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嘉健:过度反应与社会互动的失范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40 次 更新时间:2017-02-07 06:41:28

进入专题: 社会互动   规范与契约   道德和尊重   合理反应  

吕嘉健 (进入专栏)  

  

   社会要求每个人都能抑制一下他的内心感想,表达出他感到他人至少能暂时接受的对情境的看法。这种表面的一致、这种貌似的一致,之所以能够得到维持,是由每个参与者都把自己的欲望隐藏在维护社会准则的表述后面促成的。

  

                                                                        —— 欧文·戈夫曼:《日常生活中的自我呈现》

  

  

  

  

   一. 强势的性格与越界的强加于人

  

   在澳洲,我很容易发现中国人面孔中,谁是从大陆来的,谁是从香港或者台湾来的,谁是东南亚的华侨。从神情上你也很容易发现同源的文化基因,熟悉的神态表现出共同的心理气质。大陆人的急躁和激烈是一目了然的,在同一个场合,说话和反应态度最热烈的,爱好争论和对任何事情都有强烈个人意见的,最喜欢谈论政治与国际大局的,多数是大陆中国人。急不可耐、旁若无人、争先恐后而志在必得的心态一览无余地表现在惯性的行动和表情中。当发生分歧时,总希望彻底说服对方,赤裸裸地显示出“强加于人”的热情。显然,大陆中国人需要学习一种你不可以改变别人和给对方以独立自主的权利之价值观。

  

   以下是一个我见闻的案例,可说明上述判断。我关注的是事情当中人们的反应方式、社会互动方式和内隐的潜意识,我以为这是典型的“大陆反应”范例。

  

   某日,一个英语女教师Z(tutor,个别教学的导师)打电话告诉我:tutors的主管M找她,批评她在个别指导中出现错误,把英语填空中的ham教学生填写成hamburger。当时Z曾经问我这个h字母开头的填空应该填什么,我说,这是一个听录音的训练,你我都不知道录音内容,负责大班教学的主讲教师S事前也没有向我们交底,那么这些填空内容就不要去辅导了。可是Z过度热情,就做主让学员填上了hamburger。过后大班上堂时,Z辅导的学员发现Z教的答案与老师给出的答案不一样,就向老师嚷嚷,老师在堂上就权威地说:不要管tutor教的内容,我的答案才是对的!S下堂后就向tutors的主管说了这件事。

  

   我听了Z的怨诉,觉得这有些小题大做了。我们这几个都是从大陆来的中国人:主讲教师S,个别教学的导师Z,学员XXX,主管M,同质同气的一个群体,发生的问题竟然跟在大陆发生的情节如出一辙。本来学员发现Z教的答案不对,自己悄悄改过来就是了,也不是知识性的错误,只是同一个字母开头而单词不同的误会,况且Z没有听过录音,这个误植情有可原,在这些情况下,明白事理和善解人意是重要的修养;主讲教师S也应该善解人意,清晰地解释一下就OK了,不必要在堂上以权威的方式去否定做义工辅导的tutor,还告状到主管那里;结果主管也没能善解人意宽容这事,她的批评让Z感觉很不爽,耿耿于怀,就表示不愿意再参与这项工作了。

  

   这一群体的问题在于“反应过度”和“争强好胜”,大家的教养不够,处理问题就表现出了缺乏宽容和以尖锐的互动方式把小事放大了,产生了心理伤害。S大可以跟学员一笑置之,巧妙地及时区别ham和hamburger的同异与词汇的相关性;如果有必要的话,就悄悄地找Z私下交流一下,但是首先应当检讨自己的过失:她没有在交代任务的时候向Z交代所有的答案,让Z去瞎猜,这是主讲教师的责任。S可能有压制tutor的私心,大班教学固然不讨好,一个教师教20个学员,不能分配更多时间和细致辅导每一个人,教学效果不会理想,学员听了tutor的具体辅导,在班上议论,或者赞扬tutor教得好,自己听了如醍醐灌顶茅塞顿开,这样就会引起主讲教师的心理不平衡和嫉妒心。学员嚷嚷说tutor教错了,就为了向教师和同学证明,不是我智商低下做错了作业,是tutor教错了我,嚷嚷是为了显示自己无辜。—— 大家都输不起。

  

