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小惠 杨羽茜:法国国民阵线的转型及原因探析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15 次 更新时间:2018-08-03 13:42:13

进入专题: 法国   国民阵线  

田小惠   杨羽茜  

  

   内容提要:自2011年以来,玛丽娜·勒庞领导下的法国国民阵线从政党理念、政治影响力、对外政策、宗教民族政策四个方面对国民阵线进行了全面改革,实现了政党转型,被称为“新国民阵线”,并在2017年法国总统大选中异军突起,对法国乃至欧洲政坛产生了深远影响。国民阵线的转型,一方面与欧债危机后欧洲经济复苏乏力、恐怖袭击频发以及难民危机紧密相关;另一方面,经济恢复缓慢导致社会福利缩减、社会阶层的矛盾与对立、日益严峻的移民问题和传统政党应对危机的无力等是主要的国内原因。但国民阵线的转型并未从根本上改变其带有民粹主义、新种族主义和民族主义色彩的极右翼政党的性质。国民阵线的崛起在法国国内遭到社会各界和主流政党的警惕与抵制,其政治影响力进一步扩大或上台执政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法国国民阵线(Front National)成立于1972年,经过40多年的发展壮大,已成为法国国内仅次于社会党(Parti Socialiste)和人民运动联盟(Union pourun Mouvement Populaire)的第三大党并成为法国及欧洲最具影响力的极右翼政党,对欧洲一体化和全球化产生了深远影响。

   自成立至今,法国国民阵线在发展过程中主要经历了初创、突破、勃兴、分裂,衰落和复兴六个发展阶段。1969年成立的法国极右组织“新秩序党”(Ordre Nouveau)是国民阵线的前身。为摆脱政治边缘化的境地,让·玛丽·勒庞(Jean-Mariele Pen)创立了国民阵线并开始积极参与政党选举活动。1973年到1982年,是国民阵线在法国政治舞台上初步探索与适应阶段,被喻为“穿越沙漠”的十年。1984年,国民阵线在欧洲议会选举中以10.9%的得票率获得十个议席,标志着国民阵线开始在法国政坛占有一席之地。然而,进入20世纪90年代,国民阵线内部勒庞和布鲁诺·梅格雷(Bruno Mégret)的分歧日趋尖锐,并导致该党1999年初正式分裂,梅格雷成立新党“国民阵线—国民运动”(Front National-Mouvement National)。分裂后,国民阵线的政党议席虽大为减损,但随着“9·11”事件后国家和社会安全议题的凸显,国民阵线赢得了越来越多的支持,并在2002年法国总统大选第一轮中以16.9%的选票进入第二轮,标志着国民阵线发展的第二个高峰。此后,国民阵线一方面遭到法国其他政党的联合抵制,另一方面还面临着党内再次分裂的危险。

   2011年1月,新任领导人玛丽娜·勒庞(Marine le Pen)上台后,开始着手对国民阵线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并成功实现了政党转型,标志着法国国民阵线开始进入复兴阶段,法国各大媒体也开始用“新国民阵线”(le Nouveau Front National)来概括该党的转变。

  

   1法国国民阵线政策转型的背景

  

   从国际层面来看,2011年以来,法国国民阵线的转型是在经济全球化的负面效应不断凸显的背景下展开的。冷战后,全球化进程的不断加快有效促进了各国之间的资本、人力、服务等生产要素的流动,推动了经济的增长与生产力的发展,但也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了国际竞争,导致部分国家国内经济问题开始显现。对西欧国家而言,经济全球化的威胁不仅来源于国家和地区认同的缺失,而且也源于全球经济竞争威胁加剧了国内的经济问题,使得西欧国家被边缘化。自20世纪70年代的石油危机以来,全球经济的衰退以及国内市场的逐步饱和使得法国经济陷入长期滞胀和低迷,失业率高居不下。进入21世纪后,进一步发展的经济全球化令法国原本就脆弱的经济体系在国际竞争中愈显脆弱,特别是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爆发,给欧洲经济造成沉重打击,也让法国经济再次陷入困境。同时,经济全球化进程的加快进一步加大了社会财富的分配不均和社会阶层的分化。在这一进程中,未受过良好教育、缺乏职业技能的普通劳动者不断被边缘化,成为经济全球化负面效应的主要受害者。社会贫富差距大一直是法国社会长期存在的问题。此外,法国社会的高福利制度在全球经济恶化的背景下也陷入两难境地。高福利制度有利于保障中下层民众的利益,但又成为法国政府财政支出的沉重负担。法国政府所采取的削减福利开支的政策进一步加深了法国民众对于经济全球化的抵制与不满。

