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永年:贸易战与特朗普的国际新秩序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049 次 更新时间:2018-07-04 16:58:03

进入专题: 中美关系   中美贸易战   中美贸易摩擦   国际秩序   特朗普  

郑永年 (进入专栏)  

  

   本文系华南理工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IPP)学术委员会主席郑永年教授2018年6月23日在中国创新大讲堂第2期的演讲稿部分内容。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中美贸易战已经是不可避免。当然,贸易战不是第一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贸易战从近代以来一直有,搞到中国头上也不是首次。可以把鸦片战争视为第一次大的贸易战。当时的英国就像现在的美国,因为当时清朝有大量的商品输往英国,但英国没什么东西可以卖给中国,导致贸易不平衡,英国于是找到了鸦片,向中国大量倾销鸦片,导致了鸦片战争的爆发。

  

   比较近的一次贸易战是1980年代日美之间的贸易战。日美是盟友,但美国当时把日本认定为敌人,一旦被美国认定为敌人,美国就会动用所有的力量把其往死里打,能否免被打死那就要靠运气。日本在那场贸易战中学到了教训。当时的美日贸易战有几个原因。一个是技术层面,日本二战以后经济起飞,发展很快,虽然技术方面原创性的东西不多,但当时的日本跟现在的中国一样,日本确实在某些方面比如制造业方面能对美国构成挑战。二是资本走向世界。当年的日本也跟现在的中国一样,大量资本往外输出,80年代美国人就担心整个曼哈顿要被日本人买走了。当然,现在的中国资本没有多少能进入美国,因为一直受到美国的抵制。

  

   今天的美国政府主要是由两部分组成,一部分是商人政府,一部分是军人政府。特朗普是典型的商人政府代表。美国政治中的军人政府这个传统一直存在,比如2001年小布什政府刚执政就提出了新保守主义。新保守主义主要是要围堵中国,只是“9·11事件”发生后美国暂时放弃了这个策略。过去,美国政治中主流是文人政客政府,克林顿、奥巴马等总统都是文人政客政府的代表。

  

   中美之间的贸易不平衡不是一两年的事情而是长期存在的事情,过去为什么中美经贸战没有打起来?因为文人政府总想通过经济政策、贸易政策影响中国的政治。现在,商人政府成为美国政治的新现象,特朗普是二战以来第一位成功竞选总统的商人。世界各国包括中国都不知道怎么跟美国的商人政府打交道,美国自身的既得利益阶层也不知道怎样和自己的总统打交道。作为研究者,我们国内对于特朗普的认识很肤浅,要么把他看成旧式政客,要么把他看成强硬政客。现在的美国政府主要是“商人政府+军人政府”,商人政府在主导中美贸易战,军人政府则要把中美关系引向冷战。改革开放以后美国和中国打交道的主要是那些对华比较友好的企业界人士,所以我们往往忽视军人政府的存在。其实,美国的新保守主义一直很强大。

  

   特朗普的很多判断都是正确的,只是他用的方法大家接受不了。实际上他想解决以前美国长期面对的,但以前的总统一直解决不了的一些大事情。中美贸易战之所以不可避免,是因为中美贸易逆差越来越大,不可持续。美国是全球化的获益者和推动者,但美国有些既得利益实际上受到了损害,或者没有拿到多少好处。为什么特朗普“美国优先”的政策那么受美国国内企业界的欢迎呢?我们不能光说他是搞经济民族主义,这样过于简单。二战以后美国中产阶级比例最高的时候达到70%,今天美国的中产阶级连50%都不到。奥巴马当政八年,美国的中产阶级规模每年减少一个百分点,这是说不过去的。中国中产阶级增加慢一点,但毕竟是增加了。中产阶级消失得那么快,这个社会是很难可持续发展的。特朗普就是要解决这个问题。

  

   我们要理解贸易战首先要思考特朗普想建立一种什么样的世界秩序?美国官员也摸不清楚特朗普到底要搞什么,因为特朗普自己说了算。以前,智库在美国政治运作中很重要,但现在智库一点用处也没有了。连特朗普身边的人也不那么管用了。今天你是政府的部长,明天你就可能被特朗普解雇,这就是商人的特点,也是特朗普的特点。但分析特朗普的思维是有用的。分析以前的世界秩序是怎么建立的,对我们理解这场贸易战也有好处。

