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南周:朝鲜半岛危机根源何在?

——从朝鲜战争停战体制与冷战结构谈起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425 次 更新时间:2017-09-09 23:17:39

进入专题: 朝鲜半岛   朝鲜战争  

李南周  

朝鲜战争与停战体制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世界版图中出现了几个分断国家,如德国、中国、越南等等,造成这些国家分断状况的原因却都各不相同。和别的分断国家相比,朝鲜半岛分断情况具有以下两个特点。

   首先,朝鲜半岛分断情况是经过了三年朝鲜战争而形成的。当然,朝鲜半岛的分断状况源于二战结束后美苏之间将北纬三十八度线作为在朝鲜半岛接受日军投降的范围界线的协定。

   这与德国的情况类似,但对韩民族来说则是难以接受的。因为,他们是帝国主义侵略的受害者,不同于发动了两次世界大战的德国。美苏接管所产生的影响也不同。西德和东德都接受这种分断情况,但朝鲜半岛民众对分断的现实怀有极大的不满。因此,他们为了反抗分断状况进行了艰苦的奋斗。这是引起朝鲜战争的根源。通过三年的激烈战争,不稳定的分断情况逐渐固定下来,而且发展成为一种特殊的分断体制。

   其次,在朝鲜半岛进行的大规模军事冲突是以缔结停战协定的方式被中断的,直到现在,朝鲜战争在法律上仍然没有完全结束。停战协定第四条中明确规定,“为保证韩国问题的和平解决,双方军事司令官兹向双方有关各国政府建议在停战协定签字并生效后的三个月内,分派代表召开双方高一级的政治会议,协商从韩国撤退一切外国军队及和平解决韩国问题等问题”。

   根据这个规定,从1954年4月到7月间有关国家在日内瓦进行了会谈。但那次会谈并没有获得任何成果,而以后也没有再召开解决这些问题的会谈。这个结果对朝鲜与韩国之间的互动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也就是说,朝鲜战争对朝鲜半岛和东北亚冷战的影响离开了停战体制的作用是很难被理解的。

  

朝鲜战争的进展与停战体制的建立

  

   过去,西方国家和韩国关于朝鲜战争的研究主要以分析战争爆发的背景与过程为主旋律。这些研究大部分把战争的责任归咎于苏联或朝鲜的扩张主义和侵略性。

   Bruce Cumings在其一部著作《朝鲜战争的根源(The Origins of Korean War)》中对这种冷战思维提出了异议,他把朝鲜战争看作是在韩国内部进行的韩国人民与美国对韩政策之间冲突的产物。他特别强调在朝鲜半岛南部,美国压制人民要求(如肃清亲日派、土地改革等等)的政策所引起的激烈斗争是朝鲜战争爆发的根源。按照他的研究,从1945年到1950年中由于激烈的社会冲突而导致死亡的人数超过了10万人。

   虽然这部著作引起了很大争论和质疑(参考[韩]朴明林,《韩国战争的爆发和起源》,NANAM出版社 1996年版),但谁都不能否认它开拓了朝鲜战争研究的新局面。尽管如此,它仍是以朝鲜战争爆发前的情况为主要分析对象,并不能探讨朝鲜战争的进展及其给韩国和朝鲜社会带来的影响。

   若考虑到朝鲜战争的激烈性以及由此带来的惨重损失,这是朝鲜战争研究中的一个空白。当然,这样的研究现状也有它的原因。对韩国来说,在反共和反北(朝鲜)意识形态的控制下,很难对朝鲜战争的进展进行客观性分析。

   直到最近,学者们才开始注意到朝鲜战争中南韩内部发生的冲突及其对社会的影响。(比如[韩]金东春:《战争与社会》,DOLBEGAE出版社 2000年版)在这些研究中,他们比较重视战争中国家与市民的关系,强调人权、和平等等的价值。引起他们瞩目的最典型的案例是像“保导联盟事件”那样的在战争期间国家对平民的虐杀事件。这种事件展示了战争时期韩国和朝鲜社会内部的复杂情况以及战争留下的不可痊愈的创伤。

