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云虎:成绩排名的学校制度知识依据及其批判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99 次 更新时间:2017-07-14 10:37:20

进入专题: 成绩排名   课程与教学  

顾云虎  

  

   [摘要]当下我国中小学教育盛行学生成绩排名。教育工作者和社会各界对此争议不一。以班级授课为特征的现代课程与教学制度是社会建构的产物,它依赖于一定的价值观和方法论作知识支撑,成绩排名是这种知识逻辑的实践展开,它们本质上是同谋的关系。成绩排名有知识依据,但陷于悖论,交织着当下教育的种种矛盾。革除成绩排名的弊端,需要提高教师素质,改革评价模式,但更要反思其知识基础。教育理论工作者有责任为课程与教学制度设计探究新的知识依据。

  

   [关键词]成绩排名 课程与教学 制度安排 知识

  

   [作者简介]顾云虎,南京师范大学课程与教学研究所博士研究生,合肥师范学院教育系讲师。

  

   一、成绩排名的盛行和争议

  

   按照考试成绩高低对学生排名次,是当下我国中小学教育广为盛行为人熟知的一种实践方式。围绕学生成绩排名及公布的存与废,多年来,教育工作者和社会各界争议不一。存废之争以成绩排名的归因和功用认定为前提。赞成者认为,排名现象普遍存在于社会,教育不可避免,成绩排名和公布鼓励公平透明竞争,有利于培养学生上进心;成绩排名即使对分数靠后的学生也是一种"挫折教育",有磨砺意志功能;要考查师生教得怎样学得怎样,分数是最过硬指标,排名有目标和评价功能。而反对者则严厉批评,成绩排名与应试教育伴生,助长应试教育负面因素,加剧学生精神压力和内心苦痛,"严重伤害了青少年的身心健康";[1]"侵犯学生权利,恶化了学生生存环境";[2]"只关注眼前的分数,忽视学生可持续发展"。[3]支持和反对的意见都观点鲜明,批评者博得了更多的道义同情。另一方面,学生成绩排名还十分牵动社会公众的注意,很多地方酝酿用立法禁止学校的成绩排名。[4]

  

   但遗憾的是,成绩排名的争议并没有因此平息,关于成绩排名的解释仍然十分对立,各自言说。现实中,在升学就是"发展的硬道理"大的社会环境下,成绩排名不但大行其道,部分学校甚至有愈演愈烈之势,近于有教学就有考试,有考试就有排名。一项全国29省、自治区、直辖市义务教育考试情况最新调查数据显示,仅仅统考,小学平均每所学校一学期有17次,考后公布成绩名次的比例为50.4%;初中平均每所学校一学期达27次,考后公布成绩排名的比例是72.9%。[5]这就让人不能不思考,成绩排名屡被责难但还是如此盛行难以变革,其背后问题可能要远比人们想象的复杂得多。它迫使我们要在学校课程与教学制度安排的知识原理层面发问:

  

   成绩排名为什么能在学校盛行?它是否在课程与教学制度安排时就内植了必然性?

  

   二、既有课程与教学制度安排的知识基础:一个核心价值观与两个方法论支柱

  

   回答上述问题,我们先要明了一个基点:现有课程与教学制度主要依据哪些观念知识形成起来的。换句话说,当下以班级授课为特征的课程与教学体制得以有效运作,总体上讲当然是学校的一种运转机制和存在方式,反映一定社会政治、经济、文化发展和人的发展对学校教育的要求,可具体在一个历史时期为什么一定是这样一种制度机制而不是另一种,人的观念认识是必须要考察的基本因素。人的一些信念、理念、世界观,决定了他对于外部环境的认识,对外部环境的认识又决定了选择什么样的制度解决这些问题,这些制度进而决定事物的存在和变化。

  

   作为目的性鲜明的社会实践活动规则,现代课程与教学制度的确立和变迁自始至终受人的思想意识设定、评估和调整,与人的关于教育的知识密不可分。特别在课程与教学本性是什么,价值和功能何在,内容怎么选择和实施,学业怎样评定等基本问题的提出和解决方向上,它是一种社会历史建构过程,不同的理论家和实践者都可能提出自己的看法,或继承融合,或尖锐冲突,直接或间接地参与制度的抉择和探索,使主观知识变成合法的公共规则。这又是一种多要素的博弈,在历史"互动"与"竞争"中,一些观点和思想得到普遍确信和支持,以共识、信念、世界观形式,显性或隐性地成为制度安排或设计的知识依据和框架,甚至体制本身之一部分,进而正式或非正式地影响、规范、强制别人的理论与实践。对此,可以称之为课程与教学制度安排的知识基础。制度深处是知识,洞察这个知识基础,我们也许就能从制度安排的内部厘清成绩排名问题的来龙去脉,找到问题的症结所在。

  

   那么,哪些关于学校教育的观点、主张和信念构成我国目前课程与教学制度的知识基础呢?我们概括如下:

  

   一个核心价值观:让学生用有限的时间和精力学习更多的文化知识

  

   在历史上,关于一切课程与教学改革的根据和动力,一切课程与教学思想的探索和建设,包括课程与教学制度的安排,教学论之所以需要存在和发展,我国老一代学者曾经有过一个精辟的概括,即围绕一个永恒的矛盾和课题:青年一代要学习的东西太多,而时间精力有限。"这个矛盾进而转化为客观上对青年一代的要求不断地更新、提高与现有的教学体系、教学模式、教学策略等等之间的矛盾。""简单地说来,就是不断改造既有的教学理论和教学实践,追求的目标就是使教学的效果由少、慢、差、费变为多、快、好、省。多少是数量问题,快慢是速度问题,好差是质量问题,省费是效益问题。换言之,追求的目标是既提高教育质量又减轻负担。"[6]例如孔子的"启发式",荀子的"善假于物",夸美纽斯的"把一切知识教给一切人的艺术",裴斯泰洛齐的教学心理学化和要素方法,杜威的"做中学",以及后来的设计教学、结构主义、范例教学、最优化教学,精讲多练等等,都可以看作这个永恒矛盾的产物或对这个课题的探索解决:人的生命有限,而人类的知识却是无限的增长、扩张,有限的个体生命(尤其学生)怎么去追求无限的知识。

