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劲秀:南宋时期监察御史对辛弃疾的构陷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356 次 更新时间:2019-05-14 19:29:32

进入专题: 监察御史   辛弃疾  

彭劲秀  

  

   辛弃疾,原字坦夫,后改字幼安,号稼轩,山东济南府历城县人。南宋著名抗金将领,豪放派词人,与苏轼合称“苏辛”;与李清照(号易安居士)并称“济南二安”,名气很大。

  

   辛弃疾是中国历史上一位出类拔萃、不可多得的文武全才。他一生矢志不渝,坚持抗金。然而,他不仅被昏庸的南宋朝廷投闲置散,不予重用,而且屡次遭受投降派和监察御史们的构陷,使他梦寐以求收复中原的夙愿化为泡影。开禧三年(1207年),报国无门、身心俱伤的辛弃疾忧愤成疾,大呼三声“杀贼、杀贼、杀贼”,怅然去世,年六十八岁。

  

勇于担责追回帅印

  

   南宋绍兴三十一年(1161年),金主完颜亮率军南侵,一路烧杀抢掠,中原百姓深受荼毒,于是揭竿而起,纷纷组织抗金义军。济南人耿京联络李铁枪等人,竖起抗金大旗,队伍发展很快,并攻克了莱芜、泰安等地。一时声势浩大,有力地打击了金军的疯狂气焰。

  

   时年22岁的热血青年辛弃疾也拉起了两千人的队伍。当时,他的拜把子兄弟义端和尚也拉了一小股人马,辛弃疾说服义端,两人率众一起投奔到耿京帐下,壮大了义军队伍。

  

   这个义端不是一个品行端正的和尚,而且为人狡诈,怀有野心。他到耿京义军不久,竟偷偷盗走了由辛弃疾保管的帅印,准备去金营邀功请赏。

  

   义军首领耿京怒不可遏,就要拿辛弃疾问罪,要杀掉他。义端是辛弃疾带来的,帅印又是耿京交给辛弃疾保管的。现在义端盗印潜逃,一时抓不到义端,辛弃疾当然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血气方刚的辛弃疾痛心疾首,后悔自己交友不慎,给义军和自己都带来麻烦。他当场向耿京发誓:请宽限我三天时间,保证找到义端,追回帅印。否则,甘愿引颈就戮!

  

   当晚,辛弃疾带了一小队精干士卒埋伏在去金营必经的路旁,张网等候义端。果然,天快亮了的时候,辛弃疾发现义端骑着马来到。他一个箭步窜上去,一把将义端拉下马,义端见是两眼冒火、手持利刃、杀气腾腾的辛弃疾,吓得魂飞魄散,当即跪地求饶说:“请您饶了我吧。我会麻衣相术,早就知道你的真身是一头青兕,前途无量,将来定有大的造化。清你看在把兄弟的份上,饶了我的小命吧!”嫉恶如仇的辛弃疾哪里能容,二话未说就挥刀把义端的头砍下来,带着帅印回到义军向耿京复命。

  

   辛弃疾刚投义军时,耿京认为辛弃疾不过是个舞文弄墨的小秀才,所以就安排他掌管文书和帅印。盗印事件发生后,他对辛弃疾反感至极,决心予以严惩。但辛弃疾请求宽限一点时间,保证追回帅印。耿京冷静一想,觉得这样也好,现在即使杀掉辛弃疾,帅印也弄不回来了。不如让他去追,追不回来再杀也不迟,于是就同意了他的请求。没想到这么快就处死了义端,追回了帅印,从此耿京对辛弃疾刮目相看,知道辛弃疾不仅是个颇有才学的秀才,而且是个有勇有谋的壮士,文武双全,不可小看。

  

深入虎穴生擒叛将

  

