庞大鹏:世界政治中的俄罗斯-互动与传导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25 次 更新时间:2019-02-22 21:25:02

进入专题: 俄罗斯  

庞大鹏  

  

引言 百年风云中的俄罗斯


   俄罗斯在20世纪多灾多难:1905年俄日战争,俄国战败,1914-1917年深陷第一次世界大战,俄罗斯帝国覆灭,1917年俄国大革命后发生三年国内战争,30年代大清洗,1941年苏德战争爆发,直到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苏联死亡2800万人,经济破坏惨重,1979-1989年阿富汗战争,一度缓和的美苏冷战再度尖锐化,严重恶化苏联的外部环境,成为最终导致苏联解体的重要因素,1991年苏联解体,俄罗斯至今仍在消化苏联解体带来的综合影响。这样一个跌宕起伏的大国,其历史与现实包含着太多的斯芬克司之谜。

  

   历史的时钟来到2018年。这一年是欧盟委员会确定的“欧洲文化遗产年”。单从俄罗斯的视角回望欧洲百年风云,也可以看到2018年是很多重大历史事件的周年纪念年。

  

   100年前,1918年,一战结束,苏俄国内战争爆发。时间走过百年,现在世人重新审视一战,惊叹于当时政治思想的极端矛盾性。这种矛盾性最集中地体现在西欧国家内部社会发展的同时,国际局势却陷入强权政治的反动状态。各种政治思想在这一时期激荡,不可避免地影响到俄国的国内发展。

  

   80年前,1938年,《慕尼黑协定》签署,被认为是间接导致二战爆发的导火索之一。普京认为,《慕尼黑协定》让苏联独自面对纳粹德国,苏联不希望两国爆发直接冲突,于是就诞生了《苏德互不侵犯条约》。

  

   70年前,1948年,捷克斯洛伐克二月事件爆发。在苏联的支持下,捷共将非共政党赶出政治舞台。二月事变标志着东欧国家最终被纳入苏联模式的发展轨道,加剧了苏联与美国及西方的对立,进一步确立了美苏冷战的国际局势。

  

   50年前,1968年,东欧爆发“布拉格之春”事件,这是东欧国家对斯大林模式进行改良的政治尝试。“布拉格之春”对苏内政产生了重大影响。苏联的新经济体制改革戛然而止,开始走向被后人诟病的全面停滞时期。

  

   30年前,1988年,苏共第十九次全国代表会议启动苏维埃改革,被认为是苏联政治变化,也是俄罗斯政治发展方向变化的开始。正是在这次会议上,苏共提出,发展需要有新的本质的变化,而这就要求采取根本的解决方法,要求采取积极的和主动的行动,关键问题是改革苏联的政治体制。

  

   纵观百年风云,俄罗斯的发展与世界政治的变化密切相关。本文所说的“世界政治”不仅仅是指政治权力、利益结构、格局体系等传统意义上的政治学及国际关系学概念。人类社会从蛮荒走向文明,从相互隔绝走向“地球村”,世界越来越扁平化,同时也越来越立体化。全球主义的研究方法已经是国际政治问题研究的基本方法。“世界政治”作为全球主义方法论的概念依托,其内涵远远超出一般意义上的国际关系或者区域政治研究内容,它是对人类历史发展特点及比较政治研究的统称。那么,世界政治中的俄罗斯,究竟是一种怎样的相互关系?

