封建君主专制制度黑暗统治时,经常漠视传统的政治大一统的历史合理性。在西方民族国家理论与实践的影响下,不少人曾试图将中国传统多民族统一国家改变为单一民族国家,将中国传统单一制国家改组为联邦制国家,将传统集权制改组为分权制,将传统郡县制改组为地方自治制,将大一统精英治国改组为多党或两党竞选治国。可是,一接触中国政治实际,所有这些构想都碰了壁,因为当这些方案付诸实施时,非但没有将中国引向大治,反而一再将中国引向大乱,引发极为激烈的社会政治冲突。”(2)

   诚如姜教授所言,中国在清朝覆亡之后,经历了长期的探索。孙中山曾长期坚持元末起义的狭隘民族主义口号,追求汉地独立。但创立民国后发现中华民族早已多元一体,汉满蒙回藏谁离开谁都无法独荣,于是只好“五族共和”。民国初年曾模仿美国搞联邦制,历次宪法均尝试过与中国统一集权传统背道而驰的方案。(3) 新中国成立,中国才最终回到了走向统一的历史正途。

   制度实验如此,思想潮流亦是。在相当长的时间里,中国知识界对西方的崛起做出了一个简单归因:因其分裂、分权,故其科学、工业、制度得以革新和强盛。严复的“知欧洲分治之所以兴,则知中国一统之所以弱矣”是代表性观点。(4) 虽然政治实验不断证明分之弊端,知识群体中仍存在着一种崇尚西方分裂分权的潜意识。改革开放之后的思想解放给这种潜意识以流向地表的自由空间,其影响萦绕至今。政治哲学多迷恋于王庚武先生所批评之“微型政治传统”(5),政治科学多专注于政治生活中的多元、竞争、分权,用所谓“民主”价值观来“全面否定”中国的大一统。(6)

   宪法学者坚信世界的发展方向是从单一制走向联邦制,(7) 历史学者否定统一是中国历史之常态。(8) 如果说在清季民初梁启超批判中国大一统为“退化之状”,有矫枉过正之良苦用心,今人仍持此说却不能不说是有昧于历史客观规律和日益昭彰的世界发展大势。

   所谓科学,萌于异同。中国历史上的大一统和今日广土众民之规模在世界历史中是如此独特,而欧亚大陆诸文明早期帝国之迅速崩解、长期处于分裂状态,又是如此普遍。(9) 所谓主流政治科学对此却熟视无睹,的确是咄咄怪事。(10) 可喜的是,近年来各领域均有学者意识到统一和规模是讨论一切政治不可离之须臾的变量,并加以严肃对待。将大一统视作因变量者,如姜义华指出其以小农为经济基础,以人本为文化基础,集权为制度基础,以基层自治为社会基础。(11) 赵汀阳基于“天下”概念尝试以哲学演绎的方法发展出解释中国统一、“中原逐鹿”的旋涡模式。(12) 徐勇以“血缘道德”作为解释周王朝开启大规模统一制度的原因。(13) 苏力从法学角度还原中国先民的生存情境和生活智慧,构建起从个人、家庭到国家制度的“宪制”链条。(14)

   从自变量的角度,张维为用统一和规模来解释中国制度的发展逻辑。他从“百国之合”这一基本特性出发,提出了包括超多人口和超大国土在内的“四超”。(15) 他的观点在中国乃至世界产生广泛影响。(16) 林尚立指出了大一统传统在现代中国制度选择和国家组织形态选择中的决定性作用。(17)

   这场辩论仍在进行之中。自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政治学乃至社会科学习惯于以西方的问题为问题,以西方的理论为圭臬,(18) 良久没有出现这种围绕着中国本土命题而从不同学科不同角度展开辩论、并尝试从中提炼出普遍性命题的情形。因而在这场辩论中,不管是正方反方,均为中国学术主体意识和话语能力的提升发挥了积极作用。

  

   一、统一性命题的普遍性

  

