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戈:从简单本质到复杂本质--《中国政治思想通史》(综论卷)开放出的思想境域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185 次 更新时间:2017-12-02 22:49:38

进入专题: 王权主义   刘泽华   《中国政治思想通史》   中华专制主义   思想   思想史  

雷戈 (进入专栏)  

  

  

   【编者按: 原稿发表时被删除的正文和注释用粗体标示,以供比读。 】

   【关键词】:王权主义;刘泽华;《中国政治思想通史》;中华专制主义;新思想史。

  

   一、问题意向:刘泽华对当下新学的潜在回应 

  

   孔圣云“七十从心所欲、不踰矩”,刘泽华年届八旬,仍跃跃欲试,自我突破。 可见智者不老。 洋洋九卷本的《中国政治思想通史》的推出,至少能使刘泽华的学术思想影响到三十年以后。 [①]毫无疑问,必须对这部书表示足够的敬意。 因为它在“国学”泡沫沉渣泛起之际,用翔实的材料和细密的论证筑起了一道坚实的学术堤坝。 我觉得,对那些将“新儒学”的气球吹得越来越大的人来说,它更像一枚铁钉。 问题是,我们还能让它变得更锋利些吗?

   《综论卷》代表了刘泽华对中国政治思想的系统性思考。 [②]对刘泽华而言,这些思考已非单纯的学术观点,而是更为深沉的人生体验。 刘泽华的文字多非书斋俗语,或源于此。 刘泽华不太讲直觉。 但他肯定有直觉。 这直觉就源自其人生经验和现实社会。 否则,他就不会在八十年代初出现“井喷式的”学术收获,并将这股“闯禁区”的思想锐气贯穿整个激情的八十年代。 [③]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刘泽华对中国历史的整体性认知虽然已在八十年代形成,并逐渐体系化,但其针对的批判对象或潜在论敌,却是纯然“历史性的”,即刚刚过去的文革和早已过去的古代,故而其对中国古代社会性质的认定依然沿用“封建”。 [④]倒是九十年代至今,他在进一步完善其中国政治思想史体系的过程中,将论辩对象明确锁定在当今中国学界。 [⑤]表面看,刘泽华研究的还是那个消失的中国古代史,但论辩对象的悄然转移,正表明他的历史思考依然不失敏锐,甚至更具现实感和批判力度。 “民族文化的主体不是不可变的,恰恰相反,不仅可以变,而且必须变! ”[⑥]“转型不是本体不变转个脸就能行的。 ”[⑦]在我看来,这种质朴的历史信念才是一种最高的价值判断。

   盛世降临,“新派”学者们开始急不可耐地寻找历史传统的自我宣示,以证明当下国家体制的合理性和合法性。 [⑧]刘泽华试图对甚嚣尘上的“新儒学”和“国学热”作出回应。 [⑨]从《综论卷》看,刘泽华对当下学界的诸多“新学”[⑩]观点给予明确否定。

   把中国新时期文化的发展寄希望于儒学的再兴,不过是老调重弹而已,中国的近代史既然已经证明儒家文化过去不曾救中国,又怎么可能在经历没落之后还胜任救世的角色?! [11]

   新儒家以及倾心于新儒家的学者多半绕开儒术与帝王的关系来论述儒家的主旨。 …… 对此完全抛开阶级分析,甚至连贾谊所说的“阶级”也不顾,说儒家的“人”是独立、自主、平等的人,我认为这种看法离历史太远了! 难道帝王们所喜欢的儒术竟是自由主义的? 难道自由主义是帝王体制的支柱? …… 如果儒学与帝王体系没有内在的互用性,历代帝王能无端地尊儒吗? [12]

   不过,我倒觉得对新学不必这么较真。 因为新学从未认真过。 或许,新学认真的只是自己在说什么,而非历史说过什么。 即,新学关心的只是自己的姿态和声调,从不真正关注中国历史和思想。

   正因如此,刘泽华如果真要和新学论辩,自己就先输了。 因为他和你玩理论、玩工具、玩文本、玩概念、玩名词,甚至给你玩西方、玩世界,就是不给你玩历史,更不给你玩现实。 [13]既然彼此玩法不同,也就玩不到一块。 表面上在一块玩,其实游戏规则不同。 更重要的是,双方想法不同。 好比,有人看房子,有人买房子,有人买房子是想出租,有人买房子是要自己住。 目的不同,看房子的眼神就不一样。 同理,学术之争往往并非源于史实不同,亦非基于对史实的认定和解读不同,甚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