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福泉:略论纳西族饮食习俗的文化意蕴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50 次 更新时间:2017-12-15 00:46:52

进入专题: 纳西族   饮食习俗  

杨福泉 (进入专栏)  

   摘要】本文从东巴古籍记载的饮食习俗和当代的延续、饮食禁忌与民间信仰的关系、食品祭祀和相关的水土观念、纳西族饮食中的民族文化融合以及饮食烹饪习俗中的社会性别和长幼观念五个方面探讨了纳西族饮食习俗的文化意蕴。纳西族的饮食文化源远流长,随着社会的变迁和发展,纳西族的饮食文化也在不断地发生着较大的变迁。其从古相沿的饮食文化,吸收了其他民族的饮食文化精华,进行了本土化改造和创新,得到了丰富和发展。

   【关键词】饮食人类学;纳西族;饮食习俗;文化意蕴

   基金项目:此文是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招标项目“藏羌彝文化走廊建设研究”(项目批准号:16ZDA155)阶段性成果。

   作者简介:杨福泉,纳西族,云南省社会科学院二级研究员,博士生导师。研究方向:民族学、纳西学。云南昆明650034

  

   纳西族的饮食文化源远流长,从东巴古籍中可以看到诸多后来已经消失了的饮食习俗,还有不少延续了古代食俗的饮食文化。随着社会的变迁和发展,纳西族的饮食文化也在不断地发生着较大的发展变化,各地纳西族的饮食有从古相沿下来的传统饮食习惯,而在接受外来文化比较多的纳西族聚居区比如丽江,饮食文化就变得日益丰富和多样化,融合了各民族的饮食精粹,并有结合本土的改造和创新,丰富了纳西人的饮食文化。而对饮食的理解,也更加多元化,无论从食材的品种、烹饪的花样、对食品营养的理解等,都在发生着变化。

  

一、东巴古籍记载的饮食习俗和当代的延续


   食物与人类生存、社会发展有着十分密切的关系。一个民族的饮食习俗,会随着时代和社会的变迁发生变化。而一个民族没有足够的 文字和文献来记载它的饮食习俗,就只能靠口耳相传和老人的讲述来知道一些历史上的饮食传统,而纳西族作为一个创造了“斯究鲁究”(serjiel lv jiel)①这种图画象形文字,并且用这种文字书写了数以万计的本土宗教东巴教古籍的民族,在其古籍中就记载了不少饮食习俗,而且这些饮食习俗可以与现代和当代的饮食习俗进行比较,看有哪些习俗传承下来,哪些习俗已经消失,哪些习俗已经发生了变迁。所以,研究纳西族的饮食文化,东巴教古籍就成为非常重要的文献资料。纳西族的饮食习俗是随着社会的发展、文化的融合和生态环境的改变而变化的,在汉文史书上记载不多,但在纳西族东巴教的图画象形文古籍中,则记录得比较多。

   在东巴古籍中,有专门讲述饮食的来历的一本经书(有的也译成粮食的来历),讲述了饮食对人们的重要性,人们怎么种粮食,怎么收粮,晒粮,到山上寻找酒曲,酿酒等的详细过程。其中还讲到牧童发现了两种开白花的草,其中一棵是带苦味的可以当酒曲的草,牧童把这棵草交给了祖母,祖母和开美女子用这棵草当酒曲,酿出了美酒。各地纳西族在农历二月八普遍过牧童节,民间有不少关于牧童的歌谣和故事,民间常有牧童发现某种奇花异草好的传说, 这本讲述饮食来历的经书讲牧童发现酒曲花草,与民间的牧童文化密切相关。

   从东巴经书的记载中,我们知道纳西人古时有过以野兽肉为主要食物的狩猎生活,他们在火上烤烧公鹿肉,用鹿肉做汤,煮食,捕捉野猪、马鹿、岩羊、羚羊等。畜牧业发展起来后,纳西人又制作酥油、干酪。美籍奥地利学者洛克(Rock,J.F)博士收集到的东巴古籍中还有挤母马奶的记载和相应的象形文字,这可能是早期纳西先民居住于西北草原地带时的饮食古俗。有的古籍中还讲到捕鱼和腌鱼的古俗,在东巴古籍《向战神献饭•供养战神》中,提到用肥美的鱼用于除秽仪式中。[1](P7)看来腌制鱼是纳西族古老的一种习俗,据笔者2016年在俄亚的调研,当地纳西族保留着腌鱼的古俗,他们将从附近河里捕来的鱼,用从山上采来的香料,加上酒卷和盐等腌制,晒干,当地人称为“俄亚臭鱼”其实一点不臭,很好吃,是俄亚纳西人待客的一道美味。2016年笔者在位于泸沽湖畔、属于四川省盐源县的达祖纳西村调研时,也听本地村民讲到一种腌制鱼的方式,当地人称为酸腌鱼,方法是先把鱼捕来,用糌粑搅拌,然后挂在火塘上方,过几天晾干后,拿下来放上大蒜等佐料腌制,放进罐子里腌制好,是当地人津津乐道的一道美味。

