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联陞:报——中国社会关系的一个基础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501 次 更新时间:2016-12-31 10:17:27

进入专题:  

杨联陞 (进入专栏)  

  

编者按:

   “报”是中国社会文化中的一个重要概念,即相信人与人之间、人与超自然之间,应当有一种确定的因果关系存在。这种观念多见于“报答”“报仇”“报应”等汉语词汇,是构成中国社会关系特殊性的基础。今天推出杨联陞先生《报——中国社会关系的一个基础》一文,对“报”在中国历史中的产生和流变、“报”对中国社会制度的影响进行了深入的梳理和分析,对我们了解中国古代的社会关系乃至政治和文化,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本文出自杨联陞《中国文化中“报”“保”“包”之意义》的附录第一篇。

  

中文里“报”这个字有很广泛的意义,包括“报告”“报答”“报偿”“报仇”,以及“报应”。这一些名词的中心意义是“反应”或“还报”,而此一观念是中国社会关系中重要的基础。中国人相信行动的交互性(爱与憎,赏与罚),在人与人之间,以至人与超自然之间,应当有一种确定的因果关系存在。因此,当一个中国人有所举动时,一般来说,他会预期对方有所“反应”或“还报”。给别人的好处通常被认为是一种“社会投资” (social investments ),以期将来有相当的还报。当然,实际上每一个社会中这种交互报偿的原则都是被接受的。[1]而在中国,其不同之处是这项原则有由来久远的历史,高度意识到其存在,广泛地应用于社会制度上,而且产生深刻的影响。

   在儒家的经典《礼记》[2]中,有很著名的一段:

   太上贵德,其次务施报。礼尚往来,往而不来,非礼也;来而不往,亦非礼也。

   这一段后来多次为人所用,已经成为一个谚语。在明恩溥(ArthurH.Smith)的《中国谚语与俗话》[3]中,他引述《礼记》这一段,并加上一则俗话:

   所谓相互报偿,在理论上就是俗语中的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所谓得人一牛,还人一马;或一盒子来,必须一盒子去,都是这个意思。

   明恩溥的同一著作中(73页),又引述了一首诗,并加说明:

   这一首诗,显示出交互报偿的必要性,阐明朋友交情的真正功用,并且说明了中国帝制下一个基本的原则。其诗如下:

   天上下雨地下滑,各人栽倒各人爬。

   亲戚朋友拉一把,酒换酒来茶换茶。

   社会关系的反应或还报并不一定是即时的。逢年遇节的往来送礼几乎是即时的,但其他场合如生日或婚丧喜庆的送礼,则只有在对方也有同样情事发生时才能还报。当然,在这些场合,招待亲友的吃喝可以部分抵还所送的礼;如果送来一份薄礼而受到丰盛的招待,这种还报已经是超过了。此类特别场合以外的普通宴饮,也是同样从质与量上计算所给予所得的。

   还报也可以是延后的,因为中国人的社会关系,一般来说,是以家庭为基础,而家庭像一个法人,是可以延续很长时间的。在两个已经建立了友善关系的家庭之间,社交礼之往来不必每次都结清,因为双方在短时间内都不会觉得过意不去了。中国人有一句话用来表示这种较为随意的友谊关系,就是“过得着”,意思是说“我们之间的相互交谊已到了一定的程度,可以随意一点了”。但在长时间内,这种社交收支则必须保持平衡。其中极重要的一点是所欠的“人情”,这不但包括感情在内,也包括种种社交的表示如庆贺、吊唁,以及适当场合的送礼等,如果没注意保持平衡,就是没尽到社会义务,将使别人看不起他的家族。一个考虑周到的家长常常会在他洗脸盆旁边的墙上挂上一份特别的杜交日历,[4]以提醒他。有的穷儒往往因为负担不起适当的回礼,而谢绝所有宴饮的邀请。[5]

   但怎样才算是适当的回礼或还报,则依儒家或道家哲学而有所不同。《论语》[6]中有一段:

   或曰:“以德报怨,何如?”子曰:“何以报德?以直报怨,以德报德。”

