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井奎:20世纪30年代凯恩斯与哈耶克之争:同袍抑或敌手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61 次 更新时间:2019-01-23 19:28:48

进入专题: 凯恩斯   哈耶克   资本边际效率  

李井奎  

  

   摘要:长期以来,国内外学术界对于凯恩斯与哈耶克的理论对手形象根深蒂固。然而,近几十年的经济思想史研究告诉我们,这一理论对手的形象反映出来的是我们对凯恩斯与哈耶克关于货币、资本和商业周期论述的误读有多深。本文通过对1930年代发生在两者之间的著名争论详加探究,综合近年来的经济思想史研究成果发现:至少在维克赛尔的分析传统之下,凯恩斯与哈耶克远不是彼此对立的敌手,而是并肩作战的同袍;现代宏观经济学的发展之所以偏离了两者当年研究的方向,乃是经济学界职业发展的内在逻辑而非经济学议题的重要性使然。

  

   关键词 维克赛尔联系 自然利率 斯拉法批判 资本边际效率

  

一、引 言

  

   长期以来,无论是国际学术界还是国内经济学者们的一般认识,凯恩斯与哈耶克的理论对手形象均可谓根深蒂固。以坚持个人主义方法论、主观价值论著称的奥地利学派极为推崇自由市场制度,对于主张政府干预经济的凯恩斯以及凯恩斯主义往往持有很深的成见,而作为奥地利学派学人极为推崇的哈耶克的经济思想,则常被自由市场派援引过来作为反对政府对市场进行干预的依据。近年来,主张奥地利学派经济学的张维迎教授更是以耸人听闻的“埋藏凯恩斯主义”这样的字眼,要求政府和经济学家回到奥地利学派对经济的洞识当中。丹尼尔·耶金和约瑟夫·斯坦尼罗的《制高点:世界经济之战》一书被制成三集纪录片,渲染了哈耶克经济社会思想与凯恩斯经济理论之间的激烈思想争夺战。该书认为,20世纪初到30年代,是自由市场理念支配世界,控制“制高点”,而从40年代到70年代,是凯恩斯的政府干预政策夺取了思想制高点,之后哈耶克为代表的经济自由主义又重新夺回了世界思想的统治地位。的确,在西方经济思想史中,在1930年代的英国,哈耶克与凯恩斯就货币、商业周期和资本理论曾经进行过一场举世瞩目的争论。在这场充满硝烟的交锋中,双方用语的辛辣、批评的深入都不免使人产生这样一种印象:在经济理论上,哈耶克与凯恩斯乃是一对冤家,他们秉持的经济理论和政策取向水火不容,其背后的经济思想背景乃是来自欧陆的奥地利经济学派与剑桥的英国经济学派之间的深刻分歧。对于这场争论,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约翰·希克斯曾这样写道:“如果要撰写20世纪30年代最完美的经济分析史的话,那场大戏(那可真是一场大戏)中的一个要角,非哈耶克教授莫属。”虽然哈耶克的货币、商业周期和资本理论现在已经不大为经济学专业的学生所知,但是,“曾经有一段时期,哈耶克的新理论是凯恩斯的新理论的主要对手。到底谁才是对的,凯恩斯还是哈耶克?”甚至在YouTube上有一段名为“凯恩斯vs.哈耶克”的搞笑视频,2010-2011年间在网络上广泛传播,还出了一个续集,所渲染的就是这种两者对立的理论对手形象。

  

