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乔平:科学哲学如何塑造更好的“后人类”社会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46 次 更新时间:2018-08-08 23:36:06

进入专题: 人文科学   科学知识  

斯乔平  

  

(文/章含舟;综合核校:章含舟、陈欢(文汇-复旦-华东师大联合采访组);俄文翻译:钱宗旗(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王时玉(华东师范大学)

   被访谈人:瓦切斯拉夫·谢苗诺维奇·斯乔平(Vyacheslav S.Stepin),俄罗斯科学院院士、国际哲学学院(IIP)院士、俄罗斯科学院社会学部哲学研究所教授,下简称“斯乔平”

   访谈人:华东师范大学-迈阿密大学联合培养博士研究生章含舟,武汉大学-迈阿密大学联合培养博士研究生陈欢,以下简称“文汇”

   访谈时间:2018年5-6-7月邮件访谈)

  

“无人文与社会科学控制的‘后人类’使让人类社会的毁灭变得不可避免……”长达1个月的邮件采访互动,俄语翻成中文2万字有余,84岁的俄罗斯科学院教授斯乔平分享着60余年的学术思考,每个话题均直面着当下人类社会的危机——科学知识是如何构成、基因技术与传统社会所折射出的两类文明发展模式是否可以兼容、哲学如何在文化的世界观共相中引领未来、人文思考怎样联手会聚技术将“后人类”危机降到最低……缜密且严谨的理论推理,博大而深刻的人类关切,将这些问题由点到面串联起来,这位坐镇俄罗斯的科学哲学家的洞见让人惊喜,治学态度让人动容。

   斯乔平出生在俄罗斯西部边境的布良斯克州,该地南接乌克兰,西邻白俄罗斯,是连接东西方的兵家必争之地,与其故乡一样,他也历经了从苏联到俄罗斯联邦的变迁沧桑。早年求学时曾面临教条主义,工作后被官方哲学家们扣上“实证哲学的软弱性”的帽子,很长一段时间,他被禁止出国学术交流。尽管如此,斯乔平不改哲人应有的自由思考,其30部著作涉及科学方法论、科学理性、文化共相以及技术文明等论域,且极具原创性。

   乌云总会被太阳赶走。当俄罗斯走出停滞时期之后,斯乔平一跃成为俄罗斯知识界的领袖人物。2004年,他获得了俄罗斯联邦科技领域的国家奖,同时,国际哲学学院(巴黎)、国际可持续发展和技术学院(德国)、国际科学哲学院(布鲁塞尔)、白俄罗斯和乌克兰国家科学院均授予了他院士或外国院士的称号,其著作也被翻成多国语言。

   “请不要让灵魂懒惰……灵魂应该劳作。日日夜夜,日日夜夜。”当哲学成为生活方式后,勤思而富于创新的斯乔平本身就是自己的杰出作品了。

  

  

哲学之缘与轨迹


   文汇:尊敬的斯乔平教授,感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您是一位视野开阔的哲学家,从早年的科学基础、科学知识的结构和机制、科学理性的类型、理论与经验的相互作用,到当前的科学与文化的关系、文化共相(cultural universals)以及技术文明论等诸多话题,您都有着独到的见解和卓越的建树。我们非常感激您给我们带来了如此丰富的理论财富!

   在当代哲学家中,您的视野和深度是不多见的。我们不禁对您的哲学探索之路充满好奇,您可否向我们介绍下您的治学经历?

  

   大二选定实证论为专业,辅修物理,本科论文事关量子力学的哲学讨论

  

   斯乔平:我于1934年8出生在俄罗斯布良斯克州一个教师家庭。二战后,父亲退伍并前往白俄罗斯工作。1951年我17岁,以优异的成绩考入白俄罗斯国立大学历史系的哲学专业。中学时代,我既喜欢数学和自然科学,同时也对历史和文学感兴趣。但哲学的发展史,我则知之甚少。也许是出于“希望更多地了解哲学”这个动机,我在大学时代选择了就读哲学专业。

   大一时,我为自己制定了一项任务——学习和了解伟大哲学家们的主要著作。不久我才明白,这项任务已经超出了必修课的范畴,甚至涉及到了西方古典哲学史。但在第五个学年之前,我完成了这项任务。

   大二时,我选择自然科学的哲学问题作为我的专业。当时“科学哲学”这一术语尚未被采纳,而是被划分为实证论的范畴。那时,物理学是自然科学无可争议的龙头老大。我起初采用物理系教材自修,后获准在物理系听讲。同修两门专业,学习负担相当重。但我当时精力充沛,还是学校篮球联队和白俄罗斯大学联队的主力队员。我所有科目均为5分(五分制),只有一门课得了4分。我的毕业论文是关于量子力学的哲学问题。

  

   实践中悟出科学认识的方法论,工作后补答辩硕士论文

  

