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东屏:价值是否属人?

——价值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90 次 更新时间:2019-01-22 21:44:31

进入专题: 价值  

韩东屏 (进入专栏)  

  

   摘要:价值是属于人的范畴还是不属于人的范畴?这个问题很重要,关系到如何解说价值。学界对此分别有价值属人论和价值非人论这两种相互反对的回答。价值非人论的观点确证路线有两条,一是纯客观主义的路线,一是泛主体论的路线。但是,经过与其论据的一一对应的仔细分析可知,它们的最终结论都不能成立。这就说明,价值是属于人的范畴,离开人就无价值可言。

  

   关键词:价值、价值属人论、价值非人论、纯客观主义、泛主体论。

  

   “价值”这个东西,究竟是属于人的范畴还是不属于人的范畴?或者说,如果没有人,还有没有价值?这个问题对价值哲学研究及其理论建构来说很重要,关系到从什么前提出发解说价值或如何解说价值。

  

   1、两种回答

  

   这个问题,其实早在古代就有论及。只不过那时由于还没有“价值”这个哲学术语,有关价值问题的讨论都是用“善”这个概念进行的。在古希腊,智者派宣布“人是世间万物的尺度,是一切存在事物所以存在、一切非存在事物所以非存在的尺度”,[①]认为善恶都是人的产物。苏格拉底则通过探讨善与知识的必然联系,肯定了善恶的人为性。柏拉图相反,把理念、相看作具体事物的发源地、派生者,认为善相高于正义、光荣等其他相,不仅如此,善相还是一切相的终极原因。善相的创造者不是人而是神。神是一切事物的本质和相的创造者。神这个创造者是善的,希望宇宙万物都尽可能像他自身一样只有善,没有任何恶。亚里士多德也不以为价值仅属于人,只是与他老师的说法不同,他的观点是:善是万物之所欲。动物、植物,甚至石头,也有它们所追求的活动目的即善。[②]中国先秦,虽也偶有“惟上帝不常,作善降之百祥,作不善降之百殃”[③]的善恶神创论,但诸子百家则基本上都依循的是由人性、人生引出善恶的理路。尤其是后来成为中国传统社会主流文化的儒家学说,更是明显。一方面,儒家学说基本上都认为善恶源自人性,只不过具体见解存在差异。孟子是人性本善的观点,他把“仁义礼智”说成人心中先天就有的“四端”:“仁义礼智,非由外铄我也,我固有之也”。[④]荀子与孟子的观点有所不同,认为“好利而恶害,是人之所生而有也”的人性[⑤],这才导致了败坏道德的种种恶行,所以,“人之性恶明矣,其善者伪也”。另一方面,儒家学说主要是用“人之所欲”解释各种价值之在,即有正价值的存在者。如孔子说:“富与贵,是人之所欲也”[⑥],而孟子的“鱼,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生,亦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的说法[⑦],也是以人欲诠释价值的意思。

  

   当代学者对此问题也给出了两种截然不同的回答。

  

   大多数价值哲学的研究者,尤其是国内的价值哲学研究者,持“价值属人论”的观点,对问题给出了肯定的回答,认为价值是属人的范畴,有人才有价值,人是价值存在的必要前提。离开人就无所谓价值,也无法说明价值。因而在说明价值或揭示价值的本质时,必须引入人的概念,必须联系人或从人出发才行,否则就不可能说清楚价值。

  

   部分学者,即少数价值论研究者与许多非人类中心主义环境伦理观的主张者,则持“价值非人论”的观点。他们在“价值问题是否仅仅是属人”的疑问之中,[⑧]对问题给出否定的回答,认为价值不是属人的,并非为人独有,而是先于人的存在,是所有存在物都具有的属性,即使没有人,也有价值存在。也就是说,任何存在物都有其不依赖于外物的“内在价值”。因而在说明价值或揭示价值的本质时,根本无须引入人的概念,也无须联系人或从人出发。正因如此,反对人类中心主义的非人类中心主义环境伦理学把自然具有内在价值的“内在价值论”当作了自己最重要的理论预设。适如奥尼尔所说:“持一种环境伦理学的观点就是主张非人类的存在和自然界其他事物的状态具有内在价值”。[⑨]

  

   对以上两种相互反对的回答,究竟该作何判断?

