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飞龙:香港的校园民主现象学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88 次 更新时间:2017-09-09 16:29:19

进入专题: 香港   校园民主   民主墙   基本法   港独  

田飞龙 (进入专栏)  

   香港的校园民主历来被视为香港公共文化的一部分,以及香港反对派引以为荣的精英文化建制。笔者曾在占中前后长达一年时间访问研究于香港大学,除了对其学术国际化深有感受并受益良多之外,对香港的校园民主亦有近距离观察:校园闭路电视的特色节目编排;中山广场的学生评议会议与时政论辩会;民主墙的涂鸦海报与政治化表态;学生会选举的有模有样与本土专横;校内事务参与和决策的高调身影甚至暴力化;以及对香港社会运动的引领塑造,等等。  

   这些活跃于校内外的校园民主本应当成为一国两制与基本法秩序的守护力量之一,本应成为国家及特区互动发展的协同力量之一,然而,香港校园民主正日益蜕变沉沦为颠覆一国两制与基本法、宣扬与动员港独运动的青年平台网络。看看各校民主墙上单调划一的港独宣传以及空洞乏味的价值宣示,这样的民主质地已经虚浮无比。        

   这几日,一位内地女生的勇敢行为引起了多方关注。她来自内地,在香港中文大学读书,未敢留下姓名,但却勇敢地揭下了中大民主墙上的港独海报并用英文与港独学生论辩。论辩视频中,这位小女生躲闪无助,折射香港校园氛围之蜕变。小女生孤身抗“独”,而且非常害怕遭到港独学生的网络暴力,但她还是站出来了,巾帼不让须眉。这是一种认同国家并维护最基本政治道德底线的勇气。网络上有些人称这是“小粉红”,是一种无知无耻的污蔑,并不真正知道这位内地女生到底在做什么样有意义的事情。                      

   小女生的孤立行为暴露了香港公共教育和公共文化的国家认同漏洞。香港教育塑造的不是中国公民,而是反国家的分离分子。香港从教师到学生,无法完成政治人格中最关键的“国家性”塑造。对国民教育的无理性抵制,对言论自由和院校自主的无节制滥用,终于酿成了严重的港独分离运动和青年教育恶果。而特区政府及香港社会既往并未足够重视及付诸行动。

   还有两个事件可以充分印证香港校园民主的低劣化:其一是不少未成年中学生加入激进的社会运动,破坏了民主政治的“成年人”底线;其二,香港教育大学有人在蔡副局长丧子之际弹冠相庆,毫无人道人性,只是因为蔡是推动国民教育的健将。      

   港独大学生自诩为天之骄子,代表学生与社会,而且无节制滥用其言论自由,并不理解这样的行为已违反基本法及香港本地刑事法律。这种精神困顿与败坏实在来自于香港教育体系内部的局促狭隘和不负责任。

   中大管理层进行了积极干预,反对港独,但也支持言论自由,只是说明言论有界限,但到底是什么界限以及如何维护这样的界限,语焉不详。在学生会的压力下,校方竟然声明拆除港独海报需要得到学生会的共识,校方完全罔顾法律及自身教育管理责任,屈从于港独学生的民粹化压力,诚可悲也。

   香港校园民主的现象学是一幅混乱不堪、秩序扭曲的图景:

   其一,反港独需要得到港独学生会的共识,霸道的校园民粹式民主凌驾了基本法与教育管理者伦理及责任。

   其二,言论自由有边界,但就是没有任何具体机构和人员来划定这个边界,最后变成说说而已,不了了之,变相纵容。

   其三,香港高校是基本法保障下的依法自治,是国际化的教授治校,但如今日益演变成过度政治化的“学生治校”,氛围趋近曾经的大陆文革。      

   其四,香港公共教育没有“国家”和“义务”,只有“权利”和“本土”,最后只能引导青年走上激进对抗的不归路,由刑责提供最后的教育和惩戒。看看旺角暴乱和占中的参与者,看看黄之锋现象,即可明了。