   虽然诸多学者关注到中国政治经验中统一性问题的重要性,但是如果仅仅将之视作中国的本土经验、本土知识,则低估了其普遍性。一旦将中国的统一和规模作为政治制度发展的一种理性“趋势”而非“例外”或“问题”,(19) 我们对世界制度史的看法便会发生颠覆性的转变。前人认为中国近代衰落之因,恰恰包含着今日发展奇迹之因;过去所认为的西方兴起的条件,恰恰在今天造成了普遍的政治危机。因而,一些政治学者将“统一性”作为一个重要的政治概念提了出来。(20)

  

   统一性概念对于今天的世界政治有极强的现实性。近年中东地区不断显现“巴尔干化”趋势, 东南欧长期的巴尔干困境尚未有实质性改善,甚至欧美诸国也开始遭遇分裂危机。(21) 以中国为参照系,甚或以中国为方法,我们恰恰可以看到,世界政治中存在的深层危机之一就是统一性缺失。不过,即便是粗浅扫描世界制度的统一之难,也是这样一篇短短笔谈文章无法做到的。故本文谨以美国为主要例子,探讨其实现统一国家制度之艰难,统一性缺失的原因以及其制度中的“封建性”因素,以期启发这方面更加深入广泛的研究讨论。

   关于封建性的讨论,离不开一个知识背景,即中国两千余年的“封建—郡县”之辩。郡县制是中国长期统一的制度基础,相比起封建制度的“封建亲戚”,郡县制与选举、科举制等紧密嵌合,实现了客观化、理性化的国家治理模式。郡县制通过贯通中央和地方的行政制度,实现了信息、人员和物资的纵向与横向流动,极大促进了中国社会的整合,产生了将国家统一与个人道德和事功追求相契合的士人群体,在小农经济海洋中延续着天下情怀。郡县制建立了古代历史上最为高效的政府体系,与其他文明相比,更加接近贾谊所说的“如身之使臂,臂之使指”。顾炎武说“封建之失,其专在下;郡县之失,其专在上”,郡县制固然有其弊端,但毫无疑问的是,它支撑了人类历史上唯一一个走出轴心时代而没有崩溃解体的文明。如柳宗元所说,郡县制“有叛国而无叛郡”,用历史实验证明了自己抵制分裂解体趋势的效力。

   郡县制胜出并非易事,既需要“众建诸侯而少其力”式的高明政治手段,也经历了惨痛的内战、分裂和“五胡乱华”,前后经历600余年方才基本稳定下来。然而,正是郡县之难,成就了中国统一之易。欧亚大陆其他文明,未能克服此“难”,所以被迫不断重复性地选择其“易”,封建制或半封建制不断重现,(22) 造成了统一之“难”。

   近代以来,西方文明孜孜以求的一个梦想就是建立大规模的统一国家。启蒙以来无数思想家设想过统一的方案。(23) 无数领袖和独裁者也都渴望一统欧罗巴。但是封建传统之深厚和郡县制传统之缺乏使之始终未能实现这一梦想。(24) 美国、苏联和欧盟是大规模国家实验的三种主要模式,(25) 它们都选择了不同形式的联邦制作为合众为一的制度方案,当然具体方式包括代议制宪政联邦、苏维埃联邦和基于条约体系的超国家法律共同体。过去我们长期以某种浪漫主义的眼光看待这些伟大实验,但是苏联的命运和美欧今日困境,促使我们不得不严肃反思这些制度中所包含的“未完成性”。本文试图表明,这种未完成性的主要症结,就是其制度中所包含的“封建性”因素。

  

   二、走出中世纪的欧洲民族国家

  

   谈美国之前,首先需要回顾欧洲民族国家实现统一的制度基础。走出中世纪之际,欧洲各国在实现具有中等规模的单一民族国家的过程中,主要产生了两类制度模式:一类是英国和波兰代表的贵族议会模式,一类是启蒙以降借鉴所谓“东方专制主义”而发展的法国和普鲁士所代表的集权专制。(26) 这两套模式之间以战争的形式展开竞争和对话。在西欧,英国议会式借殖民帝国的优势而逐渐胜出,法国长期陷于革命和动荡。在中欧,普鲁士式的集权模式优势渐显,波兰则几至亡国。故西欧走向议会式道路为主,中欧走向集权式道路为主,渐至以莱茵河为界形成两处迥然不同的世界。河西成为自谓的“文明世界”,或德国人眼中庸俗软弱的“物质文明”;而河东被西方视为“野蛮”,德国人则自我标榜为更加高贵的精神性“文化”。(27)

