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劲秀:背着处分壮烈牺牲四十年后才获平反的左权将军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001 次 更新时间:2019-07-26 15:50:16

进入专题: 左权  

彭劲秀  

  

   左权是黄埔军校一期生,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中国工农红军和八路军高级将领,著名军事家。1929年底和1932年5月,他先后被诬以莫须有的“托派”罪名受到“党内劝告”和撤销职务、“留党察看”处分。1942年5月25日,左权率部在山西辽县(后改为左权县)与日本侵略军作战中壮烈牺牲。前后蒙冤53年,直到1982年才获得平反。

  

左权的早年经历

  

   1905年3月15日,左权出生于湖南省醴陵县平侨乡黄茅岭的一个农民家庭。他一岁半丧父,很小就开始打猪草、放牛,帮助家里干活,小小年纪就饱尝了生活的艰辛。

  

   他8岁入私塾读书,后入小学,因家境贫寒,中间几次辍学。1915年正在小学读书的左权得知袁世凯接受丧权辱国的“二十一条”消息,当即写下“毋忘五九国耻”的标语,在村中进行反对日本帝国主义和袁世凯的宣传。17岁考入县立中学。在县中读书时,曾参加共产党领导的社会科学研究社,通过阅读《新青年》、《向导》等进步读物,立志投身改造社会的伟大斗争。

  

   1923年12月,18岁的左权毅然投笔从戎,告别家乡父老,和同学一起从醴陵县城出发,乘火车转道长沙,汉口,上海,经香港,奔赴当时的革命中心——广州。

  

   1924年3月,考入孙中山在广州主办的陆军讲武学校,同年11月转入黄埔陆军军官学校,成为第1期第6队的学员。

  

   1925年1月,经陈赓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2月,左权开始步入军事生涯,任黄埔军校学生军教导团排长、连长。6月回师广州后,左权又参加了平定滇、桂军阀杨希闵、刘震寰的战斗。7月,在程潜攻鄂军(后来改编成国民革命军第6军)卫队任连长,参加了攻打陈炯明的第二次东征。同年,被党组织派往苏联留学,先入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1927年9月入伏龙芝军事学院深造。

  

两次蒙冤受到撤销职务和“留党察看”处分

  

   1925年12月中旬,左权赴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在留苏期间,他的学习成绩优异,同学们对他都很敬佩。而且他为人正派,讨厌吹吹拍拍、拉拉扯扯那一套,所以引起王明的不满。不久,左权即被王明等人诬陷为“托派嫌疑”,蒙受了不白之冤。

  

   据郑瑞峰《左权将军两次蒙冤的前前后后》批露,1927年2月,王明曾作为翻译随联共(布)中央代表米夫前往中国考察。同年12月,米夫在王明的支持下当上莫斯科中山大学校长,王明因而取得米夫的信任。然而王明傲慢、狂妄,因而中大学生对他并不欢迎。王明为了全面控制中山大学的党政权力,他一方面拉拢亲信组成宗派团体,一方面对自己看不惯的同学千方百计进行打击。王明的这种做法,激起了左权、周达文、俞秀松、董亦湘等人的反对和抵制。左权曾多次批评王明,指出不应该在党内搞小团体、小宗派。王明便对左权等人视为“反对派”人物,寻机加以打击。

  

   据戴茂林曹仲彬著《王明传》(中共党史出版社出版)披露,王明“左”倾教条主义实行“残酷斗争、无情打击”的宗派主义政策,他们用对敌斗争的方式来解决党内矛盾,任人唯亲,以我画线,对不同意见者一律排斥,无情打击,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

  

   王明在中山大学广大同学中间没有威信,很孤立。但他专门做小报告,打击同学,因而取得了米夫的绝对信任。当时俞秀松、董亦湘等人威信很高,深得广大同学的拥护,成为王明等人进行宗派活动的障碍。为了进一步打击异己,巩固在中山大学的权势,扩大在党内的影响,1927年秋,王明等人制造了“江浙同乡会”事件。并上纲上线为“反党小组织”和“反革命事件”。

  

   原中山大学学生杨放之说:“中大反对教务派的斗争中,俞秀松、周达文、董亦湘这些资格比较老的同志,是参加中山大学教务处帮助工作的。当时,俞秀松等虽是学生,但他们是比较有经验的老党员,苏共人员创办中山大学,也要依靠中国同志。俞秀松等在教务处工作中,帮助制定教学方针,实施教学方案,购置中文图书等等,得到教务处主任阿古尔的信任。但阿古尔与中大副校长米夫有矛盾,米夫极力排斥阿古尔,这就势必形成王明与俞秀松同志的对立。王明也看不起这些老一辈的同志。王明的俄语学得快,深得副校长米夫的欣赏。为了打击教务派,王明等人捏造罪名,于是出现了‘江浙同乡会’。”

  

   被打成“江浙同乡会”骨干分子的孙冶方叙述说:“在我们同期毕业的同学中,除了回国工作的以外,大部分升到别的学校学习,极少数的人留校工作,我和云泽(乌兰夫)同志以及一个后来成为托派分子的秦树功被派到东方大学当翻译。继续学习的学生只发给津贴,有些到军校学习的,按红军士兵待遇,津贴特别少。我们做翻译工作的拿工资,有近百卢布,生活较好。因此在暑假开学前,有几个去初级军校的同学提出,在星期天敲我的竹杠,叫我买肉买菜做中国饭吃。这天,除约好的几位军校的同学外,董亦湘也来了,军事学院的陈启礼、左权同志也来了,挤了一屋子的人,把同房间的乌兰夫同志都挤了出去。正当我们热热闹闹地做饭时,中山大学学生公社主任王长熙从窗外经过,听到里面说话的都是江浙人,因此回校后同别人讲起,某些人聚集在某人房间呱啦呱啦讲的很热闹,像开‘江浙同乡会’似的(其实,其中陈启礼、左权两同志是湖南人)。这话传到中大支部局中国同志那里,便添油加醋,说成是董亦湘等在我房里成立了‘江浙同乡会’。”

