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崑将:从“王道”到“皇道”的近代转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60 次 更新时间:2018-09-05 02:36:12

进入专题: 王道   皇道   神道  

张崑将  

   内容提要:本文旨在分析日本从江户时代到战前有关“王道”与“皇道”之间的“转折”关系。本文所谓“转折”,系指作为儒学的“王道”理念在江户时代有第一波的“转折”,被注入了“神道”内涵而成为神儒结合之物,而在近代日本则又有第二波的“转折”,“王道”被渗入了“皇道”内涵而成为超越“王道”之超国家理想。“皇道”之理论,从幕末到1930年代也经历了以下三个时期,幕末水户学发展出“王道辅佐神道”,神道为主,王道为辅,这个时期可称之为皇道的“萌芽期”。明治维新后,天皇权威透过祭、政、教三合一的国家神道权力系统,也出现海外扩张的殖民势力,明治天皇是有史以来皇权最为扩张的时期,该期可说是皇道的“酝酿期”。到了1932年伪满洲国成立之后,受到国务总理郑孝胥大呼“王道乐土”之刺激,并寄希望于日本,“皇道”成为“王道”的指道者,顺理成章迈入了“皇道”成熟期的阶段。本文认为无论“神道”或“皇道”,均还需要“王道”作为对照理念,显见“王道”还是滋养与酝酿日本“神道”或“皇道”的“源流”,但在日本近代转折成为自己本身的“原型”。

   关 键 词:王道  皇道  神道  转折  伪满洲国  水户学

  

   1946年元旦昭和天皇下达“人间宣言”,内容如下:“朕与尔等国民在一起,常欲利害共同而分担休戚。朕与尔等国民之间之纽带,始终依相互之信赖和敬爱结合,非只依神话与传说而产生者。非基于天皇为现御神,且以日本国民优越于其他民族之民族,从而持有支配世界命运之架空观念。”这个透过天皇自我否定是现世神的宣言,宣告了天皇的神性是经由战前军界、政界、学界、产业界等所结合的国家一体化而产生的“建构之物”。战前这类视“神话/传说”为“事实”,将“人皇”当成“神皇”,深信“日本国民”是“天孙民族”的优越性,透过国家祭、政、教三合一方式,深植日本人心中。今日看来,这些“建构之物”都是19世纪“民族—国家”(nation-state)风潮下的“近代产物”,日本可以说是东亚国家中在“民族—国家”的近代转型中,堪称最具典范者,且其有关“民族—国家”的论述,也一直影响当代及今日的东亚区域国家。①

   关于天皇不是现世神,涉及本文要讨论的“王道”与“皇道”之间的关系课题,而在“王道”过渡到与“皇道”的过程中,在江户时代还曾有一段长时间“王道”与“神道”之间的酝酿期。本文所谓“转折”,系指作为儒学的“王道”理念在江户时代“转折”,被注入了“神道”内涵而成为神儒结合之物,而在近代日本则又“转折”渗入了“皇道”内涵而成为超越“王道”之超国家理想。本文认为无论“神道”或“皇道”,均还需要“王道”作为对照理念,显见“王道”还是滋养与酝酿日本“神道”或“皇道”的“源流”,但在日本近代转折成为自己本身的“原型”。②

  

一、江户时代:“王道”注入“神道”内涵阶段


   “王道”本是儒学的治世理想,自宋儒以后,以孔孟思想为主要内涵。孔子对于君德的王道理念,一方面承继了《尚书》、《诗经》、《易经》的君王中道思想;一方面则有所创发地运用到普遍的道德规范上,即中正之道不再只是限于王者之德,也许可用司马迁(145-86 B.C.)的话来概括孔子的王道思想:“夫《春秋》,上明三王之道,下辨人事之纪。别嫌疑,明是非,定犹豫,善善恶恶,贤贤贱不肖。存亡国,继绝世,补敝起废,王道之大者也。”(《太史公自序》)。“别嫌疑,明是非,定犹豫,善善恶恶,贤贤贱不肖”,是内圣之学;“存亡国,继绝世,补敝起废”,是外王事业。当代新儒家熊十力(1885-1968)如是概括孔子的内圣外王之道:“孔子之道,内圣外王。其说具在《易》、《春秋》二经,余经皆此二经之羽翼。《易经》备明内圣之道,而外王赅焉。《春秋》备明外王之道,而内圣赅焉。”③到了孟子所倡的王道政治论,是欲王者先具内圣之德而行外王之道,更强化了孔子的“内圣之学”,此即“性善论”的提出,而孟子的“王道政治论”正是由此而扩展而来。

