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显明:中美贸易摩擦的本质是遏制与反遏制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33 次 更新时间:2019-07-08 23:32:42

进入专题: 中美贸易摩擦  

徐显明 (进入专栏)  

   各位新老朋友大家好!

   文显教授刚才做了一个很好的演讲,我的体会是,我们要不忘法治初心,牢记法学使命。就座之时不知要致辞,看了议程才知道。既然颁奖后的自由发言环节中有一个“中美贸易摩擦背景下的法律问题”的题目,那我就按此主题做一个抛砖引玉的发言。

   特朗普当选后不久,我就组织了一份对其研究的报告。两年多过去了,这份报告结论和这两年中发生的事实基本一致。

   特朗普本人是一个极其聪明的人。因为过度聪慧和顽皮多动,一般的中小学容纳不下他,最后他父亲送他到纽约的军校里面学习,毕业的时候,他获得了年级的第一名。聪明过头是狡猾,军校毕业,应该到越南去参战,但他说他的腿上长了一个骨刺,逃避了服兵役,而最终在纽约房地产界异军突起,成为一个经营包罗万象的商人。他后来读了美国最好的商学院,是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的沃顿商学院。我们到了费城,才会知道什么是顶级大学的商学院,整个一条街都属于沃顿商学院。

   商人的特质是功于利益,而不太注重意识形态。这是我们当时的一个分析。他做总统以后,中美意识形态方面特别是人权方面的压力会相对降低,今天看,这个判断是正确的。

   果然,美国甚至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最后连人权理事会都退出了。所以中美这几年人权的斗争中中国逐步占了上风。他上过军校,可是他不喜欢战争。

   我分析,他轻不言战的原因是担心舆论炒作他逃避服兵役的政治污点。奥巴马给他留下了军事遗产,亚太再平衡把一部分军力转移到亚洲,但是他并不想过度利用。所以他例行地按南海仲裁案那个结果派军舰去中国的南海走一走,也派航母在台湾海峡穿一下,这些举动都是常规动作。他并不想在东海、南海制造军事冲突。

   商人是重承诺的。他向选民的承诺,都要兑现。他上台之后,第一个就是要把伊斯兰世界七个国家的移民政策彻底颠覆。所以他签署的第一号总统令就是限制这七个国家的人移民到美国去。法律界反对,甚至有州检察官起诉他,但他相信最后联邦最高法院会支持他。果然如此。

   奥巴马八年中未能任命一名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而特朗普却幸运地不到两年任命了两名大法官。这是特朗普两年多中最大的政绩,他任命的法官将影响美国三十年甚至更久远。

   他的第二个承诺,美墨边境之间要设一道墙,花费巨大,预算没有,为此他不惜动用总统的紧急状态条款拨款要修墙。

   特朗普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们当初也有一个分析,特朗普是一个典型的民粹主义者,一个顽固的种族主义者,他认为,如果不改变美国的移民政策,美国在未来30年左右的时间,白人将失去对国家的主体地位,白人将成为少数民族,所以他上台之后的许多政策是为种族而战,必须改变移民政策。但打出来的旗号很冠冕堂皇,是反恐的考虑,是为了国家安全。所谓让美国再次伟大,其实是为了让美国种族更加纯洁。

   他的第二个考虑是美国通过美元所获得的世界经济的霸主地位,如果允许中国像过去那样快速发展的话,他得出来的结论是,2030年前后,中国的经济将会超过美国。

   这一点他借用了世界银行的计算结论。世界银行说,如果中国每年的GDP增长速度在5-6%之间,2030年这一年,美国GDP的总量将是24.18万亿,而中国GDP的总量将是24.48万亿,这一年将是中美关系发生颠倒的元年,这才是真正的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所以特朗普与他的团队,包括副总统彭斯等,发誓要遏制这一天的到来。

   中美贸易摩擦的本质是什么?我的两年前的报告里面所得的结论为:是遏制与反遏制的斗争,是中国要行使发展权与美国要剥夺中国发展权的斗争,其背后,涉及道路、制度、文化甚至会被上升为是由不同民族所代表的文明之争。果不其然,四十年前亨廷顿的文明冲突论成为美国极右翼的重要理论根据,他们不能容忍黄种人文明超过白种人文明。

   美国自GDP超过英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强国后,迄今已140余年。上个世纪,美国用五场政治、经济、军事战争,巩固了自己世界第一的地位。

   第一次世界大战即将结束的时候,美国出兵欧洲,从此美国兵在欧洲不走了,欧洲成了美国的。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主持巴黎和谈的是威尔逊总统,他把中国的利益给出卖了。之前北洋政府和威尔逊沟通,看能不能收回德国在中国的特权,威尔逊是答应过中国的。但是巴黎和谈结束的时候,他欺骗了中国人。

   当林长民通过报纸把美国出卖中国的真相揭出来后,于是激怒了中国的学生。北大的学生是最早觉醒的。他们到美国驻华使馆门口递交请愿书,美国驻华大使闭门不见,结果爆发了“五四运动”。所以“五四运动”的起因,与美国把中国的主权出卖给日本有关。但第一次世界大战,美国成了欧洲的主人。

   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初,美国曾帮过日本,只是被日袭击后才被迫参战,战争的结果是,他除了与苏联瓜分欧洲外,又第一次全面进驻亚洲。两次世界大战的最大受益国是美国。