   其五,对港独言论,香港发声各方大多套话套路,圆润无比,原则模糊,无人具体行动,无人承担责任,无人主动检讨,无人真正道明危机,最后只有内地小女生冒险抗“独”。

   反港独是一国两制的底线,是一项众人事业。香港校园民主已经异化,严重损害香港高等教育环境及青年成长条件,需要反思改革。但论道太多并无实际效用,还需要知痛者自己疗伤,需要香港特区政府的检控行动,需要香港司法的严正裁判,以法治方式划定校园民主、言论自由和院校自主的法律界限,使之不成为颠覆一国两制与基本法秩序的破坏性力量。

   如果不及时行动会怎么样?有一天,香港民主的墓志铭上只有两个字:港独!老派泛民最钟情的香港民主事业可能毁于港独,这是他们最痛心的。面对香港公共教育和公共文化的“反国家”危机,香港必须通过足够有力的公民社会行动与自治法律行动进行自救,否则贻害无穷,一国两制与基本法宪制必然遭受根基松动之祸。      

  

  

   (原载多维新闻网2017年9月9日,作者系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全国港澳研究会理事)                                        

进入 田飞龙 的专栏     进入专题: 香港   校园民主   民主墙   基本法   港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最新来稿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588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学友讨论

严雅晖 2017-09-10 18:25:06

  毫无疑问,在香港已经回归的情况下,所谓的港独主张根本不可能实现。但问题的严重性在于,分离主义主张完全不可
  
  能得到内地人民的同情和支持,一旦将追求民主自由的正当诉求与谋求分裂、独立的分离主义结合在一起,其后果就是极其
  
  可悲的双输下场,而且是双重意义上的双输:第一重意义的双输是指港人追求民主和追求独立这两个诉求都会遭遇失败,第
  
  二重意义的双输是指香港和内地两地人民都是输家,只有当局是唯一的赢家。正如前述,香港作为中国的一个地区,只有当
  
  中国国家主体走上民主化进程之时,其地方性的民主政治才有可能真正实现,没有内地的民主就不可能有香港地方性的民主
  
  。所以,在追求民主的道路上,港人与内地人民本质上就是命运共同体,港人要争取自己的民主就应当同样地关心、同情、
  
  支持内地人民追求民主的诉求和努力,就应当与内地人民携手连心共同推进国家主体的民主,实现“全中国无权者,联合起
  
  来!”应该说,在这个问题上,香港人过去是有优良的传统的,二十世纪中后期的香港社会,始终都是内地人民争取民主自
  
  由的最有力的支持力量之一,在支持1989年北京学潮的运动中,香港人的表现堪称令人感动。而今天的分离主义势力却完全
  
  背弃了其父辈的传统,不但拒绝与内地人民携手,甚至对内地人民采取冷漠、歧视、排斥的态度,这样一方面是导致香港追
  
  求民主的力量陷入孤立状态,得不到内地人民的同情和支持,另一方面则是给了当局压制民主一个极好的理由和借口,就是
  
  将追求民主等同于分离主义、港独、分裂国土,然后就可以打着维护国家统一、反分裂这个冠冕堂皇的旗帜,公开打压民主
  
  力量,并且还能得到相当一部分内地人民的认可和支持。
   所以,站在当局的角度考虑,香港出现分离主义势力是好事而不是坏事,因为分离主义的主张比如港独根本不可能实现
  
