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颖:法国在第二次鸦片战争中所获赔款的分配方案

——以法国外交部档案为基础史料的考察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17 次 更新时间:2018-12-14 00:23:52

进入专题: 第二次鸦片战争   法国  

吕颖  

   内容提要:第二次鸦片战争中,中法双方达成了800万两白银的赔偿协议,并明确规定其中100万两用于赔偿遭受损失的法国商人、受法国保护者以及传教士,剩余700万两纳入军费。本文从法国外交部档案馆所藏相关史料出发,考察法国对这100万两战争赔款进行分配的方案和进程。

   关 键 词:第二次鸦片战争  赔款  法国  外交部档案

  

   1860年10月25日,清政府全权大臣、恭亲王奕?与法国全权专使葛罗(Gros)签订了《中法北京条约》。该条约共计10款,其中有两款涉及赔款问题。第4款废除了《天津条约》中规定的向法国赔偿200万两白银的款项,将赔款数额增至800万两。第5款对这笔赔偿的构成及分配作出了说明。笔者对照此条款的中文和法文版本,发现两者略有不同,因谈判时中法双方约定以法文版为标准文本,故采用法文版的表述。内容如下:“拨付给法国的800万两白银是用来补偿法国的军需、赔偿广州商行大火中受损的法国商人、受法国保护者以及受到牵连的天主教教士在人身和财产方面的损失。法国政府已确定各当事方应获得的赔偿数额,并会根据其应得的数额将这笔款项在他们之间进行分配。缔约双方共同商定其中100万两将派与法国公民及其所保护者,以补偿其受到的伤害,或安慰其遭受的苦难,其余的700万两皆抵军费。”①法方对这笔赔款进行实际分配时,看似是依照条约中的规定,将700万两纳入军费,在100万两的框架内对其他相关人员进行补偿。但从最终的赔偿方案中可以看出,法国所遭受的损失与其向中国政府索要的金额之间存在着巨大的差异。截至目前,学界以中文史料为基础对第二次鸦片战争中清政府赔款的数额、偿付的方式、偿付的过程及赔款的性质等问题都有相关研究。②而本文主要以法国外交部所藏的相关档案③为基础,阐述法国对纳入军需之外的赔款进行分配的方案和进程,并进一步剖析出其背后所隐藏的一些深层次问题。

  

一 中国事务赔偿委员会的筹建工作

  

   1862年2月10日,法国外交部财务司向外交部长图费内尔(Thouvenel)呈递了一份报告。④报告中指出,截至1861年第二季度末,法国共收到中国赔款150万两白银。⑤根据《北京条约》第五款,赔款总额的八分之一应用于补偿在战争中受到损失的法国商人、受法国保护者及传教士,所以外交部目前可用于此项分配的金额大约为150万法郎,其中部分已经支出用于整修北京公使馆、购买广州商行用地,以及修建北京和广州的教堂。财务司认为已可对赔款进行分配了,并建议外交部成立以葛罗为主席的中国事务赔偿委员会,对收到的赔偿申请进行核准。除主席外,该委员会还应包括以下四位委员:分别是费里埃(Ferrière)、敏体尼(Montigny)、诺埃尔(Noёl)和盖鲁(Guéroult)。报告中还提出关于剩余款项的使用,外交部认为应用于支援在华的宗教事业,以扩大天主教在华的影响。

   同日,图费内尔便写信给葛罗,任命其为赔偿事务委员会主席:

   葛罗男爵先生:

   《北京条约》第五款规定,在中国政府需支付的800万两战争赔款中,有100万两是用于赔偿遭受损失的法国人及受法国保护者。

   现在是时候建立赔偿分配方案了,以将这笔经费在相关人员即商人和传教士之间进行分配。

   为了确定索赔人的身份、核准索赔金额,必须进行严格的审查。在处理这一复杂问题中,为了充分发挥外交部除驻华人员之外的其他人的作用,我决定成立一个专门委员会,负责核实提交的赔偿申请并对债务进行清算。

   我很荣幸地通知您,您被指定为委员会主席。

   之后,我将告诉您第一次会议召开的日期。

   男爵先生,向您致以我最崇高的敬意。

   外交部长图费内尔

   1862年3月,财务司又向图费内尔提交了两份报告。其中一份是关于上海领事馆的馆地问题。⑥报告中指出,目前有两种选择:或者向法国商人雷米(Rémi)购买一块新的土地用于建造上海领事馆,或者向他租用或购买另一街区的一所房屋用于此途(其实7年来领事馆一直借用在此)。财务司认为由于雷米提出的转让或出租的价格过高以及上海的局势不稳定等因素,外交部不可能立即作出决定,并建议将此问题交由即将成立的中国事务赔偿委员会决定。另一份报告是关于法国两艘遭到中国人抢劫的失事商船“亚历山大-拉里号”和“澳门号”的赔偿问题。⑦报告中指出这两起案件本可以向中国政府提出赔偿要求,但驻华公使布尔布隆(Bourboulon)认为根据《北京条约》的规定,中国政府支付给法国800万两白银,便可认为是完全清偿了债务,若要再提出个案的索赔,就必须承担中国政府修改对法国有利的条款的风险。外交部认同布尔布隆的看法,故将这两起案件的赔偿工作一起交由中国事务赔偿委员会负责。

  