   从地区层面来看,欧洲一体化在深化与扩大的进程中不断遭遇危机和挑战,使得质疑一体化的声音开始显现。作为最成功的地区一体化,欧洲一体化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发展成就斐然。在经济领域,从关税同盟、统一市场到经济与货币联盟的建立,最大限度地实现了超国家治理。1993年《马斯特里赫特条约》的签订标志着一体化从经济领域向外交与安全、司法与内务层面扩展。此后,欧元的诞生、《里斯本条约》的签订、欧盟成员国从12国扩增至28国,标志着欧盟在一体化的道路上不断前进。但随着2008年金融危机引发的欧洲主权债务危机,欧洲一体化进程中的弊端开始不断暴露出来。欧元的早产和欧盟共同财政政策的缺乏、外交与安全一体化建设的先天不足、司法与内务合作的滞后,使欧洲难以在国际舞台上发出“一个声音”。同时,在欧洲一体化进程中,欧洲文化多样性和欧洲认同在磨合中逐渐产生了隔阂和矛盾,随着欧盟经济陷入低潮,欧盟机构改革推进缓慢,各种矛盾被不断激化。由于缺乏文化认同与内聚力,成员国之间的摩擦逐渐增多,共同抵御外部困难时互相推诿,使得成员国逐渐产生“脱离欧盟的国家会发展得更好”的设想,欧洲一体化面临着巨大的挑战。因此,欧洲一体化所遭遇的困境和挫折,特别是欧债危机的大背景以及对欧盟成员国经济所造成的多重消极影响,为国民阵线的重新崛起和复兴提供了土壤。

  

   2 2011年以来法国国民阵线主要的政策转型

  

   自2011年玛丽娜·勒庞担任国民阵线领导人以来,与老勒庞时期相比,“新国民阵线”在更新—151政党理念、提升政治影响力、改革对外政策、调整宗教民族政策等方面均采取了一系列行动,试图全面改变政党形象,并取得了明显的效果,在2017年法国总统大选中,国民战线获得1/3的选票并成功挺入第二轮。

   首先,更新政党理念,大力实施“去妖魔化”(dédiabolisation)的策略,以改变极右翼政党的传统政治形象,增强政党合法性。多年来,国民阵线作为极右翼政党的政治形象根深蒂固,并多有极端主张与言论。例如,老勒庞曾多次声称,“毒气室只是二战中的一个细节”“种族之间不平等是无可争辩的”等。与其父不同,玛丽娜·勒庞在公开场合避免过激言论,用“国家先行”(prioriténationale)、世俗化(la?cité)、共和国(République)等温和的字眼来争取更多政治支持。2011年11月,玛丽娜·勒庞在党代会上明确提出,要“以前所未有之努力改造国民阵线”,建立一个“革新的、开放的、高效的党派”,以此作为“夺取政权的有力工具”。此后,“去妖魔化”不仅成为玛丽娜·勒庞革新国民阵线的策略描述,同时也被视为“能够解释国民阵线近年来发展的一个神奇概念”。此外,为了彻底重塑政党形象,玛丽娜·勒庞甚至将矛头对准老勒庞。她曾公开表示,老勒庞“不应继续以国民阵线的名义发表不合时宜的讲话”,并在党内会议中决定取消老勒庞的党员资格,并剥夺其“终身荣誉领导人”的头衔。玛丽娜·勒庞认为,国民阵线应致力于从一个边缘的在野党发展成一个有影响力的执政党,因此,必须实现从极右翼政党的“非正常”到“正常”的转型。

