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兴保:出访新加坡、马来西亚手记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116 次 更新时间:2018-03-23 17:23:22

梅兴保 (进入专栏)  

  

   (这是作者第一次出国期间写的旅行考察日记,珍藏多年,借本书出版发行之机附录于此,让读者分享当初出国的新奇感受)

  

   新加坡、亚洲“四小龙”中的佼佼者,去过的人无不称赞她的“天姿国色”;马来西亚,这个自称亚洲第五小龙的东南亚富裕国家,对外也颇有吸引力。1992年11月底至12月初,我随省旅游局张正祥副局长和省海外旅游总公司吴石关总经理、袁进茂经理到这两个国家进行了半个多月的访问考察,所见所闻,令人耳目一新。

  

   11月23日 新加坡——一出机场安娜小姐就……

  

   我曾到过香港,也算见过世面,但真正走出国门,这还是头一次。

  

   11月23日下2点半钟从广州乘波音767大型宽体客机起飞,下午6点就到了新加坡樟宜国际机场。

  

   樟宜机场是新加坡的骄傲,在亚洲首屈一指,据说在有关单位组织的世界所有机场评比中,它多次拔得头筹。我们走出飞机栈桥来到过道,就像来到一座三星级宾馆的大堂,不过,这个大堂一直延伸近千米,客人可以步行,也可以站在平行电动传送带上,每走几十米就有卫生间,也有投币电话。走完过道便是海关大厅,这里到处是免费供应的宣传资料、饭店介绍单和城市地图以及经济信息资料。由于我们在飞机上就填好了出关申报单,所以出关很快。从下飞机到出机场,不到半个小时。我走出机场站在高处望了一下,它有三条起降跑道,整个候机楼群比湖南省的黄花机场要大七八倍。我真佩服新加坡人的胆识和气魄。回想起来也为我们张家界机场乘邓小平南方谈话的春风由二级机场改建为一级机场而庆幸。因为机场是对外开放的重要标志,随着张家界走向世界,机场建小了将后悔莫及。

  

   出机场后正值傍晚时分,热情的主人——新加坡中国旅行社的曾副总经理和曾到过大庸的安娜小姐驾车载着我们沿高速公路驶往市区。7点,我们到下榻的胡姬花园酒店,这是一座法国人经营管理的四星级酒店,环境优美,我们放好行李,用完晚餐,已是9点多钟,如果在国内,就可能洗澡后休息了,但新加坡人的夜生活刚刚开始,我的脑子也在兴奋之中,抓起电话,要通了曾陪同新加坡何家良政务次长来武陵源旅游观光的洪生先生。我本想只报个信,相约日后见面的时间、地点,没想到洪先生表示立即要来住地看望。片刻,他约了几位朋友,在酒吧间请我们宵夜。大家海阔天空,边吃边喝边谈,深夜12时才分手。此时,酒店公共活动场所仍然轻歌曼舞,灯红酒绿,我无暇观看,回到房间记下了到新加坡的第一天。

  

   11月24日 新加坡“张家界市”市长被“截获”

  

   到新加坡的第二天,我们顾不上观市容、看景点,而是急于拜访旅游界同行,了解新加坡客源市场情况。这天,我们先后走访了新加坡中国旅行社和大通、益群、幸运、曾兄弟等几家旅行社。这些旅行社不论规模大小,人数多少,其办公手段均高度现代化:每个职员的桌子上都有计算机、电话,职员使用电话,轻声细语,根本没有工夫闲谈,抽烟者需离座到规定的吸烟区去。这些旅行社的老板,大多是湖南省旅游局张副局长的老朋友。老张在向客人介绍时,第一句话总是说:“这位先生是从张家界来的,他是张家界所在那个地方的副市长。”新加坡大多数人都懂华语,但懂得不深,在他们的心目中:市长、省长、州长一般只有一个。所以客人的印象就是张家界市长来了,他们都十分关切地询问张家界机场及旅游线路走向。

  

