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东屏:关于消灭私有制的思考

——三论私有制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554 次 更新时间:2019-08-13 21:29:54

进入专题: 私有制  

韩东屏 (进入专栏)  

  

   内容摘要:在存在私有制的社会尽管实际上也可以消灭一切剥削和剥削阶级,但还是会有贫富差异和贫富阶层。这是否意味还是需要消灭私有制?不是。一个理由是消灭私有制就等于是消灭了最基本的按劳分配,于是人们就会因为“懒汉搭便车”的问题而陷入共同贫穷。另一个理由是生产资料私有制和生活资料私有制密不可分,要想彻底消灭生产资料私有制,还得同时消灭生活资料私有制,而这是无法做到的。那么,是不是当社会生产力发展到了可以按需分配的程度,就可以取消生产资料私有制了?也不是,因为人类社会生产力将来无论多么发达,实际上也无法真正做到按需分配。那么,是不是当劳动成为了“人们生活的第一需要”的时候,具有按劳分配功效的私有制就成为了多余?仍不是。因为能成为生活第一需要的劳动只可能是创造性的劳动,而非创造性的劳动如果没有按劳分配的激励,还是不会有人愿意去干,这就会使整个社会生产的运转发生中断。如果私有制必须永远保留,岂不是我们永远也实现不了共产主义社会了?共产主义社会之所以值得追求,在于我们认为它是最好的社会。但好社会其实不应该从制度维度确定,而应从价值维度确定。“每个人的全面而自由的发展”作为未来社会形式的基本原则,正是马克思为好社会预设的终极价值。因此,不能实现没有私有制的共产主义社会不要紧,只要我们是生活在人的全面自由发展的水平被不断被提高的共发主义社会就行。

   关键词:生产资料私有制、贫富差异、按需分配、社会终极价值、共发主义

  

   “私有制是万恶之源”的说法已经在很多人的心里扎了根,而我已发表的研究成果证明,这其实是一个错误的观念。

   我在《私有制的起源与意义》一文中,论证了生产资料的完全私有制是原始人的一项重大改革和伟大发明,其实质是一种最基本层面的按劳分配制度。这种分配制度一方面在社会内部的人与人之间形成了活得更好的社会竞争,另一方面也建构起了一套鼓励勤劳和惩罚懒惰的制度性社会赏罚机制。这就使得当时的社会生产得到空前的提升,也使人类社会生产力有了可以持续发展的巨大驱动力。[②]我在《不消灭私有制也能彻底消灭剥削》一文中,则是论证了私有制不仅不是产生包括剥削在内的各种罪恶的决定因素或充分条件,而且连必要条件都算不上。所以,在有私有制的社会,不需要消灭私有制,我们也完全可以消除一切罪恶及剥削,其中就包括各种形式的阶级剥削。而一当消灭了阶级剥削,也就意味着我们同时已经消灭了一切剥削阶级。[③]

   不过我也承认,在有生产资料私有制但没有剥削阶级的社会,还是必然会有贫富差异和贫富阶层的存在的。因为生产资料私有制既然是按劳分配,就意味“多劳”的人要比“少劳”或“不劳”的人能得到更多的财富。于是人们之间就有了贫富不等的阶层。

   如是,免不了会有人问:既然不废除生产资料私有制最多只能消除剥削和剥削阶级,而不能消除贫富层级,那我们为何不来个釜底抽薪,通过废除生产资料私有制,将这个导致贫富差异和贫富阶层的社会根源也连根拔掉,从而实现普天下的“均贫富”,亦即人人平等的共同富裕?

   这是由于私有制不仅不需要被消灭,而且也不可以和不应该被消灭。

   1、私有制不可被消灭的两个理由

   在回答为什么不可以消灭私有制的问题之前,有必要先申明一下我这里所说的“私有制”的概念。它不是指可以让少数人或某个特殊利益集团垄断社会中的所有生产资料而绝大多数人对生产资料一无所有的制度安排及其状况,而是指每个人都可以拥有一定的生产资料的制度安排。这样的生产资料私有制,也就是现代经济学所讲的“个人产权制度”。

   这样的生产资料所有制之所以不可以被消灭,其答案其实已存在于前面提到的两篇文章所叙述的道理中。这就是,消灭私有制,就是消灭最基本的按劳分配,就是消灭生产竞争和活得更好的竞争,而它们恰好都是社会生产和社会发展的巨大引擎。因而一旦私有制被消灭,我们就将重新面临原始人和计划经济时期都曾遇到而无法解决的“懒汉搭便车问题”,就将重新承受劳动效率低下、社会生产乏力的困扰而不得不日益共同贫困。

   这样,我们便面临一个重大的社会选择:是要没有生产资料私有制的共同贫困,还是要有生产资料私有制的有贫有富?

