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予加:澳大利亚对“一带一路”倡议的态度及原因探析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482 次 更新时间:2019-07-19 07:18:26

进入专题: 澳大利亚   一带一路  

沈予加  

   内容提要:中国提出“一带一路”倡议后,受到国际社会的广泛支持,大洋洲地区各国反应热烈,新西兰、巴布亚新几内亚等已先后与中国签订“一带一路”倡议合作谅解备忘录。澳大利亚既是美国在亚太地区最重要的盟友之一,也是“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南线地区的重要区域大国,却在对待“一带一路”倡议上迟疑不决。澳大利亚国内对于是否积极响应“一带一路”倡议存在较大分歧,一方面,有分析认为这能为澳大利亚带来新的经济利益,不能错失这个重要商机;另一方面,不少分析认为这是中国在亚太地区的重大战略布局,是对美国在亚太区域主导权的挑战,如果澳方积极响应,将进一步挤压美国的战略空间,作为长期依靠美国提供安全保障的澳大利亚,应该审慎地把握加入以后带来的战略后果。基于澳大利亚的这一反应及其背后的复杂原因,中国化解澳大利亚疑虑的基本思路应为:以“命运共同体”为纲领,力求融入现行的国际规范,在一定程度上遵守现有的地区秩序,尊重澳大利亚在大洋洲地区秩序的角色,使“亲诚惠容”原则与中澳关系相交融。

   关 键 词:“一带一路”倡议  澳大利亚  周边外交  命运共同体  the Belt and Road Initiative  Australia  neighborhood diplomacy  a community of shared future for mankind

  

   沈予加:“澳大利亚对‘一带一路’倡议的态度及原因探析”,《太平洋学报》,2018年第8期,第87-98页。

   SHEN Yujia,“Australia's Attitude towards the Belt and Road Initiative and Its Reasons”,Pacific Journal,Vol.26,No.8,2018,pp.87-98.

   修订日期:2018-03-12。

  

   2015年11月,习近平主席同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在土耳其会面时提出,中澳同处亚太地区,两国拥有重要共同利益和广阔合作空间;中国愿同澳方在互信互利基础上,深化各领域友好交流和务实合作,推进“一带一路”倡议同澳方“北部大开发”计划对接。①2016年初,澳总理特恩布尔受邀访问中国,习近平主席在双方会面时再次提出希望双方做好中方“一带一路”倡议同澳方“北部大开发”计划、中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同澳方“国家创新与科学议程”的对接。②2017年3月初,李克强总理的大洋洲之行,中澳两国在经贸等问题上达成共识,但备受瞩目的中澳“一带一路”合作谅解备忘录却并未签订。③目前,澳大利亚同中国在“一带一路”倡议框架的合作仅限于中澳企业能够在第三方国家合作。2017年11月,澳大利亚时隔十四年再次发布《外交白皮书》,白皮书仅提及该倡议一次。④2018年2月18日,澳方媒体发布消息透露,特恩布尔将同美国总统特朗普商讨构建“一带一路”倡议的替代选择。⑤2018年7月11日,中国驻澳大利亚大使成竞业在澳大利亚北领地首府达尔文参加活动时发表演讲,号召澳大利亚同中国签订“一带一路”倡议合作备忘录,但澳大利亚外交部却展示出对倡议的顾虑态度。⑥澳大利亚对“一带一路”倡议防备、犹豫的态度可见一斑。

  

   一、问题的提出

  

   澳大利亚是亚太地区重要的区域大国。一方面,它是美国在南太平洋地区最重要的军事盟友,作为美国同盟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是观察美国在亚太区域影响力的重要介质。另一方面,澳大利亚在南太平洋地区和东南亚地区都有较强的影响力,而这两个区域是“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南线的重要组成部分,在推进“一带一路”建设的过程中,作为域内国家的澳大利亚对该倡议的态度不容小觑,影响力不容忽视。除此以外,通过研究澳对“一带一路”倡议的反应,也可管窥澳之对华政策。

