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东屏:消灭剥削无关私有制

——兼及对马克思剩余价值理论和利润构成理论的修正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80 次 更新时间:2016-12-07 10:51:13

进入专题: 私有制   马克思主义   剩余价值  

韩东屏  

  

   内容提要:现在允许私有制存在,并不意味必然要以默认剥削为代价。剥削应定义为单方决定交易而获超等价交换之利。单方决定交易有三种形式,每一种都有一定的强迫性。本应是平等的交易之所以会出现单方决定的情况,乃是交易中的一方动用了自己拥有而另一方没有的优势。这种优势大致有五个来源。从剥削的直接标的来说,剥削只有两类,即标的为剩余劳动的剥削和标的为钱物的剥削。既然所有剥削都是由单方决定交易造成的,那么,不仅消灭以钱物为标的的剥削不需要消灭私有制,而且消灭以剩余劳动为标的的剥削也不需要消灭私有制。其基本方法就是针对各种单方决定交易的优势来对症下药。在消灭资本对剩余劳动的剥削中,应也允许资产有所收益。因为利润并非仅由劳动者的剩余价值构成,而是由所有参与生产过程的人所付出的剩余劳动共同构成,其中就包括已固化在资产中的剩余劳动。所以,只要给各种剩余劳动分配的利润比例是恰当的,就不存在任何剥削。因而所谓“按生产要素分配”其实仍是按劳分配。总之,消灭剥削与私有制无关,在不消灭生产资料私有制的前提下,也完全能消灭所有的剥削和剥削阶级。

  

   关键词:生产资料私有制、剥削、单方决定交易、剥削标的、剩余劳动、资产收益。

  

   我们正面临一个巨大的困顿:一方面,人类及我们的经验已经证明,在没有个体产权制度亦即生产资料私有制的社会中,很难形成有效率的社会生产。另一方面,马克思主义告诉我们,要想消灭剥削,必须首先铲除私有制,所以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宣布:“共产党人可以把自己的理论概括为一句话:消灭私有制。”[1]这就是说,有效率的生产与消除剥削是不可能兼得的。

  

   那么,我们究竟是要有私有制同时也有剥削的高效率的社会生产,还是要没有私有制同时也没有剥削的低效率的社会生产?由于我国目前已经允许个体产权的存在,在一定程度上承认了生产资料私有制的合法性,这就等于我们是在两难困境中做了前一种选择,即为了社会生产的高效率,默认了剥削的存在与合法性。

  

   但是,事情其实并不是这样的,两难困境只是一种理论迷思。虽说饱受现代人诟病和批判的阶级及阶级剥削,被认为是在有了生产资料私有制之后才出现的。不过这并不等于说,有私有制就必然会有剥削。

  

   1、剥削的本质与界定

  

   如果剥削不是私有制的必然产物,那剥削又是怎么产生的?

  

   这需要从弄清剥削的含义说起。

  

   剥削,似乎是个易于理解、连常人都不会用错地方的概念。但在理论上,迄今仍是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据鲁克俭先生统计概括,当代西方理论界对剥削的界定有11种之多。我仔细研究了一下,这些界定都存在这样或那样的问题:有的过大,如“剥削意味着一个人为了自己的利益或为达到自己的目的而仅仅工具性地、伤害性地利用别人或其能力”、如剥削是“把某人当作工具,利用乃至损害某人以促进自己的善”,如剥削是某些人把另些人用作工具或资源;而对他们造成了严重伤害;而某些人却由此获得了好处。按照此类剥削定义,一些明显不属于剥削的事情也将成为剥削,比如通过嘲笑他人以获得自己心情的愉悦。有的含糊不清,没说到位,如剥削是“将对方的某些特性或所处环境的特点转化成自己的优势而获得利润或收益”这个定义中的“某些特性”和“环境的特点”的说法,就让人不知所云。有的界定不合逻辑,如“剥削是指剥削者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而利用被剥削者的缺点或脆弱性”、剥削是“被剥削方的所得少于剥削方,而剥削方在损害被剥削方的情况下景况变好”、“剥削指的是对被剥削者来说不存在合理合适的其他选择,而且从交易中得到的好处不足以补偿他支付的价格”之类的界定就是如此,因为“剥削”和“被剥削”等概念出现在“剥削”的定义语中明显不妥,属于犯了循环定义的错误。有的跑题,一看就知道根本算不上是对剥削的定义,如“剥削是指违反了保护弱者这一道德规范的错误行为”,又如“说一方是剥削的,必定是他创造出或利用了另一方某些明显的心理弱点,从而干扰了另一方有效推理的能力”。[2]有的偏窄,如“剥削可以被看作是没有为劳动的边际产品付酬”、如剥削是“未付报酬劳动被有组织地从一个阶级那里强行取走而由另一个阶级来支配”。说这类界定偏窄的道理,与下面分析另一种剥削定义之不足的道理相同。