   在任何一个由人民当家作主的民主社会,经过理性的考虑,想必那里的绝大多数人都会选择后者而不是前者。因为只要没有剥削,贫富差异就是按劳分配和正当竞争的结果。这个结果没有什么好指责的,就像没人会去指责竞技体育的有胜有负以及从中胜出的体育冠军一样,凭自己的勤劳和智慧而赢得竞争及更多财富的富人也不会遭到穷人的羡慕嫉妒恨。因此,这种由按劳分配所导致的财富不平等,实际上并不能叫“罪恶”,否则就等于说按劳分配是罪恶,也不能叫“不平等”或“不公正”。因为如果社会财富完全不按劳分配,而是按人头平均分配,岂不是对“不劳”或“少劳”者的偏袒和对“多劳者”的歧视与剥夺?因此所谓“没有贫富差异的平等”其实也必然是一种不平等和不公正。此其一。

   其二,这里所说的贫富差异中的“贫”,已是相对意义的贫穷,而不是绝对意义的贫穷。由于按劳分配和社会竞争会推动社会生产的不断增长和社会财富总量的不断增大,于是社会可用于再分配的财富也会越来越多。因而该社会的所谓穷人,只是比该社会的富人贫穷而已,而与自己以往相比,则不是越来越贫穷,而是越来越富有。当代民主国家的经验已经表明,在按劳分配基础上被日益做大的社会财富“大蛋糕”,的确可以被具有“劫富济贫”色彩的社会高福利制度安排进行切割和再分配,从而使这个社会中最穷的穷人也能拥有体面而有尊严的生活。相反,那种消除生产资料私有制所必然导致的共同贫穷,才是绝对贫穷,即所有人相对自己以往都越来越穷。因为如果没有生产资料私有制,就等于失去了最基本层面的按劳分配,同时企业产权也会变得模糊不清,或者是企业的所有者也就是“全民”不能实际到位,或者是即便全民有代表来企业到位也难以成为真正有责任心的经营者不说,搞不好还会成为利用代理权来损公肥私的攫利者,诚如当年国企改革时所出现的“穷庙富方丈”现象。这样,整个社会生产力的效率势必就会不断下降,可供社会分配的财富就会越来越少,人们就会越来越穷。

   由上可知,所谓“有私有制的有富有贫”,其实只是相对意义的有富有贫,而实际上则是不断地共同富裕。尽管这种共同富裕中还存在差异,却只是富与富在量上的差异,而不是富与贫的质差。相反,所谓“没有私有制的共同贫穷”,则是绝对意义上的共同贫穷,并且还是没有差异的共同的越来越穷。两相对照,显然是前一种选择要大大地优于后一种选择。这就说明,消灭私有制是不可取的选择。

   除了上述理由,不可消灭生产资料私有制的道理还在于生产资料私有制和生活资料私有制的密不可分,要想彻底消灭生产资料私有制,还得同时消灭生活资料私有制,也就是要消灭一切个人产权制度,彻底取消个人的一切资产、物品和消费品。而这其实是根本办不到的。首先,这会造成消费品使用的混乱。因为当你穿的衣服、吃的食物、用的家具都不属于你,其他任何人也都可以任意拿来穿、拿来吃和拿来用时,混乱乃至争执、冲突势必随之发生。其次,会造成消费品的巨大浪费。因为既然什么东西都不属于我,最多只是极其偶尔和暂时地出现在我这儿,我就不会把它们当回事,更谈不上珍惜它们。最后,更为重要的是,如果个人在生活资料上也没有任何属于自己的东西,那他们就是注定的一无所有,从而彻底丧失创造和生产的积极性。因为我创造或生产得再多,也不会让我自己增加什么,这就与我不进行任何创造或生产的结果是完全一样的。既如此,我何必耗神费力地做这些事情?

