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梅:试析以色列侨务公共外交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03 次 更新时间:2018-07-21 18:49:26

进入专题: 以色列   犹太社区  

张梅  

  

   2018年5月14日,美国驻以新使馆在耶路撒冷揭幕,引发巴勒斯坦强烈抗议,4万多名巴勒斯坦人在加沙与以色列交界地带游行示威并与以军发生冲突,致使多名巴勒斯坦人受伤并死亡,白宫发言人则称“以色列有权自卫”。

   长期以来,美国在中东地区执行亲以色列政策,不仅给予以色列大规模援助,而且在阿以争端中偏袒以色列,在国际社会中支持以色列,使得美以之间保持着一种“特殊关系”。这种“特殊关系”的形成,除了美以两国在政治、宗教、文化等方面的相互认同以及美国对以色列战略作用的考量之外,以色列侨务公共外交无疑产生了重要影响。以色列建国后坚持侨务公共外交的战略,这对于凝聚全球犹太人的力量维护以色列国家利益,提升以色列国家形象,推动以色列经济科技快速发展,加强以色列对外文化交流,均发挥了重要作用。

   本文拟阐明建国后以色列确立侨务公共外交战略的侨务资源因素,解析以色列侨务公共外交的主要做法,并考察其实施成效,以期为中国方兴未艾的侨务公共外交实践提供借鉴。

  

   一、以色列侨务重视公共外交战略的缘由

  

   侨务公共外交是以色列重要的国家战略之一,这一战略的确立源于以色列在海外所拥有的庞大侨务资源。以色列建国初期的安全环境决定了以色列不太可能从周边国家获取有效支持,而长期的大流散使得犹太人遍布世界各地,他们经济实力雄厚、科技人才众多、世界影响力大,于是以色列领导人便把目光投向了海外犹太人群体。

   第一,在以色列领导人看来,海外犹太人是以色列建国后最重要的外部资源。

   以色列建国后其合法性被周边国家质疑,建国次日便遭到了埃及、外约旦、伊拉克、叙利亚和黎巴嫩的围攻。面对严峻的生存环境,为了打破周边国家的封锁和围堵,以色列政府确立了侨务公共外交战略。以色列领导人认为,散居世界的海外犹太人,是以色列的基本国情,也是以色列建设现代化国家和开展公共外交可以倚重的力量。

   以色列总理戴维·本-古里安在建国之初就指出:“要使以色列成为现代化国家,就必须要借助海外犹太人的力量。”以色列《独立宣言》也宣称:“我们号召散居在世界各国的犹太人团结在以色列的犹太人周围,协助我们完成移居和重建的使命,并同我们一道为实现世代以来的梦想——重振以色列——而奋斗。”

   根据伯曼犹太数据库的最新资料,截至2016年全世界有犹太人口1441.07万。其中以色列的犹太人口仅633.64万,占世界犹太人口总数的43.9%, 绝大多数的犹太人生活在以色列之外,居住在美国、法国、加拿大、英国、阿根廷、俄罗斯、德国、澳大利亚、巴西等国家(参见图1)。

   海外犹太人口分布呈高度集中化和城市化的特点,以洲来划分,美洲现有犹太人口646.95万,亚洲现有犹太人口637.37万,欧洲现有犹太人口166.98万,大洋洲现有犹太人口12.06万,非洲现有犹太人口7.09万。犹太人又多生活在大城市,例如美国犹太人大多居住在纽约、洛杉矶、旧金山、费城、芝加哥、波士顿等城市。

   第二,近年来海外犹太人在经济领域迅速崛起,积累了大量社会财富,成为住在国极具实力和影响力的少数族裔。

   犹太人的金钱观念带有浓厚的宗教意味,金钱对于犹太人来说不仅可以满足物质需要,而且可以用来体现宗教热忱。据《出埃及记》记载,耶和华晓谕,凡年满20岁的犹太人都要交纳“赎罪银”。犹太人热衷慈善,认为个人的一切所得皆来源于上帝,慈善捐赠是“把属于上帝的还给他”。如果能够多赚钱,那就可以多敬奉上帝,因此犹太人只要有机会就要赚钱。由于历史上犹太人长期被排斥在政治权力之外,绝大多数人只能经商,因而相比其他族裔明显富有。

