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喆:经学与当代中国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89 次 更新时间:2017-08-30 18:51:05

进入专题: 经学   当代中国  

华喆  

   在当代中国学术中,经学已经逐渐成为一个不可忽视的重要课题。作为传统学术的核心,我们有必要来讨论一下在以西学为主导的现代学科框架下,经学为什么会在近年兴起,以及经学存在的意义为何。

   经学研究在当代的复归,就学术思想层面而言,我想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方面是经学内在的原因。尽管 “五四 ”之后,人文领域迅速西化,传统旧学开始落幕,研究者纷纷走上了新学术之路,但是经学本身的学术传统并未因此断绝,只是转变形态,栖身于先秦史、文字训诂学、文献学等等研究方向之下。随着这些研究不断推进,经学重新回到我们的视野当中,本身也是学术发展的一个必然阶段。另一方面则是经学以外思想环境的改变,这对于经学复归的推动更为明显和直接。经学在二十世纪初走向衰微,无疑与国运相关。自从“五四 ”之后,面对连续的政治动荡,经学始终首当其冲,在学术上承担着中国贫弱的 “原罪 ”。然而在二十一世纪的第一个十年之后,中国已经无可争议地成为一个具有世界影响力的大国,许多在八九十年代拥抱西学的学者,纷纷转而寻求立足中国本位的文化表达,于是必然要回到经学中来汲取思想资源。

   当然也正是因为以上两方面的原因,使得经学在近年来的火热,并不足以说明经学研究已经走向了成熟。实际上,正是由于研究者们具有各自不同的学科背景,使得彼此之间对于 “什么是经学研究 ”想法各异,成果更是多种多样。这种研究现状无疑有利有弊。从有利的方面来说,这就让经学可以吸纳更多研究门类与研究路径,而无短期内陷入固定的门派与僵化的套路之虞。比较今天台湾经学界的整体情况,大陆近年来显然更富于活力,正是拜此所赐。而积弊的一面则是,尽管当下没有必要追求一个固定的研究范式,但学者仍然对经学研究的内涵与外延缺乏应有共识。故此我们可以看到,不论是民间儒学研究者,还是一些 “六经注我 ”的思想家,抑或以经学史及经学文献研究为主的传统学院派,大家都标举经学而各分阵营,甚至彼此间不乏攻讦龃龉。这就造成大陆目前学术界的经学研究水平高下不齐,而民间读经却又乱象丛生。

   在如此利弊共存的局面下,至少对于学院派学者而言,思考什么是经学研究,以及经学研究的存在意义,当然是十分必要的。

   当代学者对于经学有各种各样的描述,比较典型的,同时也是影响最大的说法就是强调经学作为 “术”的一面,认为经学是古代中国的政治统治术。这些描述大多偏重在经学的政治功能方面,然而却少有学者从古代经典的角度来看待经学。这大概是因为二十世纪是政治的时代,而我们的生活中又存在价值缺位的问题,所以很多学者习惯把经学看作一种说教。事实上,我们应当重视的是,在近两千年间,经典,也就是经书,是中国知识分子共同阅读的对象,培养与塑造了中国知识分子的智识与德性。经典的影响已经渗入到社会的方方面面,尽管今天看似我们已经距离传统甚远,但却又总在不经意间感受到它的存在。而现代学术研究意义上的经学,已经不再是一门尊孔的学问,而是如何理解中国传统经典的问题。作为当代中国人,当我们面对西方文明的时候,我们不可能不遇到 “我们是谁 ”“我们从哪里来 ”“我们未来会向哪里去 ”这样的问题,要回应这些问题,我们必须回到经典,正视经学的价值。有很多学者会认为经学死了,他们的理由在于中国的王朝时代结束了,孔子不再作为圣人而存在,经学的土壤已经不复存在。但是我并不这么想。经典在我们的生活中将传统与现代紧紧扭合在一起,只要我们生活在东亚的汉字文化圈之中,我们就会感受到这一点。作为理解经典的经学,并不是王朝时代的陪葬品,相反终于可以离开政治权威的摆布,在学术研究中走向新生。

   从这一层意义上来说,经学研究就是参考各种注释与经说,从而达到对经典的理解。所谓经学的训练就是倾空自己,持续耐心听取前辈学者的意见,在此基础上判断取舍,从而建立自己的认识,最终得出结论的过程。当下的文史研究已经进入了高度职业化和技术化的阶段,或有意或无意地,在忽略经典的价值。傅斯年所谓 “上穷碧落下黄泉,动手动脚找东西 ”,找东西就是找史料,找到史料,从中提取相应的历史信息,通过历史信息来复原或构建一段历史图景。这是现在历史学研究的不二法门。但我们不应忽视的是,如果仅把书籍作为史料来看待,这其实是一种对书的碎片化认识。对于某些书籍来说,这样的碎片化认识影响不大,但对于经典,包括经书乃至《史》《汉》之类,这种碎片化认识很容易造成我们忽略甚至曲解一部分内容。傅斯年所强调的 “我们不是读书的人 ”,这在当时中国史学急需走向现代化的阶段,无疑是振聋发聩的。但在今天来说,或许把这句话改成 “我们不只是读书的人 ”会更好。经学能够提供给现代学术的,就是正视中国古代经典的意义,成为一种对现代性的制衡力量。

   正基于此,我想经学研究在本世纪第二个十年间的兴起,会为学术界带来什么样的变化,其效果将在第三个十年间慢慢展现出来。而经学研究的方向也会更向 “如何理解经典 ”,以及 “经学观念如何被构建 ”等等原初问题靠拢。这门古老的学问目前正在经历一次重要的转型,或许现在还不为文史哲的主流所重视,但它未来一定会带给学界新的激荡,大家可以拭目以待。

    进入专题: 经学   当代中国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中国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5720.html
文章来源:《读书》2017年8期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作者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