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福泉:再论纳西族的“黑”“白”观念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72 次 更新时间:2018-01-11 10:32:26

进入专题: 纳西族   黑白  

杨福泉 (进入专栏)  

  

   摘要:“黑”“白”观念是与纳西、彝、羌等汉藏语系藏缅语族族群以及喜马拉雅周边地区和“藏彝走廊”不少族群的宗教信仰和民俗有密切关系的文化现象。学术界因此将“黑白”观念与有些民族的族称联系起来作了不少探讨, 也有不少争论。长期以来, 纳西族宗教和民俗中的“黑” “白”观念成为一个争议多的问题。本文用丰富的民族志、宗教学资料和历史文献为依据, 深入分析了纳西族的“黑”“白”观念。指出纳西族的宗教信仰和民俗是“尚白忌黑”的, 纳西、纳罕、纳恒、纳、纳木依等族群的“纳”一词, 是一个尚待探讨其含义的族名, 无论它的语意与“大”、“巨大”或与“黑色”有无联系, 都与“黑色崇拜”无关。此文对探讨有争议的彝族的“黑” “白”观念以及进一步探讨藏缅语族族群的色彩信仰和相关的民俗亦有启示意义。

   关键词:纳西;黑;白;观念

  

   一

   关于纳西族的“黑” “白”观念, 学者们发表过不同的观点, 主要是围绕着纳西族是否是“尚”黑(纳)的民族来展开, 主要的观点有以下几种:

   一是从对纳西族自称族名的不同理解, 方国瑜与和志武先生认为“纳西”之“纳”是“大”之意,“纳”在口语中取意为“大”, 如bbinaq(比纳), 大森林;heelnaq(恨纳), 大海;lvnaq(鲁纳), 大石;jjuqnal(居纳), 大山;heeqnal(恒纳), 大雨等。纳西口语中, naq(纳)还有“黑”的意思, 但“ naqxi”(纳西)bushi不是“黑人”的意思, 按纳西语语序, “黑人”应为xinaq(西纳), 修饰语在被修饰语之后。

   和即仁先生则认为“纳西”的“纳”, 其本意是“黑色”的意思, 与大凉山彝族的自称“诺苏”等的“诺”的本意一样, 本意为黑色。在纳西语中,“纳”确实与黑色一词“纳”(naq, 接近的汉语音译应该是“拿”)发音相同, 除了这一点之外, 和即仁先生没能举出更多的例证来论证“纳西”何以是“黑人”之意。而方国瑜、和志武先生所举证的, 如果纳西语表述“黑人” “黑衣”(“西纳”、“巴劳纳”或“机纳”)等意, 修饰语形容词应该放在名词之后,这是有说服力的一个例证。

   笔者发表在《世界宗教研究》1986年第2期的文章《纳西族东巴经中的“黑” “白”观念探讨》,是就纳西族东巴教中的“黑”“白”观念专题探讨最早的一篇文章。我在那篇文章中首次比较系统地分析了纳西族东巴教中的“黑”“白”观念。继此文发表后, 陆续见到一些谈纳西族“黑”“白”观念的文章, 觉得有必要对这个问题做更为深入的辨析。

   有的学者在原来“纳西”就是“黑族”观点的基础上, 又做了一些发挥和修正, 比如, 白庚胜先生认为纳西族族称的“纳”基本含义就是“黑”, 因此纳西族最早是“尚黑”的民族。“纳西族古代崇拜牦牛, 故而牦牛之毛色黑色便受到人们的崇拜,并以黑命族, 以黑为服色, 以黑为帐篷色, 以黑命名高山大川。”至于“尚白”的表现, 他认为纳西族主要是受到了已被改造成崇尚白色的本教, 以及藏传佛教中的白教派的影响。

   日本学者诹访哲郎也对纳西族的“黑” “白”观念做了一些研究, 他得出如下结论:纳西族创世神话《崇般图》开头部分的黑白关系既是本教中的世界起源观念, 也是纳西族固有的观念。纳西族神话中出现了一种黑白从对立转向统一的现象,证明了由北南下的畜牧民集团统治土著农耕民集团最终实现一体化、形成现今纳西族。

   我认为, 尽管《崇般图》中有如诹访哲郎提到的白鹡鸰与黑乌鸦、白蝴蝶与黑蚂蚁合作为建筑神山出力等的一些描述, 但从东巴教和纳西民俗整体的观念系统看, 纳西族宗教和民俗中看不到“黑白的统一”, “白善黑恶”是始终存在于纳西宗教和民俗系统中的观念现象。

