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晨:《论欧洲联盟的民主》导言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25 次 更新时间:2018-08-28 22:08:46

进入专题: 欧盟   民主  

赵晨(社科院) (进入专栏)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8年08月

  

   内容简介

   本书创造性地提出欧盟塑造的是一种“混合型柔势民主”(a hybrid gentle democracy),对60多年来欧洲一体化过程中欧盟所体现出的民主特征进行归纳和概括,并从政治民主(包括代议制民主和参与式民主)、社会民主以及国际政治层面的意识形态民主等三个视角评估其民主发展状况和发展水平。民主是一项未完成,也永远不会完成的政治目标,作者以总体民主观的综合视角全面观测了这一进程中,欧盟在理念、制度和政策方面的探索和尝试,以及它的成功与失败、无奈和妥协、傲娇同坚韧,并向读者展示了民主在民族国家之外的另一种新容器里可能呈现出的形态。

  

   作者简介

   赵晨,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副研究员、国际关系研究室主任。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硕士,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欧洲系博士。研究方向为欧洲外交、欧盟政治、欧洲一体化理论和全球治理。意大利欧洲大学学院、德国柏林自由大学、美国匹兹堡大学、德国曼海姆大学访问学者。曾出版《叙利亚内战与欧洲》(合著)、《“一带一路”与欧洲》(合编)、《欧洲的抉择:从墨西拿到马斯特里赫特》(合译),在《世界经济与政治》《欧洲研究》与Asia Europe Journal等国内外学术期刊发表论文数十篇,新华社特约评论员。

  

  

导言

  

  

   总是可以更民主一些。——法国哲学家雅克·德里达[1]

  

   1831年4月到1832年2月,法国政治哲学家和社会学家阿列克西·德·托克维尔以考察美国的新监狱制度为名,花费9个多月的时间,深入到美国各个角落,深度体验这块新大陆的民情、政治与文化。访美归来后他写下了《论美国的民主》一书[2],指出身份平等是美国新社会的最大特点,并且预言民主将成为世界不可阻挡的潮流和趋势,认为欧洲在贵族阶层支持下的王权统必受这一民主进程的冲击,因为“平等的逐渐发展,是事所必至,天意使然”[3]。经历了一个多世纪的发展,托克维尔的预言获验成真:贵族政治的合法性已然消逝,尽管因社会制度、经济发展水平、历史传统、宗教信仰和所处地域不同,各国对民主的解释和认识有很大差异,但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无论其经济发展水平属于发达世界,还是发展中世界,意识形态上是社会主义还是资本主义,均认可“民主”是人类应遵从的价值,是良好国家治理的规范。当今时代,民主已经成为民族国家存在的合法性来源,几乎每个政府都在阐释和论证自己治理国家的民主性,为自己是一个“民主”国家而苦苦辩护。

  

   20世纪下半叶,民主“竞技场”中又增添了新“选手”——跨国组织。随着二战后各国经济相互依赖程度的加深,各个民族国家自愿向联合国、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世界贸易组织等国际组织或是欧洲联盟(1991年前《马斯特里赫特条约》生效前称“欧洲共同体”)这样的地区组织转让权力或是委托它们代行职责,使得它们成为民族国家之外的重要政治行为体。

  

   各个跨国机制之中,欧盟是最特殊的一个:自1950年法国外长罗贝尔·舒曼发表《舒曼宣言》,提出建立“欧洲煤钢共同体”的构想之后,欧洲一体化在深度和广度两个维度上不断推进,目前已形成一个覆盖欧洲大部分地域,拥有28个成员国[4],混合了国家与超国家权力,兼具政府间性国际组织和准联邦国家性质的“独一无二”(sui generis)的欧盟。它在欧洲已经建立起一个没有边界的共同大市场,设立了具有实际管辖权的欧洲法院、诸多规制机构、公民直选的欧洲议会、独立性超过美联储的欧洲中央银行,19个欧盟国家甚至放弃了主权国家最重要的象征之一——货币,转而共同使用“欧元”。从渔民出海打渔的渔网孔洞的大小,到希腊国民在债务危机时期每天最多能从ATM机里取出几十欧元的现金;从运载牲畜的卡车司机连续驾驶几个小时即需要停车休息,到德国、法国、意大利能够与中国、美国等域外国家签署何种贸易协定,这些对每个欧盟公民的生活产生实实在在影响的政治决定都是在欧洲首都——布鲁塞尔制订,并在欧盟委员会、欧洲法院等欧盟机构的监督之下实施。

  

   这样一个决策可以影响各个成员国的内部政策,对千百万人民的生活造成巨大影响的政治体,怎么可以不承担民主责任和接受公共监督,远离公众,只在一个小圈子中运作呢?早在1979年,英国工党内的一位学者戴维·马昆特(David Marquant)就发明了“民主赤字”这个新词,来形容欧共体的民主合法性问题。[5]自1979年以来,欧盟制度架构向民主方向有了大幅倾斜,但关于欧盟不民主的批评依然不绝于缕。那么究竟如何看待欧盟这一特殊政治体的民主?在一个可称为“民主泛化”的时代,欧盟采取了何种民主制度设计?它的民主价值和决策方式有何特点?此外,民主是否会影响欧盟运作的效率,甚至反噬它、威胁它的存在?本书将从民主的多重涵义入手,尝试对这些问题做出一些比较综合和平衡的解答。