   其次,充分利用网络新媒体的宣传和社交功能,扩大国民阵线的政治影响力。虽然早在1996年和2006年国民阵线就已分别注册了官网和脸书(Facebook)账号,但内容多为对该党的简单介绍和宣传,形式单调,更新缓慢。自玛丽娜·勒庞接手国民阵线后,对党的官网进行大幅改版,使内容更加多元化,旨在充分利用网络新媒体,更多地吸纳新成员,广泛动员大众,筹集资金,表达政党观点,这完全超越了老勒庞时期的政治宣传方式与途径。2012年初,玛丽娜·勒庞在官网上发布了“我的规划”(“Mon Project”),并将其称为“人民的声音,法国的精神”(Lavoixdu peuple,l’espritdela France)。2017年初,玛丽娜·勒庞再次在官网发布了《玛丽娜144条竞选承诺》(Engagements Présidentielles Marine 2017),为参加2017年总统大选造势。此外,玛丽娜·勒庞还充分利用网络平台的“粉丝效应”,扩大选民基础,特别是吸引了众多年轻选民。2016年3月,玛丽娜·勒庞在脸书上的关注人数已超过23万,随着大选开始,她的粉丝数量再次实现了快速增长,到2018年2月已达到204万人。国民阵线官方账户的关注人数也达到21万。与老勒庞时期的国民阵线相比,“新国民阵线”的选民具有年轻化的特点。这一特点在2015年的大区选举中最为明显,34%的18—24岁的年轻人支持国民阵线,所占比例远高于其他年龄段。与此同时,为了减少民众对国民阵线的误解,国民阵线领导层在各自媒体账号上发布的信息都最大限度地保持规范和统一。除了玛丽娜·勒庞,包括玛丽安·马雷夏尔-勒庞(MarionMaréchal-LePen)、弗洛里安·菲利波(Florien Philippot)、路易·阿里欧(LouisAliot)等在内的国民阵线领导层的脸书和推特(Twitter)的内容高度一致,且内容多为事实陈述,而非观点论战。

   再次,在对外政策上主张全面退出,实施极端的排外政策。玛丽娜·勒庞提出脱离欧盟和欧元区等主张,不断强调“法国优先”,主张大力限制移民人数。虽然老勒庞早在20世纪80年代末就开始批判欧盟和传统左右翼政党并主张“法国第一”在1997年国民阵线的纲领中也公开指出:“布鲁塞尔和马斯特里赫特的欧洲是一部碾碎国家和人民的机器,它制造失业、征税主义、政治官僚和经济衰退,权力被掌握在一小撮陌生的和不负责任的公务员手中。”但玛丽娜·勒庞的批评更为坚定、公开且朝着制度化的方向发展。玛丽娜·勒庞在党的经济政策规划中明确提出,要“脱离欧盟的束缚”,要“重获货币自由”,只有“社会需求才能推动法国企业的发展”,要彻底抛弃欧元,欧元是“欧盟插在法国民众背上的一把刀”。在2011年国民阵线的党代会上,玛丽娜·勒庞批评“布鲁塞尔的欧洲就是专家政治和集权的象征,不利于我们的自由,欧盟应该为公共服务的破坏和国民经济的倒退承担责任”。在2012年法国总统大选前,玛丽娜·勒庞出版了专著《为了让法兰西继续下去》(Pour que vivela France),批判法国左翼政党是“置平民、普通百姓和受剥削者于不顾的反动势力”。2013年,她进一步呼吁应在2014年1月组织“法国退出欧盟”的全民公投。此外,她还主张退出申根协定和北约,以使“法国不会被牵连到不属于自己的战争中”。总之,国民阵线主张脱离一切超国家组织,建立“法国人的法国”。在2017年法国大选中,玛丽娜·勒庞称“法国所有政客都是腐败的”,只有国民阵线才能打破法国腐败的政党政治,从而拯救法国。

最后,在文化与宗教上将矛头直指伊斯兰教。玛丽娜·勒庞接任国民阵线领导人后极力渲染“伊斯兰威胁论”,将穆斯林等同于恐怖分子,指出“法兰西的民族和文化特征正在伊斯兰移民的侵蚀下陷入危险的境地,钟楼和小咖啡馆将消失在清真寺和伊斯兰快餐后面”。她进一步要求“禁止或解散所有和伊斯兰理论研究相关的机构”“关闭所有极端主义的清真教堂,(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法国   国民阵线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世界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1362.html
文章来源:《当代世界与社会主义》2018年03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