   “王道”理念传到日本,在江户时代泛起了阵阵的涟漪,特别是在江户时代。江户儒学曾有过鲜明的“王道”之辨,起之于古学派内部之争,古文辞学派荻生徂徕(1666-1728)以“先王之道”论反对古义学派伊藤仁斋(1627-1705)的“王道”论。要言之,徂徕的“先王之道”是根据《六经》主义以论“先王之道”,不同于仁斋根据《论语》、《孟子》,以孔孟思想为主而阐述的“王道”精神。④尽管如此,二者的“王道”论争,纯是儒学内部之争,并不涉及“皇道”与“王道”之论争。但笔者认为,儒门的“王道”论争滋养了“神道”论述的养分,更成为日后“皇道”的基础,“皇道”是在“王道”基础上进而衍化的近代产物。

   揆诸江户时代的王道注入神道内涵,又可区分前期的“王道与神道无别”,此以朱子学及阳明学者为主,后期则发展为“王道辅佐神道”,以后期水户学的勤皇论为代表。

   (一)王道与神道无别

   王道政治是儒家治世的理想,简言之,王道即是圣人之道,圣人之道以仁义之道为主。但到了日本,经过脉络性的转换,透过江户时代儒者,将“王道”注入了“神道”内涵,别开生面,呈现儒学在日本转折的现象。最有名的当是江户初期著名的朱子学者林罗山(1583-1657)以下之论:⑤

   “三”,天地人之三也。“丨”,贯天地人也。贯天地人者,神道也。王道,其第一之人,天下之君也,故曰“王”。“主”,王上之点,火焰之貌也;“日”,火珠也,其首在日轮,即天照大神也。日神之子孙,坐日本之主,故曰日本国。

   林罗山上述王道与神道合一论,当是改造董仲舒:《春秋繁露·王道通三》之说:“古之造文者,三书而连其中,谓之王。三书者,天地与人也,而连其中者,通其道也。取天地与人之中以为贯而参通之,非王者孰能当是?”中国汉朝当时无神道,但日本有神道教,王道论进入到日本江户初期,很快地被神道化,林罗山著其先鞭,以下更说附会三种神器为儒道的智仁勇:

   神玺,印之玉也。一宝剑,草薙之剑也,亦云天村云之剑也。一八咫之镜,内侍所之事也。右以玉剑镜为三种神器,由天照大神授之而为代代帝王之宝物也。此三之内证,镜智,玉仁,剑勇,以智仁勇之德保持一心之义也。在心有智仁勇,成显灵器之时,镜玉剑也。以是治守国家也。又镜象日,玉象月,剑象星,如有此三光而天地明。三种神器备而王道治,王道、神道,理也。⑥(作者自译)

   以上罗山的“王道与神道无别”之论,影响后儒不小,足堪为一个定型。另一朱子学者贝原益轩(1630-1714)在《神只训》亦是一部阐明儒道、神道和圣人之道并行不悖的著作,他说:“殊中夏之圣人,以神道设教,是《易》之道也。神道、《易》道同也。凡天地之间,只一也,非有天道、神道、圣道三事。人道则从天地之道,行也。然曰神道别于圣人之道,是异端也。”⑦以上可说是“神道”、“圣人之道”无别,虽未言及“王道”,但儒者言“圣人之道”,实则蕴含“王道”理想。

   不只朱子学者如此主张“王道与神道无别”之论,江户初期的阳明学者亦不乏此论述,只是稍有不同,喜欢援引《易经》以论“神道”。众所周知,“神道”之词,出自中国的《易经》,《周易·观卦》彖辞曰:“观天之神道而四时不忒,圣人以神道设教,而天下服矣。”日本学者经常引用此文以论神道儒道是相通无二,阳明学者是其中翘楚者。如熊泽蕃山(1619-1691)比喻《易经》的八卦,有如日本神话中的“镜”、“玉”、“剑”三种神器之象,他说:“日本之象,三种神器也,唐土之象,八卦也。”⑧蕃山并在《大学或问》“神鬼再兴”条所云:“道,天地之神道也。中夏圣人之道,日本神人之道,皆天地之神道也。”⑨以下也附会三神器,如同罗山比附《中庸》“智仁勇”三达德,他说:

   三种之神器,则神代之经典也。上古无书无文字,作器为象,以玉为仁之象,以镜为知之象,以剑为勇之象。知仁勇三者,天下之达德也。⑩

   以上附会目的,不外表达神道与儒道之相通,神道属之日本天皇,将儒家智仁勇之德象征天皇的皇者之道,如是儒家圣人的“王道”被注入“神道”内涵,形成神儒合一的镶嵌体。

   上述这种神儒合一论,即便到了江户中后期仍不乏有人倡议,例如一位折衷儒者帆足万里(1778-1852)在其《入学新论》中强调:“神道以忠信为宗,以明洁改过为行,皆与孔子之道无异。但推皇祖以为天神,颇类权教,然不为出世,又无因果报应之设,且运属草昧,书契不兴。大本虽立,细节不备,故至应神、仁德二帝,并崇儒术,以道斯民。后世治国家者,彝伦之叙,政刑之设,莫不因儒以为名,人知忠孝五伦之道,有所持守者,皆二帝兴教之德。”(11)帆足万里此论,主张神道内涵与儒教道德无异,他甚至认为日本将“皇祖”推尊到“天神”,很像佛教的“权教”,但因不主张出世,所以与佛教不同,这是一种排佛的神儒合一论。

   (二)王道辅佐神道

   江户初期上述儒者们的神儒结合现象,看不出神儒之间以何者为优先或主从的次第关系,但随着德川政权在政治与经济上的处理问题上渐成疲态,加上天灾,在1850年代前后,出现百姓一揆动乱(即农民起义)频仍之状况。先是1832年(天保3年)开始的全国性的“天保大饥馑”,接连几年又有关东大水害,东北大洪水,凶年稻作无成,造成米价暴腾,民不聊生,在这样的背景下,1837年发生了“大盐平八郎之变”,即阳明学者大盐中斋(1793-1837)为解救贫民而起义的事件,尤令学者震惊。在大盐起事之后的同年,连续有四月之备后三原、六月之越后相崎、七月之摄津能势之一揆连锁反应。特别是1853年美国培里(Matthew Calbraith Perry,1794-1858)率四艘舰队抵浦贺港,要求亲睦,订立通商条约,更引起尊攘志士的不满。在上述内忧外患的背景下,出现提高皇权、压抑幕府的声浪,“尊皇论”在此风潮下成为对抗幕府的最佳武器。

   例如1778年佐久间太华出版即著名的《和汉明弁》,开宗明义即说:“彼所宗之圣人之道者,亚我神皇之教者”,(12)而什么是“神皇”,就是从天照大神(天祖)以降,派神孙(天胤)掌管日本国,到日本神武天皇建国,万世一系,神圣相承二千五百多年。“天祖”与“天胤”是一脉相承的神性血缘关系。上述的“亚”字是关键词,前此论神儒相合者,并没有神主儒辅的思维,如今佐久间太华之论表面批评儒教,实则抬高皇权,挑战幕府当局权威。时代愈近德川末期,已经处于外患内忧频仍的时代,日本主体精神的神道思想则愈被强调,其中可以后期水户学作为代表。

   水户学者藤田东湖(1806-1855)经常提及“神皇之道”或“皇道”,二者是同义词。笔者认为东湖这种用法,当是日后明治维新以后的“皇道”论之滥觞,因为“神皇之道”,一方面也可简称“神道”,另方面也可简称“皇道”,但二者还是有侧重面的不同。简称“神道”者,较不凸显当代天皇的地位,例如前引林罗山引用“神道”并没有凸显当代天皇的地位,但幕末的“神道”成为“神皇之道”、“皇道”的共用词,具有刻意凸显当代天皇的敬意,这在幕末的尊皇攘夷理念之脉络下,特别显著,仅此一“转折”,虽同样用“神道”,但已大异其趣。

东湖曾诗云:“苟明大义正人心,皇道悉患不兴起。斯心奋发誓神明,古人云毙而后已。”(13)亦云:“神州尊神尚武之政,万世不可变者也,极天不可易者也。今皇道虽衰,天祖之训,奕世罔坠。……故尊神之义明,(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王道   皇道   神道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世界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2107.html
文章来源:《外国问题研究》 , 2017 (3) :4-12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