   国民保导联盟是在韩国政府的操纵之下由左翼转变为反共立场人士组织的反共团体。1949年6月5日成立的国民保导联盟不到六个月就使其会员扩大到约30万人。其实,会员中很多人并不是真正有左翼活动经验的人,他们属于中间派,甚至包括不少被公务员诱导而参加的无辜百姓。

   但是,朝鲜战争爆发以后,李承晚政府怀疑这些人可能帮助朝鲜人民军,因此,开始逮捕和杀害保导联盟的会员。在朝鲜战争中被杀害的人远远超过20万。统治集团利用战争肃清反对势力的情况不论在北部或者南部都曾发生过。朝鲜战争结束以后,受害者的遗属也长期被看成是左翼嫌疑犯,即威胁国家安全的危险分子。因此,他们不仅无法使家人得到平反,反而成为政府继续监视的对象。

   直到2009年,韩国政府才正式承认他们是无辜受到国家权力迫害的牺牲者。这样随着民主化,一些被压抑的或者被遗忘的声音才得以表达出来。但是,以朝鲜的威胁为借口压制国民权利或者压制反对势力声音的做法还没有完全消失,韩国的保守政治势力遇到重大选举时仍然利用这种老套的手段来攻击对方。

   若要更好地理解朝鲜战争对以后韩国和朝鲜社会变化的影响,还应注意三年战争中战局的变化。朝鲜人民军于6月28日占领首尔之后,7月20日,占领位于韩国中部地区的大田;7月24日,占领韩国西南角的港口城市木浦;7月31日,则占领了东南部的重要城市晋州,结果韩国军队则一路溃退到釜山附近的洛东江一带。在占领区,朝鲜人民军也逮捕和杀害反共人士,并强迫进行土地改革、新政权机构的建立等改革。在这一过程中,各地出现过激烈的阶级冲突,主要是韩国的左翼势力和一些农民在朝鲜人民军的庇护下处决地主和警察亲属。

   而后在9月以后则出现了相反的现象。9月15日,麦克阿瑟带领美军第十军团登陆仁川,美军和韩军进行了反击。10月1日,韩军一批部队突破三八线,向三八线以北地区进行攻击。10月11日,韩国军队占领元山;10月19日,美军进占平壤;10月24日,韩国陆军进抵鸭绿江畔楚山郡。其间,在美军和韩军占领的地区,右派势力对过去三四个月中服役于朝鲜军队和在推动土地改革时积极参加的人士进行了报复。

   在这样一进一退的战局中,老百姓不论左翼还是右翼都成为被肃清的对象,这使战争的悲剧愈演愈烈。据一些不完全统计,朝鲜占领期间,三八线以南地区被杀的平民达到12万9千余人。韩军和美军反击后,韩国政府以帮助敌人的罪名逮捕了5万5千余人。这种特殊情况造成在战争结束后右派和左派各自在韩国和朝鲜占据着压倒性优势的局面。这也是使朝鲜半岛分断体制具有与其它分断国家不同的独特特点的主要因素。

   1950年10月中国人民志愿军参战后,韩军和美军撤退到首尔以南地区。但是,从1951年春季开始,任何一方都不能压倒另一方,两种敌对武装力量在三八线一带展开了拉锯战。

   1951年7月双方同意进行停战谈判。 经过两年的谈判,1953年7月27日,双方(朝鲜和中国为一方,美国为另外一方)在板门店签署了《停战协定 》和《关于停战协定的临时补充协议》的停火协议。然而1954年4月召开的日内瓦会议上,双方没能缔结完全结束战争的和平条约,因此,直到现在朝鲜战争还没有完全结束。

   朝鲜半岛的停战体制对东北亚和朝鲜半岛的局势产生了极大影响。首先,这是后冷战时期东北亚不能摆脱国家之间的相互对立与战争威胁的主要原因。其次,在停战体制下,朝鲜半岛南北双方继续将另外一方看成敌对势力。这不仅会时不时地加剧朝鲜半岛的军事紧张局势,并且大大阻碍了双方的健康发展。


停战体制对朝鲜半岛安全环境的影响

  