   1161年,辛弃疾参加耿京义军后,认为这支自发拉起来的地方武装毕竟不是正规部队,名不正言不顺,于是力劝耿京奉表归宋。耿京也有同感,当即表示同意辛弃疾的意见。遂派另一起义领袖贾瑞和掌书记辛弃疾一同时在建康的宋高宗面圣,并带回了南宋朝廷的任命状。

  

   就在这时,突然发生一件意想不到的大事:刚刚被南宋朝廷任命为天平军节度使,知东平府兼节制京东、河北路忠义兵马的耿京被部将张安国杀害,投奔金军。

  

   辛弃疾听到这个消息,义愤填膺。他跟海州的守将商量后,决定亲自带五十名勇士,全副武装,骑马奔向济州金营捉拿叛将张安国。

  

   辛弃疾带人到了济州,叛将张安国正在大宴宾客,一听说辛弃疾来了,一时还弄不清他们的来意,他稍微迟疑一下,便吩咐兵士让辛弃疾他们进来。

  

   辛弃疾与同去的勇士们闯进大厅,看见张安国跟一些叛将正在宴席上猜拳行令,饮酒作乐。他气得肺得要炸了,两眼冒火。也不跟张安国说话,勇士们一拥而上,七手八脚把张安国捆绑起来,拉出衙门。等济州的大队兵士赶来的时候,他们已经把张安国捆绑在马背上。

  

   胆识非凡的辛弃疾当场向兵士们宣布说:“朝廷大军马上就要来了。大家谁愿意抗金的,就跟我们走!”

  

   济州的兵士多数都是沦陷区的农家子弟,对金兵的烧杀劫掠都怀有深仇大恨,谁也不愿去为金军卖命,都愿意参加抗金的队伍。听到辛弃疾一号召,当场就有上万人愿意跟他们走。辛弃疾立刻带领大队人马,押着叛将张安国,直奔南方。

  

   辛弃疾把叛将张安国押到建康行营,南宋朝廷对张安国审判后,立即把他押赴刑场,砍头示众,民众无不拍手称快。辛弃疾的忠勇和胆略给朝廷留下深刻的印象,当即任命辛弃疾为江阴检判。当时他仅二十三岁。

  

上书条陈战守之策

  

   南宋孝宗隆兴元年(1163年)夏,大将张浚率领大军北伐,这是南宋朝廷渡江之后对金军发动的第一次主动进攻。然而却在符离(今安徽宿县北)遭到惨败。朝中的投降派更加活跃,本来就畏敌如虎的南宋朝廷对抗金更失去了信心和勇气,不久即与金朝签订了丧权辱国的“隆兴和议”。

  

   辛弃疾面对投降气氛越来越浓的局面,痛心疾首,忧心如焚,悲愤填膺,夜不能寐,于是呕心沥血写下了洋洋洒洒一万七千余言的御戎十策即《美芹十论》。全文分:审势、察情、观衅、自治、守淮、屯田、致勇、防微、久任、谨战共十篇。辛弃疾说,前三篇“言虏之人弊”,后七篇“言朝廷之所当行”。又说,先审其势,次察其情,复观其衅,则敌人之虚实吾既详矣,然后以七说次第用之。对南宋与金朝对立形势、战争发展方向、抗金的具体战略和战术,都作了详尽分析。充分展现了辛弃疾的文韬武略、满腹良谋和他的拳拳爱国之心。

  

   乾道元年(1165),辛弃疾把《美芹十论》上呈孝宗皇帝。由于北伐在符离大败后,朝中弥漫着浓重的沮丧气氛,朝廷和金主谈和的“隆兴和议”刚刚签订,所以辛弃疾的抗金宏论根本引不起当局的重视,更谈不上付诸实施。

  

   乾道六年(1170年),辛弃疾31岁,在建康留守叶衡(梦锡)的大力推荐下,孝宗皇帝召辛弃疾立刻到临安召对。长期忧国忧民苦于没有进言之路的辛弃疾现在有了进言机会,非常高兴。他立刻坐下来,废寝忘食,通宵达旦,精心草拟了《论阻江为险须藉两淮疏》和《议练民兵守淮疏》两份奏疏,准备在召见时面呈皇上。