   当山地农耕逐渐发展起来后,纳西人以荞麦、稗子、蔓菁等为主食,辅以奶制品,野菜及野兽肉,随着农业社会和生产技术的发展和吸收汉族的一些先进生产技术和新农作物,纳西族的饮食习俗也发生了很大变化,玉米、小麦、大米、稗子等变为主食,坝区农民逐渐种植蔬菜。东巴经中用象形文字记下了不少农作物及菜。以及蒸、炒、煮、烧、捏面团、饭团、炒面等烹调方法及相应的炊具也在经书中有描述。

   有些传统的食品在东巴古籍中有相应的故事,于是就演变成一种具有象征意义的神性食品。比如蔓菁是纳西族很早就种植的一种作物,在东巴教圣典《人类迁徙的来历》(又译为《创世纪》)中,说人类祖先崇仁利恩娶到了天神之女衬红褒白咪后,两个人从天上迁徙到人间来居住,他们生下了3个男孩,但都不会说话,于是他们派蝙蝠向天神打听,蝙蝠用计谋打听到了能说话的秘方,崇仁利恩夫妇照秘方行祭天之礼,有一天,3个儿子在蔓菁地里玩耍,有一匹马来吃蔓菁,3个儿子不约而同地用3种语言说出一句话:“马吃蔓菁了!”这三种语言分别是藏语、纳西语和白族语,于是,说出藏语的大儿子成为藏族的祖先,说出纳语的二儿子成为纳西族的祖先,说出白语的三儿子成为白族的祖先。蔓菁一直是纳西族生活中一种重要的食品,在杀年猪之前两三个月,要每天喂猪吃煮熟的蔓青。纳西人也将蔓青切成一串串片状的蔓菁花,晒干后成为混合着肉汤吃的美味食品。人们还用蔓菁发出的嫩芽腌制成酸菜。蔓菁作为在神话史诗中一种启迪民族语言产生的食品媒介,也成为一种具有特定文化含义的食品,在很多东巴教仪式上,蔓菁作为一种供品,东巴祭司也将木牌画等插在蔓菁上供在神坛上。

   东巴古籍中还有人用芦管在一个酒坛里吸酒喝的象形文字,这是纳西人围着酒坛以草管、芦管等吸酒喝的习俗。这个习俗在属于源于古羌人的民族的饮食习俗中普遍存在,至今也还保留在羌族的生活习俗中。此外,东巴经中还记载有诸如以小陶罐煨茶的习俗等,而这个习俗一直保留至今,在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的丽江古城居民中,保留着用小陶罐煮茶,用一块烧红的岩盐在火中烧红后在滚烫的茶水中飞快蘸—下再喝茶的习俗。在东巴经《饮食的来历》中,还详细叙述了种麦煮黄酒的过程。

  

二、饮食禁忌与民间信仰之关系

  

   在东巴教的仪式中,保留了纳西族历史上—些节日礼仪的饮食习俗。如在东巴教最大的仪式之一、也是纳西族传统最大的节日的“祭天”中,一直保持了古代敬老习俗的古规,在祭天坛设老人席敬待老人,用古老的分配方法来共同分享祭天坛的酒肉和饮食;首领和平民共同用金竹虹管或者芦管吸饮自酿的大麦黄酒。纳西族除夕聚餐时首先将猪头肉喂狗的习俗,也来自东巴经《崇般图》(《人类迁徙的来历》)所记载的传说中,因为狗从天上的天神处给人间带来了各种谷种,因此有功于人类。纳西族民间对吃狗肉是非常禁忌的,说“XX族是吃狗肉的族”这是骂人的一句话。笔者听过这样的一个事例,有个走出家乡上大学的纳西人在外面入乡随俗地吃了狗肉,后来被人告知了他的村人,于是,这个大学生被村里禁止参加祭天仪式,要连续举行3次除秽仪式后,才能再参加祭天仪式。禁止参加祭天仪式,相当于是开除了你的“族籍”要通过东巴教的除秽仪式后,才能恢复你的族内参加圣典的资格。纳西族也禁吃猫肉,这也来自圣典的解释,据说是狗和猫从天神那里给人类带来了五谷,所以纳西人善待猫,禁吃其肉。