   益群旅行社规模较大,生意也红火。女主人陈女士热情地接待我们并告诉说,中国桂林当天早晨发生空难了,她正在向询问的市民做解释工作:死难者中没有本旅行社客人,并着手调整去中国的旅游路线,尽量避开桂林。当天下午的报纸证实她的消息,我佩服国外旅游经营者消息灵通。她从国际广播中知道桂林空难的消息,离发生空难的时间不到三小时。

  

   “益群”实际是两夫妻经营的旅游企业,丈夫是董事长,妻子为总经理。陈总经理与我们谈了一阵,便把我们引导到她的丈夫——董事长的办公室,和董事长探讨更深层次的旅游市场开发和合作问题,而她去接待一位老板。

  

   我们正谈得投机时,陈女士打断我们的谈话,说一位老板要见张家界市长,接着进来一位精明的中年男士。从名片和陈女士的介绍得知,他是新加坡颇有名气的丰隆集团公司的董事——林延高博士。当时他正准备去中国考察旅游环境,临行前到益群旅行社咨询中国情况,并特地询问张家界和黄山的旅游路线及到这两地投资的可行性。当他得知张家界那个地方来了一位副市长,喜出望外,跟着陈总经理追寻到董事长办公室和我攀谈起来。林先生知识渊博,阅历丰富,他认为中国现在政策好,局势稳定,经济发展潜力大,在旅游和其他商品经营贸易方面,既是巨大的买方市场,又是卖方市场。香港地区、台湾地区人民搭上了中国改革开放的“第一班车”,大多做贸易赚了钱,新加坡人只好赶“第二班车”了。我们介绍了机场等情况,大家越谈越投机,林先生恳请我们给他面子,邀请我们去他办公室对着地图详谈。盛情难却,我们只好临时改变日程,增加与林先生洽谈。就这样,半路被丰隆集团公司“截”走了。

  

   由于我们下榻的酒店也是丰隆集团公司成员单位,林先生得知以后与酒店的法国老板通了电话。虽然他们通电话时讲的英语,但“张家界”“梅先生”几个词还是听懂了,显然是要酒店好好照顾我们。下午回到客房,书案上摆了盛开的鲜花,茶几上摆了一提篮芒果、美国葡萄、香蕉等水果,请吃一顿就自不用说了。这都是托张家界的福啊!

  

   11月27日 新加坡——圣淘沙

  

   中国市长差点犯了王法

  

   到新加坡的第四天,才安排参观市区和一些主要景点。

  

   从住地到市中心区,经过一段高速公路。高速公路上不断有天桥横过,公路两旁和上下行车道的隔离带都栽种着红、蓝、黄色或紫色鲜花,路边一般都有两至三条鲜花带。坐在汽车里前进。就像穿行在长长的彩带之中。

  

   主人安娜小姐驾车,边开车边介绍,还不时在汽车里与朋友、同事通电话。有时还听到车后有警报声。原来,新加坡管理严格,在驾驶台安装了“大哥大”插座,备有“大哥大”的司机一上车,就将其卡在固定“插座”上。无须一只手掌方向盘,一只手拿“大哥大”,如果将“大哥大”拿在手里开车,就将被处罚。为了控制车速,新加坡政府规定:载客的面包车、其他客车,车上必须装有超速警报器,否则不给发牌照。面包车超过90公里时速,警报器自动报警并向交警控制室发出了信号,如不立即减速,总控制室就会通知前方路警。

  

   进入商业区以后,主人领我们去逛一家超级市场。我看到市场就在马路对面,想趁车辆少时横过马路。哪知一只脚刚下路沿,安娜小组就提醒:“不要犯法!”我感到有点莫名其妙,原来,真的到了犯法的边缘。新加坡的交通规则就是国民必须遵守的法律,过马路必须在画好的斑马线上遵照指示灯通过,否则就犯法,一旦犯法后被交警抓住,要先承认犯法,写悔过书,然后照章重重罚款。不过,他们对外国朋友,尺度宽松得多。

  