  

   “江浙同乡会”被炮制出笼后,应王明等人的要求,中大支部局开始调查“江浙同乡会”事件,而且请来苏联格伯乌(克格勃)人员参加调查工作。他们轻信王明等人的汇报,并不进行认真的调查研究,在第一次调查后就认定,“江浙同乡会”在中国学生中确实存在,并决定要严加惩办。

  

   王明等人制造了“江浙同乡会”事件后,为了扩大事态,他们又找到当时在苏联参加中共六大筹备工作的向忠发汇报说,有人在中山大学组织了“反革命”的“江浙同乡会”,应当引起中国共产党的高度注意。向忠发听了王明等人的汇报后,不作调查,就来到中山大学明确表态“江浙同乡会”是“反党小组织”,因此,必须“消灭其组织”,“对组织中领袖和中心人物予以严厉的制裁”,对积极分子应“开除党籍或留党察看”。

  

   向忠发来中山大学讲话后,不但引起了学生中的极大混乱,人人自危,也使学校的处理手段更加严厉。在有格伯乌参加的第二次会议上,决定开除12名中国学生的党籍、团籍,并有四人被逮捕,一批学生遭到株连。周达文、俞秀松、董亦湘等是这个组织的骨干。由于左权是湖南人,于是被诬为“江浙同乡会”的“卫士”。

  

   对王明等人炮制的“江浙同乡会”事件,左权和其他一些被诬告或怀疑的学生十分愤慨,他们顶住压力向中共中央和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团提出申诉,要求调查事实真相,澄清是非。中共中央指示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团调查解决此事。于是,瞿秋白先是派邓中夏后是自己亲自前往中山大学调查此事。1928年8月中共代表团作出结论:关于存在“江浙同乡会”的说法证据不足。在广大同学强烈要求和中共代表团据理力争之下,1928年秋,由共产国际监察委员会、联共监察委员会和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团三方组成联合审查委员会,审理“江浙同乡会”事件。最后的审查结论是,根本不存在“江浙同乡会”。既然不存在“江浙同乡会”,那么左权这个“江浙同乡会”“卫士”的罪名也就不存在了。

  

   1929年底,苏联开始“清党”,在中山大学及其他院校学习的中国学生也都要接受“清党”审查,这又为王明等人提供了再次打击“异己”的机会,他们借“清党”之机随意给别人扣上“地主”、“阶级异己分子”等帽子。由于左权、俞秀松等人当时在别的学校学习,王明等人无法直接对他们进行打击,便借口左权曾与托派分子有过来往,有托派嫌疑,硬给左权扣上了一顶“托派分子”的帽子,并给予党内劝告处分。尽管左权“接受”了处分,但王明等并未就此收手,仍旧寻找各种机会对左权进行排挤和打击。

  

   1930年6月左权回国,奉命到闽西苏区担任中国红军军官学校第一分校教育长,同年12月任红军新12军军长。中央苏区第一次反“围剿”结束后,1931年2月他被任命红一方面军司令部作战参谋,参加了第二、三次反“围剿”,同年12月又出任红15军军长兼政委。1932年4月左权率红15军随东征军参加了赣州、漳州战役。5月28日,中央红军东征军撤离漳州,回师龙岩准备西进发起水口战役。这时,中革军委突然宣布撤销左权红15军军长兼政委的职务,到后方接受审查。

  

   原来,自从中共六届四中全会以后,王明“左”倾教条主义者把持了中央领导权,在组织上实行极端宗派主义,从1930年下半年开始,他们在中央苏区搞肃反扩大化,对持不同意见者无情打击,造成大量冤假错案,许多忠于革命的干部战士被当作“托陈取消派”、“AB团”而惨遭杀害。

  

   1930年5月,在中央苏区肃反运动中,有人向苏区中央局告发,称左权在任红军新12军军长时,曾收藏过“托陈取消派”的文件。而事情的经过是:在闽西的红新12军攻占汀州时,上海托派组织通过邮局寄刊物给红新12军政委施简。1930年12月红新12军军部开会时,一团政委刘梦槐无意中在军政委施简的衣袋里发现了托派文件,于是当即将此文件交给左权看。左权看后便将文件放进自己的衣袋里,事后也没有将文件的事向苏区中央汇报。对此,苏区中央局当即决定解除左权的职务,调其回瑞金接受苏区中央局组织部和中央执行委员会国家政治保卫局的审查.

  

   苏区中央局委员兼组织部长任弼时、中央局秘书长欧阳钦和邓发先后找左权谈了话。左权向中央如实承认了托派文件之事,说那份文件是上海托派组织通过邮局寄给施简的,原保存在施简的文件箱中,为不使文件扩散,自己将文件封存起来,后来奉中央军委命令,从红新12军调离到红一方面军司令部任作战参谋,托派文件不知遗落何处。左权承认在这件事情上自己有错误并写了声明书,但他同时否认自己和托派组织有任何联系。然而,一些人坚持认为左权有参加托派组织的嫌疑,可却又拿不出证据来,加之左权到中央苏区后,出生入死,英勇作战,表现一直很好,苏区中央局和国家政治保卫局才没有将他当作反革命论处,最后给他留党察看8个月的处分。

  

左权忍辱负重始终战斗在枪林弹雨的火线

  

在留党察看期间,左权于1932年6月被调到红军学校担任军事教官。(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左权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大浪淘沙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7400.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5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