   一些饮食的禁忌,也源于东巴经所记载的神话传说,如禁食猴肉,因猴曾是纳西先民奉如始祖的图腾。[2]忌食猫狗肉,因猫狗是天神赐给人类的动物,也为人类立过功;忌食青蛙,因青蛙在纳西族神话中是一神秘动物,是自然神“署”的重要象征物;纳西族的“雌雄八卦”源于—个“金黄大蛙”之体。禁忌吃马肉,因为马不仅帮助纳西人征战和迁徙,而且每个人死后,都要由马来帮助把灵魂驮回到“祖先之地”。

   各地的妇女怀孕期间也有一些食品禁忌,比如香格里拉市三坝乡的纳西妇女怀孕后,孕妇禁吃鸽子肉(因鸽子生蛋时四处飞奔乞食,怕生出儿女来亦如鸽子),禁吃兔子(因兔子豁嘴);禁吃病畜;产妇举行洗头礼前禁出门见太阳,忌吃母猪和公鸡肉。

   有些饮食禁忌则有突出的人性化的考虑,比如禁忌捕食怀孕的野生动物等,纳西人在立夏期间的3个月中,禁忌狩猎,因为这个时期是野生动物繁衍的时节,不宜狩猎。这与禁忌捕食怀孕的野生动物习俗是同理。此外,纳西人还禁食跑到家里来的野生动物。

   另一方面,有些也有神性的动物则没有禁吃的禁忌,比如羊在纳西族文化中是一种神性动物,相传纳西族保护神三多的属相是羊,因此,作为他的化身的玉龙雪山这座圣山也属羊。在东巴经所记载的纳西古语中,“羊”也读如“尼” (neeq),是家畜的总称,也是财富的标志。人死后,羊亦是引导死者灵魂回归“祖先之地”的灵兽。[3](P77)羊也是引领逝者的灵魂回归祖先之地的灵兽,但纳西族没有禁吃羊肉的禁忌,羊也常常作为祭献给神的牺牲,东巴古籍中记载说,牦牛也是用来贡献给神衹的祭品。作为游牧民族的后裔,羊肉是纳西人过去比较常吃的家畜肉。牦牛是东巴教守护仪式之门和大门的神兽,与虎并列为门神,但老虎肉禁吃,而牦牛肉则可以吃。显然,羊和牦牛是纳西人有灵性的家畜和神兽,但没有禁食的禁忌。而马则是更多用于运载生活用品的家畜,但也是运载亡灵回归祖地的家畜,纳西族禁忌吃马肉。这些家畜不同的饮食禁忌中的文化蕴意,值得进一步深入研究。

   在东巴教仪式上,也有一些特定的饮食禁忌习俗,比如在纳西族的祭地仪式上,所祭的是天神之妻地神“达”(dda),在祭地仪式上,点大香仪式后,妇女可进入祭场。然后为猪牲和鸟牲除秽,将鸟挂在代表地神的树枝上。生熟二祭后,把祭品拿到场外献食处,点火烟招引飞禽来啄食。飞鸟争食时,众人要说吉利话并磕头,然后集体聚餐,将未吃完的肉食平均分配,每人摘一片神树叶,列队回家。当晚各户用带回来第的肉食祭祀祖先。正月十四日各户来一人到八祭地场行简单小祭,进行“清灶”,将神树安置于卷一特定地方,清理祭场。只有本家族和祭地群体的成员才能参加该仪式,忌禁外民族的人参加;从祭地场带回的肉食只能自己吃,不能给外人,违犯者视为对地神最大的不敬。[4](P171)

   如上所说,有些饮食禁忌习俗源自纳西人的本土宗教东巴教,比如禁吃蛇与蛙,因为这两种动物被认为是司掌大自然的神衹“署”最重要的家族成员,所以禁吃。而有些区域性的饮食禁忌,则与具体区域的外来文化习俗相关,比如过去丽江古城和坝区的民众禁吃水源地黑龙潭里的无鳞鱼,民间称这些鱼为“面鱼”,因为这地区的纳西人认为黑龙潭是龙王的居住地,这些鱼都是龙王的水族。而信仰一旦打破,相应的禁忌也就被打破了,比如在“文化大革命”中,黑龙潭的鱼不能吃的习俗被视为“迷信”,大破“四旧”的红卫兵很快就把黑龙潭的鱼捕捉完了。

  

三、食品祭祀和水土观念

  

纳西族在举行东巴教仪式和举行祭天祭祖等各种祭祀仪式时,(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杨福泉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纳西族   饮食习俗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社会学 > 民族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7320.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