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道晖:大学自由与学术自由的关系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922 次 更新时间:2018-05-10 02:11:05

进入专题: 大学自由   学术自由  

郭道晖 (进入专栏)  

   谢谢北大法学院邀请我来参加这个盛会。本来我是不太愿意参加,因为改革开放以来我就不在学校工作了。虽然过去在清华大学工作了30年,后30年、40年都在全国人大或者其他法学会工作,所以对这个主题没有多少发言权。不过我也想,毕竟我是在大学出身。因为除了在清华大学工作很久以外,我也可以说是北大的一员。在1952年院系调整的时候,我是作为清华大学党委的代表参加了北大党委会,当时任命我为新北大筹委会的委员,我还挂北大的校徽了,所以今也攀一个亲戚,看来也还可以谈一点。

   我讲的可能不一定切合大家的需要,我讲的题目是“大学自治与学术自由的关系”。上一次开会也是谈学术自由,这一次我还谈学术自由。我着重要谈一个概念,就是要建立思想市场的问题,跟大家交流一下。

   我认为构成大学的两个主要的实体,一个是老师(教师、教授),一个就是学生;在解放以前我记得当时学生会不是叫“学生会”,是叫“学生自治会”。后来到了解放以后,觉得学生太自治可能脱离党的领导,又把“自治”两个字去掉了,所以改为“学生会”。现在咱们讨论大学自治,我在讲学生还是应该自治的。另一方面,解放以前教师也是自治的,讲教授自教。那么同样的理由,在解放以后也怕教授脱离党的领导,所以改位党委领导下的校长负责制。但这些情况就是领导体制问题,我不在这里讨论。

   我想讨论的还是大学自治要有一个大学之道,《四书》里《大学·大学之道》提出“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我初中的时候还把它背了,现在又忘了。大学之道就是讲大学的精神。解放前清华大学梅贻琦校长有一句名言,“大学者,非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就是大学应该有大师。所以他要培养大师,要严聘大师,这才称得上是大学。

   那么怎么样找到好的大师或者培养出大师呢?我认为主要是靠大学有学术自由的环境。解放以前清华园里面有大学问家王国维的墓碑纪念碑,那个纪念碑上就有陈寅格写的一篇文章,就谈大学或者学者之道,就是要有独立之思想,自由之精神。但是过去清华大学一贯是把“厚德载物,自强不息”称之为校训。后来有人就说应该是陈寅格这几个字,“独立之思想,自由之精神”。这就没有结果,到底是保持原来的“自强不息”,还是应用陈寅格的。我想这两个词是相得益彰,互相可以保存。我过去专门研究过校史,(关于)“自强不息,厚德载物”,梁启超在民国四年在清华大学做的一次演讲,题目就是“君子”,君子之道就是“自强不息,厚德载物”。王国维题词“自由之思想,独立之精神”那是后来的。就在前几年,在清华校友里面还展开了一个小小的讨论和争执,清华校训究竟应该为“厚德载物,自强不息”,还是“独立精神,自由思想”。但这都没有什么结果,反正这两个可以同时并存。

   我认为还是后面这个“独立精神,自由思想”更有针对性。从大的方面来,我们现在之所以国力蒸蒸日上,也是基于1978年以来我们实行了改革开放,而改革开放就是思想解放。所以,主要是思想得到自由才出现了现在当今中国历史性的大变革。只有允许思想自由,有异想才有天开。我们说异想天开,如果没异想,天也开不了。在中国古代也还是主张士大夫议政,这也是个先例。

   这就提出一个问题,你要大学自治,要学术自由,必须解放思想。而解放思想首先体现在要形成思想市场。我们现在改革开放取得巨大成就,也就是打破了计划经济的枷锁,实行了市场经济。而市场经济正是商品自由买卖的一个市场。既然经济上会实行市场经济,那作为它的上层建筑—思想为什么就不能自由?为什么不能拿到市场上互相交流?应该说根据马克思主义,这是完全可以的。

   思想市场。我看到美国著名经济学家,诺贝尔获奖者科斯的一篇文章,还是谈中国经济的一篇文章就提到思想,要实行思想市场。我们发现在90年代也有人提出要开辟思想市场。不过当时这个建议没有实现。