  

   以前的世界秩序分为两种,一种是建立在道德基础上的世界秩序,一个就是建立在强权之上的世界秩序。现在特朗普想建立的新秩序是建立在利益基础上的秩序,不讲道德也不讲强权。虽然美国的力量依然是世界上最强大的,但美国说了算的时代已经过去,美国要围堵和扼杀中国,特朗普自认为已经不可能,所以强权政治已经不可行。道德政治也不可行,因为西方的民主自由体制本身就面临很大的危机,世界各国对西方民主自由的看法跟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很不一样了。

  

   对特朗普来说,加拿大与朝鲜没有区别,都是主权国家,两者之间的意识形态差别并不重要。但对以前的美国政府来说,这两个国家完全不一样,加拿大是盟友,朝鲜是邪恶异类。所以我们看到,特朗普在加拿大的G7峰会和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吵架,但他在新加坡对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很友好,这种行为是其他美国总统做不出来的。以前西方用意识形态处理问题没有解决好问题,所以特朗普就想寻找另外一种方式——以利益建立国际新秩序。利益基础之上的国际秩序是什么概念呢?就是什么都可以交易。所以特朗普对欧盟的态度与对中国的态度都是一样的。今天,特朗普打的贸易战不仅仅是对中国,印度、巴西、欧盟、加拿大等国家也是特朗普贸易战的对象。

  

   然而,我认为特朗普不太可能成功建立起一套基于利益之上的世界秩序。美国国内的力量太复杂,意识形态的力量还是很强大,强权政治的力量还是很强大。所以特朗普的贸易战不仅要看特朗普,还要看他身后的人。美国政府中的商人派还好对付,用人民币能解决的问题是最好的。但如果人民币解决不了的问题那就是冷战。特朗普背后有很强大的冷战派,他们想把中美关系引向冷战。

  

   冷战是美国的传统思维,美国新保护主义一直在找机会对付中国,无论是台湾问题、南海问题,美国一直在找茬。美国非常有自信能通过冷战把中国打败,但打败并不是说美国要占领中国。中国的有些战略学家认为中美之间必有一战。美国人说,我干嘛要跟你打仗,现在不是帝国主义时代了。美国主要是想把中国打下去,没有能力挑战美国,美国不需要同中国打热战。美国不想跟你打热战,美国人很清楚中国的弱点在哪里。

  

   美国为什么能打败那么强大的苏联?原因很简单。苏联完全是计划经济,完全是国有企业,没有私营企业。二战以后苏联经济发展的历史就是国民经济军事化的历史,到最后就变成苏联的军事利益集团主导了国民经济,所以搞得国家很穷。美国没有国有企业,美国通过民营企业、私营部门同苏联进行冷战。里根的经验非常成功。中国的弱点也一样。2008年金融危机的时候,中国政府 的4万亿人民币全部投进了国有企业,这使得中国的经济结构越来越坏。美国如果跟中国打冷战,也是要引导中国进行国民经济军事化。中国的体制一看到像美国这样的外在威胁,肯定将大量的投入注入国有企业。国有企业的作为大家都是知道的。

  

   为什么要跟中国打冷战?我觉得美国对中国有三个冷战判断。这三个判断和1945年美国对苏联的判断几乎是一样的。当时美国驻苏联的大使乔治-凯南写了一封8000字的电报,列举了他对苏联未来政治走向的判断。今天美国对中国的判断是什么?第一,中国的政治意识形态与西方不一样,他们称之为中国的权威主义。美国发现,中国的政治体制不仅对中国有效,现在很多发展中国家对中国的政治体制也越来越感兴趣。第二,中国的经济是国家资本主义。美国认为,国家资本主义使得美国企业在中国没有一个平等的竞争环境,中国的国有企业走到海外也是只讲政治原则不讲经济原则。第三,中国在国际舞台上进行所谓的“新扩张主义”,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把中国的“一带一路”解读成扩张主义。(详见《郑永年:美国对中国的三大冷战判断》)

  