   新加坡的整洁、干净,的确令人折服。马路上完全看不到杂物、纸屑和乱吐乱扔现象。我们在外奔波,皮鞋四天不擦仍很光亮。我在大街上用手摸了一下路灯柱子,竟摸不到灰尘。后来又摸了一个垃圾箱外壳,仍然一尘不染,原来,新加坡人倒垃圾必须先放在塑料袋子里,然后将装有垃圾的袋子扔到垃圾箱。他们运送垃圾车里都是一袋一袋的,远望过去活像我们大陆满载袋装行李的卡车。

  

   正因为干净、清洁,所以我们对那里的餐饮无可挑剔。中午,我们在统一酒店(四星级)用餐,酒店的一位董事接待了我们。当我们赞扬餐具干净时,这位董事竟敢夸下海口和我们打赌:在他们酒店喝咖啡、饮料或用中西餐,如发现食品里面有脏物特别是小虫之类,顾客(当然包括我们)就要发一笔小财。因为顾客将此事举报或向新闻机构披露,就将受到停业整顿3一7天的处罚,这样酒店将损失几十万元。为了免受大的损失,老板碰到此类情况后首先希望“私了”,即给当事客人少则几千、多则几万元的钞票。可惜,我们用餐没发现脏物,也就没碰上财运。

  

   圣淘沙,是靠近新加坡城边的一个美丽小岛,也是新加坡主要的游览点。我们乘坐跨海缆车来到这里已是下午四点多钟了。新加坡除了这个景点每人收15美元(约合人民币80元)外,其余公园、植物园均不收门票。当然,这里的门票包括了往返一公里宽海峡的缆车费和轮船费。在圣淘沙,先参观蜡像馆。这座两层楼房的建筑里,用部分实物和蜡像并配之音乐、灯光、照片,展现了新加坡的历史。电影厅不停地用中文、英文、日文反复播放着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日本轰炸新加坡的实况录像。这使我想到“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的名言。相比之下,近年来我们在这方面的教育,就显得有些差了。出蜡像馆,我们来到海族馆,这是仿海底世界的新奇建筑群,它向人们展示了海底的秘密。

  

   出海族馆,夜幕降临,整个圣淘沙被各色灯光装点得流光溢彩。单轨电车的车身部是霓虹灯。音乐喷泉也开始了。喷泉池足有两个篮球场大,里面布满数百个喷头,观众席可坐3000多人。喷泉池上方有3米高的陡坡形成宽约60米的瀑布。随着音乐声,计算机控制喷泉的高度和喷头的数量,配之彩色灯光,几疑自己置身于梦幻世界。圣淘沙这不足两平方公里的景点,竟有如此丰富的人工景观使游人如痴如醉并停留一天,吃、娱、购、行,每人平均花上200元人民币。我想,我们张家界有数百平方公里的天地,难道不更大有可为吗?

  

   11月28日 马来西亚——新山—古晋—诗巫

  

   新加坡与马来西亚接壤,两国生活水平有较大差异。11月28日是星期天,天气晴朗,新加坡中国旅行社的曾副总经理和安娜小姐为我们送行,同时,他们也顺便去马来西亚边境城市——新山采购物品,因为新山的货物比新加坡要便宜得多。我们乘两辆小车出关,海关有20个车道验证,大家竟没有下车,几分钟就过关了。来到马来西亚海关,手续也很简单,工作人员只问了一句:“是否带有毒品?”我们这些人与毒品无缘,过关顺利。一出一进,前后只一刻钟。张副局长对我开玩笑说:“在这里出进海关比进武陵源的大门还要方便。”我想起旺季许多游客在武陵源进门票站时车辆和游客排队的情形,觉得张副局长的比喻不无恰当。

  

从新山乘波音飞机到砂劳越省省会古晋,再转乘小飞机到马来西亚东部城市诗巫,飞机安全正点。马来西亚空中小姐身材姣好,眼睛水灵灵的,见我们是中国人,一碰面就微笑,使人觉得舒服。我们同行的袁进茂经理高兴地给空姐连照几张照片。小飞机降落时,机场下大雨,又没有栈桥,我们做好了奔跑的准备,没想到刚走下飞机舷梯,机场地勤人员就给每位旅客撑开了雨伞(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梅兴保 的专栏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域外传真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9045.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5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