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联陞:中国经济史上的数词与量词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25 次 更新时间:2017-01-21 18:26:52

进入专题: 中国经济史   数词   量词  

杨联陞 (进入专栏)  

  

   英国学者克兰封(J.H.Clapham)曾经论及经济史在方法论上的独特性,基本上是依其对数量的兴趣而转移[1]。在处理数量的时候,当然要对数词与量词的用法有彻底的了解。以一个经济史的研究者来说,我发现中国文献上数词与量词的用法有一些地方需要事先留意。其中所牵涉到的原则,也许看来相当平常,而且或许并不只限于中文文献。覆辙不断地重蹈,而新坑又不断地出现,显示这些该注意的地方无论如何是值得重视的。

  

   首先要留心的就是要查出印刷及抄写上的错误。数字的一、二、三非常容易混淆。“四”这字的古体是四横,这更加重了混淆的情况了。七和十的古体彼此间甚至比它们现在的写法更加近似,两个字都用一个十字型来代表,唯一的差别是十的那一竖来得长些[2]。现代的十字与千字的差别也仅仅是千字头上多了那么一撇。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 “Economic history as a discipline”,in Encyclopaedia of Social Sciences, Vol.v,p.327。

  

   [2] 例如,见刘复论汉代日晷的论文。刊在《国学季刊》3卷4期(1932年),页589。

  

   中文书里头可以找到无数数字印刷错误的例子。为了避免这种错误,谨慎的中国人采用了一种或许可以叫做防变的数字形式(alteration-proof from译按:即大写),这些特别形式的数字有壹到拾,也有佰和仟两字[1]。其中几个字形可以追溯到纪元前数百年,然而整套的十个数字,以及更多的大写字体,要到7世纪末期以后才确立[2]。

  

   量词的印刷错误中,最重要的是“升”误为“斗”或“斗”误为“升”(升、斗是容量单位,一斗等于十升)。从敦煌发现的中世手稿中,我们知悉这两个字的行书写法非常相似,使得读者极容易把它们搞混[3]。这种类似性,中世时代的人可能已注意到,因此也采取了防患的措施。唐宋时代的公文书中,大家不但可以找到升和斗的大写形式(勝和*[+斗]),而且也有“石”的大写“硕”,即十斗。

  

   抄写的错误可能是历史家本身从文件中抄录数字时不够小心而犯下的。举例来说,《通典》卷6页34下,列出780年(唐德宗建中元年)总岁收的约略数字如下:收到的现金有三千万贯,其中九佰五十万贯用为京师的支出,而其余两千零五十万贯则用于帝国境内其他地区。收到的谷物有一千六百万石,其中两百万石供给京师,一千四百万石供给帝国境内其他地区。《新唐书》卷52页1下,记录了同样数量的现金征收额,可是谷物征收额的数字却不同:京师食用了一千六百万石,而帝国境内其他地区食用了一千四百万石。这显然是一大错误,很可能是从《通典》中抄录数字时一时大意的结果。另外三种资料[4]所记载的同年现金征收额为一千零八十九万八千贯,而谷物的征收额为二百一十五万七千石。虽然这些数字多少比《通典》所载京师消费的数量为大,可是它们的确可以支持《新唐书》错误的说法。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 壹贰叁肆伍陆柒捌玖拾佰仟。

  

   [2] 唐朝典籍中七的大写用漆字而不用柒。壹贰叁伍陆漆的形式在汉代或稍早的时候,就已个别出现了。参考丁福保《古钱大辞典》,《总论》,页5上及9下。

  

   [3] 参考本书另篇,《晋代经济史释论》,注116。

  

   [4] 《资治通鉴》卷226,页18上;《册府元龟》卷488,页1上—2下,《旧唐书》卷12,页10上。这些数字由全汉昇先生在其讨论唐代政府岁入的文章里曾加以检讨。刊于《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集刊》,第20本,一分(1948年),页193—195。

  

   第二个要留心的是要区分虚数与实数的不同。象征性地而非科学地使用的数字是虚数,因此,不应从字面上的意思来了解。例如“千金”这个措辞,通常仅用来指一大笔财富,而不一定要指一千个单位的黄金或白银[1]。清代学者汪中(1745—1794年)在其著名的文章“释三九”[2]中已经断定许多古代文献中三和九两个数字只是用来表示“数个”或“许多”,和字面的意思无关[3]。刘师培(1884—1919年)曾就这个论题加以发挥,他还主张三百、三千、三十六、七十二这些数字在古代文献中也都可能是虚数[4]。

  

   相反地,某些看来就像是虚数的数字实际上却是实数。首先,我们可以提出“半”做为一个例子,根据《后汉书·职官志》,东汉时代官员的薪水一半是以现金,另一半是以谷物支付的(半钱半谷)。书中记载了九个不同等级的官员应得的现金与谷物的数量。日本学者[5]曾经对这些数字加以计算,而得到一个结论,认为钱谷之比率大约为七比三。这是不对的,因为他们忽略了米与谷之间的差异。一位近代中国的学者[6]曾经指出:一旦考虑了这种差别,再假定每一石谷值一百钱,那么九个等级中就有四个是不折不扣的一半一半。我们不能确定其他五个是否是印刷上的错误,不过在这个文献里,“半”之为实数至少有部分确实的依据。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 加藤繁在其《唐宋時代金銀の研究》,页29、36—37中,误将一些唐代文献中“千金”这个措辞当作实数,意即千两黄金。