   “一带一路”倡议自提出以来,“一路”得到了新西兰、巴新、斐济等大洋洲国家的广泛支持,目前,新西兰敢为“天下先”,已成为第一个同中国签订“一带一路”倡议合作谅解备忘录的西方国家。斐济提出,该倡议不仅将对斐济的发展提供帮助,也将有益于整个南太平洋地区的发展;巴布亚新几内亚也于2018年6月与中方签订“一带一路”合作谅解备忘录。但是,澳大利亚却对加入“一带一路”倡议显得特别犹豫与防备,这或多或少会对域内其他国家造成消极影响。

   冷战结束后,中澳关系发展平稳,但中澳外交却呈现经济与安全的双轨特征,典型的政冷经热。近年来,澳大利亚在对华问题上“时冷时热”“左右摇摆”。澳对“一带一路”倡议持谨慎、观望态度背后的原因值得深入探究。此前,在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组建之初,中国曾邀请澳大利亚加入并成为组建成员国,澳大利亚政府也表态拒绝,但随后又予接受。澳大利亚各界对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持何种态度,澳大利亚各界不同反应背后的原因又是什么?本文试图寻找上述问题的答案。虽难以穷尽澳大利亚社会各方面的想法,但通过对澳大利亚政界、商界和学界相关讨论的分析,希望能为了解澳大利亚对“一带一路”倡议的态度提供部分答案,并从澳大利亚对于是否加入“一带一路”的讨论中,把握澳大利亚对华政策的内在逻辑,进而为中国应该采取的政策提供参考意见。

  

   二、澳大利亚对“一带一路”倡议的反应

  

   自“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以来,在澳大利亚政界、商界和学界均引起强烈关注,各方就倡议进行了全方位的论证。目前,澳大利亚政府对“一带一路”倡议仍持观望态度,商界则反应较热烈,学界和媒体众说纷纭。不可否认的是,是否加入“一带一路”倡议,是目前澳大利亚对华政策中最受关注和重视的议题之一。

   2.1 澳大利亚政界的反应

   自“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以来,澳大利亚政府中不乏一些正面的声音。现任澳大利亚政府贸易部长史蒂夫·乔博(Steve Ciobo)就曾表态,在中国的新计划里,澳大利亚企业将面临很多机遇。⑦但是,主管澳大利亚对外事务的外交部部长朱莉·毕晓普(Julie Bishop)则态度较模糊,她表示,澳大利亚正在积极寻求美国在战略上更加重视亚太地区,如果澳大利亚加入“一带一路”倡议,有可能造成美国在亚太地区的进一步“退群”;同时她也表示,澳大利亚愿积极探寻同中国在各领域的合作发展机会。由于澳大利亚的外交部部长主管外交事务,并且是内阁部长,她这种模棱两可的态度,反映了澳大利亚政府内部对“一带一路”倡议矛盾、担忧的心态。

   澳大利亚外交贸易部(Department of Foreign Affairs and Trade,简称外交贸易部)是澳大利亚负责对外事务的主要行政部门。在经贸方面,澳大利亚与各国签订的自由贸易协定(FTA),其谈判工作均由该部门的自由贸易协定司完成。该部门对亚洲的自由贸易政策一直是积极的倡导者,一般来讲,澳外交贸易部是支持与中国建立更紧密联系的文官机构,中澳自由贸易协定(China Australia Free Trade Agreement,简称ChAFTA),就是在该部的努力和支持下,得以顺利签订的。虽然澳外交贸易部不是最主要的决策方,但也是十分重要的推动力量;在中澳自由贸易协定谈判过程中,澳大利亚许多本地利益集团担心自贸协定的签订将影响澳大利亚本地工人的利益,时任澳大利亚外交贸易部政务官简·安德姆森(Jan Adamson)曾为之四处奔走,以消除其国人顾虑。但是,在是否加入“一带一路”倡议问题上,外交贸易部内部却出现了分歧。一些分析认为,澳大利亚如果加入“一带一路”倡议,有可能挤压美国在亚太地区的战略空间,也势必影响澳大利亚的利益。