  ,也很难对政权构成直接的颠覆威胁,但是分离主义势力的存在倒是对加强当局的专制统治非常有利:一方面可以以反分裂
  
  的名义名正言顺地打击港人的民主诉求,另一方面这种分离主义必将在香港与内地两地人民之间造成相互的隔阂和敌意,客
  
  观上有利于维护专制统治。一切专制统治都本能地害怕全体国民真正联合成为政治共同体,害怕全国人民齐心协力,而总是
  
  竭力在人民内部制造矛盾对立,所以专制统治常用的一个手法就是分而治之,以各种名目(比如人为地划分“阶级”身份,
  
  或者制造社会等级,或者利用阶层、民族、地域等因素)将人民人为地划分为不同阵营,然后挑动彼此之间相互猜忌、排斥
  
  、敌对和矛盾,这样,人民就不会万众一心挑战专制统治。所谓一国两制,最初是为了保持香港繁荣稳定,但后来发现这种
  
  做法客观上也是一种分而治之的策略,有利于阻隔两地人民之间的情感,有利于制造两地人民的隔阂,防范两地人民携手共
  
  同追求民主自由,这也是中共愿意长期保持一国两制的另一个隐秘的原因。
   从这个意义上说,香港分离主义势力与执政当局客观上是在演政治双簧,虽然它们也许不是有意为之,但客观效果却确
  
  实如此。双方联手“密切配合”,共同将香港的民主政治发展前景、进而也将中国的民主政治前景断送在反分裂、维护国家
  
  统一的斗争之中。香港的内地化趋势与分离主义趋势实际上是相互促进,形成一个恶性循环:香港内地化趋势愈加速,分离
  
  主义也必然会愈烈,而分离主义愈烈,反过来又会极大地刺激北京加强对香港的干预,从而加速香港的内地化趋势。其最终
  
  结局完全可以想见:独立是注定要落空的,但无论香港本地的还是内地的、国家主体的民主政治的前景却也跟着破灭。
  
   ——摘自《香港的未来:内地化与分离主义两个趋势的恶性循环》

哈哈君988 2017-09-10 09:54:41

  作者使用了一个概念名词:“香港校园民主的低劣化”,其实,“香港校园民主的激进化”可能更能正确表述当前香港校园民主运动的现状。香港校园民主演进至此的原因,作者没有也不敢涉及。这个问题真要讲透,可能需要很长篇幅,更可能因此被和谐。因此只能简单的点一下。纵观香港校园民主运动最近的发展,有一句俗语可以形容:“逼上梁山”。要求自由选举议会的正当要求被封杀,绝望中的年轻人不走向走向激进,还能走向哪里?民主政治的真谛就是妥协和协商,如果强势一方依仗自己的强势地位逼迫弱势的一方整体接受己方的条件,不留余地,那又是地方除了激进反抗,还有路可走吗?

哈哈君988 2017-09-10 09:54:33

  作者使用了一个概念名词:“香港校园民主的低劣化”,其实,“香港校园民主的激进化”可能更能正确表述当前香港校园民主运动的现状。香港校园民主演进至此的原因,作者没有也不敢涉及。这个问题真要讲透,可能需要很长篇幅,更可能因此被和谐。因此只能简单的点一下。纵观香港校园民主运动最近的发展,有一句俗语可以形容:“逼上梁山”。要求自由选举议会的正当要求被封杀,绝望中的年轻人不走向走向激进,还能走向哪里?民主政治的真谛就是妥协和协商,如果强势一方依仗自己的强势地位逼迫弱势的一方整体接受己方的条件,不留余地,那又是地方除了激进反抗,还有路可走吗?

哈哈君988 2017-09-10 09:54:28

  作者使用了一个概念名词:“香港校园民主的低劣化”,其实,“香港校园民主的激进化”可能更能正确表述当前香港校园民主运动的现状。香港校园民主演进至此的原因,作者没有也不敢涉及。这个问题真要讲透,可能需要很长篇幅,更可能因此被和谐。因此只能简单的点一下。纵观香港校园民主运动最近的发展,有一句俗语可以形容:“逼上梁山”。要求自由选举议会的正当要求被封杀,绝望中的年轻人不走向走向激进,还能走向哪里?民主政治的真谛就是妥协和协商,如果强势一方依仗自己的强势地位逼迫弱势的一方整体接受己方的条件,不留余地,那又是地方除了激进反抗,还有路可走吗?

xyz31 2017-09-09 21:08:25

  作者似乎是个文章机器人,而此文中作者对香港校园民主“异化”的原因及过程完全没有涉及,看来这台机器还需要进一步完善。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