   而历史之吊诡于此处发威:首先,法德之间的地缘安全困境和欧洲的“权力均衡”产生了复杂的联动后果。先是英、俄、普等“神圣”保守势力摒弃制度模式之别,联合围剿法国的共和革命;随后,19世纪“欧洲协调”却在一战后以代议制的基本胜出为结局。这一结局的另一个后果是奥匈、沙俄和奥斯曼土耳其三大传统帝国的解体,留下了大量未纳入政治制度的地理空间和大量“无根之人”。代议制的全面胜出,其实是将欧洲封建传统中的一些要素保留下来,顽固地嵌入资本主义现代政治制度之中(代议制与封建性之关系后文详述)。

   其次,美、俄崛起使欧洲的模式竞争在世界范围重现。美苏的规模也使过去的欧洲制度模式竞争大体失效,因为无论英式代议制还是德式集权官僚制都无法对付如此大规模国家的挑战。三大老牌帝国的崩溃也宣告了旧式“帝国监狱”模式是死路一条。美国基于瑞士等小型联邦国家的经验所开创之大型联邦遂成先例,为苏联以及后来的欧盟所借鉴。

  

   三、美国内战前联邦制的“封建性”

  

   美国建国之时,面临的一个首要问题就是是否和如何在基本没有大规模国家经验的欧洲文明基础上建立一个统一大国。英国式代议制无法解决这一问题,美国人只好采取一种拼接的方式,搭起了一个联邦制框架。(28) 无论法学和政治学理论有多少关于联邦制的精妙理论,也无法掩盖联邦制本质上是一种未完成状态的制度模式。在特殊的地理、资源和国际关系条件下,这种未完成状态能够在一个均衡点附近保持相对稳定,但是一些条件变化会产生重大的制度危机。南北战争是最大的一次爆发,其他小的危机也多次出现,今天的美国又处于走向非均衡的一个危险时期。之所以说美国制度是未完成状态,一个主要原因就是其制度中包含的“封建性”。这种封建性,亦可以中国的封建—郡县之辩为一个参照系加以考察。

   所谓封建,如中国的周制、欧洲和阿拉伯中世纪的封建制以及半采邑性的奥斯曼土耳其蒂玛制和印度伊塔克制。封建制包含有宗法制、裂土分封、人身依附等因素,但是本文仅取其一个机械性定义:即单从制度结构上看,封建制的一个共同的基本特征就是政治权力的分层,中央政府权力只能管辖到紧随其下的层级,而无法直接“穿透”达至社会的基本单位。(29) 中国的先秦封建制是“天子建国,诸侯立家,卿置侧室,大夫有贰宗,士有隶子弟,庶人工商各有分亲,皆有等衰”。欧洲中世纪是“我的附庸的附庸不是我的附庸”。(30)

   从社会性质上,美国显然是现代资本主义社会,与封建社会不可同日而语。但是如果仅从机械结构上看,美国的联邦制却与封建制有不少相似之处。

早在殖民地时期,代表英王的总督名义上是最高权力,实际上主导权却在殖民地中上层阶级组成的地方议会手中。这就埋下了央地抗权,地方寡头掌权的制度基因。早期殖民地细分又有三种类型:其一是公司殖民地,以股份投资的形成产生,但是也需从王室得到特许,故其兼有公司财产和封建领地双重属性;(31) 其二是业主式领地,英国王室将土地封赐给贵族而来,是如假包换的“封建领地”;其三是契约式殖民地,由殖民者之间签订契约而形成,形式上看似乎类似于启蒙哲学家们所讲的“社会契约”,(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统一性   联邦制   美国制度   封建性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学理论与方法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9440.html
文章来源:微信公号: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