  

   不难理喻,对所有相互反对的观点要想做出正确的是非判断,都只需要分析其中之一是否有理就可以了。因为它们的相互排斥性决定了,如果此观点正确,则与之相反的彼观点必然荒谬;如果此观点荒谬,则与之相反的彼观点必然正确。依此逻辑,下面就将通过分析“价值非人论”的是非来获得对问题的正确结论。

  

   “价值非人论”对价值的界说以及对“内在价值论”或价值非人性的证明,走的是两条路线:一条是纯客观主义的确证路线;另一条是泛主体论的确证路线。前者的意图是,只要证明了价值的客观性质,也就证明了自然具有内在价值或价值具有非人性。后者的意图是,只要证明了自然物也是主体,那么即便主体是价值产生的充要条件,也还是能证明自然具有内在价值。

  

   应当承认,这两条确证路线的设计都非常合乎逻辑,问题是他们最终走通了吗?我认为是没走通的。

  

   2、关于纯客观主义确证的驳论

  

   属于纯客观主义确证路线的具体理论大致可分为三类。

  

   一类是直接将价值等同于某种客观实在或客观事实或客观存在者。如胡义成说:“价值即时间”;舒虹说:“负熵即价值”;邬焜说:“价值乃是事物(物质、信息、精神)通过内部或外部相互作用所实现的效应。”[⑩]虽然这类观点的具体说法有所不同,但都存在一个同样的不可克服的困难。我们知道,价值可作正价值与负价值的区分,正价值意味好,负价值意味坏。可是,“时间”、“负熵”或“事物相互作用所实现的效应”之类客观实在或客观事实,与好坏有何关系?究竟该说好还是坏?如并无必然联系,也无法说好说坏,那将这些东西等同于价值,就只能是鲁莽的武断,直接用事实等同价值。

  

   胡义成之所以会说“价值即时间”,是受启于普里戈津的“自组织理论——新进化论”和海德格尔的名著《存在与时间》。根据前者,进化是在时间中实现的;根据后者,存在的意义是随着时间显现的。既然进化与存在的意义都离不开时间,他就认为该如海德格尔所言,“只有把时间状态的问题讲解清楚,才可能为存在的意义问题提供具体入微的答复”,于是得出“广义价值归根到底即时间”之结论。这里先不说倘若没有人的评价,“进化”与“意义”这样的说法是否成立,只说即便自组织系统的进化与存在的意义是在时间中出现的,也最多只能说明时间是产生价值的一个不可或缺的前提。但是,产生一物的前提再如何必要也只是前提而不是该物本身,就像我们不能因为阳光、空气、水是产生生物的必要条件而把它们直接说成是生物一样。实际上,不但价值,宇宙中的一切都是在时间中出现的,难道我们也要因此而都将它们定义为“时间”?显然不能。如果所有东西都是时间,也就没有了物与物的区别。

  