   停战体制一直是在朝鲜半岛和东北亚支撑冷战的重要支柱之一。这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在停战体制下,美国根据其与韩国签订的《美韩共同防御条约》(1953年10月1日 )继续在韩国驻军,其主要依据来自朝鲜的军事威胁。但美军的存在和美国的敌对政策对朝鲜也是极大的威胁。

   在这种情况下,美国只有出现危机时才与朝鲜进行直接对话。但是,缺乏相互信任的双方之间进行的对话只能以失败而告终。这是朝美博弈中出现的一个怪圈,直到现在还未能解决好。([韩]洪锡律:《分断的歇斯底里》,创批 2012版,第78-79页)同时,东北亚国家也不得不陷入朝美之间的博弈中。这些都影响到韩中、中美等双边关系,使东北亚的国际关系复杂化。

   其次,朝鲜战争以来,朝鲜半岛直到现在仍未摆脱军备竞赛,而且情况变得越来越严重。1957年,美国单方面宣布不再受停战协定第13条的约束,开始引进包括可装有核弹头的导弹在内的新式武器。这是当时美国为维持南北之间军力均衡而采取的措施。

   从1990年代以后,朝鲜研制和开发核武器的原因也是冷战解体以后在朝鲜半岛出现的军力失衡。朝鲜想用核武器来弥补在传统武器装备方面的劣势。朝鲜进行了两次核试验之后,韩国的一些政治家提出引进美国核武器的必要性。如果这种局面控制不好的话,在朝鲜半岛有可能会出现核竞争。

   最后,停战协定遗留下来的一些问题现在则成为南北之间军事冲突的原因。北方分界线(NLL)就是最明显的例子。在讨论停战协定的时候,朝鲜方面的代表认为,海上非军事区应该保证从南至北12海里的宽度;而以美军为首的联合国军則认为3海里应当为最佳距离。在这个问题上,双方多次谈判未果。因此,停战协定最后只规定了当时联合国军占据的“西海五岛”由联合国军托管。当时在海上美军和韩军占据压倒性优势。因此,联合国军司令部于1953年8月向美军和韩军通告了“北方分界线”,并限制了韩国海军的北上。

   1973年12月1日,朝鲜第一次对NLL提出正式抗议,再次主张12海里宽度的西海海域的领海管辖权。1991年的 “南北基本合议书”规定了“南北的海上不可侵犯分界线将在今后继续磋商”,但这个问题直到现在仍然未能解决。而后的1999年6月15日南北首次在海上重叠区发生了流血沖突,之后又发生过三次军事冲突,其中最严重的事件是2010年11月发生的延坪岛炮击事件。延坪岛事件发生以后,美国航母进入黄海。而这又引起中国的不满,并加剧了东北亚的军事紧张。

   冷战时期国家之间的实力均衡被维持的时候,停战协定会起到防止在朝鲜半岛发生大规模军事冲突的作用。但是,现在停战协定愈来愈难以发挥这种作用。特别是,对自己的体制安全具有很大顾虑的朝鲜更希望有一个能代替停战体制的新的安全环境,比如朝美关系的正常化等等。朝鲜为此试图使停战协定无效化,从1994年开始已经六次提出“不再受停战协定的约束”的声明。

   其实,以前有过几次能够解决朝鲜半岛问题的机会,其中两次应该值得注意。首先,1970年代随着中美关系的变化出现过第一次机会。当时韩国和朝鲜为了跟上周边形势的变化进行了秘密协商,并在1972年7月4日发表了“七四共同声明”。

   不仅如此, 在尼克松上台以后因越南战争而陷入困境的美国计划逐渐从韩国撤军,并研究调整朝鲜半岛政策的方案。当时,美国的智囊集团所草拟的方案中有美朝建交(NSSM 154, 1973.4.3)、缔结代替停战协定的和平协定(Kenneth Rush to Kissinger, 1973.5.29)等方案。

但总的来说,美国还是只愿意维持朝鲜半岛的稳定,对和平协定的谈判态度不够积极。朝鲜和韩国也对协商缺乏诚意。(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朝鲜半岛   朝鲜战争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地区问题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5893.html
文章来源:文化纵横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