   然而,从经济思想史的角度来看,这种理论对手的形象很可能与思想史的内在源流和逻辑变迁不相符合。这种形象上的对立反映出来的是,一直以来我们对凯恩斯与哈耶克关于货币、商业周期和资本理论的误读程度有多深。自1968年莱荣哈夫德发表《论凯恩斯的经济学与凯恩斯主义经济学》以来,对于1930年代发生在凯恩斯与哈耶克之间的那场著名争论,经济思想史学界有了更为深远的认知。事实上,如果把凯恩斯与哈耶克的这场争论放置在更为宏阔的经济思想史背景下考量,向前回溯到维克赛尔的货币与资本学说,向后推展到更为繁复芜杂、辛辣刻薄的剑桥资本之争,乃至今天流布天下的新凯恩斯主义或新古典综合派的动态随机一般均衡模型(DSGE),我们会发现,凯恩斯与哈耶克在其各自的理论上所具有的异曲同工之处,大异于上述那种流行的认识。诚然,凯恩斯与哈耶克在经济理论方面的认识存在着诸多分歧,这样的地方不胜枚举,但如果我们把关切点聚焦在1930年代的那场大争论以及由此引发的两者对货币、资本和动态经济学的理论发展,我们会发现,凯恩斯与哈耶克均沿着维克赛尔分析的先路,把货币经济中实际变量的调整过程以及利率在这一过程中所发挥的重要作用视为宏观经济学的根本挑战。正是莱荣哈夫德所揭示的“维克赛尔联系”把两位伟大的经济学家联合了起来,从库恩的科学范式意义上言之,他们之间在这个领域上的相似之处,甚至比他们本人所认识到的还要多。

  

   本文以1930年代发生在凯恩斯与哈耶克之间的那场关于货币、资本和商业周期的大争论为契机,综合近五十年经济思想史在这个领域的认识之深化,得出了这样的结论:至少在维克赛尔的分析传统之下,凯恩斯与哈耶克远不是彼此对立的敌手,而是并肩作战的同袍。本文的结构是这样安排的:首先对1930年代凯恩斯与哈耶克之争以及斯拉法的批判与哈耶克的回应之始末做一番回顾,其次则上溯到凯恩斯与哈耶克的理论源头,也即所谓的维克赛尔联系,接下来沿着这条理路揭示凯恩斯与哈耶克分别在各自后续的理论发展中是如何应对这场大争论的,最后指出凯恩斯与哈耶克在维克赛尔联系之下共同的理论与政策取向。

  

二、1930年代哈耶克与凯恩斯之争


   1931年1月,弗里德里希·哈耶克受伦敦政治经济学院莱昂内尔·罗宾斯教授的邀请,到伦敦开设几场讲座,内容包括他对经济周期的研究以及此前发表、引起罗宾斯教授关注的《储蓄的“悖论”》一文的主要观点。但哈耶克到英国的第一站并不是伦敦,而是剑桥。或许是由于彼时哈耶克对英文的掌握还很有限,抑或主要是英国经济学界、尤其是此时尚沉浸在对凯恩斯的《货币论》进行消化的剑桥大学经济学小圈子对来自欧陆的奥地利学派经济学的隔膜,哈耶克这次在剑桥的讲座并未取得良好的效果。不过,在罗宾斯的动员和帮助下,哈耶克在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开设的四次讲座非常成功,四次讲演的内容最终经罗宾斯润色而以《物价与生产》为名出版。

  

   论战真正的开端始于1931年8月。是月,哈耶克在罗宾斯的邀请下,在伦敦政治经济学院院刊《经济学》(Economica)杂志上对凯恩斯苦心经营、满怀期待的巨作《货币论》发表了一篇长达五十六页、苛刻到了无情地步的书评。在这篇书评里,撇开那些花哨的批判策略、尖刻的讽刺艺术,哈耶克主要的批评在于他认为凯恩斯没有“认识到处理现有资本价值变化的所有重要问题的必要性”。哈耶克的书评成功激怒了凯恩斯,后者曾这样写道:“哈耶克在读我的书时,没怀‘好意’,这不是作者所期待的那类读者。”但他的回复非常草率,甚至可以说在盛怒之下显得大失风度,该文也发表在《经济学》杂志上,彼时哈耶克书评的第二部分甚至都还没有来得及付印。对于《物价与生产》,凯恩斯反戈一击,他这样评论道:“说句实话,这本书在我看来似乎是我读过的思维最为混乱的一本,里面鲜有正确的表述……一个不知悔改的逻辑学者从错误出发最终以一片混乱结束,对于这一切是如何做到的,本书真是树立了一个了不起的榜样。”在这篇回应的后半部分,针对哈耶克书评中提到的资本理论挑战,凯恩斯则承认“我自己并未给出任何令人感到满意的资本和利息理论,也没有把我的书建立在任何现有的理论之上。”这一点正是引起哈耶克不满的“深一层原因”。甚至凯恩斯还承认,“这一理论的发展与我对货币问题的处理高度相关,可能把这些问题给丢在了黑暗的角落里,这一点我也认同哈耶克先生。”庞巴维克所倡导的那些基本思想虽有可能最终被认为处在资本问题的核心,但战前英国的经济学家对他的忽略“就像忽略维克赛尔一样是一个错误”。但是,对于哈耶克批评他不了解奥地利资本理论、尤其是庞巴维克和他本人的资本理论,凯恩斯则不认为庞巴维克构造出了一套令人感到满意的资本理论,而且还进而认为诸如此类的理论上的玄远追求“可能会让我们离货币理论更远”。