   1956年大学毕业后,我考入哲学教研室的研究生。当时研究生培养的主要目标是储备高等学校的教员,必修科目比当今俄罗斯大学要多一倍。我的论文题目是《维也纳学派新实证主义方法论的批判性分析》。我研究了石里克(Moritz Schlick)、卡尔纳普(Rudolf Carnap)、弗兰克(Philipp Frank)、米塞斯(Richard von Mises)等人的著作。我也啃了弗兰克的大部头著作《因果律及其边界》(Das Kausalgesetz und seine Grenzen)的俄文版。我越深入研究这些资料,疑问就越多。20世纪新实证主义流派创立的科学方法论作为严格的科学是没有异议的,但是它在当时的苏联官方文献中则被批判为违背科学认知的客观性。

   那时,我没能发现新实证主义方法背后的基本假设。我写了论文的第一稿,虽然自己对此并不满意,但获得了教研室普遍的认可。但是我没有对文稿进行答辩与加工。

   研究生毕业后,我到白俄罗斯理工学院哲学系当老师。我研究了艺术发展史的主要阶段,由此,我发现了科学和艺术之间的独特内在联系,以及文化的系统完整性。科学发展的所有特点和自治性都无法脱离科学所处的、广泛的社会文化环境。它使我意识到实证主义那些最隐秘的假定是什么。在写作论文第一稿时,我没能清晰地把握住科学的绝对自治的假定。我将科学视为超越科学的历史与实践发展的。基于这一立场,我重新修改,写出了题为《科学认知的一般方法论问题与现代实证主义》的新论文,并成功地通过了论文答辩。我已经看到,在历史变化过程中,知识不仅仅是作为科学活动的产品,而且是手段和方法;分析科学知识的结构及其发展规律,业已成为全球科学哲学的主要命题。

  

   博士论文之后诠释哲学在科学发展中的功能,引起广泛关注

  

   大约在60年代中期的七年时间内,我成功地研究了科学知识的结构和成因等新概念,并发现了前人尚未论述过的理论建构。进行论证与分析需要对一系列经典物理学和非经典(量子相对论)物理学阶段进行历史重构,此处有两个论题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电磁场理论形成的重构与量子电动力学形成的重构。我的博士论文《物理理论的结构和成因问题》实际上就是我七年工作的总结。当时我的文章和书籍已经在哲学界非常著名,我的论文发表在苏联核心物理杂志上,以及苏联科学院哲学所、苏联科学院自然科技史所的集体专著中。此外,我还受邀在有一定知名度的研讨会上做报告。

   我的博士论文答辩是在白俄罗斯国立大学通过的,并获邀在该校历史系哲学部任教长达12年。这12年,我获得了许多新的成果。我提出了科学基础结构概念,提出了科学世界图景、研究的理想和规范、科学的哲学基础等研究论题。这些新结论更为深入地诠释了哲学在科学知识发展中的功能,全面地分析了哲学作为本体论化的条件在勾勒世界科学蓝图中的作用,以及论证科学合理性在从经典哲学走向非经典哲学变化过程中的科学理想和规范。

  

   研究科学的社会决定论,当选俄科学院院士和哲学所所长

  

   上述分析着重强调了哲学的预测功能需要新的文化认知。我建议将文化视为复杂的人类生命活动(人们的行为与社交)和超越生物进化的历史发展系统。

   如此宽泛的科学哲学任务是哲学发展逻辑的必然结果。科学的社会决定论预设了在文明与文化不断变迁的语境下,科学知识是处于不断发展之中的。这个问题成为我新一轮研究领域的主要内容,1987年我当选为苏联科学院通讯院士,出任苏联科学院自然科技史研究所所长。一年后,出任苏联科学院(从1992年起改为俄罗斯科学院)哲学所所长,此任共18年。1994年,我当选俄罗斯科学院院士。从2006年起至今我一直在俄罗斯科学院社会科学部工作,负责协调哲学、社会学、心理学、政治学和法学等六个科学院研究所的研究工作。

   总结一下我如何走上哲学之路:我想不是偶然的。哲学研究在许多方面决定了我的人生,甚至逐渐地变成我的生活方式。我得到的一些新结论通常无需长久思索就会出现,甚至有些是需要花费许多时间进行论证的推理假设。也许,这就是某种创造力吧。20世纪一位俄罗斯著名诗人扎博洛茨基在自己创作的一首诗中写道:“请不要让灵魂懒惰……灵魂应该劳作。日日夜夜,日日夜夜。”

  

   我们这代人优点:科学与人文知识平衡,推理判断能力强

  

   文汇:您的经验可以复制给当今的俄罗斯年轻人吗?

   斯乔平:我想每代人都有着属于自己的经验和问题。今天考入大学的年轻人将生活和工作到本世纪中叶,如果考虑到今天社会的迅速变化,很难预测他们将面临的具体生存问题。但是可以肯定的是,社会的深刻变化将不可避免地使人们关注人类生命活动的基本涵义和价值取向。这一问题已是哲学分析的对象,需要进行系统的思维推演。这种思维本身不会自己出现在日常的意识中,它是在学习过程中形成的,其中包括建立在科学研究基础上的、有组织的特殊学习过程。

   我这代人能够看到自然科学知识和人文知识之间富有成效的平衡,数学和自然科学的大量学时培养了学生论证和推理判断的能力。

  

会聚技术(纳米、生物、信息、认知)改善生命质量,(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人文科学   科学知识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外国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1474.html
文章来源:文汇讲堂 公众号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