  

   马克思和恩格斯生前经常强烈谴责剥削,却没有明确定义过剥削。国内学者则根据马克思对资本家如何剥削工人剩余价值的理论,将剥削普遍地解说为:“社会上一部分人或集团凭借他们对生产资料的垄断,无偿地占有另一部分人或集团的剩余劳动,甚至一部分必要劳动。”[3]但这种界定或类似的略有出入的其他界定,其实只是对一种剥削现象的描述,显得过于狭隘。试想,强买强卖的欺行霸市者和强制收取保护费的“地头蛇”倒是什么生产资料也没有,可他们所干的,难道不是剥削的勾当?还有,人类历史上,以往和现在都有的巧立名目甚至不立任何名目地利用公共管理权力向民众强行征收大量税赋、费用、徭役而为自己所用的官府和官员,难道干的也不是剥削之事?何况,如果此种剥削定义是正确的,那么,生产资料私有制反而恰恰不可能是导致剥削的根源。因为事实上,人类历史上最早出现的剥削,即对战俘奴隶的剥削,就的确与生产资料私有制无关。因为战俘并不是因为没有生产资料而成为奴隶,而是因为是战俘才成为奴隶的。确切说,是因为当时的社会有了一个让战俘做奴隶的统一正式规定之后,战俘才成为奴隶的。而且这时的社会,还极有可能是仍在实行生产资料公有制而没有实行生产资料私有制的早中期原始社会。如果确实是这样,那么,剥削战俘奴隶的就不是什么奴隶主,而是这个社会的所有人或所有正式成员。这时他们还没形成个体家庭,所以对众多战俘奴隶只能采取统一监管,统一强迫劳动的奴役方式。

  

   一个开端为人人平等的原始民主社会,为什么竟会设计出一种人剥削人的制度安排?这是因为原始人不把战俘当人看。原始时代不同氏族或部落之间为争夺地盘和自然资源经常发生惨烈的战争,相互为敌。敌人在原始人眼里如同猛兽,猛兽与人是你死我活的关系,来不得一点怜悯与仁慈,因而敌人即使被俘虏,也是异类,也不是自己人,甚至连人也不是,根本不配纳为社会正式成员,更谈不上拥有民主议事权。所以起初原始人对战俘都是杀无赦,现在改为赦其不死做奴隶,实在已是对“敌人”观念的一大改进和对敌人的极大开恩。同时,这种让战俘作奴隶的制度安排也是当时人智慧的一个体现,有更重大的现实意义,这就是它不仅可以在以后的战争中,减弱敌方殊死抵抗、宁死不降的决心和意志,而且还可以为己方的社会生产平添大量有生力量。

  

   诚然,最初的剥削与生产资料私有制无关,不等于以后出现的其他剥削也与生产资料私有制无关。事实上也的确是有关,因为如果没有私有制,接着就不会再有债务奴隶的出现。债务奴隶并不是来自外社会的战俘,而是本社会内因为欠了别人的债,无力偿还而不得不以身抵债的人。这种情况显然要以个体产权制度或私有制为前提。

  

   尽管债务奴隶的出现过程可以追踪到生产资料私有制,但这仍不意味着有生产资料私有制就必有剥削,生产资料私有制就是产生剥削的根源或决定因素。为了彻底说清这个问题,现在还是有必要回过头来继续探讨剥削究竟是什么所指,免得我们因对剥削的说法不同而对问题给出不同的回答,引发不必要的争辩。

