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东屏:私有制的起源与意义

——生产资料私有制:原始人的重大改革与伟大发明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225 次 更新时间:2016-12-02 14:55:02

进入专题: 生产资料   私有制  

韩东屏 (进入专栏)  

  

   摘要:私有制不是为了制造“万恶”而被发明的,而是出自生活和生产的需要。尤其是不仅包括生产工具,也包括生产对象的整体生产资料的私有制,更是原始人的一项重大改革和伟大发明,它本质上属于一种最基本的按劳分配,能持续推动社会生产的发展。同时,生产资料私有制也在社会之内开启了人与人之间活得更好的竞争,而这种竞争也是推动整个社会不断发展的巨大引擎。虽然私有制被很多人认为是导致阶级剥削和其他诸多罪恶产生的“万恶之源”,但其实它不仅不是产生这些罪恶的充要条件,而且连必要条件都算不上。所以,私有制不仅不用被消灭,也不应该被消灭,除非我们宁愿再次承受社会生产和社会发展的停滞或倒退。

  

   关键词:私有制、生活资料私有制、生产资料私有制、集体劳动、改革。

  

   我将对私有制的起源给出不同于以往的回答,而这个不同的回答,也将意味着我对私有制作出不同于以往的评价。

  

   1、对通行回答的质疑

  

   被柏拉图、卢梭、莫尔等不少思想家乃至历史唯物主义说成是“万恶之源”的私有制,是在什么时候出现的?

  

   是在原始社会。这一点无人置疑。

  

   问题是:它是在原始社会的哪个时期出现的?为什么在实行财产共有,共同生产,集体劳动和平均分配的社会制度的原始社会,竟然又会产生出与这些社会制度完全相悖的罪恶的私有制?促成它出现的条件和原因又是什么?

  

   恩格斯在《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一书中认为,私有制是随着“使经常性的交换成为可能”的第一次社会大分工,即“游牧部落从其余的野蛮人群中分离出来”之后出现的。[1]但是,他同时也坦承:“至于畜群怎样并且在什么时候从部落或氏族的共同占有变为各个家庭家长的财产,我们至今还不得而知。”[2]这就是说,恩格斯在此给出的只是私有制产生的时代背景条件,而没有关于私有制产生的原因和具体过程的解释。

  

   而我国的历史唯物主义者则根据自己对此书的解读,并结合马克思恩格斯的其他相关论述,形成了这样的通行回答:私有制是在原始社会晚期,由于生产力的发展,特别是金属工具的出现和剩余产品的出现,推动了社会劳动大分工的出现和个体生产的出现而诞生的。因为社会大分工引出的商品交换,使得代表氏族或部落进行剩余产品交换的首领可以假公济私,把交换所得的剩余产品据为己有;而个体生产即个体劳动和个人经营的出现,则使生产资料和生产品逐渐变为个人私有财产。[3]

  

   但这样的说法很难令人信服,有倒果为因的错误。

  

   首先,如果这时还没有个体家庭和个体家庭私产,即如果还没有私有制,首领怎么会有将交换所得据为己有的必要?他又能将这些不义之财藏匿于何处?且不说去进行大宗物物交换的人也不可能是只有首领一个,也不说当时只有德性高尚、办事公道的人才可能被选为首领。事实上,这时是已有个体家庭和家庭私产的,所以至少已有生活资料的家庭私有制。这就是说,在社会大分工和商品交换出现之前,已有私有制存在。

  

   其次,如果事先没有个体生产的产品归个人所有的私有制规定,即使随着金属工具的出现,个体生产和以单个家庭为单位进行生产成为可能,谁又愿意去进行个体劳动和个体家庭的生产经营?或者,即使有愿意去的,恐怕也不会好好地劳动,好好地经营。因为他所生产的产品既然不归自己和自己的家庭所有,那干好干坏又有什么区别?因而即便在私有制之前偶尔有个体生产出现,也不可能持久或固定化,更不可能普遍化。因此,所谓导致私有制产生的个体生产或个体家庭生产经营,不可能普遍存在于还没有私有制的时候;相反,普遍的个体生产和个体家庭生产经营只能出现于有了产品私有制之后。

  

   综上可知,在国内理论界广泛流行的私有制起源论是经不起推敲和不可取的。

  

   2、私有制的出现与发展过程

  

   实际上,私有制的出现应该比上述通行说法要早得多,而且它的出现也不需要那么多和那么复杂的前提条件。

  

   私有制可以定义为哪些资源或物品可以归个人所有的正式规定。如是,一旦有了私有物或物品的私有化,也就有了私有制。只不过物品的私有化,有一个从无到有、从少到多的过程。相应地,私有制也有一个从简单到丰富、从片面到全面的过程。

  

   按照这样的理解,应该是自从有了由人专门制造的非一次性耐用劳动工具之时,就有了私有制,其具体时间可以上溯至有石斧、石刀和其他石器的旧石器时代的早期,其内容是关于劳动工具归工具的制造者拥有和使用的规定。这一规定的出现有其必然性,而这种必然性又是由其必要性构成的。其一,如果没有这样的规定,在大家准备拿工具开始集体劳动时很容易造成混乱与纠纷。因为这些由不同人制造的工具,存在技术和做工方面的差异,有的好用,有的不太好用,由于每个人都愿意用更好用的工具,这就难免会发生无序的争抢和僵持不下的争执。其二,如果没有这样的规定,每个工具都是随机地被个人使用,人们在使用工具时就不会爱惜工具,结果势必大大折损工具的使用寿命。其三,如果没有这样的规定,也就不会有人愿意利用空闲时间主动去制造工具,更不会去想方设法发明新的工具。当然,实际的情况更可能是,原始人一开始就对“谁制造工具就拥有该工具”这一点没有任何疑问和异议。由于这时的工具简陋,绝大多数工具都能由个人单独制造,个人就成为了工具的所有者,除非后来在中、新石器时代出现的那些必须靠集体协作才能制成的较为大型或较为复杂的工具,如独木舟、弓箭之类,在还不够人手一件的情况下,才会暂时属于共同所有。