  

   他来到临安城皇宫的延和殿,做好充分准备应对皇帝的咨询。然而,皇帝的召见只不过说了几句宽慰的话而已,并没有征询他解决内忧外患的大计,这使他颇感失望,

  

   尽管如此,孝宗皇帝对辛弃疾毕竟是有好感的,加上虞允文、叶衡等大臣对他的欣赏,辛弃疾被任命为司农寺主簿。

  

   出于爱国激情,辛弃疾仍然想以上书的形式发表自己对治国安邦的见解。于是,辛弃疾又写下了九篇文章,合称《九议》。在这九篇文章中,前三部分论述抗金北伐所面对的战略任务,中间三篇文章则指出了抗金北伐的战术方法,后面三部分则重点论述了抗金北伐应该采用哪些保障措施。这九篇论文思虑更加周详,对现实形势解读更加清晰。

  

   “天意从来高难问,况人情老易悲难诉”。呕心沥血写成的“两疏”呈送皇上受到冷遇的教训,使他不想再直接呈送皇上,而决定呈送给对自己颇为赏识的当朝宰相虞允文。

  

   虞允文以文人带兵出名,在采石矶击败金兵,成为南宋主战派的旗帜。辛弃疾将满心期待倾注到他身上,将他看作领导未来军民北伐的最合适人选。

  

   辛弃疾建议虞允文应该用更多的精力和时间去寻访大江南北的英雄豪杰,从中挑选出十多位懂得军事和时局的士人,组成智囊团,形成枢密院的属官团队,规划出抗金北伐的战略并上报朝廷,成为皇帝作出决策的重要依据。另一方面,辛弃疾提出,由于抗金北伐是国家的重要战略方针,要做好长期作战的思想准备。

  

   除此以外,辛弃疾还设想了诸如反间计、声东击西计等战术层面的具体计划,提出了富国强兵的建议。诸如储备军事物资、改革军队管理制度、节约不必要的开支、减少民众的负担、给予他们应有的优惠政策,这样才能通过“内厚其民”而做到“外倾其敌”。

  

   由于种种原因,虞允文并没有对辛弃疾的《九议》给出明确的答复。两年后,也就是宋孝宗乾道八年(1172年),33岁的辛弃疾在司农寺主簿上任期已满,被朝廷外放任滁州知府。

  

精忠报国屡遭构陷

  

   辛弃疾出任滁州知府。面对滁州被战火严重毁坏,村落破败,民生凋敝的状况,辛弃疾放宽并减轻赋税,招回逃难流散的百姓,教练民兵,提议军队屯垦,筹建了奠枕楼,繁雄馆。对他颇为赏识的叶衡入朝为相后,竭力推荐胸有大志、有勇有谋、“慷慨有大略”的辛弃疾。宋孝宗再次召见,改任仓部郎官,江西提点刑狱等职。因为铲平大盗赖文政有功,加官秘阁修撰。后来调任京西转运判官和江陵知府兼湖北安抚、江西安抚使、福建安抚等职。

  

   由于与当政的主和派政见不合,辛弃疾屡受弹劾落职,退隐山居多年。开禧北伐前后,相继被起用为绍兴知府、镇江知府、枢密都承旨等职。

  

   辛弃疾一生以恢复中原失地为志,多次向朝廷上书,陈述抗金北伐、收复失地的战略战术,但昏庸腐败的南宋小朝廷却苟且偏安,不敢去触动金人,只知在杭州苟且偷生,过着花天酒地、纸碎金迷的生活,正如南宋诗人林升《题临安邸》一诗所写的那样:“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

  

南宋朝廷对辛弃疾这样坚决的主战派将领不予重用,一直是投闲置散。御史弹劾后,又一贬再贬。(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监察御史   辛弃疾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古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6281.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3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