   虽然纳西族的“纳”的发音与黑色“纳” (拿,naq)一样, 但这只是语音的巧合而已, 迄今没有什么证据证明纳西族从古至今有过“黑色崇拜” 。但由于因为有彝族崇拜“黑色”、“以黑为贵”等的传统观点, 加上对历史古籍中“乌蛮” 、“白蛮”等从字面上简单的理解, 因此, 认为属于彝语支的纳西族也是“尚黑”的观点, 在学术界还是比较流行, 有必要加以进一步辨析和澄清。

   说到纳西族的整体的色彩文化观念, 与纳西族的“青蛙阴阳五行”也密切相关, 纳西族东巴教中有独特的阴阳五生观念, 它对纳西族传统文化和社会有深远的影响。青蛙阴阳五行在纳西语中称为“精我瓦徐”(zziweqwasieq), 直译为“精我五种” , 五种指五种物质, 即木、火、土、铁、水, 其对应方位为:东、面、中、西、北, 色彩为木(青), 火(红), 土(黄), 铁(白), 水(黑)。具体体现在一张称为“巴格”的图中。东巴经中记载“精我五生”是一个金黄大蛙的躯体化生的。因此, “巴格”图绘如一只箭镞穿过其身的金黄大蛙为中心, 上北(水), 下南(火), 左西(铁), 右东(木)。以北始按顺时针方向排列十二属相,木、火、土、铁、水五种元素又各分阴阳, 成十天干。

   在表示人生重大转折, 承担起繁衍家庭新生命重任的婚礼上, 祭司东巴要叫新婚夫妇把一束红、黄、蓝、白、黑五色丝线或布条系在象征生命神“素”的箭杆上, 这五色布即代表构成生命的木、火、土、铁、水五种元素。

   纳西人认为人生于阴阳五行,生命由五种元素构成。人死时也复归于阴阳五行。因此, 死者的寿衣上也寓有这种复归生命本原“精我五行”的观念内涵。男性死者的寿衣叫“阿汝培巴拉” , 意即漂亮的麻布衣裳。长约4尺, 织有一道道五彩丝线条纹花样, 每5寸处织一道五色丝线花样。女性死者穿的寿衣叫“培干杆”,意即美丽而光滑的麻布衣。腰布用五色丝线织花样, 脚套五色线黑面绣花白底布鞋。

   纳西族虽有如上与青蛙五行密切相关的色彩观念, 但最基本的则是“黑白”对应的二元色彩观念, 黑白色彩与纳西人的宇宙观、人生观、善恶观等密切相关。“黑”“白”观念贯串于东巴象形文东巴经中。以白为善, 以黑为恶的观念表现在经书中天地神鬼起源、天体物象、生态环境、服饰医疗、宗教法事及象形文本身。这个特点与本教的黑白二元对应观念有密切的联系。在本教和东巴教的二元对立观中, 最为突出的是关于“黑”与“白”的对立。

   国外有的藏学家提出这种早期流行于西藏、青海等广大地区的古教没有特殊名称, 因此对此时期的藏族原始宗教不应称为“本教”, “不能把敦煌写本中的古代本教徒与晚期已进入正规的本教相混淆。”

   我认为, 喜玛拉雅地区一直至我国“藏彝走廊”广袤地区的“本波”(本补、比摩、贝马、北布等等)信仰(或曰“本教”信仰), 有可能是这一广袤区域一种从萨满(shamanism)式的原始宗教信仰发展而来的民间信仰, 在后期的本教渗透到丽江地区之前就早已经存在于尚未南迁的纳西先民以及“藏彝走廊”中的很多藏缅语族族群中, 与藏族的本教是同源异流的民间宗教现象。因此, 我们分析纳西族的“黑白”二元的观念, 也不能否认它产生于纳西人较早的原始宗教观念, 不能如有的学者那样, 完全把它归因于受了后期“雍仲本教”的影响。

   二

   探讨纳西族的“黑白”观念,应该探讨其源流,因此要追溯与其同源异流的族群及其宗教文化。关于纳西族的族源, 学者多认为源于远古时期居住在我国西北河(黄河)湟(湟河)地带的古羌人,以后向南迁徙至岷江上游, 又向西南方向迁徙至雅砻江流域, 再西迁至金沙江上游东西地带。随着纳西族分布地区考古实物的不断发现, 一些学者提出了纳西族是南迁的古羌人与现居住地土著融合而形成的观点。