  

   民主是个复数概念

  

   我们先从民主的概念谈起。今天,由于民主成为西方世界的主导意识形态,这个词所代表的意义已经大大泛化了。对民主是什么有众多看法和定义,有的是从制度着眼,有的从社会入手;有的将其视为规范要求,有的是从经验出发,对现存的已被称为“民主”的现象进行归纳;有的认为它是一种原则,还有的认为它是一种权利。20世纪的民主理论权威学者罗伯特·达尔(Robert Dahl)提到:“经过若干世纪的政治沉思之后,民主的理论仍然是相当不令人满意的,不管是具有伦理学特征的民主理论,还是作为一种描绘现实世界之尝试的民主理论。”“没有一种真正的民主理论——而只有各色各样的民主理论。”[6] 在实践中,民主被西方的知识界赋予了众多的特征,有制度的也有程序的,比如自由选举、责任政府、多党制、多数决定制、固定的反对派、代议制、三权分立、有效参与、决策透明、多数决定、保护少数权利、法治等等,甚至还包括宽容这样的价值观念。

  

   的确,民主是一个综合的、复杂的,有多重意味和多面形状的概念,如果要回归词源本意的话,即把demo和cracy分开,demo是人民,cracy是统治,意为“人民的统治”,或者至少意味着“人民的某种权利”[7],但20世纪70年代,在美国的学术讨论中,上述被称为“古典派”的传统的民主学说在同“坚持用熊彼特模式中程序性民主概念的那些人数越来越多的理论家之间”的辩论中败下阵来[8]。“理论家们越来越注重在两种民主概念之间作出区分,一种是理性主义的、乌托邦的和理想主义的民主概念,另一种是经验的、描述的、制度的和程序的民主概念,而且他们得出的结论是:只有后一种概念才能够提供分析上的准确性和经验上的参照物,从而使之成为有用的概念。用规范理论来对民主进行笼统的探讨急剧衰落,至少在美国的学术讨论中是如此,而且被另一种研究方向所取代,这种研究方向旨在理解民主制度的本质、制度的作用方式和它们得以兴起或衰落的原因。其中最主要的努力是使民主成为一个常识之词,而不是‘溢美’之词。”[9]萨缪尔·亨廷顿(Samuel Hungtinton)正是依据约瑟夫·熊彼特(Joseph Schumpeter)的程序民主定义,而且仅仅选取了民主制度和程序中的自由选举这一个特征,来证明20世纪后半叶出现了世界政治中的“民主的第三波”。[10]

  

   我们来看一下熊彼特的民主定义。熊彼特在《资本主义、社会主义和民主》这本书里给民主下的定义是:“民主是一种政治方法,即,为达到政治——立法与行政的——决定而作出的某种形式的制度安排。”[11]这样民主就只是一种手段,而不是承诺平等的生活方式,只是一种产生领袖并使之合法化的制度安排。此民主观与民主的古典定义——“人民的统治”就至多只有极为模糊的联系了。熊彼特指出:“民主并不是指,也不可能指,按照‘人民’和‘统治’这两个词的明显的意义所说的人民确实在那里统治的意思;民主不过是指人民有机会接受或拒绝要来统治他们的人的意思……定义的另一方面可以说成:民主就是政治家的统治。”[12]的确,熊彼特的这种民主理论,概括了现代西方自由民主制度一些公认的特征,例如政党之间为政治权力而发展的竞争,公共官僚机构的重要角色,政治领袖的重要性;投票者对当代政治问题所拥有的知识甚为贫乏,对政治决策的判断呈现出极大不确定性等等。但这种“精英主义”民主观过于狭窄,抛弃了民主规范层面的意义,丧失了民主的理想,从而也就丢掉了民主的原初意义。如果仅以自由选举一项来衡量是否民主,就更犯了简单化的错误。正如一些现代民主理论学者所言:“选举本身并不必然导致民主。如果普遍地缺乏和解的意愿,缺乏形成一种能够超越以往敌意的公民能力概念的意愿,仅仅有选举并不能创造出一种民主的文化。波斯尼亚-黑塞哥维纳就是一个例子,在那里,选举过程不过是已有的社会与民族冲突的反映。”[13]即使少数服从多数是民主的组织原则,但并不一定必须以自由选举制这一制度来体现。在研究欧盟这一超越国界的特殊政治体时,我们更有必要回到民主的词源意义,即“人民的统治”上,毕竟程序民主和制度民主很大程度上都是根据民族国家而“量体”设计的,如果取消了民主的规范意义,仅以自由选举来考量欧盟的民主,那就会大大削弱这一超国家民主构建的丰富性,也不符合欧盟民主发展的实际情况。

  

民主是一个复杂的复数概念,它既是一种政治制度和决策方法,也是一种生活方式,还是一种价值理念。民主好比检查身体所需的血压、脉搏、体重、身高等一套指标,(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赵晨(社科院)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欧盟   民主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读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195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