  

   [2] 汪中《述学》“释三九”,页2上—3下。该文分成三个小节。文中汪氏分别了“制度之实数”与“言语之虚数”。他解释“三”、“九”用为虚数的情形,可以摘述如下:“三”是奇数“一”与偶数“二”的和数,因此也就代表了数字的总和。当一个数目大到“十”的时候,它又要用“一”来表示了。因此“九”代表计数的止境。西方类似的推理见V.E:Hopper,Medieval Number Symbolism(New York,1938),pp.1-11(“Elementry number Symbolism”)。

  

   [3] 赖世和教授(E.O.Reischauer)曾经提醒我,在许多日语复词中也有以“八”代表“多”的类似用法。

  

   [4] 《左盒集》(《刘申叔先生遗书》,册四十),卷8,页6上—9上,有六篇叫做“古籍多虚数说”的短文。感谢海陶玮教授(J.R.Hightower)指点我这项材料。又见吕叔湘《中国文法要略》(重庆,1942年),第2册,页15—16,他讨论到百分之三十和百分之七十,约略就是三分之一与三分之二。

  

   [5] 宇都宫清吉、薮内清“续汉志百官受奉例考”,《东洋史研究》5卷4期(1940),页271—282。

  

   [6] 王栻,“汉代的官俸”,《思想与时代》,1943年8月号(1943年)。

  

   另一个例子是“太半”(或“大半”,字面上的意思是较大的一半)和“少半”(或“小半”,字面的意思是较小的一半)这种措辞的使用,在一般近代文献中都用来表示比一半大或比一半小。可是汉代或者汉代以前,它们是用来表示三分之二和三分之一。这可由某些古代文献中所记载的数字演算[1],和早期注疏中的定义[2],以及一本可能属于汉代的数学书的附注中[3]得到证明。在最近出版的汉代木简文书(其中包括中国西北边疆驻军的粮食记录)中,我们发现太半和少半被简写为太(写做大)和少,意思正是三分之二与三分之一[4]。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 例如《墨子》十五(“杂守”)论围城人民的日常供给总量(这段文字的校勘,见吴毓江《墨子校注》卷15,页28);《管子》(《四部丛刊》本)卷22(“海王”),页2上,论男女老幼每个月消费的食盐总量。

  

   [2] 例如,《史记》韦昭注,卷7,页28下;《汉书》,颜师古注,卷24上,页7下。

  

   [3] 《九章算术》。有关该书的讨论,见钱宝琮《中国算学史》。第一部(北平,1932年),页31—39。复词“太半”(或者“大半”)和“少半”也出现在汉代铜器铭文上,见福开森(J.C.Ferguson),《历代著录吉金目》(上海,1939年),页447、612、819、835、836、838、843、844、858、1066、1145、1146。页612的例子甚至还早过汉代,而据某位权威人士的说法,其年代当在西元前6世纪。

  

   [4] 劳榦《居延汉简考释、释文》(李庄,1943年)中有许多例子。不过劳榦并没有为这些简写提出任何解释。在Les documents chinois découverts par Auret Stein dans les sables de Turkestan oriental(Oxford,1913)中,沙畹(Chavannes)将223和226号文件中的“大”,误译成“大的度量”(“grand measure”)(页57—58)。他也误解320号文件中的文句“长四寸大半寸”,当成“四寸长,半寸大”(页75),其实应该当成“四又三分之二寸长”才对。“流沙坠筒”(1914),卷2,页29上—30上也有一些这类缩写的例子,对此,王国维未曾加以说明。参考杨联陞,“晋代经济史释论”,注四十。容我再赘言一句,12世纪以来日本旧地亩文书也用了“大”、“半”、“小”等字。“大”用来表示三分之二、“半”即一半、“小”即三分之一,分别表示一段即三百六十步的一部分。16世纪,丰臣秀吉时代土地测量后的文书,也有“大步”(两百步)、“半步”(一百五十步)和“小步”(一百步)的说法,用来指一反(三百步)的一部分。参考《古事类苑》,“政治部”,七十二。又见《日本经济史辞典》(东京,1940),“大半小”及“町段步”条。

  

   第三点要留心的是在国史上我们以为是实数的数字,其可靠的程度很可能不同,这一点务必牢记。只有对其背景做过仔细的检查,才能确定它的可靠性有多少。人口数字与已耕地的数字可能是其中最著名的例子。大多数情况都是以多报少,这主要是政府有关部门无法对那些豪强所拥有的土地加以登记的缘故。

  

有少数的例子是地方官出于好意,而将数字少报——其目的是想要对一般百姓有所助益。比如明代中叶时,透过土地调查,发现许多人民拥有的土地比他们所登记的还要多。(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杨联陞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中国经济史   数词   量词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近现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2889.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