  

一 历史中的动关系:东方与西方


   从世界政治史看,俄罗斯与世界政治的互动关系体现在俄罗斯是否与世界政治发展的历史潮流一致,这种一致或者偏离对俄罗斯发展道路产生何种影响,俄罗斯发展道路一旦确定又对世界政治的发展留下什么印记。

  

   世界政治的发展可以大致划分为四个阶段:第一阶段为农耕时代,大约从公元前2000年到公元15世纪末,即西方发现美洲大陆、工业革命之前,发展以农业生产为主,工商业不发达。这一时期世界政治最突出的现象是帝国兴衰交替,征战奴役,抢夺领土资源,还发生过十字军东征之类的宗教战争,出现过像拜占庭帝国那样的政教合一体制。第二阶段为西方扩张的时代,也就是16世纪末到19世纪末,西方工业化进程开始加速。第三阶段为战争与革命的时代,从第一次世界大战至冷战结束。第四阶段为和平与发展的时代,从冷战后持续至今。

  

   在农耕时代晚期,1500年左右,西欧民族国家的力量得到决定性巩固,俄罗斯在欧洲的东部脱颖而出。俄罗斯登上世界政治舞台之时,很可能沿着典型的西方路线发展,与当时世界政治的历史潮流一致,但是四项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影响因素驱使俄罗斯文明与西方文明之间产生了裂痕。

  

   第一个影响因素是来自东方文明的蒙古鞑靼人在13世纪征服了俄罗斯大部分地区,直到15世纪末俄罗斯才结束草原帝国长达两个半世纪的统治,这给俄罗斯文化留下难以磨灭的影响。“莫斯科君主比较容易接受专制统治的思想..庄严接受沙皇和专制君主称号的伊凡四世在同库尔勃斯基王公论战的过程中加紧研究专制统治的新观点,这种观点是古俄罗斯所不熟悉的。”经过多年的纷争,俄罗斯才初步建立起君主和神权相结合的等级代表制君主国。相比之下,俄罗斯与西欧已经落后了整整一个时代。

  

   第二个影响因素是15世纪最终打败蒙古人的莫斯科公国地处俄罗斯东北部的内陆深处,离西欧中心非常遥远,妨碍莫斯科与西方建立密切关系。虽然俄罗斯幅员纵深,不止一次挫败了入侵者,但是管理巨大的版图,协调各种地方性活动和文化,始终是政权棘手的任务。启蒙时期一些思想家把一国的政府制度与其疆域大小直接相连,宣称专制主义是俄罗斯天然统治形式。草原边境的敞开刺激了俄罗斯社会的军事化,西部边界难以保护则强化了这一趋势。

  

   第三个影响因素是1386年以后波兰—立陶宛公国的兴起。1386年波兰女王与立陶宛大公联姻,不仅使波兰领土增加了一倍,而且使之成为一个重要的奉行扩张政策的国家,从15世纪初开始波兰—立陶宛公国向俄罗斯大肆扩张。双方进行了旷日持久的战争,战争大大加剧了敌对情绪:由于波兰—立陶宛公国在莫斯科公国心目中代表着西方,因而俄罗斯对西方文明也空前地怀有敌意。1462-1505年在位的伊凡三世将俄罗斯转变为向着东方式的政治统治和帝国方向发展。伊凡三世采用拜占庭模式对俄罗斯未来的政治发展至关紧要,这正是俄罗斯扩张主义政策的开端。伊凡三世外交活动的主要目标是反对波兰—立陶宛公国,目的是夺取它们占领的西南罗斯土地。为此他与波兰—立陶宛公国进行了两次战争,莫斯科公国的版图不断扩大。

  

   第四个影响因素是1453年君士坦丁堡的陷落导致俄罗斯与西方建立通畅关系的可能性消失了。西方的十字军运动洗劫君士坦丁堡,拜占庭与罗马之间仇恨日增。信奉东正教的俄罗斯对拜占庭逐步同情。1438年拜占庭为了应对土耳其的威胁而宣布与教皇达成宗教和解,希望能换取西方的军事支持。但是西方没有提供任何帮助,1453年君士坦丁堡陷落。俄罗斯得出结论:土耳其人获胜是上帝对拜占庭人背弃宗教行为的惩罚,俄罗斯应成为反对罗马思想意识的中心。

  