  

   接着被私有化的物品,是稍后被人类发明并用劳动工具制作出来的遮体衣物、鞋帽、身首饰品、饭碗、容器等非食物类的生活资料,亦即生活用品。于是,私有制就又有了关于耐用生活资料归个人所有的规定。这个规定的必要性,与劳动工具需要归个人所有的必要性的前两条一样,也是为了避免矛盾、纠纷的发生和延长这些生活用品的使用寿命。当氏族社会从母系氏族公社进入父系氏族公社并形成对偶婚家庭或个体家庭以后,生活资料私有制所包括的物品的种类越来越多,分给个体家庭的房屋、食物、家用陶器和各家自己打造的各种家庭用具,也成为当时社会制度认可的私人财产。

  

   关于物品私有化是从工具开始继而发生于生活用品的观点,在马克思和恩格斯那里其实也有表露,马克思说:“武器和衣服最早成为私有财产的对象。”[4]恩格斯说:在氏族社会,“男女分别是自己所制造的和所使用的工具的所有者,男子是武器、渔猎用具的所有者,女子是家庭用具的所有者。”[5]

  

   在原始社会,最后私有化的是土地、牲畜之类劳动对象或生产对象,这样私有制又有了关于劳动对象类的生产资料归个人家庭所有的规定。它的一般性内容,是将原属原始共同体公有的土地或牲畜分归各个个体家庭所有,由个体家庭经营,其产出也归个体家庭所有。出台这个规定的动因,并不是有人想趁机多分得财产,因为在人人平等的原始民主社会,若要分公共财产,就只可能是平等地分,而不可能是不平等地分。也不可能是出于某些人想在将来成为“人上人”和剥削者的深谋远虑,因为在人人平等的民主社会,人们根本不可能产生这样的不平等意识,何况即使有此超前想象,谁又能担保他自己在将来不是被剥削者?

  

   3、生产资料私有化的成因与条件

  

   为什么劳动对象也会私有化?我认为,劳动对象私有化的真正动因可用一言概之,这就是为了解决当时人们普遍缺乏生产积极性的问题。也可说,是为了解决当时的社会生产日益乏力而难以满足人们的基本需要的问题。

  

   其中道理,需从集体劳动这种当时人们共同生产的劳动方式、也是原始社会自诞生以来就一直在持续实行的劳动方式说起。原始社会首先采取集体劳动的方式绝非偶然。原始人最初的生产是狩猎和采集。显然,在只有石斧、木棍等极其简陋的狩猎工具的情况下,狩猎只有采取集体出动、共同围猎的方式,才有可能对付大型猛兽和猎取更多猎物。因而狩猎采取集体劳动的方式,乃是为了保障狩猎的成功和产生更高的生产效率。不过,采集实行集体劳动的方式倒不是为了提高生产效率(鉴于采集的特点,集体采集实际上并不会比分散采集有更高的生产效率),而是出于安全的考虑。因为在野兽随时出没的山林中采集野生食物,只有采取集体出动、一起采集的方式才有安全感,才可以对付突然来袭的野兽。在狩猎和采集之后出现的畜牧业和种植业,出于业已形成的习惯,并且至少最初也存在同样的安全问题,于是也就自然而然地沿袭了传统的集体劳动的方式。

  

   集体出动、一起劳作作为原始人共同而固定的劳动方式,虽然具有安全性,并能在狩猎中提高劳动生产效率,但它也潜藏着一个严重的弊端,这就是很容易让想偷懒的人用“出工不出力”的方法钻空子、搭便车。特别是由于当时实行的劳动产品平均分配的方式,在分配劳动产品于每个人时,是不考虑个人干多干少、干好干坏甚至干与不干的问题的。这就等于当时的社会赏罚机制不仅不惩罚懒汉,反而是鼓励懒汉——虽未出力出汗,但得到的劳动产品却一点儿也不比别人少。正因如此,在当时的社会约束条件下,“出工不出力”的懒汉做法,对有自利本性的个人来说,就是只有好处而没有任何风险或成本的利益最大化选择。而这个秘密一旦被某个想偷懒的人首先发现而加以运用,其中的奥妙自然就会被其他人看破并跟着仿效。仿效的人中,有的也是因为想偷懒而有意仿效,有的则是因为多干没有任何好处而无奈仿效。于是,这样的搭便车做法就逐渐蔓延开来,变成越来越普遍的做法,从而使原始社会的整体劳动生产率即便不是下降,也是停滞不前,以致社会生产难以满足人们的基本需要,特别是在人口日益增多的情况下,这种危机日甚一日。面对这种如此严峻的社会问题或曰经济危机,原始人自然要想方设法加以补救。而土地和牲畜等劳动对象的私有制,就是为了解决这个问题被发明的。

  

劳动对象的私有制加上先前已有的生产工具的私有制,(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韩东屏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生产资料   私有制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马克思主义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2359.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36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