   除外交贸易部内部,澳大利亚政府各部门之间也在该问题上持有分歧,而争论最为激烈的问题是中国提出“一带一路”倡议的战略意图,是否加入“一带一路”倡议会更进一步使澳大利亚置于中国的地缘政治影响之下,如果中国在该倡议中占主导地位,中国是否会“倚强凌弱”等。在这届澳大利亚内阁中,国防部与边境和移民部部长都是颇具分量的大员。对于“一带一路”倡议,一向保守的边境和移民部(Department of Boarder and Immigration)秘书长麦克·帕泽洛(Mike Pezzullo)认为,加入“一带一路”倡议并不会获得太多经济利益。该部在为特恩布尔总理提供政策咨询时,提出了反对加入“一带一路”倡议的意见。澳大利亚退休不久的国防部政务部长理查德森(Richardson)强烈反对澳大利亚加入“一带一路”倡议,声称需要警惕其带来的战略后果。这位前部长的强烈反对导致澳大利亚政府重新审视“一带一路”倡议的战略动机,至今未与中国签订“一带一路”合作谅解备忘书。⑧

   虽然作为执政党的自由党目前对“一带一路”倡议较为审慎和保守,但是,目前在野的工党对“一带一路”倡议持开放态度。影子财长克里斯·鲍文(Chris Bowen)称,工党如果当选下一届政府,将对中国和澳大利亚在“一带一路”倡议下的合作保持开放态度,以清晰的思路和方法保障两国的国家利益。⑨影子外长黄英贤(Penny Wong)也表示,“一带一路”在澳大利亚北部偏远地区投资基础设施建设,将为中国和澳大利亚人民带来巨大好处。她认为,“一带一路”倡议为双边和多边合作提供了宝贵机会,此前澳大利亚“慢半拍”加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是自卑的表现;澳应在抓住机遇问题上拥有更多自信,不应该再错失机会。

   整体而言,澳大利亚由自由党领导的现任政府对“一带一路”倡议十分怀疑和审慎,但是审慎态度的背后也可看出澳大利亚政府精英意见尚未统一,心态矛盾,政府内部在是否加入“一带一路”倡议问题上出现了分歧。一方面,澳大利亚政府较为清晰地意识到,加入“一带一路”倡议将为澳大利亚经济贸易和基础设施建设带来新机会;另一方面,澳大利亚政府也担心,“一带一路”倡议是否是中国新的大战略,将给澳大利亚带来新的地缘政治影响,使澳大利亚置于中国的地缘政治“统治”之下。事实上,澳大利亚这种矛盾而又焦虑的心态,在其对华政策中始终存在,本文随后将对这一心态进行深入分析。

   2.2 澳大利亚学界与媒体对“一带一路”倡议的反应

   澳大利亚学界对澳加入“一带一路”倡议的看法呈现多元态势。澳著名战略学家休·怀特(Hugh White)认为,澳大利亚政界对“一带一路”的担忧主要来源于澳大利亚对中国崛起的不安。澳大利亚对现有秩序非常满意,换言之,澳在美国治下的秩序中是受益者,因此,澳大利亚对有可能打破现状的因素都持审慎和保守的态度。但休·怀特认为,澳大利亚的政治精英们必须接受一个现实,中国正在崛起并且成为亚太区域十分有影响力的国家,“我们必须学会如何面对这一改变”。⑩

   澳大利亚罗伊智库(Lowy Institute)研究员尼克·比斯利(Nick Bisley)认为,虽然澳大利亚政府消极对待“一带一路”倡议显得比较奇怪,但是否加入“一带一路”倡议却是一个复杂的问题,澳大利亚曾经简单地将政治和经济完全分开的做法将很难再继续,澳大利亚需要更为精细的方法去经营中澳关系。(11)

反对一方最引人注目的声音,是最近被热炒的《无声的入侵:中国在澳大利亚的影响》一书。作者克莱夫·汉密尔顿(Clive Hamilton)是澳大利亚查尔斯特大学的公共伦理学教授。他在书中声称,(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澳大利亚   一带一路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组织与合作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7245.html

5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