   如果我们对纳西和羌人的宗教文化进行比较, 就可以看出, 崇白忌黑是纳西文化与古羌文化一脉相承的一种文化现象。

   古羌人尚白, 见于史书记载的很多。北宋杨仁(976 -1030年)在《淡苑》里说:“羌人……以心顺为心白人, 以心逆为心黑人。”《明史· 四川土司茂州卫》条说:“其俗以白为善, 以黑为恶。” 白色旗帜乃和平象征。如白草羌请降, “明赐白帜一幅, 树寨中以为标志”。这与纳西族东巴经中所记载的“以白旗作为胜利神的标志”和仪式中以白色旗为神灵之旗的习俗同为一理, 胜利神亦表示战后的和平。羌族崇拜的神很多, 其典型特征是这些神都是以白石为代表, 供奉在山上、屋顶、庙宇。以白石作为神灵象征也是纳西宗教的一个突出特征。如上述纳西族全民信仰的民族保护神“三多” , 其化身就是一块白石;经纳西族民间传说和东巴经中所记载的人类远祖美利董主及其妻(亦为阳神董和阴神色)在纳西族论中是很重要的两个角色;这一对神人同格体的化身用两个自然呈三角形的白色石头表示, 称为“董鲁”(意为“董之石”)纳西族家家户户把这两个“董鲁”立在大门外, 视若家庭的守护神, 每年腊月三十都要向它举行跪拜献祭礼。在香格里拉县三坝纳西族乡的很多村子, 村民用白色石或白色土设立家庭的烧香灶和社区公用的烧香灶。

   有非常丰富的民族志资料表明, 近代和当代的羌族崇尚白色, 这已是不争的事实。

   分布在四川西南大渡河南北两岸, 包括雅安地区的石棉、汉源;凉山州的甘洛、越西、冕宁和木里;以及甘孜州的九龙等地、属于藏缅语族羌语支的尔苏沙巴人创造了和纳西族东巴象形文字相类似但其形状更为原始古朴的一种象形文字, 称之为“尔苏沙巴文字”, 在这种文字里, 用黑色来表示暗淡和死亡等不吉祥的事情, 而用白色来表示吉祥的事情。这与纳西族东巴象形文字“白善黑恶”的表示方式是一样的。

   从一些丧葬习俗中也可看出羌人与纳西人尚白的共同文化特征。《汶川县志》卷五《风土》记载汶川县萝卜寨羌族的丧葬形式说:“如年过花甲而死, 要给死人装殓白衣、白帕子、白绑腿, 跳锅庄… …”羌族“死者装殓以白衣(麻布)为多。”永宁纳西族死后“把尸体放在一个白色的麻布口袋里。该族认为, 白色表示纯洁, 清白, 象征死者前途无阻。”丽江和四川等地的纳西族, 也有以白麻布为“桥”和“魂路”送死者回归祖居地的习俗。

   在纳西族东巴经和各地纳西族的民俗中, 都有大量以白为善、以黑为恶的反映。著名史诗《黑白争战》即是专门叙述代表善的白部落如何战胜代表恶的黑部落的长篇巨制。“黑”一词在纳西古语中有黑、毒、苦诸意, 如象形文“巨毒”, 形如一朵黑花旁加一黑点, 读作“毒拿”(ddvqnaq), 直译即“黑毒” 。又如“苦”, 形如嘴中吐出一黑物, 黑物示味苦, 读作“卡”(ka)。“毒鬼”形如人有黑而尖之头。“毒”形如一朵黑花。黑之花, 毒也。又, 黑道曰:“不吉之日” , 形如太阳中加入四个黑点, 读作“尼美拿”(nimeinaq), 直译即“黑太阳”。东巴经中说鬼地一切皆黑, 天地日月星辰尽为黑色, 故象形文亦有“黑太阳”之字, 以与人间之白日白月相对。还有一象形字为三尖全黑之形, 四面有震颤外射的线, 全字读“美利次古拿路”(meeleelceeqgvnaqlv), 意为天下初出的黑色一团, 是生恶之万物者。象形文“黑月亮”指鬼地之月亮;“黑月”指不吉的月份。在东巴象形文字中, 如果表示一个人在起邪恶的念头, 想坏主意, 就绘一个三尖黑团从心中冒出之形;表示一个人坏, 亦在表示其人的字符旁画一个三尖黑团。至于在东巴教仪式中用黑色物象征鬼怪邪恶, 用白色的东西象征神灵和善;东巴用绘着日月的白色旗镇压鬼怪, 为人祈福;用白面粉涂脸以示用白色镇摄鬼邪等等就更是不胜枚举。

纳西族所信奉的几种本民族主要神祇全为白色神,(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杨福泉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纳西族   黑白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社会学 > 人类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7781.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