   其中“以德报怨”是出于老子的《道德经》里,“四书”的英译者理雅各(Legge)曾指出这一点,并说:“这可能是问者早已听过这句话并同意其说法,然后再征询孔子的意见……由这章我们可以看出儒家道德如何低于基督教的标准,甚至还不如老子。”

   理雅各的批评并不完全是正确的,因为“恕”字(有时与宽宏或大量连用)确实在儒家思想系统中占着重要地位。中国人的道德劝告君子不要太计较别人的小错小恶,而最高的理想标准,所谓帮助别人而不求报偿,也是被儒家称颂的,但同时却认为有点不合实际。在这一点上,儒家着重的是公正的原则,不可受慈善的影响。

   根据《礼记》[7],孔子也允许“以怨报怨”,我们不清楚这项原则在孔子说来是否相当于“以直报怨”。如果孔子确实提过这两项原则,他的立场必然被后来儒家学者修改过了。这些儒者认为以一个君子而大谈以怨报怨是不相称的。这种修改很可能是受了道家的影响。但是,即使这样,我们也不能认为这是道家的理想主义对儒家现实主义 (realism)的胜利,因为不论儒家或道家均各有其理想主义与现实主义的层面;同时,“以怨报怨”可以是理想主义的,也可以是现实主义的。一个很实际的理由是,“怨怨相报,何时得了”。为了防止这种永无止境的报仇,政府常会下令禁止报复或血仇世斗,[8]这一点又配合另一法理的理由,就是:社会上的不公道只能经由国家当局来纠正。

   总而言之,“以怨报怨”这句话极少被以后的儒者引用,他们甚至会希望这是《札记》原书中的一个笔误。在一本宋代名著《袁氏世范》中,[9]有下面一段,题目是“报怨以直乃公心”:

   圣人言,以直报怨,最是中道,可以通行。大抵以怨报怨,固不足道,而士大夫欲邀长厚之名者,或因宿仇纵奸邪而不治,皆矫饰不近人情。圣人之所谓直者,其人贤,不以仇而废之,其人不肖,不以仇而庇之,是非去取,各当其实。以此报怨,必不至递相酬复无巳时也。

   这一段话作者精辟地维护了正统儒家的传统。然而当他谴责以怨报怨的原则时,他显然忘了这句话也是孔子在《礼记》中说过的。同时,《礼记》中记载着孔子的这句话显然支持了一些近代学者如冯友兰的观点。[10]他们认为《礼记》一书较近于儒家由荀子代表的现实主义派,而较远于由孟子代表的理想主义派。

   另外一个对“报”的观念产生影响的是武侠或游侠的传说。游侠的兴起是战国时代,那时封建势力衰落,传统的武士阶级丧失了他们的地位与爵衔,这些勇敢独立的武士,又吸收了来自低层阶级的壮士,他们分散于全国,向任何能够用他们的人贡献其服役(甚至他们的生命)。这些游侠的特点是绝对的可靠,他们视此为其职业道德,司马迁在《史记》中描写他们:“其言必信,其行必果,已诺必诚,不爱其躯,赴士之厄困。”[11]这就是还报那些真正赏识者的方式。他们的永远打抱不平的态度,使得他们成为那些复仇心切的人最得力的助手。

   到秦汉时代建立了统一的帝国以后,政府开始限制游侠的活动;这政策主要是根据一项原则,就是公道的行使只能经由代表帝王的司法机构。以后的朝代同样继续这个政策,大致来说颇为成功。自行报仇的人被视同触犯法律者,将被解至公堂接受刑罚(但一个报杀父母之仇的孝子,则是例外:他被判流放而非死刑)。

   然而,游侠的骑士精神并未被消灭,《史记•游侠列传》中那些传诵的英雄一直能激起后代的向往,而每个时代中总会产生一些或真或假的游侠人物。下面一个故事中,[12]显示游侠对还报观念的重视。

   唐代中叶,有两个赴考进土而落第的读书人崔涯和张祐,他们流落在江、淮一带,两人都好酒,互相夸耀赏识对方为游侠。一次,崔涯酒醉,作了一首诗如下:

   太行岭上三尺雪,崔涯袖中三尺铁。

   一朝若遇有心人,出门便与妻儿别。

   这首诗以及其他高论使他们驰名远近。张祐家中颇富,有一天晚上,有个相貌英勇的武士来到他家,腰中佩着剑,背包里装着一些血腥的东西。入屋后,武士问道这里是否是张侠士的家,张祐答“是的”,并请他上座。坐定后,武士说:“我有一仇人,十年来欲报仇而不可得,今晚我把他杀了,这背包中就是他的头。”接着问道:“你有酒吗? ”张祐给他酒,武士喝着,又说:“离这里约三里处住着一个正直的人,我一直想报答他的仁慈,如果我报答了他,则我一生中的恩怨完全了结。我曾听说你的慷慨,你能否借给我十万贯钱,让我立刻还报他?这样可以了结我最后的心愿。从此,我将毫不迟疑地为你赴汤蹈火,为你作鸡作狗。”张祐被武士的话感动了,于是连夜寻出家中的金银细软约值十万贯钱送给武士。武士说:“这真是再好不过! ”于是他告辞而去,留下那个血污的背包,说他在天亮前将会回来。张祐担心背包中装着的人头会惹出是非,就派一个人去埋掉它,当他们打开背包时,才发现里面只是个猪头而已。

   依照一个真正游侠的道德规范,虽然他们一定得报答别人的恩惠,他们给别人的恩惠却不期望任何报偿,许多游侠甚至拒绝报偿,这种德行称作“义”。“义”通常有“正直”的意思,但在这里,它的特殊意义是表示任何超于普通道德标准的德行。下面一段是冯友兰对“义”字的阐述:“所谓‘行侠作义'的人,所取底行为标准,在有些地方,都比其社会的道德所规定者高。如《儿女英雄传》中,十三妹施恩拒报,安老爷向她讲了一篇圣贤的中道,正可说明此点。安老爷说,凡是侠义一流人,都有‘一团至性,一副奇才,作事要比圣贤还高一层。'圣贤‘从容中道'照着一社会的道德所规定者而行。比圣贤高一层者,正此所谓超道德底也。施恩不望报是道德底行为,施恩拒报则即是超道德底行为了。”[13]

   “报”的观念也同时应用到所有其他社会关系上,从五伦之首——君臣关系开始,及于其他。在古代就已经知道,报恩是德政的基础,这一点在汉代学者刘向的《说苑》中说明的最为清楚:[14]

   孔子曰:德不孤,必有邻。[15]夫施德者,贵不德;受恩者,尚必报。是故臣劳勤以为君,而不求其赏;君持施以牧下,而无所德。故《易》[16]曰:劳而不怨,有功而不德,厚之至也。君臣相与,以市道接,君悬禄以待之;臣竭力以报之,逮臣有不测之功,则主加之以重赏,如主有超异之恩,则臣必死以复之。……夫禽兽昆虫犹知比假而相有报也,况于士君子之欲兴名利于天下者乎?夫臣不复君之恩,而苟营其私门,祸之原也,君不能报臣之功,而惮行赏者,亦乱之基也。夫祸乱之原,基由不报恩生矣。

   这一段前面描写的是理想的情况——“厚之至也”,但接下来的“以市道接”的态度却更为切合实际,以之与鸟兽、昆虫来比较,表示还报的原则是一个普遍的自然律。董仲舒也持有相似的观点。这位汉代的思想家发出一套天人合一的理论,在他的理论系统中,国家社会的系统是可与宇宙结构相应的。他说明自然与人类的还报,说道:

   今平地注水,去燥就湿;均薪施火,去湿就燥,百物去其所与异,而从其所与同,故气同则会……美事召美类,恶事召恶类,类之相应而起也,如马鸣则马应之,牛鸣则牛应之,帝王之将兴也,其美祥亦先见;其将亡也,妖孽亦先见。物故以类相召也。[17]

董仲舒的理论是,政府制度的行使应该模仿天道的运行。他所谓的“国之四政”相当于自然界的四时: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杨联陞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社会学 > 社会思想与理论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2724.html
文章来源:保马

5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