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晨:债务危机对欧盟发展及中欧关系的影响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37 次 更新时间:2018-08-15 20:09:59

进入专题: 欧债危机   欧盟   中欧关系  

赵晨(社科院) (进入专栏)  

  

   摘要:欧债危机已经成为左右世界经济走势最大的不确定性因素之一。债务危机对欧盟的影响是全方位的,欧洲经济长期增长前景堪忧,但欧盟仍有足够能力应对债务问题;欧洲政治合作因债务危机出现裂痕,不过欧洲一体化有可能因危机取得新进展;欧盟以财政紧缩为核心的应对债务措施给南部成员国造成很大的失业压力,维持社会稳定成为部分欧盟成员国的突出问题。欧债危机爆发,加速世界经济重心向新兴国家转移,中欧经济关系趋于平等,但国际政治理念差异仍是阻碍中欧关系继续提升的重要因素。

   关键词:欧债危机、欧盟、中欧关系

  

   债务危机对欧盟经济、政治、社会和对外政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欧盟经济深受债务危机困扰,虽然它仍有充足的备用应对手段,但其长期经济增长前景不乐观;债务危机也加大了欧盟的政治不确定性,各国加快分化组合,不过一体化有望取得突破性进展;金融危机导致高失业,这给社会埋下了潜在风险,但社会危机仍在可控范围内;对外政策欧盟以价值观为导向的趋势延续下来,不过整体实力上欧盟作为世界一极的地位有所下降。中欧关系的经济基础不断巩固,政治交往机制已经比较完善,但双方意识形态分歧和观念差异没有弥合的迹象,美国因素短期内下降的可能性不大,我国对欧政策“以经促政”的路线大方向正确,但恐怕仍需较长时间才能见到成效。

  

   (一)欧债危机的经济后果

  

   1.欧债危机简析:

  

   欧债危机已经成为影响2012年世界经济走势的最不确定因素。但从总额上看,欧盟债务实际上是美、欧、日三大发达世界经济体中最低的。截止2011年底,包括国债和贷款在内的日本中央政府债务超过1000万亿日元(合近12万亿美元),2011年度政府债务总额和国内生产总值之比达233.1%,是发达国家中最严重的;2012年初,美国国债高达15.23万亿美元,自二战结束以来首次超过了GDP;根据2011年三季度末欧盟统计局的数据,欧元区17国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GDP)比例只有87.4%,欧盟27国债务占GDP比例为82.2%。而且欧元区的私人储蓄率为12%,大大高于美国的5.8%。

  

   那么为什么美国和日本都没有欧盟的债务危机严重呢?原因就在于欧盟不是一个统一的国家。作为一个主权国家联合体,欧盟无法强迫其成员国短期内无条件迅速划拨资金援助希腊等债务危机爆发国;欧元区虽然使用单一货币——欧元,但欧洲中央银行并不像美联储一样能够承担“最后贷款人”角色,可以将问题国家的债务用“印钞票”的方式照单全收;欧洲通过建立欧元区统一了货币政策,但却把财政政策的主导权留给了各个成员国,绝大部分税收都集中在各国政府手中,欧盟自有财源很少,没有力量独立解决债务危机。当今世界是一个金融资本泛滥的时代,经济实力再加上迅疾的反应才能赢得市场信心,才能抵御国际游资的冲击,但以上三点缺陷决定了欧盟无法高效运作应对债务危机,所以希腊尽管只占欧盟GDP总额2.5%,它的债务危机却依然引发席卷欧洲和全球的金融和经济动荡。

  

   2. 欧债危机的出路:两种道路之争

  

   欧债危机如何救?欧盟内部现有两种意见。一种以英国为代表,认为欧盟应当走“美国式道路”,直接打开资金的闸门,实行“量化宽松”,欧洲中央银行应该向美联储学习,开动“印钞机”,这样希腊等危机国家就能利用新的资金克服预算赤字压力。另一种方案以德国为代表,德国默克尔政府认为债务危机的解决需要时间,债务国必须通过国内改革重建竞争力,这是摆脱危机的根本方法;多印几千亿欧元并不能就此拯救欧元,只会增大通货膨胀的风险。在2012年1月底的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英国首相卡梅隆和德国总理默克尔分别清晰地阐述了各自观点,表明了态度。