   接下来的问题是:如果可以承认生活资料私有制是不可消灭的。那么,凭什么说不同时消灭生活资料私有制,就连生产资料私有制也消灭不了?

   这是因为,用于生活的资产和用于生产的资产并没有本质的不同和严格的界限,如个人的积蓄就既可以用于自己的生活消费,也可以作为资本投入生产领域,而一旦个人做出了后一种选择,其生活资产就变成了生产的资本亦即生产资料,结果实际上还是会出现生产资料的私人所有。除非我们制定一个制度来禁绝一切私人积蓄进入生产领域。可这样一来,大量本可用于社会再生产的资金就无法再流入生产领域。于是要不了多久,社会就不仅会缺乏足够的资金用于扩大社会再生产,而且连维持原有的生产规模都难。而且即便社会的人口总数是不增长的,供不应求的短缺经济乃至越来越穷的经济危机还是会重现。这时,社会虽然还是没有生产资料私有制而有生活资料私有制的状况,但又会有谁喜欢这样的社会状况?任何一种制度的本身都不是目的,而总是服务于一定目的的手段。所以没有谁会为了没有生产资料私有制的制度安排,而甘愿忍受生产乏力所导致的穷困潦倒。

   也许有人会说,可以由国家银行将个人积蓄统一而有计划地投入生产领域,以此化解扩大社会再生产资金不足的问题,这就可以防止个人生活资料转变为私人生产资料。可是,只要银行给个人存款即积蓄付息,那个人积蓄事实上还是成了生产资本。而如果银行为了免于个人积蓄变成生产资本而不给个人积蓄付息,又有谁会将钱存入银行?于是个人的积蓄还是无法进入生产领域。不难想象,在实行生活资料私有制和生产资料公有制的社会,如果还在生产劳动计时或计件的层面存在一定程度的按劳分配,就像我国开始进行经济改革但还没有进行产权改革即生产资料所有制改革的那段时间的情况一样,那么个人会拥有逐渐增多的财产应该是可能的,因任何人这时只要肯多工作并不过度地消费,或者没有多工作但节约生活开支,他的财产就都会有一定程度的累增。而社会将这些总量巨大的个人资产与社会生产永远相隔绝的结果,自然只能如上所言,社会用于社会再生产的资本越来越少,以致最后连简单再生产都不能维持。

   至此可知,只要还有生活资料的私有制,就等于也存在生产资料的私有制。而任何试图彻底切断生活资料向生产资料转化的举措,都势必导致社会生产规模萎缩,人们过得越来越差。所以,只要社会还需要发展社会生产,以使人们过得越来越好,就不可以取消生产资料私有制。

   2、对一种可能的反驳的否证

   或有人道:在目前条件下我们也许是不可以取消生产资料私有制,但当社会生产力发展到可以使社会财富充分涌流的非常发达的程度,即发展到可以实现马克思所说的“各尽所能,按需分配”的时候,[④]个人拥有生产资料和实行生产资料私有制就再没有必要了。因为这时每个人都是需求什么就有什么,完全无需自己掌握任何生产资料。

   如果社会生产力确实能发展的到“各尽所能,按需分配”的程度,那么,也就确实不必再保留生产资料私有制。只是我对这种乐观的论断深感怀疑,并有两个方面的足够论据表明,人类社会生产力将来无论多么发达,实际上也无法真正做到按需分配。

一方面,人的需求是无限的。或者说,人对生活质量或活得更好的追求是没有封顶上限的,而社会生产的能力及产品总是有限的,而且在任何时代、任何地域能被人实际利用来生产各种产品的大多数自然资源也是有限的,所以再发达的社会生产力,也不可能完全满足人们的需求。不仅以珍稀自然资源为原料的产品不能做到人人想要都有份儿,而且那些刚刚被发明创造出来且成本不菲的新产品,在未能降低成本或大规模批量生产之前,也不可能立马做到人人想要就人人都有份儿的程度。而这两种无法按需分配的情况,显然不属于极其偶尔才会出现的个别情况,而是在任何时候都或多或少会存在的普遍常态。(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韩东屏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私有制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马克思主义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766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