  

   关于剥削,首先可以宽泛并无人置疑地说,剥削是一种不当获利。这个说法意味着,剥削不是唯一的不当获利,也不是全部的不当获利,而只是不当获利之一种。进而,剥削作为不当获利的一种,应仅指交易中的不当获利。这样,我们就可以将偷盗、抢劫、侵占、掠夺和贪污等明显不宜称为剥削的其他不当获利方式排除在剥削的外延之外。同时,将剥削限定在交易的范围,也符合剥削所具有的隐蔽性特点,这就是借助“交易”之名,掩盖不当获利之实,使被剥削者往往还意识不到自己已被剥削。而“不当获利”中的“不当”,只能是指伦理意义或道德层面的不当,而不是制度意义或制度层面的不当。否则,我们就要承认那些合乎各个时代的社会制度的奴隶主剥削奴隶、地主剥削农民和资本家剥削工人,统统都有道德正当性。问题是道德意义上的“不当”又该如何解释和怎么确定?交易是分属两个不同主体的不同资源在相互知道情况下的交互转移易主,具有主体间性、知情性、交互性和互补性的特征。主体间性指交易只能发生在不同主体之间;知情性指交易双方都知道交易的内容、程序、价格等相关信息;交互性指交易双方要相互给出分属自己的资源;互补性是指交易双方经交易都会得到自己所匮乏所想要的东西。互补性相对更重要,没有这一点,交易无从发生。据此,交易也可简单地表述为具有互补性的交换。在实际交易中,交易结果会存在两种情况,一是等价交换,一是不等价交换。显然,符合道德的正当交换或公平交换,只可能是等价交换而不可能是不等价交换。所以,道德意义的“不当”,在交易中就体现为交易不等价,也就是交易不公平,即交易中本应属于某一方的交换利益被另一方无偿地占去若干甚至大部分或全部。

  

   由于这种不等价或不公平的交换,只可能是单方决定交易而不可能是双方协商交易的必然结果,因而剥削的本质和定义,就是单方决定交易而获超等价交换之利。其中,单方决定交易者是剥削者,被单方决定交易的另一方是被剥削者;获超等价交换之利是剥削者的目的,单方决定交易则是剥削者获超等价交换之利的手段和方式。所以,交易中的剥削全都是由单方决定交易造成的;所以,凡是单方决定的交易,都有或多或少的剥削;所以,单方决定交易,就是判定交易中有没有剥削的明确标准。

  

   2、剥削的种类、特征与起因

  

单方决定交易有多种形式,包括单方决定交易的发生、单方决定交易的规则和单方决定交易的价格。这三种形式的单方决定交易,都可以是导致剥削的原因,只不过有时它们是一起出现导致剥削的发生,有时是不在一起出现也导致剥削的发生。是故现实中,有的剥削是被全部三种形式的单方决定共同导致的,有的剥削是被两种形式的单方决定共同导致的,有的剥削则只是被一种形式的单方决定导致的。属于第一种情形的,如原始社会将战俘变成奴隶的剥削,如很多时代很多社会都存在的强行收取保护费的剥削,如有的社会偶尔出现的强制他人充当“黑劳工”的剥削和绑票式的敲诈勒索的剥削,它们都是由单方决定交易发生、单方决定交易规则和单方决定交易价格一起导致的;属于第二种情形的,如同样在很多时代很多社会都存在的强买强卖的剥削和强行收税的剥削(指以提供公共服务之名而未经全体纳税人同意就开始征税或开征新的税种),就都是由单方决定交易发生和单方决定交易价格这两个因素导致的;属于第三种情形的,如地主剥削佃户和雇农、资本家剥削工人、物品价格垄断者剥削购买者、行政批准权行使者剥削申请批准者,均是由单方决定交易价格的因素导致的;而当代发达国家对不发达国家在国际贸易中的剥削、美国利用美元优势如通过滥印美元而对其他国家的剥削,也属于这种情形,(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私有制   马克思主义   剩余价值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马克思主义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2441.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