   以美国犹太人为例,早在1965 年美国1/2的犹太家庭年收入就已达7500~15000美元1990 年统计数据显示, 犹太家庭的年平均收入近4 万美元, 位于最高收入阶层之列。2001 年调查发现, 37%的犹太人年收入超过8.5 万美元。2006年皮尤研究中心的研究显示,46%的犹太人年收入超过10万美元。2009年福布斯美国富豪榜前400名中有139名是犹太人,前50名中则有20名犹太人,这20位犹太富豪的资产总额达2118亿美元。2015年福布斯杂志发布的全球亿万富豪榜前50名中有10名是犹太人。

   犹太人在美国的服装、百货零售、粮食加工、电子、娱乐传媒、钢铁、石油、化工等行业都有重要影响。犹太人在金融界更是独树一帜,其控制的库恩—洛伯公司、塞利格曼公司、莱曼兄弟公司、拉扎德兄弟公司、所罗门兄弟公司等都是颇具影响的金融巨头,人们通常将犹太人与阿拉伯人、华人并称为世界侨民三大金融力量。

   第三,就科技实力而言,海外现有75万名犹太高科技人才,从事的研究几乎涵盖所有高新技术领域。

   犹太民族历来崇尚知识,重视教育,在犹太人心目中,勤学是仅次于敬奉上帝的美德。以美国犹太人为例,55%的美国犹太人受过大学教育,而美国的总体受教育比例为29%;25%的美国犹太人受过研究生教育,而美国的总体比例为6%。在美国常春藤大学中犹太学生所占比例超过20%,在美国东部的名牌大学中,30%的教授是犹太人。美国国家科学院计算机与信息科学学部现任院士中犹太人占了45%。1901年至2017年间,全世界共有201位犹太人或一半以上犹太血统者获得诺贝尔奖,占获奖者总数的23%,而在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中犹太人高达39%。

   由于接受了较为良好的教育,犹太人在就业上明显占优势,例如41%的美国犹太人从事专业技术性工作,13%从事管理和行政工作。一大批犹太科学家如爱因斯坦、波尔、奥本海默、费米、费曼、特勒、冯·诺依曼、波恩等享誉世界。在新技术与信息产业,犹太人也引人注目,戴尔、微软、英特尔、雅虎、谷歌、eBay等著名公司的创立者或领导者均是犹太人。据以色列学者埃里克·古尔德和奥默尔·莫阿夫的统计,2007年海外有75万名犹太高科技人才,从事的研究几乎涵盖所有高新技术领域。以色列著名智库陶伯社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丹·本-大卫则认为海外现有近百万犹太高科技人才。

   第四,就政治影响力而言,犹太人广泛活跃于政界。

   犹太民族的参政热情历来很高,古代犹太人曾建立起自己的国家,有过辉煌的政治业绩,但是在后来的流散过程中,犹太人被剥夺了政治权利。20世纪以来,一大批美国犹太人参政,担任过除总统职务之外的几乎所有重要公职(见表1)。并且这股政治力量与犹太经济势力联手,形成了强大的利益集团,例如美国犹太院外集团,左右着美国的中东政策,特别是美国对以色列的外交政策,在国际政治舞台上形成了奇特的以色列、美国犹太人和美国的三角关系。不少美国犹太政治家在对外政策上有极强的影响力,例如美以战略合作在尼克松执政时期出现飞跃与基辛格这位犹太籍国家安全顾问和国务卿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

  

   二、以色列侨务公共外交的主要做法

  