   舒虹之所以有“负熵即价值”的说法,是因为他根据热力学第二定律即熵增加原理,认为宇宙各部分从无序、非平衡、非均匀,走向“有序、有组织、有选择,直到生命和思维的产生,这样的过程应当被理解为价值过程”,而这个价值过程也就是熵减少的过程。因此,“消除不定性和绝对均衡就是价值,即正价值”。然而为何“消除不定性和绝对均衡”这样的事实就要被称“好”,即“正价值”,而相反的事实就要被称“坏”,即“负价值”?显然这里还是缺乏逻辑上的必然性。也就是说,在逻辑上,我们并不能从“消除不定性和绝对均衡”的事实推出一个“好”或“正价值”的结论出来。正因这里无必然联系,所以舒虹本人也不得不承认,在熵减少的演变过程即“消除不定性和绝对均衡”的过程中,“也可以将整个座标变换方向,把正价值和负价值倒换过来,这对实际发生的过程没有影响,变换的仅仅是符合。”[11]可是这样的随意变换,在真正的价值论域中是根本不可能出现的,其道理仅用一个例子来说就够了,这就是:没有任何人会认为,“希特勒是坏人”与“希特勒是好人”这两种说法不管怎么说都一样。

  

   邬焜对“价值乃是事物(物质、信息、精神)通过内部或外部相互作用所实现的效应”这个说法给出的解释是:“仅仅相互作用还不是价值,只有通过相互作用所引起的体系自身或作用双方或诸方的改变的效应才是价值。”“对于某事物的存在和发展来说,相互作用引出的效应可能是有利的,也可能是有害的,可能是正向推动的,也可能是负向促退的。但无论是哪类性质或哪类作用方向上的效应都是价值关系。这样便可能区分出正价值、负价值、中性价值等等,……”[12]这个解释同样有问题。为何对事物的某个方向的推动要被说成是“正向推动”?为何这种“正向推动”就要被说成是“有利的”或“正价值”?据称这是因为“对于某事物的存在和发展来说,相互作用引出的效应可能是有利的,也可能是有害的,可能是正向推动的,也可能是负向促退的”,但问题是,为什么要将客观上本来属于某事物的自身演化说成是有积极意义的“发展”?而那些人之外的事物,又有能力将它们自身的演化说成是“发展”吗?又有能力把某些相互作用说成“正向推动”,是“有利自己发展的”,把另些相互作用说成“负向推动”,是“有害自己发展的”吗?当然没有。所以这里的所谓“发展”、“有利”、“有害”之类价值话语,都不过是人的评说。

  

   另一类是用某种客观实在的意义来定义价值。如苏联学者瓦西连科认为:“价值是一个系统存在和消亡的意义。”[13]

  

   尽管在定义价值时,将价值落脚于“客观实在的意义”,要比将价值落脚于“客观实在”本身更接近价值的实质,但这种价值定义还是存在如下四个方面的问题:一是按此价值定义,非系统之物,或构成系统的单纯因子,或没有生死的系统(如自然、宇宙),将均无价值可言。可道理何在?难以给出令人信服的说明。二是从这样的价值定义出发,或者根本无法说明人的价值,或者将导致“一个人的价值,就在于他是一个独立的有生有死的生物系统”这种谬论。三是定义中的所谓“意义”是对谁而言?如果没有人,没有主体,谈何意义?四是有循环定义之嫌。“意义”与“价值”在语义上有相同所指,经常被互换使用,如果“价值是一个系统存在和消亡的意义”,那“意义”又是什么?又该如何定义?是不是又要把它说成是“一个系统存在和消亡的价值”?

  

   第三类是把价值看作自然的创造,其主要代表有怀特海与罗尔斯顿。

  

   怀特海的机体哲学把“现实实有”确立为宇宙的最小单位,认为它们通过物质性摄入和概念性摄入不断变化融合,而整个宇宙就是各种现实实有流变过程的集合。不论是现实实有的摄入,还是整个宇宙的流变,都自源于宇宙的创造力,所以价值也是被宇宙的创造力所创生的。[14]

  

不过,由于怀特海同时认为,宇宙的流变是“由多而一”的过程,价值是在客体这种没有灵魂的碎片与质料之间相互摄入,导致一个有灵魂的自足的主体产生之后才出现的,这就等于他还是承认了:主体是价值的充要条件,没有主体就没有价值,有主体才有价值,价值是属于主体的范畴。尽管在怀特海那里,(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韩东屏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价值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哲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4738.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