   按照社会学的观念,教师和学生之间、教师们之间,都会处于一种权力关系之中。社会互动可能是良性的,也可能是恶性的,取决于参与同一个社会互动共同体成员的观念、性格和修养,以及沟通方式。重要的是互动各方需要遵守一种什么样的社会准则。如果大家在一个文化共同体中接受了一种公认的文明准则教养的话,就会有容易沟通的默契,宽容并熙熙而乐地合作,这是一种文化潜规则,是心照不宣的处理问题的惯例,你这样处理事情,会得到合作各方的认同和赞赏,不会将意见不同或者误会演变成人事冲突;但是如果大家是在一个紧张合作的文化惯例里互动的话,就会遵守另一种文化潜规则,把对方输出的信号误解成对自己的干预或挑战,容易以过度反应的方式捍卫自己,蔑视对方。

  

   在上述案例中,如果不是事关重大原则的分歧或无法协调的难题而随意将枝节小问题向上级报告,则可证明这个社会互动结构存在着办公室政治文化的问题:员工之间缺乏沟通,缺乏平等合作的关系,本来在自己范围内可以轻松解决了的小事,却要上达于上司,这是勾心斗角的作为,整个结构存在着权力主导和利用权威裁判矛盾的特征。——  我相信S并没有勾心斗角的心性,问题在于文化潜意识给她的处事方式以这种惯例影响。

  

   在西方文化的范式中,具体业务的误会是在工作人员之间直接沟通的,而不需要向上级报告,除非涉及到共同规则发生冲突,需要政策解释。工作人员之间的沟通是一种平等的交流,也是合作的尊重,不能背着某同事在上级或其他人面前对TA批评非议。而且很重要的方式是:首先不能产生结论,需要当面核实事实,了解细节。还有一个重要的微妙之处在于:大家都是业内中人,对于专业问题的性质都很清楚是非,当事实清晰之后,当事人完全有能力和悟性知道自己的过失或者问题的产生自己该负什么责任。事情到此即止,除非有人上诉,但是解决问题还是采取“合议庭听证和解释”的方式来处理。

  

   中国范式却是争取向有权势的人证明自己的无辜和撇清责任,并且由有权力的领导出面训导有关人员。这是中国式的社会互动方式,权力的介入即使并不严重,但是管理人员毕竟代表着权力,就表示这是一种由上而下的处分,并且带着评估的性质,何况中国人的工作升职是由主管领导推荐和任命的,结果领导的介入总是带来权力的压迫和前途的威胁。权力介入方式为主之模式带来很多人事紧张关系和权力博弈,使到一般工作人员对任何事情都会产生过度反应,心理紧张,小题大做,甚至巴结讨好,建立私密关系,结党营私。带着权力性质的社会互动模式,其恶性互动就是伙伴们不能就事论事地,简单直接地合作和解决问题,职场就是战场。

  

  

   二. 失范产生过度反应和加剧恶性互动

  

   有一派“社会互动”的社会学理论,认为社会在本质上是由不同角色互动的各种形式组成的,而“自我”是社会互动、交往过程中的中心概念。社会活动由许多自我互动合作着构成,“自我”是个人的心性,也是在互动中的角色表演,还是自己和自己反思、对话的过程。一个特殊个体的心性、进入一个角色表演和不断反思中表现出来的复杂的自我,与特定的交往对象或对手便产生特有的互动情境。

  

   齐美尔强调互动的“规范性遵从”之重要性,例如遵守礼节,要在商定的时间到达,填写所得税的表格要精确并按时寄出,按顺序获取利益,等等,这种遵从带来整个社会的良性互动影响,从而建构起法治社会的制度。社会生活的公序良俗在于互动的有效,制度失范和互害社会的出现则在于互动规则的失效,更在于信任和道德互动的中断和瓦解,只要人们开始怀疑社会合作的另一方没有诚信或者没有道德,则自己也不再输出诚信和道德,制度就会在恶性互动中瓦解。负面互动之影响力比正面的影响力要巨大得多。

  

   我想强调的是:自我是一个不断生成、发展着的主体,如果意识到自我的生成性和互动的合作性质,那么每个人通过规范自我的社会反应行为,则不仅可以形成良好的互动关系,更有利于发展出优质的自我主体。

  

例如在一个家长与幼儿之间,当幼儿处于不适的状态,或者不想与小朋友分享东西,或者遭遇失败的情境,有时会表现出着急或烦躁的反应,甚至不自觉地动手打人。很多家长会习惯于斥责,甚至不自觉地打TA的小手,一边说“不准打人!”家长的这种反应无形中告诉TA,TA不能打人,但是有力量的人就可以打人,你用急躁的反应和TA互动,那么TA以后遇事在第一时间就会急躁。(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吕嘉健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社会互动   规范与契约   道德和尊重   合理反应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笔会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3049.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7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