   我认为既然作为基础的经济或者说市场经济,可以有自由的市场经济。那么就不允许它的上层建筑有自由的思想?当然,过去我们强调统一思想,害怕自由思想。思想本身就不允许太自由,还要拿到市场上去自由一番,那更是不允许的。当然,假如思想自由在实践里面通过历史检验,是正确,你当然应该紧跟;但是是错误的也紧跟,那就天下大乱了。我们过去30年有很惨痛的教训。假如这个思想的确是经过检验是真理,那就不应该害怕拿到市场上去“卖”。所谓“卖”就是竞争。也只有通过思想市场这个平台公开的传播、竞争、比较、鉴别,马克思主义者或者其他人的思想才能够去伪存真,去粗取精,去空想取科学,去落实、去实施,使它的精华得到实践和时代修正与发展。

   早几年我参加一个会,那个会的题目叫“建设思想中国”。因为现在我们建设法治中国、美丽中国等等,各种“中国”都不断出现。那个会要建立思想中国,我想这个口号还是不错的。这个思想中国必须先有思想市场,在中国称得上有思想中国的,我认为恐怕就是春秋战乱时期“诸子百家”那些思想,可以拿到市场上,拿到社会上去争论、去讨论,一直到几千年后的现在还无外乎是那些思想。

   但是什么是思想?我们过去一提就是马克思主义思想。这当然是对的,我们现在统治地位的思想也就是马克思主义思想。但是是不是只此一家?特别是继承或者执行马克思主义思想,会不会也会走偏呢?经过历史检验也可以看出来,他也不是绝对的真理,也是要拿到市场上去竞争、去检验。在文章里面引用了恩格斯在《德法年鉴》上的一段话,他说“真正的所谓思想,应该是新观点的灵魂”。他讲的“新观点”就是马克思主义体系。这是思想方法、思维方法。马克斯、恩格斯在唯物主义方面最伟大的功绩就是他们制定了正确的方法,这是恩格斯说的。但现在马克思主义的知识产生了许多无知识的人,自然这一点应该受责备。不是马克思(应该受责备),而是那些假借马克思的名字胡说八道的人。要避免这种胡说,就必须了解历史唯物主义方法论的意义。所以要建立思想中国、思想市场,这还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

   我还看到一个材料,就是英国的“铁娘子”撒切尔说了这么一句话,她说“你们根本不用担心中国,因为中国在未来几十年,甚至100年以内无法给世界提供任何思想”。她这句话我们听了应该是义愤填膺,小看了我们中国人。不过她也有她的道理,的确能不能真正提供新的思想,而且正确的理解、发展马克思主义?这还不一个很确定的因素。我们经济实力是上升了,但是软实力是不是同样的得到发展?一个国家的文明崛起与成就不只是看它的GDP是多少。英国崛起是因为它有领头工业化的文明,它有君主立宪、议会至上等等的思想制度;美国有各种先进的科技知识、宪政文明,它称霸世界。我们当代中国真正拿得出手的中华文明我认为当然是有的,而且最近也大力宣传,这是好的。但是要使他成为中国崛起的主心骨,恐怕还也很大差距。

   恩格斯曾经讲过一句话,我引用了很多次,希望这句话能够让我们自认为是马克思主义的人来遵守。他说,“工人运动的基础是最尖锐的批判现实社会,批评是工人运动生命的要素。工人运动本身怎么能够避免批评,想要禁止争论呢?难道我们要求别人给自己以言论自由,仅仅是为了在我们自己队伍里消灭言论自由吗?”。这是恩格斯讲的话,我认为这句话讲的非常好。

   当然任何自由都不是绝对的,思想市场的自由也不能是违反宪法,侵犯人权或侵犯公民的权利,散布谣言,诽谤他人的名誉、侵犯他人的隐私等等,这些言论的自由是没有的,是要受到法律的制裁的。但是对于大学自治、学术自由的当事人而言,我们作为教师、学生,也需要有坚持真理,弃而不舍的精神。这也是恩格斯所提的,就是你坚持的真理观点,宁当触犯当权者也绝不退缩。当然,要做这一点不是人人都可以的,也不应该要求每一个人都如此。但是应该是作为我们自勉的方向。

   谢谢大家!

  

  

进入 郭道晖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大学自由   学术自由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教育学 > 高等教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9862.html
文章来源:教育法治网

4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