  

   鉴于我们即将指出的两人所共享的维克赛尔主义的传统,哈耶克在书评当中对凯恩斯也不是没有赞扬之语。“凯恩斯先生所采取的新方法,”他写道,“使利率及其与储蓄和投资的联系变成了货币理论的核心问题,这一点无疑是一个巨大的进步。”同时他还进一步提到,“甚至最终也不无可能的是,在凯恩斯的立场和我的立场之间,比我目前所倾向认为的差别要小。”凯恩斯同意哈耶克的批评是对维克赛尔资本理论的重要推进,他说“大体上我认同哈耶克博士的意见,”他也同意对自然利率决定要素的正式阐述应该成为《货币论》修订版的重要工作。“我唯一能够申辩的是,”他写道,“这样的一个理论并非必要,有关于此我有很多话要讲,而我自己关于它的看法仍然非常初步,尚不值得发表。俟之将来,我将尽力弥补这一缺陷。”针对这一问题,凯恩斯与哈耶克之间私下通信达十二封之多。而凯恩斯很快厌倦了这样无休止的争论,他认为:“也许重塑和改进自己的核心观点方才是更好的办法,徒然进行争论是在浪费时间。”

  

   但是,两人对于维克赛尔的分析传统都表现得兴味盎然。凯恩斯虽然感到与哈耶克的纠缠令人厌倦,但还是忍不住邀请斯拉法在剑桥的《经济学刊》上发表了一篇关于《物价与生产》的颇具毁灭性的评论。来自意大利的这位年轻经济学家对欧陆的经济学传统相当熟悉,此前即以善于批评经典著作中存在的问题而著称。在他的这篇批评文章中,他把哈耶克赖以制敌的奥地利资本理论的缺陷进行了揭露,之后机锋所向,均对准了维克赛尔分析方法的核心——自然利率问题。对于斯拉法的批评,哈耶克的回复颇费踌躇,甚至奥地利学派的著名学者路德维希·拉赫曼(Ludwig Lachmann)后来认为,哈耶克对斯拉法的批评做出了“致命的让步”。

  

   对于发生在凯恩斯、哈耶克、斯拉法之间的这场三方意见交锋,即便是当时的著名学者,也感到深奥难懂。他们到底在争论什么?此后凯恩斯与哈耶克分别从这场争论当中获得了什么样的启示?他们又是如何在各自后来的著作当中对此作出回应的?这些回应在多大程度上揭示了两者到底是同袍还是对手呢?这一切还要从莱荣哈夫德所称的“维克赛尔联系”说起。

  

三、维克赛尔联系


   克努特·维克赛尔是货币经济理论的创始人,因此也可以把他看作是宏观经济学的创始人,他开创了经济学中的瑞典学派或北欧学派。这位新古典经济学的集大成者,虽然生前并不为时人所重,但却得到了后人的极高评价。维克赛尔不仅因其在货币理论和商业周期方面的研究著称,而且在资本理论、价值与分配理论、公共财政理论方面的研究也颇负盛名。乔治·沙克尔(George Shackle)曾这样称赞道:“维克赛尔的著作巍如高山,两侧溪水横流,灌溉了宽广的各色领域,而后重又汇成一条大河。”本文主要关注维克赛尔的货币与资本理论。

  

在维克赛尔看来,经典的货币数量论虽然是“关于货币价值变动的唯一的特殊理论,是真正具有科学的重要性的唯一理论”,但对于如何描述货币供给的变化所导致的价格调整的过程,货币数量论的静态构想显得捉襟见肘。维克赛尔引入储蓄-投资利率机制,(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凯恩斯   哈耶克   资本边际效率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思想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4757.html
文章来源:《学术月刊》2018年第12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