   正是在上述世界政治发展和俄罗斯道路选择的互动中,俄罗斯从一开始登上世界政治舞台就出现一种既要进入欧洲主流历史脉络,却又难以融入欧洲的两难境地。俄罗斯作为东部斯拉夫民族的主要组成部分,无论从种族、宗教、历史、文化等方面来说,还是从地缘来说,历来属于欧洲。但是,长期以来,俄罗斯始终未能融入欧洲社会发展的主流。赶超西方,实现国家的现代化,使俄罗斯立于世界先进民族之林,这成了贯穿俄罗斯历史的一条主线。由此产生的一个问题是,俄罗斯如何实现国家现代化,它在各个历史时期采取的不同的现代化模式又如何影响了其内政外交的联动性,塑造了世界对于俄罗斯的认知。

  

   在世界政治发展的西方扩张时代,俄罗斯从彼得大帝开始,逐渐脱去了鞑靼民族的旧传统,开始向西化的道路转向。与此同时,当亚洲南部诸群岛和印度半岛先后落入英国人之手的时候,在北方也同样出现了一个欧洲人向亚洲人入侵的现象,即俄国的领土扩大到了西伯利亚和远东,波罗的海沿岸、乌克兰东部、白俄罗斯和克里米亚半岛也都纳入了俄国版图。

  

   在俄罗斯精英的认知中,俄罗斯帝国与其他帝国不同:在西方,几乎总是把帝国这个概念同武力占领别国领土联系在一起,这样的地方具有殖民地的地位,并具有附属的社会经济关系。在这个意义上俄罗斯从来没有殖民地,俄罗斯只有过经济一体化的周边地区和边远地区。俄罗斯对于自身的这一认知与西方对俄罗斯的历史记忆有实质差别,也造成俄罗斯与西方关系的跌宕起伏。

  

   到了西方扩张时代的晚期,也就是经过一个世纪的技术变革,到19世纪末,人类生活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这种变化之大,超过了自石器时代到农耕时代变化的总和。但是当欧洲19世纪飞速发展的时候,俄罗斯还在停滞不前。直到19世纪末,俄罗斯依然是一个17世纪晚期类型的大君主国。

  

   在世界政治发展的战争与革命时代,俄罗斯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和一次冷战。在马克思主义发展史上,关于“时代”的话语体系是列宁首创的。列宁观察到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前夕国际形势发生的重大变化。他认为,帝国主义就是战争,战争必然引起革命。因此这一时代被称为“帝国主义和无产阶级革命的时代”。战争和革命作为时代主题,也为历史所证实。从第一次世界大战和俄国十月革命,到更为惨烈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再到20世纪50-70年代的朝鲜战争、越南战争,以及亚非拉的民族解放运动和武装斗争,这个以“战争与革命”为主要特色的历史阶段长达六七十年。

  

   在这一时期,苏联在美苏争霸中逐渐处于下风。苏联解体使俄罗斯在军事及政治地缘方面处于不利地位,加剧了俄罗斯在经济、军事、生态、信息等领域的安全危机,降低了俄罗斯在国际关系中的政治和军事地位。这一现实要求俄罗斯彻底改变其对内对外政策,稳定独联体地区的局势,加强同欧亚大国进行互利合作,为国家加速实现现代化创造条件。

  

   综观世界政治的总体发展进程,在与世界政治历史发展相互作用、相互影响的整个历程中,俄国历史最基本也是最稳定的特点就是其发展的迟缓性,以及由此相伴产生的落后的经济状况、原始的社会形态。这种基因影响如此之深,以至于当俄罗斯即将迈入21世纪新十年之际,时任总统的梅德韦杰夫大声疾呼:“让我们先回答一个简单但又非常重大的问题。我们是否还要继续把落后的原料型经济,长期存在的腐败以及根深蒂固地指望国家、外国、某种无所不能的学说或其他任何东西,但唯独不指望自己的陋习带到未来?背负这种种负累的俄罗斯是否还有自己的明天?”就像恰达耶夫1836年在?哲学书简?中说的那样,俄罗斯今天的问题就是过去悬而未决的问题的延续。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俄罗斯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大国关系与国际格局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5189.html
文章来源:《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2019年第1期

7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