  

   德国是欧盟最大的经济体,其GDP占到欧盟GDP总额的20%以上,占到欧元区的三分之一。德国坚实的实体经济、强劲的出口,再加上21世纪初从施罗德政府开始,成功地推行了福利体制改革,使得德国安然度过2008年肇始的世界金融危机。2011年德国GDP增长3%,出口增长8.2%,进口增长7.2%,2012年可望继续向好(欧盟2011年GDP增长率预计为1.8%,2012年为零增长),同时德国的财政紧缩政策也已收到成效,2011年德国国家财政赤字只有267亿欧元,仅占国内生产总值的1%,远低于《马斯特里赫特条约》规定的3%的上限,而德国2009和2010年的赤字率均超过3%。德国的通胀率较为温和,工资保持上涨趋势,失业率为1991年以来最低。可以说,在经济事务上,德国在欧盟内扮演了“模范”的角色。

  

   欧洲债务危机袭来之后,德国的经济实力和良好的信用赋予它“关键解救者”的地位。默克尔被媒体称为“欧罗巴夫人”,欧盟应对债务危机的思路主要是跟着德国人走的。默克尔应对危机的立场可以用“谨慎”和“坚定”这两个词来概括。“谨慎”是指她认为欧盟的救助行动必须有长远眼光,希腊等南欧国家靠过度借债维持经济增长的模式必须改变,现在是促使这些国家严明财政纪律,改革不适于竞争的社会福利体制和公务员体制的最好时机,因此坚持欧盟的援助要与希腊等求援国的内部改革挂钩,没有改革成效就不发放援助资金,这样也是对施救国的政府和人民负责,特别是考虑到很多中东欧国家的人均收入要比希腊还要低,它们也参与了援助行动,所以希腊等受援国就更应努力承担改革的阵痛。“坚定”是指她多次拒绝意大利、法国等南欧国家以及欧盟委员会提出的发行“欧元债券”的计划,并且拒绝让欧洲中央银行公开进行干预,使欧洲金融稳定基金得到欧洲中央银行的保障。由于魏玛共和国时期恶性通货膨胀是导致希特勒上台发动二战的重要原因,战后德国中央银行最核心的货币政策目标就是遏制通货膨胀,欧元面世后实际上秉承了德国中央银行的战略管理路径,维持币值稳定是其压倒一切的目标。

  

   不过,默克尔的“坚定”也被很多欧洲国家批评为“自私”和“顽固”,的确,在市场信心极度不足的情况下,央行必须发挥作用才能避免连锁金融动荡。进入2012年后,我们看到欧洲中央银行也开始实施一些救市举动,比如给银行提供三年期再融资操作工具,向市场注入流动性。欧洲央行的出手迅速缓解了市场的担心,收到了很好的效果。实际上这也是一种间接的“量化宽松”的手段。总起来看,可以预见欧盟仍将以德国方式为主,以英美方式为辅,综合调控,应对债务危机。德国道路是解决欧债危机的根本所在,但如果没有一定的妥协,救援行动因为互不相让而耽搁了时机,就将如英国牛津大学历史学家蒂莫西·加顿·阿什所说,“德国人70%正确的政策”会变成100%的错误[1]。

  

   3.欧债危机前景预测

  

   对欧盟来说,欧债危机还没有达到不可收拾的地步。欧盟尚有多张牌没有打出,如发行欧元债券和让欧洲中央银行承担“最后贷款人”责任。德国在救援问题上持消极态度,第一是因为其国内政治和舆论压力反对拿德国纳税人的钱去帮助“懒散的希腊人”,害怕救助款会“打水漂”;第二是受国内宪政体制的制约,比如需要花费时间争得德国议会和宪法法院的批准;第三,也不排除它希望利用危机倒逼希腊等债务潜在违约国,遵从德国模式,通过改革和整顿,提高经济竞争力,以“自助”的方式从根本上走出债务陷阱的可能。