二 中国事务赔偿委员会拟定的分配方案


   1862年6月25日,中国事务赔偿委员会成立暨第一次会议在法国外交部大楼正式召开,诺埃尔和敏体尼分别因公务和疾病未能参加。会上,葛罗作了报告,他分五大类对每个申请赔偿的个案及法国驻华公使馆给出的赔偿建议进行了详细的介绍,目的是让委员们了解具体情况,以便在以后的会议上互相讨论之后共同作出决定。第一类是战争期间遭受了物质损失的法国商人和受法国保护者;第二类为死亡传教士的家属;第三类是遭受伤害但依然健在的传教士或他们所属的教会;第四类是要进行工程建设的广州、天津、汉口和上海领事馆;最后一类是遭受损失的“亚历山大-拉里号”和“澳门号”商船。葛罗提醒委员们注意,很多商人提交的索赔清单中不仅包括中国人烧毁、抢劫或侵占而造成的财产损失,而且包括不稳定局势所造成的预期收益的损失。他认为原则上只能赔偿商人们的物质损失,其他的诉求都应予以拒绝,并提到已写信给英国驻华总领事巴夏礼(Parkes),询问英国政府拟定的赔偿原则。⑧6月30日,葛罗收到了巴夏礼的回信,⑨信中阐明英国处理商人的索赔申请时,只接受有证可循的实际遭受的物质损失,所有关于预期或投机损失的申请均被拒绝。

   7月4日,中国事务赔偿委员会召开第二次会议。⑩委员们首先就赔偿原则问题达成一致,即采用和英国相同的方式,对商人只进行实际物质损失的赔偿,不能以“慈悲”的名义对赔偿款进行发放。随后,委员们经过深入讨论法国商人和受法国保护者、死亡传教士的家属这前两类案件的所有个案,依据具体情况分别作出了批准、拒绝或延迟处理的决定。其中被批准的申请如下:

说明:1银元相当于6法郎。

   1862年7月5日,赔偿事务委员会召开第三次会议,讨论对遭受伤害但依然健在的传教士或对他们所属的修会进行赔偿的问题。委员们认为应当将对传教士的个人赔偿与外交部所要求的对其修会的资助合并发放。经讨论最终作出如下决定:(1)拨付给遣使会198000银元,即1188000法郎,包括对该修会所遭受虐待的教士的赔偿以及对该修会的教堂、神学院、学校、诊所、医院和在天津、汉口、杭州等地的传教团的资助。(2)拨付给外方传教会93000银元,即558000法郎,包括对该修会所遭受虐待的教士的赔偿以及对该修会的教堂、神学院、学校、诊所、医院和在苏州、蒙古的传教团的资助。(3)以资助的名义拨付给耶稣会江南传教团35000银元,即210000法郎。(11)

   1862年7月8日,赔偿事务委员会召开第四次会议,并作出了三项决定:(1)建议外交部以250000法郎的价格购买领事馆现占用的商人雷米的房产作为领事馆馆地。(2)决定以援助的名义发放给“亚历山大-拉里号”和“澳门号”商船各100000法郎,但鉴于前者已经领取了中国政府赔付的23352法郎,所以外交部只需再支付其76648法郎即可。(3)拒绝了贩卖中国劳工的“阿尔贝号”商船船主勒梅特()的索赔申请。(12)

   1862年7月10日,赔偿事务委员会召开了最后一次会议,处理之前会议中遗漏的一份申请。法国驻华公使馆曾提议在外方传教会士马赖(Auguste Chapdelaine)被杀的广西西林县修建一座小教堂,并为此申请40000法郎资助。委员会成员一致表示同意,认为在法国神父被地方官员杀害的地方,建立一座受中国政府保护的天主教教堂十分必要,并为此拨付了7000银元,即42000法郎。加之之前决定的拨付给该修会的93000银元,总共将支付给外方传教会100000银元,即600000法郎。(13)至此,赔偿事务委员会对所有索赔申请均已作出决定,葛罗于7月24日向图费内尔部长递交了一份报告,(14)对委员会所做的工作进行了总结,并以较大的篇幅介绍了巴夏礼的信件内容,以佐证他们所制定的分配原则的合理性。

  

三 法国外交部最终确定的分配方案


   1862年11月3日,外交部财务司向新任的外交部长吕义(Lhuys)提交了一份报告,(15)谈及的还是有关向雷米购买房屋作为上海领事馆所在地的问题。报告中指出,雷米不接受之前中国事务赔偿委员会提出的以250000法郎的价格向其购买房产的建议,而坚持他之前提出的325000法郎的报价。现因赔偿委员会已解散,故提交该事宜请部长亲自定夺。

外交部在收到赔偿委员会拟定的分配方案后,综合多方面情况又作出了一定的调整,并将最后确定的方案报告给了法国皇帝拿破仑三世(Louis Napoléon Bonaparte)。在1862年12月31日的这份报告(16)中,吕义首先解释了法国驻华公使馆建议的赔偿金额与中国事务赔偿委员会拟定的方案之间存在较大差异的两方面原因:一方面,驻华公使馆除了商人们所遭受的实际损失,还接受了他们提出的由于战争封锁、贸易中断、中国政府的不公正待遇等因素而遭受的损失,但赔偿委员会只接受了由于广州商行的大火和中国人的抢劫而造成的实际损失,拒不接受投机损失和商业预期损失的索赔申请。另一方面是由于很多索赔者在赔偿委员会解散之后才将证明文件提交给外交部,所以才造成了公使馆建议的赔偿金额高达700多万法郎,而委员会只认可了不足300万法郎的结果。接着,吕义汇报了外交部经慎重考虑驻华公使馆和赔偿委员会的建议,综合新递交的申请材料,又将赔偿金额作了适度的调整。赔偿金额共计3810206法郎,加之拨付给外交领事机构和广州商行用于建设的1069448法郎,所以总支出为4879654法郎。吕义还提到,根据《北京条约》,赔款是由中国海关分期支付的,外交部将随着赔款的逐步收取,分批支付给相关人员。最后,他在报告中附上了赔款的总明细表。(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第二次鸦片战争   法国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近现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3976.html
文章来源:《史林》2017年 第5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