   今天我们知道日本1947年5月3日生效的宪法,是麦克阿瑟用一周的时间制定出来的。麦克阿瑟占领当局下有一个民政局,这个局下面有25个青年人,其中有2个是学法律的,一个是哈佛大学法学院毕业的,这个人是犹太人,叫盖迪斯。他们用7天时间,不分昼夜地起草。当麦克阿瑟告诉日本首相吉田茂,这就是你们的宪法的时候,日本政府被迫接受了下来。第二次世界大战,美国通过支配日、韩、菲、新加坡等,实际主宰了亚洲。

   第三次战争是在经济上。当上世纪八十年代日本的GDP接近美国60%的时候,美国感觉到了经济危机,这时的总统里根找到了莱特希泽,让他去制造日本的破产。我们中国的法学界许多人知道,莱特希泽是美国顶级的破产法专家,到日本去制定了制造日本经济泡沫的“广场协议”,导致日元大幅升值。

   日本是靠贸易立国的,日元升值后,产品卖不出去,日本的经济就此一蹶不振。特朗普最崇拜的人是里根,故此,这次中美贸易之战,特朗普重新起用已七十多岁的莱特希泽,希望中美贸易重演一场当初的日美之战,这是美国上世纪颇引为自豪的一场胜利。

   第四场是里根时代的苏联倒台。里根被评为美国建国240多年历史上最伟大的总统,得分超过了创始总统华盛顿,超过了二战领袖罗斯福,也超过了解决了南北分裂使美国走向统一的总统林肯,原因是他打败了不可一世的所谓苏联帝国。美国从此成为没有挑战者的唯一超级大国,这是第四场战争的胜利。

   第五场是海湾战争,使美国控制中东,即控制了世界的能源。大家看一下这五次战争,结果是全世界几乎都是美国的了。美国从1871年在GDP总量第一次超过英国之后,现在作为世界的头号帝国,已经持续了近一个半世纪的时间。

   所以美国现在感觉到,如果2030年中国的GDP总量要超过美国的话,它的霸权地位将一去不返。同时他们也意识到,如果人口众多的印度发展起来,其经济总量是不是也要超过美国?美国将成为世界排名第三、第四的国家?这就是美国认识到的危险。

   遏制世界任何国家发展成为能与美国匹敌的大国,是美国的头号国家战略。二战之后至今,这一战略始终未变。对华贸易战只是遏制中国的初步,美对我的遏制将是全面的。

   第一,通过贸易战遏制中国经济发展的强劲势头。让中国从快速发展降为中低速发展,甚至不发展。美是最希望我落入中等收入陷阱的。

   第二,遏制我们的2025计划,防止中国成为制造业大国,把中国困在世界供应链的中低端上。

   第三,遏制中国的高科技,防止中国在创新及军事运用上形成对美国军事霸权和所谓国家安全的挑战。

   第四,遏制中国的“一带一路”,防止美国主导的世界政治、经济格局被重组和打破。

   第五,遏制人民币国际化,防止美元霸权地位被动摇进而使美国无法通过美元实现对世界的超经济剥削。

   第六,遏制中国文化的影响力,利用自由、民主、人权、分权、产权、知识产权等抹黑中国、诋毁我意识形态和价值文明,将中国描绘为通往地狱的恶魔等。

   我认为,美对我的遏制将有三大特点。

   第一,将是全面遏制;第二,将是长期遏制;第三,将是无所不用其极的遏制。遏制的手段会花样翻新,会打出上百种牌,包括法律的长臂管辖、贸易关税制裁、重构世界贸易体系、马格尼茨基法案制裁、限制科技合作、台湾问题、新疆问题、西藏问题、香港问题、南海问题、钓鱼岛问题、干扰学术文化交流、人权的、军事的等。

   未来会怎样?

   我有一个判断。中日之间的GDP总量比较,在2010年,中国GDP第一次超过日本的时候,日本举国震惊,其世界第二、亚洲第一的地位被拔掉了,右倾势力就是从中国的GDP总量超过日本开始大肆泛滥的,包括钓鱼岛问题,玩弄各种花样。

   出乎日本意料的是,不到两年的时间,中国GDP和日本拉开了很大的距离,不到十年,现在中国是日本的2.5倍。当我们的GDP总量是日本2倍以上的时候,日本彻底绝望了,知道在亚洲今后再也无法超过中国了,所以它的心态开始转向平和。因此,中日的关系出现了回缓。

   按这个关系模式我们分析一下。中国是不可遏制的,当中国的GDP总量超过美国2倍左右的时候,美国人的心态会不会变得平和起来?会不会接受“世界第二”的现实?

   所以,中美之间遏制与反遏制的斗争要打持久战。这次东京G20峰会上,中国的太极拳躲过了美式拳击赛的直拳,这个胜利是很表面的,后面的谈判又是一场拉锯战。美国除了直拳外,还会有摆拳、勾拳、刺拳等。

   斗争将是长期的,而时间老人会站在我们一边。当我们的GDP总量超过美国的2倍,按商品购买力来计算是它3倍左右的时候,我想美国人的心态会放平缓,中美关系又会回到合作的状态上来。

   这是我的一个预测,这个时间要三十年以上,因为中美之间还要调整政治格局,特别是军事格局,美国要习惯于中国海军到加勒比海甚至到纽约湾去航行自由。当我们真正强大起来的时候,中美间将是最友好的国家关系。

   借这个机会和大家分享上述心得。临时想到的,不当的地方请批评,谢谢!

   (本文系徐显明主任在法律出版社学术委员会2019年年会上的致辞。)

   作者:徐显明,山东大学教授,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教育部法学学科教学指导委员会主任,国家卓越法治人才培养计划指导委员会主任。

   来源:《中国法律评论》微信公众号,2019年7月2日

  

  

进入 徐显明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中美贸易摩擦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法学演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7068.html

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