  

   这个永恒矛盾和课题的概括非常有包容性和解释力,在文化知识普遍有益的先验命题下,它用一个核心价值观问题,即什么样的课程与教学才是好的值得去实践的问题,把历史上形形色色外表看起来互相矛盾的课程与教学主张、设想、制度高度统摄和联系起来,透示现代课程与教学思想、制度安排的核心价值或功能假设:让学生用有限的时间和精力学习更多的文化知识。其基本含义是,社会和知识发展日益加速,人的素质要求也日益提高,学生虽然以学习为第一任务,但这并不能保证学生自然获得他必须掌握的知识,自动具备适应环境变化的全面反应能力、竞争能力、开拓能力和心理平衡能力,相反,失败的或低效的教学倒随时可能发生。所以,需要确立一个有效的课程与教学制度,把课程、教学过程中涉及的各种要素、程序,用规则结构化固定下来,协调人际互动,激励学生充分利用有限的时间和精力集中学习,掌握尽可能多的文化知识,以适应社会和人的发展要求。

  

   当然,更重要的是,这个思想的表达还蕴涵着一个量化的物质生产的隐喻:可以度量的投入和产出比。也就是说,在考虑课程与教学实施时,尽管影响的因子很多,但时间精力成本和学习知识这一主要矛盾具有优先性。时间精力(投入)和学习知识(产出)有多样性的可能组合,制度设计首先要保证学生能用最节省的时间精力获取最大化的知识回报。因此,知识学习的多、快、好、省,不仅解释课程与教学的本质是什么的问题,也规范课程与教学的开展方式;它既是制度安排所追求的目标,也是评价一切课程与教学制度、体系、模式、方法成功与否的尺度。它给制度安排设定了许可空间。简言之,现代课程与教学制度最大价值取向是实用和效率,只有保证学生最高效学习的制度才是好的值得确立的制度。用最少的成本,获取最大化效益,物质的生产和流通是这样,知识、精神的生产和传递也是这样,世界就统一于这样的实用效率观。

  

   最大化获取、占有知识成为既有课程与教学制度的核心价值诉求,在更深的层次上,植根于人们对教育、知识、个体和社会生活之间复杂关系认识的一个基本信念,显示一个认识逻辑的链条:通过教育掌握知识,通过掌握知识获得个体发展,通过个体发展谋求人生的幸福和社会进步!一切课程与教学制度的合法性和合理性需从这个价值观解释。

  

   可是,在课程与教学制度的设计或安排中,"成本"和"效益"又该怎样地理解呢?怎样才能让学生用有限的时间和精力学习更多的文化知识,做到效益的最大化呢?现代课程与教学的制度确立还须有进一步的方法论来支撑。

  

   两个方法论支柱:学科概念和泰勒原理

  

   人类积累的知识浩如烟海,知识的表征形式也千差万别,追求教学高效率,首先面临教学什么,怎么组织教学问题,这就涉及到课程与教学内容的选择和组织,包括知识的性质、状态、程度、范围、方式等的审定和编制。现代课程与教学的制度安排,显示两个方法支柱。

  

   其一,学科概念

  

   统观世界各国的课程与教学制度和发展,学科课程与教学一直占据课程设计的主流地位。"相应于各自的文化领域,从教育的视点出发精选知识、技能,并从心理学视点出发加以系统化而成的学科"[7],是课程与教学设计的基础概念。在现代学科课程与教学的发展过程中,人们对"学科"的认识不断演进,形成一系列指向操作的方法论知识,其要者有:

  

   知识就是力量,知识的价值在于它对人的有用性。知识的价值有大小区分,学校课程与教学主要选择有价值的或价值大的知识。例如,科学知识和人文知识价值不一样,实用知识和理论知识价值不一样,直接经验知识和间接经验知识价值不一样,为了完满的生活作准备的知识和为了经验的改善的知识价值不一样。学校教育在知识上既不需要中立,也不可能全部覆盖,只能是筛选一部分知识,舍弃另一部分知识。

  

   知识是分学科组成的,每一学科都有自己的层次结构。因为世界"存在着辨别根本不同的现象秩序的明确基础,由于各种现象的特点有不同,因而每一类现象需要不同的学科去研究"。[8]"我们今天的知识和对世界的认识由学科所构成,"所以,学校课程与教学需要根据知识的性质、对象、获得方式以及难易程度等指标进行聚合、分类以及系列化,形成不同的学科层次结构和体系,即包含科目、序列、水平等内容的科层制。"弄清学科之间的关系,就是确定什么可以为了教学的目的而联结起来,什么应当分别开来。"[9]为了"使学习者易于掌握,最理想的结构乃是提出一套命题,从中可引出更大量知识。"[10]

  

学科知识代表人类优秀文明成果,具有客观性和普遍性,可以直接传授,掌握教材是其教学的基本形态。因为"现存的人类知识经验具有很多系统形态或体系,例如学术性形态、公众普及形态等等,(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成绩排名   课程与教学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教育学 > 基础教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5096.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非经特别声明,本网不拥有文章版权。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学友讨论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