   从中国角度来说,美国的三个判断完全是意识形态上的偏见。但我们有些地方确实需要反思。现在中国有些人唱得太高调,尤其是对比邓小平时代的韬光养晦。至少表现在三个方面。第一是“中国制造2025”。现在的贸易战就是针对“中国制造2025”。“中国制造2025”就像德国工业4.0版一样,其实就是为了我们自己的可持续发展、产业升级而提出的发展战略。但很多人到处宣讲,让美国人误以为“中国制造2025”的唯一目标是要赶超美国,这是完全错误的。

  

   第二,中央把“一带一路”定性为“倡议”,并且强调机会和利益是属于大家的,这个非常好。但我们的外宣把“一带一路”声势造得过高。大家为了经济利益,为了政治上正确,任何东西都跟“一带一路”联系起来。歌唱、书法甚至数学都和“一带一路”联系起来,这是非常致命的错误,美国和其他一些西方国家当然会因此怀疑“一带一路”是中国称霸全球的抓手。“一带一路”本身就是经济发展的项目,但我们把它变得高度意识形态化了。

  

   第三,中国找到了适合自己的发展模式和发展路径。习近平主席亲自讲我们不输入模式也不输出模式。但学术界有人到处讲,中国模式是最好的,已经超越西方。习近平主席明确说我们这个模式不是说要取代西方,只是提供了另外一种选择。我们的宣传部门没有说清楚这一点。我们总是批判人家的冷战思维方式,但我们脑袋里冷战思维方式也很强大。民族主义太强大了不好。虽然民族主义是需要的,但要一种理性的民族主义。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的故事多好,从那么穷的一个国家变成现在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1981年我上北大的时候,中国人均GDP还不到300美元,现在都已经9000多美元了。我们这么大的国家40来年有7亿多人口脱贫,这是世界经济史上从来没有发生过的。政治上我们也探索出来自己的一套道路。我们的外宣应当讲好这个故事,而非越讲人家越害怕你。

  

   美国挑起贸易战也并不是一点道理都没有。刘鹤副总理今年去美国主要谈农产品和石油的进口,我觉得这很好,美国终于找到可以卖给中国的东西,因为美国的高科技产品禁止向中国出口。美国是世界最大的农业国,有大量的农产品可以输出到中国。但农业产品进口太多,势必对中国自己的农业造成巨大伤害,农产品的进口应当限制。按照中国70%城市化的规模推算,即使实现了城市化,中国起码还有四五亿的农民,他们以后怎么办?如果中美贸易能在能源领域有突破的话,是一件大好事。过去中美之间贸易不平衡的责任在美国,因为美国不想卖高科技的东西给中国。但石油没问题,中国恰恰又是世界最大的能源消费国。

  

   虽然500亿美元或者1000亿美元的贸易战对中美两大经济体来说不是什么大问题,但美国冷战派目的不在此。特朗普不看意识形态,不关心中国属于什么样的政治制度。特朗普背后的冷战派特别关心中国的政治体制。特朗普本人不在意,他只看贸易数据。如果只是数据问题,并不难弄。但如果是技术冷战,美国以后对中国的技术发展会越来越怀疑,包括我们的“千人计划”。美国认为中国能发展到今天的程度主要是西方技术的帮助,中国利用廉价劳动力加工后再出口欧美,所以这次美国跟中国打贸易战瞄准了“中国制造2025”的项目。中国不可以对技术冷战掉以轻心。

  

   对美国的冷战派来说,中美贸易战只是一个开端。现在中国很多人也向现实主义转变了,意识到中美冲突的可能性。以前他们说中美互相依赖,说中美是“夫妻”。夫妻离婚也是很容易的。一战以前欧洲国家之间的贸易依存度比现在中美之间还要高,但是欧洲国家之间还是发生战争了。贸易的互相依存能缓解国家之间的一些关系,但不能阻止冷战甚至是热战的发生。中美两个核大国之间不可能发生热战,但冷战有可能。贸易战首先要减少中美之间的贸易依存程度,如果两个国家贸易脱钩了,冷战的爆发就变得更有可能。

  

进入 郑永年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中美关系   中美贸易战   中美贸易摩擦   国际秩序   特朗普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0790.html
文章来源:IPP评论

3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