   为了凝聚世界各地的犹太人心向以色列,以色列政府制定法律明确了全球犹太人与以色列的关系,通过首脑公关、文化交流、教育培训等加强与海外犹太人的联系,鼓励各国犹太人参政,通过犹太利益集团等影响居住国政府的对以政策制定,利用犹太人控制的传媒提升以色列国家形象。概括起来,以色列的侨务公共外交主要采取以下几点做法。

   第一,制定法律,明确全球犹太人与以色列的联系。

   以色列建国后通过的第一部法令,就是废除此前统治者规定的限制犹太移民的政策。以色列《独立宣言》称:“以色列国将向散居世界各地的犹太人敞开移居的大门……” 1950年7月5日以色列政府颁布了《回归法》,赋予世界各地犹太人自由移居以色列并获得国籍的权利。该法是以色列移民政策的法律基础,但是因为未对犹太人概念进行界定,引起了激烈纷争。1952 年以色列又颁布了《国籍法》,规定以色列的国籍可以通过出生、《回归法》、居住和归化而获得,可是如若父母双方或者任何一方为以色列国籍,即使其子女出生在国外,也可以按出生自动获得以色列国籍。为了解决犹太人的概念争议,1970 年以色列国会还通过了《回归法》修正案,指出《回归法》所称犹太人是指“由犹太母亲所生或已经皈依犹太教,且不属于其他宗教的人。”

   此外,《回归法》修正案还将犹太人回归、移居和取得国籍的权利扩展到了犹太家庭成员,包括犹太人的配偶、儿孙以及他们儿孙的配偶等。除了《回归法》和《国籍法》之外,以色列还颁布实施了《居民登记法》、《拉比法庭裁判法》等,这就从法律上明确了全球犹太人与以色列的关系,使得他们本人及其配偶、子女等与以色列的联系得到了加强,提升了他们对以色列的向心力。

   第二,开展文化教育交流,加强海外犹太人对以色列的文化认同。

   以色列政府努力把以色列建成世界犹太人的精神文化中心,尤其是针对海外犹太青少年,以色列与各国犹太组织合作开展留学、交换生以及名目繁多的文化交流项目。

   例如2010年以色列在美国留学热门国家中排名第16位,美国学生到以色列留学的人数从2005年的1581人增加到2014年的3317人。其中,以色列国家主办的“发现—以色列生来就有的权利”项目每年就接纳到以色列学习和交流的犹太青年多达3.7 万人,截至 2009 年已有来自52个国家的20多万名犹太青年参与此项目。 98%的参与者表示该项目加强了自己对以色列的认同感,61%的参与者在项目结束3年后仍然与以色列保持较强的联系,48%的参与者在项目结束5-10年后仍然认为该项目改变了其人生,使其投入到犹太社团活动中来并发挥重要作用。

   除吸引各国犹太青少年到以色列参观学习外,以色列政府还建立了世界犹太学研究联合会、国际高校犹太文明教研中心等机构,由国家元首担任领导协调和推动全球各高校中的犹太文化传统、语言和历史教学,并在世界各地开设犹太师资研讨班,资助研究专著和教材出版。此外,以色列还选派艺术家赴海外犹太社区进行创意表演、巡回展览等,让海外犹太人即使身在海外也能亲身感受以色列文化的魅力,打牢侨务公共外交的文化纽带建设。

   第三,实施首脑公关和教育培训,提高侨务公共外交人员素质。

   以色列认为其政府首脑也是开展公共外交的名片,从戴维·本-古里安开始,几乎每任以色列总理就任后都要到海外犹太社区访问,与海外犹太领袖会谈并发表公开演讲。除首脑公关外,以色列深知侨务公共外交只有经过专业训练的高品质人才实施才能起到效果,因此非常重视教育和培训工作。

以色列特拉维夫大学专门开设了侨务公共外交工作人员的短期培训班,邀请专家授课,教会他们如何在电视和广播中对海外犹太人演说,(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以色列   犹太社区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地区问题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1068.html
文章来源:《现代国际关系》2018年第6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