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保云:拉美左翼势力在对美关系中扮演怎样的角色?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44 次 更新时间:2017-05-08 00:12:32

进入专题: 拉美   左翼势力  

尹保云  

  

欧洲移民的工人奠定了拉美左派的基础


   拉美有一个从欧洲接受移民的历史。这主要集中在在19世纪后期和20世纪初期的六十多年的时间里,因为拉美人口不足,从中欧接受了很多的移民。而这些移民深受工人斗争思想的影响,成为拉美左派的源头。

   30年代大萧条时期,拉美各国开始了进口替代工业化进程。这个时期,多数拉美国家都转向民主选举制度。巴西的瓦加斯1930年竞选总统失败后发动政变而掌握了政权,他一方面很反共,一方面却借鉴苏联模式,推进巴西的进口替代工业化,提出要搞混合模式,1945年他再次提出巴西要走“第三条道路”。阿根廷的左派领袖庇隆于1946年选举上台。他们都是著名的拉美“民众主义”的代表,都两次执政,瓦加斯是1930年-1945年,1951-1954年,在总统位置上自杀;庇隆是1943年革命,当总统是1946年-1955年,1973年-1974年。瓦加斯和庇隆的执政时间,从一个侧面说明了左派力量在拉美的势力不小。但拉美的多数左派政权多都是矛盾的,它们只是办国有企业、增加税收和国际贷款来搞社会福利,不想搞苏联模式,也没有能力改变社会结构和社会价值观。

   二战结束后,美国认为自己有把自由民主制度向世界扩展的历史使命,苏联也觉得自己有解放人类的使命。美国的杜鲁门总统和民主党虽然反共,但民主党倾向于左,重视自由民主而忽视私有制度的重要。1950年之后麦卡锡主义崛起对民主党的左派打击很大,1953年民主党和共和党共同推举艾森豪威尔上台,艾森豪威尔是共和党,他把冷战搞得更加激烈,在1959年古巴革命后策划搞掉古巴。

   卡斯特罗在开始想学墨西哥1910年资产阶级革命,但资产阶级革命对美国也有影响,把矿产收回了,把美国资本家的资产收回了,美国损失比较大,所以美国干涉了墨西哥革命,后来墨西哥给予了足够的补偿。古巴也是沿着墨西哥革命的路子,威胁到美国投资者的利益,所以美国对古巴施加经济制裁和封锁。卡斯特罗只好求助于苏联帮助,后来一步步陷入苏联模式的深渊。颠覆红色古巴是艾森豪威尔的计划,但是被肯尼迪放弃了。肯尼迪是民主党,他在搞冷战上相对软弱,在美国搞黑人人权平等,用警察和军队威胁白人放弃种族歧视,结果遭到华尔街寡头的仇视,被暗杀了。虽然有美国的干涉,拉美左派力量在冷战时期是进一步发展的。一方面是贫富分化会滋生左派力量,一方面是受到苏联的影响。国有企业不断膨胀,穷人不断繁衍,左派力量就越来越大。拉美民众掌握大量选票,左派很容易通过选举上台。一些国家只好靠右翼军人政变上台而控制局面,直到80年代末拉美还有十六、七个军人政权。

  

美国提出新自由主义改革并非针对拉丁美洲

  

   60年代苏联和拉丁美洲国家建交的已经达到了十几个。70年代拉丁美洲进一步向“左”,掀起了一场国有化浪潮。早在1948年,拉丁美洲在联合国成立了一个拉丁美洲经济委员会的组织,意味着把拉美问题与北美分开。大家都知道“依附论”,它认为拉美的落后是因为受到帝国主义剥削,拉丁美洲的血管被西方国家切开了,血液被吸干;不发达就是因为对西方国家的依附,只有与西方国家割断关系走独立发展道路才有希望。这种左派思想至今在拉美仍然很牢固。

   两年前我参加了一次拉美学者的会议,来了一写国家的左派政治活动家和学者,他们个个对资本主义咬牙切齿,不少人张口就是“万恶的资本主义”,“帝国主义血腥剥削”、“资本主义必然灭亡”等词语。这样的反帝、反资本主义思想推动了拉丁美洲70年代的国有化,巴西、阿根廷、秘鲁、墨西哥等国家都搞了国有化,把外国资本家投资的石油、矿产等企业收归国有,墨西哥把全国石油企业合成国有墨西哥石油公司。

   “新自由主义”不是一个政治学概念,政治学中没有这个概念。它是经济学概念,有两个方面:对外强调自由贸易以及投资开放和金融自由化,对内强调小政府和私有化。美国提出新自由主义改革并不是针对拉丁美洲或世界其他地区,而是针对自己的问题。西方在战后搞福利国家,导致社会竞争力下降。里根和撒切尔形成了共识和默契,其他国家的小政府和私有化的改革也是因为受到内部问题困扰。拉丁美洲各国的步调是不一样的,新自由主义改革是有先有后的。

   一些国家在70年代搞国有化,而智利的皮诺切特却在1973年开始搞私有化。总体上看,拉美的新自由主义改革不成功,进展十分困难。最早的新自由主义是60年代中期的巴西和阿根廷政变上台的军人政府,它们被称为“官僚-威权主义”,主要是推进国际贸易和投资上的经济“规范化”,而在推进私有化上没有什么成就,这两个国家反倒是在70年代加入了搞国有化的队伍,在对内部经济改革上不是新自由主义取向的。70-80年代,只有智利的皮诺切特用枪杆子搞了认真的私有化,是典型地新自由主义,是按照芝加哥大学的货币主义理论做的, 80年代它躲过了经济危机。

  

左派路线终究是不奏效的

  

   智利以外的其他国家一直受到“万恶资本主义”观念的束缚。墨西哥1994年发生了金融危机,然后才开始搞私有化改革,但也十分艰难。其他国家的情况类似。70年代国有化给很多国家带来恶果:赔给外国资本家钱,把人家赶走了,自己把矿山和工厂接管,却又管理不好,或者赔钱,或者破产,外债累累,结果80年代因债务危机而陷入“十年停滞”,然后才在90年代先后开始推行新自由主义。即便如此,不同国家的力度不同,而且很快又遭到左派的反击。1995-2003年的巴西总统卡多佐是个左派,主张“依附发展”的理论。他上台之后采取社会改革。巴西可耕地约3.71亿公顷,人均约2.32公顷。但巴西人懒惰,政府把临近交通要道的耕地收回,分配给穷人,每家50亩,黑人得到土地以后,自己不会经营,没资本、没技术、没经验,很快又把土地卖掉了。而且,政府刚分完一批地,又涌出一批索要土地者。卡多佐只好承认自己的政策想法失败。

   左派路线终究是不奏效。几年前,以巴西前总统卢拉受到弹劾为时间标志,拉美左派又一次进入低潮。

  

   本文为嘉宾在镜厅论道“美国干涉拉美的经验教训”主题沙龙上的发言,有删减。

  

  

    进入专题: 拉美   左翼势力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大国关系与国际格局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4235.html
文章来源:微信号“镜厅论道”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