  

   按照欧盟的援助计划,希腊应将债务额恢复到占国内生产总值120%或129%的水平。截至2011年三季度末,希腊债务占GDP的比例达159.1%,要实现上述目标,希腊仍需至少8年时间。希腊的国内生产总值2012年将下降3.5%,经济将在2013年下半年才可能结束衰退。欧盟第二轮援助计划中所规定的一些结构性改革将对希腊经济恢复增长是有好处的。目前情况看,希腊的公共财政状况正在出现好转,尽管这一过程十分缓慢,而且势头十分脆弱。2011年下半年,希腊的基本盈余为8.31亿欧元,2012年,希腊预计将把基本赤字削减6.36亿欧元。

  

   短期来看,希腊、西班牙、葡萄牙、爱尔兰和意大利等“欧猪五国”虽然引发全球瞩目,但只要欧盟保持政治团结和社会稳定,它还是有足够的“备用武器”来对付债务危机的。希腊虽然债务水平高,但由于其经济总量小,欧盟还是可以救得过来的;意大利的负债率高,但它同日本一样,主要债务均由本国公民或机构持有,风险不大;西班牙和葡萄牙的负债率均不到100%;爱尔兰负债率虽然最高,但它调整最快,现在其经济已经开始恢复增长。德国2011年曾表示还没有到发行欧元债券的时候,实际上暗示欧洲债务危机还没有发展到最危险的时候,欧盟不必过早以欧元为抵押发债,陷入“以债养债”的恶性循环。

  

   不过欧盟经济长期增长前景堪忧,恐怕未来几年是其低增长甚至零增长的困难时期。尽管德国经济一枝独秀,但多数国家都增长乏力。金融危机过后,为了削减债务,欧盟国家普遍采取了财政紧缩政策,削减公有机构岗位,降低投资和福利开支。欧洲采取了与美国通胀战略相反的防卫性紧缩政策,在美联储逐步减低利率之时,欧洲央行是在逐步提高利率。所以,欧洲面临的是财政紧缩与需要投资来刺激经济增长这一基本矛盾。德国通过延长退休年龄,理顺福利体制,进行行政改革较好地处理了这一难题,但并不是所有欧盟国家都拥有德国的各种特殊条件,特别是很少国家拥有德国这样完善的制造业基础和高竞争力的特色出口产品。高负债和高利率对经济扩张期的经济体影响不大,但一旦经济停滞,国际金融市场就会高度怀疑该经济体的偿还能力,它要想再融资就变得困难,极易再次引发债务危机。

  

   (二)欧债危机的政治后果

  

   1.选举政治风险增大

  

   的确如欧盟委员会主席巴罗佐所言,欧洲正面临着历史上最大的挑战,欧盟出现了前所未有的信任危机。在这一时刻,政治团结是最关键的要素。欧盟各国只有团结一致,才能共克时艰,闯过债务危机这一关。2012年5月份法国和希腊的大选,是对欧盟政治团结程度的两次考验。

  

法德两国一直是欧洲一体化的“双核发动机”,欧盟大多数重大决策都是法德两国发起的。过去的模式一般是德国身藏幕后,“实际指挥”,法国冲在台前,扮演领袖的角色。但此次危机爆发后,法国在欧洲一体化历史上首次成为二号人物。金融危机和欧元区危机暴露了法国经济相对落后于德国的事实,法国银行的资本化程度相对较低,财政赤字更大,出口能力较弱,这些因素导致法国的借贷成本更高。法国总统萨科齐虽然同默克尔密切配合,欧洲媒体将他们二人的名字合在一起,戏称欧盟应对债务危机的措施均为“默科齐”出品,但这些举措绝大多数是德国人意旨的反映。法国大选中,反对党社会党领导人奥朗德对萨科齐对德国人的言听计从提出严厉的批评,(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赵晨(社科院)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欧债危机   欧盟   中欧关系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大国关系与国际格局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1659.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