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元丰:总统大选凸显美国民主危机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08 次 更新时间:2016-11-12 00:26:40

进入专题: 美国大选   民主危机  

王元丰 (进入专栏)  

  

   美国总统大选这场对美国、对世界都影响深远的大戏,终于结果水落石出,共和党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出乎预料地当选,让很多人心悬了起来。美国的选出了特朗普这样的总统,着实表明美国民主制度出现了危机。对于美国民主制度有危机,很多人早就有所论述,包括在二十多年前“苏东剧变”时,断言西方民主制度是“历史的终结”的弗朗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两年前重新审视美国民主制度,认为美国政治在走向衰败。但是,这次总统大选让美国民主,这个公认的世界 “民主典范”,暴露了更为严重的问题。

  

   首先,无法遴选出合格的候选人来竞选总统。美国总统是世界上最有权势的人,对于这样的对美国、对世界有着重要影响的人,理所应当由值得人们信任、有很高道德水准的人来担任。记得1980年罗纳德•里根(Ronald Reagan)当选美国第49届总统时,人们谈论的是他是第一位离过婚的人士当选了总统,反映出过去美国人对总统品行的要求。然而,此次美国总统大选,经过民主与共和两党半年的初选,却遴选出两位有着各种丑闻、被调查和官司缠身,让人们不信任的人。美国媒体发布的民调显示:对希拉里和特朗普有正面印象的选民分别为40%和29%,都达不到半数。有专家在《华尔街日报》上说:“(两人)不管谁当选,都会是上世纪30年代以来民调历史上最不受欢迎的总统”。特朗普和希拉里的总统竞选之争,被人称为有史以来“最丑陋的”总统大选,是一场“肮脏之战”。

  

   其次,总统候选人的世袭问题。民主的本质是指多数人的统治,也叫人民的统治,即一个社会的最终政治决定权不依赖于个别人或少数人,而是特定人群或人民全体中的多数。然而,过去10次美国总统大选中,有8次来自布什(Bush)家族或克林顿家族的成员。而横空出世的特朗普虽不出自政治世家,也是富豪子第。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保罗•克鲁格曼(Paul Krugman) 曾说:美国正在倒退回“承袭制资本主义”的年代。在这样的制度下,出身的重要性要高过后天的努力和才能,能否取得成功主要看你是否有好父母,美国进入了“美国走向拼爹时代”。

  

   第三,候选人没有可行的政策也能竞选。这主要是指特朗普。担任美国总统这样重要的职位,不但应该具有较高的品行,更应该有合理可行的治国理念和政策。这方面希拉里当过参议员、做过国务卿,对美国的内政与外交有完整、符合很多人预期的政策。但是,对比起来,特朗普一天行政公职工作都没做过,拿出的政策,让很多专家看来明显不可行。但是,他却在美国共和党的党内初选中,能够战胜其他15位竞争者。而且,最后与希拉里的竞选在50个州中的28个州取得胜利,得到289张选举人票,最终毫无争议地赢得竞选。为什么特朗普在美国会有市场?已经有无数的文章,从美国的经济、社会和历史等方面进行了分析,不需要再赘述。“特朗普现象”是值得深入研究的,特朗普的确是对美国民主政治建制的一个“克里斯马(Chrisma)”。“克里斯马”这个名词的意思如其提出者社会学家韦伯(Max Weber)所指是与墨守成规的生活方式完全不同的一种特别状态,体现一种群情高涨和骚动。只是特朗普的这种“克里斯马”有很强的非理性,让美国很多有识之士,让世界很多人担心。

   第四,对民主制度的不信任。这也主要体现在特朗普身上。民主建立在竞争者都尊重民主规则的基础上,相互信任是民主制度最强的黏合剂。特朗普对新闻、政治和司法制度都不相信,认为他们都是受了 “操纵”。更为奇特的是特朗普甚至表态,如果希拉里当选总统,他不能保证会认可选举结果,这让美国各界非常震惊,因为这意味着特朗普已经不再支持民主制度的基本规则。这种情况在美国总统选举的历史上也是奇闻!好在这次特朗普赢得总统位置,不然是不是会有他领导的抗争大戏?难怪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出言批驳说特朗普的说法是“危险的”,破坏了美国的民主。英国《金融时报》专栏作家爱德华•卢斯(Edward Luce)慨叹:民主制度 “能容纳多少个特朗普?”。

  

   最后,美国民主的危机在于其拿不出改革的办法。正如我在前面所说,对于美国民主问题,不少人是看得很清楚的。但是,却见不到谁拿出对美国民主改革的深入可行办法。尽管特朗普当选总统,但美国的政治制度运转越来越困难,民主党与共和党之间的相互杯葛,美国社会的撕裂,让美国正变得越来越难以治理。然而,很多人对美国问题的分析,尤其一些所谓的经济学家,仅仅认为是全球化和技术进步造成的,似乎政治制度不是问题,这是很肤浅的。而像弗朗西斯•福山这样的政治学者给出的建议也仅是改良政治体系,削弱否决权,精简政策决定流程。此外,那些关于选区的划分,认为美国大选时间太长要缩短的建议,都是些技术性的,谈不上是真正实质制度性的改革。一个制度已经明显有危机,却又难以有深入的改革,这可能是美国民主制度最大的问题。

  

   不少西方人,尤其一些专家说起西方民主制度的问题,就会引用英国前首相温斯顿•丘吉尔((Winston Churchill )的话:“民主并非一个理想的制度,只是人类到现在还未想到一个比它更可行的制度。”然而,如果不思进取和创新,认为民主制度不能改进和进步,那么恐怕这个制度只能被“历史终结”。

  

进入 王元丰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美国大选   民主危机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208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5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